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凯恩》剧本6

凯恩:(继续说)对不起,我离开了很长时间,所以我不了解需要什么手续,小姐……
伯恩斯坦:(骄傲地)唐珊德小姐,这是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先生!
凯恩:唐珊德小姐,我愿意……(周围的人颇使他感到尴尬)我……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社交启事。(他把启事摆在桌上)我希望你对待这份启事,不要和……你会……其他的有任何差别。他稍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其他人。这时,希尔曼把纪念杯递给了伯恩斯坦。
伯恩斯坦:(拿着杯子)凯恩先生,我代表《问事报》的全体雇员……
凯恩:(打断他的话)伯恩斯坦先生,我无法形容我是多么地感激……(他拿过杯子,走了几步,然后又意识到自己太粗卤了,于是转过身来又把杯子还给了伯恩斯坦)听着,伯恩
斯坦先生,还有诸位,我很遗憾……我……我现在不能接受这个杯子。(私语声;继续说)我有急事。我是说……请……在明天再给我。
他开始往外跑。其他人感到意外和困惑。
伯恩斯坦:我说,他可真够急的啊!
送稿生:(在窗旁)嗨,大家来!到这儿来看!(全体人员都冲到窗口)

45.外景 《问事报》 大楼前的大街 日 1898
从窗口向下俯拍:爱米丽坐在四轮马车中的镜头。

46.外景 《问事报》编辑部的窗户 日 1898
仰拍从窗户探出来的面孔,反应和微笑。

47.内景 编辑部 日 1898
唐珊德小姐呆若木鸡似地站在自己桌旁。她两手颤抖地拿着凯恩给她的那张薄纸读了又读。
唐珊德: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在窗旁转过身来)什么事,唐珊德小姐?
唐珊德:这个……这份启事……(发颤地读着)汤姆斯·蒙罗·诺顿先生和夫人宣布他们的女儿爱米丽与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先生的婚约。(伯恩斯坦做出反应;继续说)爱米丽·诺顿,她是美国总统的侄女。伯恩斯坦骄傲地点点头又转回身去朝窗外看。

48.外景 《问事报》大楼前的大街 日 1898
俯拍,凯恩横过人行道走到马车旁。他抬头朝镜头看,看见窗口的人们,欢快地挥手,然后跨进马车。爱米丽微笑地看着他。他在坐下之前吻了她的嘴唇。由于处于那样公开的场合,她有些不知所措,但并没有真正地不快。
(化)

49.内景 编辑部《问事报》 日 1898
伯恩斯坦和大家伙儿在窗边。
伯恩斯坦:象那样一个姑娘,你们信不信吧,她有福气!总统的侄女,哼!我说,在他任届未满时,她就会成为一位总统夫人啦!
插入镜头:《问事报》头版(1898-1900)
凯恩与爱米丽这对年轻夫妇的大幅照片占满四栏,显得非常高兴。
插入镜头:报纸——凯恩与爱米丽的婚礼,附有白宫花园的宾客的照片(1900;场景与前面新闻简报中的镜头相同)
(化)

50.内景 伯恩斯坦的办公室 《问事报》 日 1940
伯恩斯坦和汤姆逊。在化入时听见伯恩斯坦的声音。
伯恩斯坦:事情的结局,我无须多说……反正爱米丽·诺顿小姐不是玫瑰花蕾!
汤姆逊:结局不太好,是吗?
伯恩斯坦:吹了。然后是苏茜。那也吹了。(他耸耸肩,稍顿)我看他并没有使她幸福……你知道,我在考虑……你想查明白那个玫瑰花蕾……
汤姆逊:怎么样……
伯恩斯坦:也许那是他失去的什么东西。凯恩先生这个人,失去了——几乎他所有的一切。你该和李兰先生谈谈。当然,他和凯恩先生并非完全志同道合。就拿西——美战争来吧。我看李兰先生是对的。那是凯恩先生的战争。我们没有什么可为之而战的……(咯咯笑)不过,如果没有凯恩先生的那场战争,你认为我们能得到巴拿马运河吗?但愿我知道李兰先生现在的下落……(缓慢地)也许甚至连他……长时间以来他们不再告诉我这类事情……也许他已经死了。
汤姆逊:如果你想知道,伯恩斯坦先生,他现在在第180号街的亨丁顿纪念医院。
伯恩斯坦:真的吗!我真没料到……
汤姆逊:他们说,他没有什么特殊的病。只不过是……
伯恩斯坦:只不过是上了年纪。(惨淡地一笑)汤姆逊先生,这是唯一你不打算治好的病。
(化出)
51.(化入) 外景 医院屋顶平台 日 1940
近景,汤姆逊。他向后靠坐,把椅背靠在后面的烟囱上。
在李兰出现以前,先听到他的话声。
李兰的话声:到了我这个年纪,年轻人,你就什么也不会想了。除了想喝杯好波邦酒。甚至连这也算不了什么,如果你记得,这个国家二十年没见过任何好波邦酒了。
摄影机往后拉,显出李兰坐在轮椅里,裹着一床毯子在和汤姆逊谈话。他们是在一家医院的屋顶平台上。
汤姆逊:李兰先生,您曾经是……
李兰:你是否正巧身上带着雪茄?给我看病的那个年轻医生认为我该戒烟……我改变了话题,是吗?啊呀,呀!我成了一个多么令人讨嫌的老人啊。你想知道我对查利·凯恩的看法吗?……好……我认为他有自己的伟大之处。不过,他不给别人。(嘻嘻笑)他从不……把自己给出去……他从不给别人任何东西。他只是……给你点儿甜头。他思路开阔。我看从来没有人有他那样多的主意。那是因为他有权力发表意见,而查利是靠权力生活的,他从使用权力中得到刺激。但是他除了查利·凯恩以外谁也不相信。他一生除了查利·凯恩,什么信念也没有。我猜他到死也没有。那一定是很糟糕的。当然,我们不少人离开这个世界时,对于死亡是没有什么信念的。但是我们知道自己留下的是什么……我们有某种信念。(仔细打量着汤姆逊)你肯定身边没带雪茄吗?
汤姆逊:很遗憾,李兰先生。
李兰:没关系……伯恩斯坦跟你说过我们在报社第一天的事吗?……哎,那时查利也是一个鳖脚的办报人。他使自己的读者得到消遣,但从来没有跟他们讲过实话。
汤姆逊:也许你能记得一些事……
李兰:我什么都记得。这是对我的诅咒。年轻人,这是人类所遭受的最大的诅咒。记忆。……我是他最老的朋友。(慢吞吞地)就他跟我的关系来说,他的表现象猪猡。倒不是说查利生性粗暴。但是他干出粗暴的事来。也许我不是他的朋友。如果我不是,那他就一个朋友也没有,也许我就是你们今天叫作小丑的那种人。
汤姆逊:李兰先生,你对玫瑰花蕾知道些什么?
李兰:玫瑰花蕾?哦!他的临终遗言——玫瑰花蕾,是啊。我在《问事报》上看到的。不过我从来不相信《问事报》上的任何东西。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汤姆逊有些不知所措;继续说)我可以和你谈谈爱米丽,我曾经和她一起上过舞蹈学校。我是文质彬彬的。哦!……我们在谈第一位凯恩夫人……
汤姆逊:她怎么样?
李兰:和我在舞蹈学校里认识的其他姑娘一样。她们全都是好姑娘。爱米丽更好一些。她做了最大的努力……查利做了最大的努力……可是,在头两个月以后,他们除了吃早餐时,很少见面。他们的婚姻和其他人的一样。
(化)

(注:以下几个场面表现了九年的时期——它们是在同一
场景中拍摄的,只是照明、窗外效果和服装有所不同。)

52.内景 凯恩家的早餐室 日 1901
凯恩穿着燕尾服,戴着白领带;爱米丽穿着正规的服装。凯恩正在为爱米丽倒一杯牛奶。当他倒好牛奶后,倾身向前,嬉弄地吻她的后颈。
爱米丽:(害躁地)查尔斯!(她很欣赏)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凯恩:(在走回到座位上去时)你真美。
爱米丽:我不可能。我过去从来没有一个晚上参加过六个宴会。我也从来没有这样晚才起来。
凯恩:这只是个习惯问题。
爱米丽:你看仆人会怎么看?
凯恩:他们会认为我们过得愉快。对吗?
爱米丽:(朝他撒娇地笑了笑。然后说)亲爱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马上去报馆。
凯恩:你真不该嫁给一个办报的人。他们比水手还糟。我绝对地爱你。他们相对而视。
爱米丽:查尔斯,就是办报人也得睡觉嘛。
凯恩:(仍望着她)那我给伯恩斯坦打个电话,让他把我的约会推迟到中午……现在几点钟啦?
爱米丽:不知道……很晚了。
凯恩:是很早了。
(化出)

53.(化入)内景 凯恩家的早餐室 日 1902
凯恩和爱米丽——不同的服装——不同的早点。
爱米丽:查利,你知道昨晚你说去报社十分钟,你让我等了多久吗?真的,查尔斯,鲍德曼是请我们去赴宴的,而不是过周末。
凯恩:我娶了一个最好的姑娘。
爱米丽:查尔斯。如果我不信任你……你深更半夜在报社里干什么?
凯恩:亲爱的,你唯一的通讯员就是《问事报》。
(化)

凯恩:啊,爱米丽……我可没花那么多时间……
爱米丽: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你发表些什么……攻击总统……
凯恩:你是指约翰叔叔。
爱米丽:我是指总统。
凯恩:反正还是约翰叔叔,还是一个好心肠的傻子……
爱米丽:(打断他的话)查尔斯……
凯恩:(压过了她继续说)……他让一伙儿不要命的骗子来管理他的政府。整个石油丑闻……
爱米丽:恰巧是他当总统,查尔斯……而不是你。
凯恩:这个错误早晚要纠正过来。
(化)

55.内景 凯恩家的早餐室 日 1905
凯恩和爱米丽——服装和早点改变了。
爱米丽:查尔斯,当人们提出来家里不订《问事报》的时候……玛格丽特·英格里施说,下院的阅览室已经有四十多人签名同意取消订阅《问事报》
凯恩:那太妙了。伯恩斯坦先生一定会高兴的。你知道吗,爱米丽?当你的朋友们停订了《问事报》,那从我们的赖账单上又勾销了一个户头。你知道不知道,在阔佬之间不付报费是一种荣誉。
(化出)
56.(化入)内景 凯恩家的早餐室 日 1906
凯恩与爱米丽——服装与早点改变了。
爱米丽:你的那位伯恩斯坦先生昨天给小凯恩送来了极其令人厌恶的东西。我绝对不能允许它出现在幼儿室里。
凯恩:伯恩斯坦先生偶尔可以到幼儿室去拜访一下。
爱米丽:非去不可吗?
凯恩:(简短地)是的。
(化)

57.内景 凯恩家的早餐室 日 1908
凯恩和爱米丽——服装与早点改变了。
爱米丽:真的,查尔斯,人们有权利期待……
凯恩:我所愿意给他们的东西。
(化)

58.内景 凯恩家的早餐室 日 1909
凯恩和爱米丽——服装与食物改变。他们全都默不作声地读报纸。凯恩在读他的《问事报》。爱米丽在读一份《纪实报》。
(化出)

59.(化入)外景 医院屋顶平台 日 1940
李兰和汤姆逊。
汤姆逊:难道他不曾爱过她吗?
李兰:他是为爱情而结婚的……(笑了一笑)所以他什么事都做了。所以他又去搞政治了。仿佛有了我们这些人还不够。他还要所有的选民也都爱他。他真正从生活中所要求的就是爱——查利的故事就是——他怎样失去了爱。你知道吗?他没有可以给予的东西。当然,他非常爱查利·凯恩,——还有他的母亲,我猜他始终爱她的。
汤姆逊:那么他的第二位妻子呢?
李兰:苏珊·亚历山大吗?(他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知道查利把她称作什么?他遇见她后的第二天,跟我谈到她……他说她是美国公众的横截面……我猜他是不由自主了……她准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笑了一下)头一晚上,据查利说……她就是牙痛。(化出)

60.(化入)外景 纽约西区的一条街道和街角的一家药
房 夜 1915
苏珊,二十二岁,穿着很粗劣,但整洁,正从药房里出来。(大约是晚间八时)用一块男用大手帕捂住面颊,她疼得很厉害。一辆马车横过摄影机前,驶了过去。苏珊继续走下去,摄影机跟拍。她遇见了凯恩,他很愤慨地站在人行道的边缘,全身是泥。她看着他,然后笑了。他朝着她瞪眼。她继续
往前走;转过身来,再次望着他,然后笑出声了。
凯恩:(气红了脸)有什么可笑的。
苏珊:对不起,先生……不过你看起来确实可笑极了。
(突然她牙又痛起来了,她用手按住下巴)喔唷!
凯恩:你怎么回事?
苏珊:牙痛。
凯恩:呣!
他正在用手帕擦他的外衣。
苏珊:你脸上也有。(又笑起来)
凯恩:好啦,又有什么可笑的?
苏珊:你可笑。(又痛起来)噢!
凯恩:啊哈!
苏珊:如果你想进来洗洗你的脸……我可以给你弄点儿热水把你裤腿上的泥洗掉……
凯恩:谢谢。
苏珊走开,凯恩跟着她走。
(化)

61.内景 苏珊的房间 夜 1915
苏珊走进房间,手里端着一个面盆,胳膊上搭着一条毛巾。凯恩站着等她。她没有把门关上。
苏珊:(顺便解释一下)当有先生来我家做客时,我的女房东愿意我把房门敞开。她是一个很正派的女人。(做个鬼脸)噢!
凯恩忙跑过去把盆接过来,摆在梳妆台上。为了腾出地方,他用面盆把照片推到一边。照片差一点儿掉下去,苏珊一把抓住它。
苏珊:嘿,你该小心点儿,那是我妈和我爸。
凯恩:对不起。他们也住在这里吗?
苏珊:不。他们不在了。
她又用手捂住下巴。
凯恩:可怜的孩子,牙又痛了吗?
苏珊再也忍受不住了,她在一张椅子里坐下来,弯下腰,轻轻呻吟起来。
凯恩:(继续说)看着我。(她望着他;继续说)你为什么不笑了?我现在不是和刚才在街上一样可笑吗?
苏珊:我知道,不过你不喜欢我笑你。
凯恩:可我也不愿让你牙痛。
苏珊:我忍不住。
凯恩:来吧,笑我吧。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