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凯恩》剧本7

苏珊:我笑不出来……你在干什么?
凯恩:我可以让两只耳朵同时动。(他动耳朵)我在全世界最好的男子学校念了整整两年书才学会这个把戏。那个教会我的人现在是委内瑞拉的总统。(他又开始动耳朵)
苏珊笑了笑。
凯恩:(继续说)这就好了。
苏珊真地笑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化)

62.内景 苏珊的房间 夜 1915
一只鸭子的特写,摄影机往后拉,显出那是凯恩用手在墙上做的影子戏,他现在已经把外衣脱掉了。
苏珊:(在猜)一只小鸡?
凯恩:不对。不过差不多了。
苏珊:公鸡?
凯恩:你总是越说越远。那是鸭子。
苏珊:一只鸭子。你是职业魔术家吗?
凯恩:不是,我告诉过你。我叫凯恩——查尔斯·福斯特·凯恩。
苏珊:我知道。查尔斯·福斯特·凯恩。暖,我是相当的无知。我以为你知道我……
凯恩:你真不知道我是谁吗?
苏珊:不知道。也许你的名字我听过好几万遍了,可是你知道我……
凯恩:可是你很喜欢我,是吗?尽管你不知道我是谁?
苏珊:你太有意思了!我没法说,你来了我多么高兴。我认识的人不多……(她住口)
凯恩:可我认识的人太多了。显然,我们两人都是孤独

。(他笑了)你想知道我今晚正要上哪儿去吗,就是当你碰上我,同时我的礼拜服也给毁了的时候?
苏珊:不是我碰上你,我敢打赌那也不是你的礼拜服,你大概有不少衣服。
凯恩: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稍顿)我正要去西曼哈顿的仓库……去寻找我的童年。
苏珊困惑不解。
凯恩:(继续说)你知道吗,我母亲也不在了——死了很久了。她的遗物全都存在西部,因为那时我没有地方搁这些东西。我现在依然没有地方。可是我现在还是把它们运回来了。今晚我原打算做一次怀旧之行……而现在……他没把话说完,望着苏珊。沉默着。
凯恩:(继续说)我是何人吗?好吧,让咱们来看看。查
尔斯·福斯特·凯恩生于科罗拉多州的新萨拉姆,一八六……(他在“六”字上顿住了。显然感到有些尴尬)我办几家报纸。介绍一下你自己好吗?
苏珊:我吗?
凯恩:你说你多大了?
苏珊:(很机灵)我没说过。
凯恩:你是没说过。如果你说过,我就不会问你二遍,因为我就会记住的。多大啦?
苏珊:很大了。到八月就二十二了。
凯恩:那可真够成熟的了。你干什么工作?
苏珊:我在赛利格曼公司工作。
凯恩:这就是你想干的工作吗?
苏珊:我曾想当个歌手,我是说,我母亲想让我当。
凯恩:那么,后来怎么没唱呢?
苏珊:母亲总是认为……她经常谈到要我唱歌剧。你想想看!可是,我的嗓子不是那种型的。那只是……你知道母亲总是那样的。
凯恩:是的。
苏珊:说老实话,我确实会唱一点儿。
凯恩:你能唱给我听吗?
苏珊:噢,你是不会喜欢听我唱的。
凯恩:我会喜欢的。所以我请你唱。
苏珊:那么,我……
凯恩:不是你的牙又痛了吧?
苏珊:噢,不是的,那全好了。
凯恩:那你就没有任何可推脱的了。请唱一曲吧。
苏珊稍稍表示一种优雅的谦逊后,就坐到钢琴旁。她用纤细的、没有受过训练的嗓子,甜蜜而细腻地唱着。凯恩倾听着。他在这个世界里感到轻松而自在。
(化出)
(化入)插入镜头:《问事报》的头版标题(1916):党魁
罗杰斯窃据民主党的提名候选人
(化)
插入镜头:《问事报》末版占四栏的漫画(1916),漫画里把党魁罗杰斯描绘成一个穿着囚服被吊起来的小木偶,两只手里各拿着一个民主党候选人和共和党候选人的标签。
当摄影机摇到另外四栏时,出现一栏消息。上面写着:
纽约的人民,把这个人送进监狱里去。下面的署名是黑体字的“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在标题与署名之间的内容不必多加介绍,谈的都是这个党魁横行霸道的情况。
(化出)

63.(化入) 内景 麦迪生广场花园 夜 1916
最后一次民众大会之夜。可以看见爱米丽和小凯恩在包厢前排。爱米丽显得疲倦,脸上挂着强笑。小凯恩现已九岁半,他很热切,眼睛炯炯有神,精神振奋。凯恩刚结束他的演讲。
凯恩:这不是什么秘密,我当初参加竞选时,根本没有考虑我会被选为本州州长!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党魁爱德华·G·罗杰斯对本州的统治——对其各项资源——各项收入——实际上是对本市民的生与死的统治,尽我所能加以广泛揭露!现在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每一个投票测验,每一个独立的民意测验都表明我将会当选。我要对你们重复,我作为州长所要做的第一件正式的行动就是委任一名专门的地方检查官对党魁爱德华·G·罗杰斯提出起诉,控告并判刑。
群众发出嘈杂的喊叫与欢呼声。
(化)

64.内景 麦迪生广场花园 夜 1916
在讲坛上。许多官方和民间的领导人围着凯恩。摄影师拍照的闪光灯光。
市民领袖甲:讲得好,凯恩先生。
领袖乙:(郑重其事地)这是本州竞选人所发表的最值得重视的公开讲演之一……
凯恩:感谢你们,先生们,感谢你们。他抬起头来,发现爱米丽和小凯恩所在的包厢现在已经空了。他挤过人群往讲台的后面走去。希尔曼向他走来。
希尔曼:讲得妙极了,凯恩先生。

凯恩一边走一边拍拍他的肩膀。
希尔曼:(继续说)如果今天举行投票,你一定会以十万票当选——这是独立竞选人从来没有得过的票数!
凯恩被捧得高兴极了。他继续和希尔曼慢慢地穿过人群,
一个乐队在演奏。
凯恩:看来不致于难以置信吧。
希尔曼:罗杰斯甚至都不装模作样了。他不仅是吓坏了。他病倒了。弗兰克·诺利斯昨晚告诉我说,二十五年来他从来没见过罗杰斯这样犯愁过。
凯恩:我看罗杰斯先生总该悟出,我是说到做到的。把罗杰斯铲除了,希尔曼,我看我们可以期望这个州出现一个较好的政府。(停住)
捧场者:讲得好,凯恩先生!
另一名捧场者:妙极了,凯恩先生!
临时插穿其他一些捧场的话。
(化出)

65.(化入)外景 一个出口处 麦迪生广场花园 夜
1916
爱米丽和小凯恩站在那里等着凯恩。
小凯恩:爸当上州长了吗,妈?
凯恩、希尔曼和另外几个人一起出现。凯恩快步朝爱米丽和小凯恩走来。其他人有礼貌地向爱米丽致意。
凯恩:哈罗,小伙计!你喜欢你老子的演讲吗?
小凯恩:我在包厢里,父亲。我每个字都听得清楚。
凯恩:我看见你了!晚安,先生们。
大家道了几声晚安。凯恩的汽车停在路边上,他开始和小凯恩以及爱米丽向汽车走去。

爱米丽:我要你和我一起去拜访一家人,查尔斯。
凯恩:着什么急。
爱米丽:不,不能等。(吻小凯恩)晚安,亲爱的。
小凯恩:晚安,妈。
凯恩:(当汽车驶离后)这是怎么回事,爱米丽?我今天够累的了,而且……
爱米丽:可能什么事情也没有。(朝路旁一辆出租汽车走去)我想要弄清楚。
凯恩:我坚持要求你告诉我,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爱米丽:我要上……(她看看一张纸条)西74街,185号。
凯恩的反应表明那个地址肯定和他有关系。
爱米丽:(继续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凯恩:(点点头)我和你一起去。
他把车门打开,她坐进车里,他跟着进去。
(化)

66.内景 出租汽车内 夜 1916
凯恩和爱米丽。他看着她,想从她面部表情得到启示。她绷着脸,毫无表情。

(化出)
67.(化入)外景 苏珊住所的大门前 夜 1916
凯恩和爱米丽站在公寓大门前。爱米丽按电铃。
凯恩:我不知道你有这种搞闹剧的本事。爱米丽。
爱米丽没有回答。一名侍女把门打开。她认识凯恩。
侍女:进来,凯恩先生,进来。
她站到一边让凯恩和爱米丽走进去。他们往里走。我们看到里面的房间。

68.内景 苏珊的房间 夜 1916
凯恩和爱米丽走进来,苏珊从椅子上站起来。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是一个高大而魁梧的刚过中年的人,他背靠在椅子上没有动,故意盯着凯恩。
苏珊:这不怪我,查利。他逼着我给你妻子送一张条子去。他说,如果我……噢,他说了些最可怕的东西,我不知该怎么办……我……(她停住了)
罗杰斯:晚上好,凯恩先生。(他站起来)我看不会有人来给我们介绍的,凯恩夫人,我是爱德华·罗杰斯。
爱米丽:您好!
罗杰斯:是我让亚历山大小姐给你这个条子的。她开始有点儿不太愿意……(冷笑)不过她还是做了。
苏珊:我没法告诉你他说的那些话,查利。你没法设想他……
凯恩:(转向罗杰斯)罗杰斯,我看我用不着等到当选后再对你采取行动。(向他走去)头一件事,我看我该扭断你的脖子。
罗杰斯:(寸步不让)也许你能办得到,也许你办不到,凯恩先生。
爱米丽:查尔斯!(他停下来望着她)你想要扭断这个人的脖子……(她明显地表现出厌恶的神情)丝毫不能解释这封信……(望了一下那封信)对凯恩先生产生的严重后果……(慢慢地)还有对我,对我的儿子。这封信是什么意思,小姐……
苏珊:(僵硬地)我是苏珊·亚历山大。(稍顿)我知道你会怎么想的,凯恩太太,但是……
爱米丽:(没理睬她的话)这封信是什么意思,亚历山大小姐?
苏珊:是这样,凯恩太太。我是在学唱歌,我一直想当歌剧演员。凯恩先生碰巧……我是说,他帮助了我……
爱米丽:这封信是什么意思,亚历山大小姐?
罗杰斯:她不知道,凯恩夫人。她只是发出这封信……因为我让她明白,如果她不发出这封信,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凯恩:万一你不知道,爱米丽,这……这个绅士……是……
罗杰斯:我不是一个绅士,凯恩夫人,你的丈夫刚才是想要开个玩笑,把我叫做绅士。我甚至不知道绅士是什么。你明白吗?我认为一个绅士,凯恩夫人,……是这样,如果我有一家报纸,而我不同意某人、某个政治家办事的方法,我就用我所掌握的一切来和他进行斗争。但是我不会把对方丑化成一个穿着条纹号衣的囚犯,从而使他的孩子或他的母亲在报纸上看到那样的漫画。
爱米丽:哦!
凯恩:你是一个卑鄙的贪官污吏……你还关心你的孩子和母亲……
罗杰斯:随便你说什么都行,凯恩先生。不过现在我们谈论的是你是什么玩意儿。这封信就是这个目的,凯恩夫人。我准备摊牌。我是在为我的生命斗争。不仅是我的政治生命。我的生命。如果你的丈夫当选为州长……
凯恩:我会被选上州长的,而我要做到的第一件事……
爱米丽:让他把话说完,查尔斯。

罗杰斯:我现在是不择手段地保护自己,凯恩夫人。这个星期,我终于找到阻止你丈夫当选的办法。如果本州的人民知道我这个星期发现的事,他就没有机会了……甚至不会选他当捕狗人。
凯恩:你没法讹诈我,罗杰斯。你不能……
苏珊:(激动地)查利,他说,除非你撤回你的名字……
罗杰斯:这是我愿意给你的一次机会,凯恩先生。比你给我的机会要多。除非明天你决定你病情严重,不得不离开一两年……那么星期一早晨,本州的所有的报纸——你的除外,将要刊载我交给他们的故事。
爱米丽:什么故事,罗杰斯先生?
罗杰斯:关于他和亚历山大小姐的故事,凯恩夫人。
爱米丽望着凯恩。
苏珊:没有什么故事。那全是谎言。凯恩先生只是……
罗杰斯:(对苏珊)住嘴!(对凯恩)我们得到的证明可以在任何法院上站得住脚。你要我给你证明看吗,凯恩先生?
凯恩: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罗杰斯:凯恩夫人,我并没有要求你相信我。不过我愿意给你看……
爱米丽:我相信你,罗杰斯先生。
罗杰斯:我愿意凯恩先生无需使那故事发表而退出竞选。倒不是我关心他。不过那样对我好一些……对你也如此,凯恩夫人。
苏珊:那我怎么办?(对凯恩)他说我将名誉扫地。他说从此不论我到哪里……
爱米丽:我看这是你唯一的选择,查尔斯。我看你只有此路一条。
凯恩:你真疯了吗,爱米丽?你认为我会被这个讹诈吓倒吗?

爱米丽:我不知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查尔斯。如果他是对的……而报纸要发表他的这个故事……
凯恩:噢,他们会发表的。我不怕那个故事。你没法告诉我,本州的选民……
爱米丽:目前我对本州的选民不感兴趣。我现在感兴趣的是……有一件事,就是为了小凯恩。
苏珊:查利!如果他们发表这个故事……
爱米丽:他们不会的。晚安,罗杰斯先生。再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你跟我来吗?查尔斯?
凯恩:不。(她看着他。他越想越火冒三丈)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决定我该做什么——那就是我。如果你们认为……如果你们任何人……
爱米丽:你是决定过你该做什么,查尔斯……在不久以前。走吧,查尔斯。
凯恩:走!出去!我可以单独一人对付这事!滚出去!
罗杰斯:你比我设想的还要愚蠢,凯恩先生。你打败了。你为什么……
凯恩:(转身向他)滚出去!我跟你没话可说。如果你想要见我,叫典狱长给我写封信。
罗杰斯点着头,表示说“走着瞧”。
苏珊:(哭起来)查利,你太冲动了,你不理解……
凯恩:我知道我干的什么。(他大声喊叫)滚出去!
爱米丽:(平静地)查尔斯,如果你不倾听理智,那可能后悔莫及……
凯恩:怕什么?对你,对这个想把本州人民对我的爱戴偷走的公贼,来不及了吗?告诉你吧,你办不到。你办不到!
苏珊:查利,还有别的问题要考虑。(从她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狡猾的神情)你的儿子……你不是不愿意他在报纸上读到……
爱米丽:已经太晚了,查尔斯。
凯恩:(冲到门口把门打开)你们两人,全滚!
苏珊:(冲到他跟前)查利,请不要……
凯恩:你还在这里等什么?你为什么不走?
爱米丽:晚安,查利。
她走出去。罗杰斯面对凯恩站着。
罗杰斯:你是我所知道的最大的蠢货,凯恩。如果换个人,我会对他说:将要发生的事对你是个教训。不过你需要的不止是一次教训。而且你肯定要吃够教训的。
凯恩:用不着为我操心,我是查尔斯·福斯特·凯恩。我不是肮脏卑鄙的政客,想要使自己逃脱法网……

69.公寓的走廊 夜 1916
摄影机从走廊的一端对准凯恩。罗杰斯和爱米丽已经走到走廊的这一端,处于前景中。凯恩在背景的单元门口。
凯恩:(喊得更响)我要把你送进新新监狱,罗杰斯。新新监狱!
凯恩气得浑身颤抖,朝罗杰斯挥舞着拳头。苏珊现在平静多了,紧挨在他的肩后,和他一起站在门口。
(化)

插入镜头:《纪实报》的带照片的头版新闻,和新闻简报中的一样,揭露凯恩和苏珊的关系。大标题写着:竞选人凯恩在爱巢中和“歌女”双双被人捉住
(化)

70.内景 排版车间 《问事报》 夜 1916
摄影机俯拍一块盖着清样的头版标题的铅版。在标题后面是空着标题的第一版。标题的字样:凯恩任州长。
摄影机向上摇,显出伯恩斯坦和排版车间主任强金斯站在一起,他在哭。
伯恩斯坦:(对主任说)已经有一百万张占多数的票反对他,只有教区的选票还没有出来……大概没有指望。用这个。
摄影机摇到他手指的地方,表现出一个特大标题,其小号字清样上写着:凯恩失利。然后用大号字体:选票作弊!
(化出)

71.(化入)内景 凯恩的办公室 《问事报》 夜 1916
当凯恩听见敲门声时,他从桌上抬起头来。
凯恩:进来。
李兰进来。
凯恩:(吃惊地)我好象听见有人敲门。
李兰:(有些醉意)是我敲门。(他挑战似地望着凯恩)
凯恩:(想用笑来掩饰过去)噢!是因事来访吗?(摆摆手)坐下,杰台迪亚。
李兰:(愠怒地坐下来)我醉了。
凯恩:好的,适逢佳期啊……
李兰:你无须自我解嘲。
凯恩:好吧。那我告诉你我要干什么。我也要喝醉。
李兰:(斟酌一下这句话)不。这与事无补。此外,你从来没有喝醉过。(稍顿)我想要跟你谈谈,关于……关于……(他难以启口)
凯恩:(机敏地看着他好一阵子)如果你喝醉的目的就是要和我谈苏珊·亚历山大,……那我不感兴趣。
李兰:她并不重要。更重要得多的是……(他愤怒地盯着凯恩)
凯恩:(仿佛完全感到意外)噢!(他站起来)坦率地说,我觉得我无须听你那番教训。(稍顿)我出卖了那改革的神圣事业,对吗?我使本州的改革的神圣事业倒退了二十年。杰德,你用不着告诉我,你……尽管凯恩想压倒他,李兰依然保持着尊严,以一种沉默的卑夷神情望着凯恩。
凯恩:(一阵爆发)是什么东西把这一改革的神圣事业搞得这样神圣?为什么为了这一改革的神圣事业就得把生活的笋他事实都排除在外?为什么这个州的法律必须由一个反动的家伙来执行呢?李兰任凭这场风暴向他袭来。
凯恩:(开始平静下来,继续说)不过,他们自己希望如此——他们做出了选择。本州的人民显然喜欢罗杰斯而不喜欢我。(他抿紧了嘴唇)那就这样吧。
李兰:你谈到人民时,仿佛他们是属于你的。就我记忆所及,每当你谈到赋予人民以权利时,都仿佛是要把自由送给他们当作礼物——酬谢他们对你的服务。你还记得你的那些劳动者吗?你经常奢谈劳动者。可是,他已经在变成一种所谓的有组织的劳工,而且当你发现这意味着他认为某种东西是他份内的权利而不是你的恩赐时,你就不会那么喜欢他了。(稍顿)你听着,查尔斯。当你那珍贵的无特权的人真正集合在一起时——他们加在一起恐怕要比你那特权还要大,那时我就不知你会怎么办了。也许,你会坐船到一个荒岛去当猴王。
凯恩:用不着太操心了,查德。在那里也不愁没有给我指正的东西。
李兰:你不能总是狗运亨通(稍顿)查利,为什么你对待事情总是感情用事?并不是每件事都是你和其他……之间,个人情绪并不总是……
凯恩:(狂烈地)唯一有意义的就是个人情绪。永远需要个人情绪。任何事情都牵涉到个人!我们政府中的庸碌无能,贪污腐化,那怕是故步自封和沾沾自喜,一味不愿相信由一个阶级来做的事是可能有错的——对所有这些东西,没有个人情绪就无法与之斗争。它们对人民所犯下的不是与个人无关的罪恶。它们是由实际的人干出来的,有名有姓并有职位——而美国人民对他们国家的权利不是什么学究式的问题,杰德,让你们进行一番辩论,然后裁判们退席,再把判决带回来……最后胜者请败者吃顿饭。
李兰:你几乎使我信服了。几乎。但是真情是,查利,除了你自己,你什么也不关心。你只是想使人们相信你非常热爱他们,因此他们应当回报你的爱。你需要的是你自己的方式的爱。那是需要以你为准,根据你的规则来进行比赛。如果出了什么毛病,你受了伤害,那么比赛就得停止,你要得到安慰和照顾,不论发生什么别的事,不管是否其他人也受了伤!他们互相注视着。
凯恩:(试图逗他高兴一些)” 嗨,杰台迪亚!
李兰没上钩。
李兰:查利,我希望你能让我到芝加哥分社去工作……你不是说过,那里需要一个戏剧评论员……
凯恩:你在这里更用得着。
出现了沉默。
李兰:好吧,查利,那么看来我只能请求你接受我的……
凯恩:(粗声粗气地)好吧。你可以上芝加哥去。
李兰:谢谢你。
出现一段令人难堪的冷场。凯恩打开他的写字台的一个抽屉,取出一瓶酒和两只酒杯。
凯恩:看来我还是想法喝醉为妙。(凯恩递给李兰一只酒杯,李兰不接)不过我警告你,杰台迪亚,你不会喜欢芝加哥的。从湖上吹来的风可不小,而且上帝知道,他们是否懂得吃山珍海味。
李兰:从星期六算起,一周的时间行吗?
凯恩:(疲惫地)随你决定。
李兰:谢谢你。
凯恩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然后举起酒杯。
凯恩:杰台迪亚,为我设的条件干一杯。任何人都只知道这个条件——他自己的条件。
(化)

72.外景 特兰顿的市政厅(和新闻简报中的一样) 日
1917
凯恩(和新闻简报中一样)和苏珊从门里走出来。他敲掉一个照相机,在他着手打向第二个照相机时,一个警察把一名新闻片摄影师弄走了。凯恩敲掉第二个照相机,正要动手去打第三个。
摄影记者:凯恩先生!凯恩先生!我是《问事报》的!
凯恩看见照相机一侧涂着《问事报》的字样,就住手了。
采访员:(迅速地)能发表个声明吗,凯恩先生?
另一采访员:老实说,凯恩先生,你是否从此不搞政治了?
凯恩:我要反过来说,年轻人……(微笑)我们要成为一名伟大的歌剧明星。
采访员:你将在大都会剧院演唱吗,凯恩太太?
凯恩:那当然。
苏珊:查利说,如果我不在那里演唱,他就为我造一座歌剧院。
凯恩:看来并不需要。
(化)

插入镜头:芝加哥的《问事报》的头版,上面登载着照片,宣告苏珊·亚历山大为新芝加哥剧院的揭幕在那里演出《泰依斯》(如新闻简报一样;1919)在以上画面出现时,声带上传来在开幕式的晚上从观众中发出的一片嘈杂声,以及乐队的声音。
(化)

73.内景 芝加哥歌剧院 夜 《泰依斯》的场景 1919
摄影机在大幕里侧对准台上。我们看见,《泰依斯》的场景,而在这一切的中间,苏珊穿着非常精致的服装,显得渺小而茫然失措。她吓得几乎歇斯底里了。传来掌声,乐队开始轰鸣。幕启,摄影机跟着升起。苏珊缥了一眼,开始唱。摄影机继续跟着帷幕向上升,直到前台的拱顶,然后继续升到格子顶棚,苏珊的声音依然听得见,不过很弱。画面上出现两个典型的舞台工人,他们朝下面的舞台迎着,互相交换了眼神,其中一人把手放在鼻子上。
(化)

74.内景 编辑部 芝加哥的《问事报》 夜 1919
深夜。房间几乎是空的。没人在桌旁工作。伯恩斯坦和凯恩的一些雇员们在一起,焦急地等待着,他们大都穿着夜礼服和大衣。戴着帽子。人人都是紧张的,期待着。
本市新闻版编辑:(转身去和一名雇员说话,轻声地)杰德·李兰怎样啦?他的稿子送来了吗?
雇员:还没有。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