电影电视的时间6

3、历史的过去
但是我们不仅把那假设发生在过去的片断当作是发生在现在时态,我们也很容易把那实际上发生在过去的片断作同样理解。过去的画面的现在性是如此强烈,以至当我们明明知道自己看到的是客观历史新闻片断时,只要它和片中一个人物的生活在主题上有联系时,我们就立刻把它拉到现在。特吕弗在《儒尔和吉姆》中,用了一些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新闻片来确立主人公那个时代的时代感。NBC的纪录片《布尔格之战》走得更远。它那解说者的过去时态的整个视角是禁锢在新闻片素材的客观纪录之中。然而我们也把这当做现在时态中的回忆。
制片人F•德费利塔和J•麦汗是通过一些当事者的回忆来讲述这次战役的故事。仅仅通过表现几个战士在事隔二十年后的面孔和声音,以及事件本身的客观和痛苦的素材,影片就唤起了参与那一时刻的人们的个人体验而把这一历史时刻升华和戏剧化了。在这一段落里,中尉R•里帕重返亨斯菲尔德的美军总部,并且回想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六日下午他遇到的事。
画 面 音 响
1.特写 里帕的脸望着窗户。 里帕:然后我们听见外面传来马达声。 (坦克声逐渐增强)
2.中景 现在时态从窗户向外。里帕:首先是我们的坦克,然后看的视角声音变了。(坦克的声音)
3.特写 里帕朝摄影机看。 里帕:是坦克的覆带声。(坦克声)
4.中景 摄影机朝开着的窗户。 里帕:我们朝外看。可以看见一缓慢的对焦,然后焦点变虚。 些黑色的坦克。(坦克声响加强)
5.特写 实焦的窗户,我们可以看见窗外实际战斗的影片(强烈的爆炸声,及坦克在路面上爬行的一片声响和炮火声)
6.远景 战斗中部队活动的一般景色。(一片战斗声响)
7.中景 美国士兵被德人俘虏。 (德国人的话声:“出来!出焦距变到…… 来!) 里帕:我们四下看看。没有别的出路。我们完蛋了。
8.特写 一个被俘美军的定格,他两手高举在头上。 里帕:只有进战俘营。
这一段落中的历史过去是准确按照中尉里帕的回忆的规模来加以塑造的。当德费利塔和麦汉听过里帕的故事之后,他们就把拍摄工作设计成:在访问结束时,镜头对着窗户把焦距往前推,直到窗户发虚。然后他们从数千英尺的实际战斗素材中搜索出一个通过窗口拍摄的战斗场面。其结果就是从现在转到过去的一个非常巧妙的切换。再用解说词的稳定速度以及战斗的音响来衔接这一转换,我们就丝毫没有打乱这一场面的步调而回到了二十年前的过去。然后按照里帕对这一战斗的回忆所规定的轮廓来挑选其他一些战斗素材。
这种纪录性的素材把似乎已经固定下来的遥远的过去加以戏剧化,使之接近于影片的现在时态的表面。哪怕这过去是历史性素材,但仍可轻易地纳入现在时态之中,把它的画面和我们所看到的那个讲解者的直接的意识活动交织在一起。所有的时态完全从属于现在时态,这就使得电影制作者能够把回忆及其伙伴,亦即历史,成为影片结构中的因素而丝毫不会使这结构丧失观众所感受到的那个直接现在时态的力量和动力。

(三)同时发生的各个时态
实际上我们从银幕上看见的是经过压缩的故事叙述,它所造成的印象就如思想,回想和梦一般给人的印象那样,是没有时态的。不论影片的画面是多么的简单,观众是进入了一个时间上的印象主义世界。超越时间的画面是和它们的环境失去了联系的,它们或者徘徊或者向前猛冲,以漫无边际的思路所具有的那种从容和流动性来表现现在,过去或将来。在这一过程中人们所熟悉的画面被抽象化了。它们在一部影片中被分成数百个单独的镜头,然后又融合成一个时间的体验,而每一部影片都有其独特的时间体验。这就是吸引人们去看电影的魔力之一。
例如,让-玛•斯特劳布和丹尼埃尔•雨里叶的影片《奥桑》在表面上是把康耐尔于十七世纪所写的发生在古罗马的悲剧诗直接拍成的古装片。但是它是以非常特殊的方式构成的,因此过去、现在以及将来同时在画面上和声带中出现,把一出稍稍有些仿古风的戏剧变成了一个出色的电影体验。
在开场镜头中我们看见两个人物穿着古罗马的宽外袍倚在石头栏杆旁一面谈话一面眺望。当他们谈到尼罗死后在罗马宫廷生活中所发生的危机时,下一个镜头展示出来的是他们所眺望的景致。这是一个高角度镜头,小汽车卡车来往穿梭在喧闹的现代罗马街道上。从这一点开始,康耐尔那美丽的十七世纪的亚力山大诗句就是由那些陷入了错综复杂的古罗马政治的戏剧中而在我们所熟悉的现代大城市的繁忙交通的嘈杂声中说出来的。
时间的三个水平是同时表现出来的,并且具有同样的直接性—-在古罗马展开的情节世界;用来描绘这世界的语言的世界,也就是风格化了的十七世纪的诗;以及背景环境的世界,也就是现代嘈杂的罗马。每个水平的时态都完全取决于我们怎样来理解它们。如果我们对情节发生兴趣,那么背景音响就存在于未来,仿佛是在模仿那标志着人类进步的不可避免的残暴和麻木。如果我们把现代罗马的音响当作现在时态,那么情节就成为过去,并且具有讽刺意味地变成现代残暴根源的序曲。实际上我们经常在这两种观点之间来回摆动。我们以一种暧昧的时间概念来体验这出戏的每一因素,而这种暧昧性使所有的时态都瓦解了,变成各种惊人的关系,并且给我们提供了在时间上非常独特而有利角度来理解剧中的动作和我们自己。

现在,过去和将来同时融合成一个单一的表现时刻。这些时态是这样相互纠缠在一起,以至在影片中的任何时刻它们完全是可以互相转换的。最后它只有留待每个观众自己通过银幕上瓦解了的时间世界,并且根据自己当时所希望的那种关系的基础上,分别对每个时态作出定夺。这就是时间可以在叙事影片中加以使用的灵活性的极限。实际上,电影制作者给观众一个机会来创造他们自己时间表,从而使观众更深的卷入动作之中。

第五节 时间的节奏

时间不仅是电影结构中固有的因素,它还是一个非常美妙而灵活的工具,它可形成影片的总的结构和主要的命题并且加以升华。但是穿过整个影片的巨大的时间流程,还有一个经常的时间潮汐,一种复杂的时间的退潮和涨嘲,它经过每一段落,甚至每个镜头,修饰了每个动作,并且在影片结构的范围之内赋于它明确的含义。这就是电影的节奏。

电影电视的节奏将另章论述。

此条目发表在 基础理论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