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凯恩》剧本5

李兰:那你想怎么办呢,查利。
凯恩:我的原则宣言,……别笑,杰德……(想到一个主意)你记下来,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我不会速记,凯恩先生……
凯恩:我自己来写。
凯恩抓起一张厚纸和一支油彩笔。他挨着伯恩斯坦坐在床上,开始写。
伯恩斯坦:(扭过头来)你千万别作出你不准备履行的诺言,凯恩先生。
凯恩:(一边写着)这些是要履行的。(他停下来念出他写好的稿子)我要向本市居民提供一份日报,它要忠实地报道新闻。(又着手写;边写边念出声)我还要向他们提供……
李兰:这是第二句你用“我”来开始的……
凯恩:(抬起头来)人们该知道是谁在负责。他们将会得到新闻——真实的新闻——又快又简单又有趣味。(怀着真诚的信心)不允许有任何特殊的利益来干预这些新闻的真实性。
(又写下去;边写边读)我还将向他们提供一个为市民和人的权利而进行不倦斗争的斗士。——签字——查尔斯·福斯特·
凯恩。
李兰:查利……(凯恩抬起头来;继续说)能把它给我吗?
凯恩:我要登出去。(喊)迈克!
迈克:是的,凯恩先生。
凯恩:这是一篇编者的话。我要它摆在头版的花边新闻里。
迈克:(疲惫不堪)今天的头版吗,凯恩先生?
凯恩:对的。我们又要重新排了……最好下去通知他们。
迈克:好的,凯恩先生。
他开始要走。
李兰:等一等,迈克。(迈克转过身来)你们用完之后,我想把它要回来。
迈克心想这又是一个有神经病的人,他走开了。凯恩望着李兰。
李兰::(继续说)我愿意亲自保存那张底稿。我有一种预兆,它会成为我们时代最重要的文献之一。(对他自己的热情感到有些害羞)一个文献,就象独立宣言,就象宪法,就象我上学的第一张成绩单。
凯恩报以微笑,但是他们两人都是认真的。传来报童的响亮的喊声。.卖报童的叫卖声:《纪实报》!喂,《纪实报》!买《纪实报》罗!《纪实报》!
(化出)

39.(化入)外景 《问事报》报社临街面的落地大橱窗
日 1890
特写:《问事报》头版上的花边社论,标题是:
我的原则——一项宣言
——查尔斯·福斯特·凯恩

摄影机继续往后拉,显示出这是一捆报纸最上面的一张。当摄影机继续往后拉时,出现四捆,然后六捆—直到我们看见摆了一地的一捆捆的《问事报》。几只手伸进画面,开始拿起一捆捆的报纸。摄影机摇至《问事报》平街面的落地玻璃橱窗。玻璃上写着非常醒目的字样“纽约问事报——发行26, 000份”。透过玻璃,我们可以看见凯恩、李兰和伯恩斯坦靠在窗后面挂着天鹅绒的小栏杆上,从窗户向大街张望,在街上可以看到《问事报》的卖报童在活动。这时,摄影机向玻璃窗移近,直到“发行26, 000份”的字样占满了银幕。然后——
(化)

40.外景 《问事报》报社平街面的落地大橱窗 日 1890
写着“发行495, 000份”字样的特写。
摄影机往回拉,显示出这是《纪实报》大楼的同样平街面的橱窗。在这些字样上面显眼地写着“纽约纪实日报社”,透过玻璃可以看见相框里九个人的合影。相片上端写着:纽约纪实报编辑部成员。下面写着:世界上最强大的编辑部。然后摄影机继续往后拉,显露出凯恩、李兰和伯恩斯坦站在窗前朝里看。他们显得又冷又乏。
凯恩:先生们,我知道你们累了,但是我带你们到这里来是有缘故的。这一次小小的巡礼是会对我们有好处的。
李兰:(疲倦地)《纪实报》是一家好报纸。
凯恩:他们办报的思想很好。注意它的发行份数了吗?
伯恩斯坦:(阴郁地)四十九万五千。
凯恩:正如公鸡和它的母鸡们望着鸵鸟蛋时,那只公鸡说,我不是批评你们,太太们,我只是想让你们看看,在同样一件事上你们的对手做出来的是什么。
伯恩斯坦:啊,凯恩先生,《纪实报》有这样一些人,(指着照片)赢得发行份数可不是怪事。
凯恩:你说得对,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叹气)你知道《纪实报》花了多长时间才凑起这样一个班子?二十年。
凯恩:我知道。
凯恩微笑着点燃一支烟,朝窗里望去。摄影机向前推,对准九个人合影的照片。
(化)
41.内景 编辑部《问事报》 夜 1898
同样是象那九个人合影那样排列,但是凯恩在第一排的正中。
摄影机往后拉,显示出他们是在房屋的一角拍照。那是深夜一点半钟,写字台等等都推到墙根。在房间的正中摆着一长条宴会桌。
照相师:好啦,谢谢。
照相的人们站了起来。
凯恩:(心血来潮)加印一份给《纪实报》寄去。(凯恩走到桌子的头上;继续说)《问事报》的先生们!八年前——漫长而繁忙的八个年头以前,我站在《纪实报》的橱窗前,望着世界上最强大的新闻界人士的照片。我感到好象是一个孩子站在糖果店前面那样。今晚,我得到了我的糖果。欢迎到《问事报》社来,先生们。你们会高兴地知道,今早我们的发行份数是纽约最高的——六十八万四千。
伯恩斯坦:六十八万四千一百三十二份。
大家鼓掌。
凯恩:你们大家——新来的和老的——全拿到本市最好的工资。我雇用你们不是由于你们的忠诚。我感兴趣的是才干。我喜欢有才干的人。才干把《问事报》变成了我所要的那样——世界上最好的报纸。
鼓掌。
凯恩:(继续说)既然已经对你们这样表示了我的欢迎,也许你们能恕我无礼就这样离开你们。我将于下周出国度假。(细语声)我早就答应我的医生,一旦有可能就出国度假。这一决定从各方面来说都是对你们最好的赞扬。(赞赏的细语声;继续说)我曾对伯恩斯坦先生许了愿,现在我公开地重复这一诺言,就是在今后三个月内完全忘掉那新的特写—星期日副刊,而且不为笑话栏出什么主意……不为……
伯恩斯坦:(插话)我说,凯恩先生,既然你在许愿,欧洲还有许多雕像有待您去买下来……
凯恩:这你不能怪我,伯恩斯坦先生。他们搞了两千年的雕像,可我才花了五年时间来买它们。
伯恩斯坦:我们已经买到九个维纳斯像,二十六个圣女像——整整两个仓库的东西——答应我,凯恩先生。
凯恩:我向您保证,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谢谢您。
凯恩:叭,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什么事?
凯恩:你不至于期待我烙守任何诺言吧,伯恩斯坦先生?
(哄堂大笑;继续说)您呢,李兰先生?
李兰:当然不会。
笑声与掌声。
凯恩:好啦,先生们,请大家注意啦!
凯恩把两个手指头放进嘴里打了个惚哨。这是一个信号。一个乐队开始奏乐,率领着一队漂亮的姑娘上场。有些姑娘从行列中走出来,编成一对对,开始跳舞——
伯恩斯坦:真热闹啊,是吗?多热闹的宴会!
李兰:是啊。
伯恩斯坦:(对李兰)怎么回事儿?
李兰:——伯恩斯坦,这些人昨天还是《纪实报》的人,现在他们到《问事报》来了,难道他们过去对待《纪实报》那类报纸不是跟现在对我们的报纸一样忠心耿耿吗?
伯恩斯坦:当然。他们也是人。给他们什么工作他们就做什么工作。(骄傲地)不过他们正巧是这行中最干练的人。
李兰:(稍候)我们的主张和《纪实报》的一样吗,伯恩斯坦?
伯恩斯坦:(不以为然地)当然不。那有什么关系?凯恩先生会在一周内就把他们变成他的那种新闻工作者。
李兰:当然,也有可能他们会悄悄地把凯恩先生改变了。
凯恩:(轻松地)好啦,先生们,我们要对西班牙宣战吗?
李兰:《问事报》已经宣战了。
凯恩:你这个绷着脸的、过分讲究穿着的无政府主义者。
李兰:我没有过分讲究穿着。
凯恩:你也是,伯恩斯坦先生,瞧你打的领带。
伯恩斯坦感到不好意思,容光焕发地朝两个人看着。
李兰:查利,我希望……
凯恩:你是认真地吗?
李兰:(看了他一会儿,知道没有可能)不。(几乎是后悔似地,从嘴角边挤出一句话来)只不过我不想去古巴。
凯恩:(对伯恩斯坦)他把我逼疯了。伯恩斯坦先生,我们一天接到全国各地记者送来两百份申请要求去古巴,对吗,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没法答复。
李兰:伯恩斯坦,你喜欢我的领带吗?
凯恩:(没有理睬他)我让他署自己的名字。(郑重其事地)杰德·李兰撰稿,《问事报》前线特派记者,我向他保证了。(转身对李兰)理查·哈定·戴维斯干得不错。他们把他的名字当作一种雪茄的商标。
李兰:可那是什么样子的雪茄。
凯恩:他的标准可真高,伯恩斯坦先生。
李兰:那也不象你说的,算不上什么战争。
凯恩:我已尽力而为了。(抬起头来)哈罗,乔琪。
乔琪,一个非常漂亮的老鸨走进画面。她俯身在凯恩的耳边轻声说话。
乔琪:哈罗,查利。
李兰:你搞得不错啊。
乔琪:全都合你的意吗,亲爱的?
凯恩:(向四下环顾)如果大家都玩得高兴,那我就满意。
乔琪:我又弄来了一些小姑娘……
李兰:(插话)你知道你干的是什么吗?你在把自己的国家拖向战争。你知道战争是什么吗,查利?
凯恩:我曾和你提到过杰德,乔琪。他需要松弛一下。
李兰:也许古巴的情况需要做些补救,但是这和战争是两码事。
凯恩:你认识乔琪吗,杰德?
乔琪:很高兴认识您,杰德。
凯恩:杰德,如果普立策和赫斯特每天用二十栏来报道这个不存在的战争,而《问事报》却不加以报道,那会成什么样子了。
李兰:那是因为你报道了他们才报道的。
凯恩:而我却是因为他们报道了我才报道的。而他们是因为……这简直是恶性循环,对吗?(站起来)我要找乔琪去了,杰德。你认识乔琪吗,伯恩斯坦先生?(伯恩斯坦与乔琪握手)乔琪认识一位年轻小姐,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杰德。对吗,乔琪?
李兰:第一份有勇气报道古巴真相的报纸……
凯恩:那天晚上我对自己说,如果杰台迪亚要是能在这里欣赏这位年轻小姐……这位……(打个响指)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化出)

42.(化入)内景 乔琪处 夜 1898
乔琪向李兰介绍一个年轻小姐。我们听见钢琴声。
乔琪:(紧接着上一场的话尾)伊赛尔,这位先生早就盼着认识你。李兰先生,这是伊赛尔。
伊赛尔:哈罗,李兰先生。
摄影机摇摄,把凯恩也框入镜头,他坐在钢琴旁,伯恩斯坦和姑娘们围着他。
一个姑娘:查利!弹那只关于你的歌。
另一个姑娘:有关查利的歌吗?
凯恩:你在城里买一袋花生米,就有人给你写一支歌。凯恩开始弹奏《噢,凯恩先生!》,然后他和姑娘们一起唱起来。伊赛尔把闷闷不乐的李兰带到那群人那里。凯恩看见李兰,领会了他的眼神,于是向站在他身旁的一个先生示意让他接着弹下去。那个人坐下来。大家继续唱。凯恩站起来,向李兰走去。
凯恩:(继续说)我说,杰德……如果你不愿意,你就不一定要去古巴。你不愿意的话,你就不必当战地记者。我倒想当战地记者。(沉默)我有个主意。
李兰:伯恩斯坦,你注意听着。手比眼快。
凯恩:我是说,我有件工作给你做。
李兰:(半信半疑地)什么工作?
凯恩:《问事报》对古巴问题大概过于一边倒了——因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争贩子。我不在的时候,你每天写一篇文章,完全照你自己所想的去写,怎么样?……(无可奈何地)就象你跟我说的那样,除非你改变了主意。
李兰:你当真吗?(凯恩点头)不改我的稿子?
凯恩:(谁也猜不透他的意思)不……不。
李兰以一种欣赏的困惑神情注视着他,心里明白他永远解不开那张脸上的谜。
凯恩:(继续说)明晚吃饭时我们再进一步谈。再过十天左右我就要去欧洲了。今晚理查·卡尔第一次演出“春雏鸡”。我去招呼姑娘们。你去弄票,剧评家可以弄到免费票。
李兰:查利……
凯恩:我只能做到这个地步。
李兰:(仍然挂着微笑)对我来说都一样,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的全部魅力不足以……
凯恩:你错了。这对你来说就是有所不同……你想想看,伯恩斯坦先生,我不责怪李兰先生不想当战地记者。那也算不上什么战争。此外,我听说在那整个岛上找不到一家象样的餐馆。

43.内景 凯恩的办公室 日 1898
镜头开始是一个标签的特写。标签上写着“C.F. 凯恩发自法国巴黎”的字样占满了银幕。接着摄影机后拉,显示出标签上其他更大的字样:“纽约,查尔斯·福斯特·凯恩收。留待本人回来拆箱”。摄影机继续后拉,显示出整个房间,各种装箱、雕像和艺术品的木条箱堆到天花板那么高。其中有三分之一的雕像已拆箱。李兰穿着衬衫,显然他在拆箱,手里拿着一把起钉钳。伯恩斯坦来到门前。
伯恩斯坦:我收到凯恩先生来的一封电报,你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欧洲?他要你去。
李兰:我希望他玩得痛快……有我陪着他……(这话使伯恩斯坦停下来望着他)伯恩斯坦,我希望你能让我问你几个问题,并且老实地回答我。
伯恩斯坦:难道我不是一向如此的吗?在大部分情况下?
李兰:伯恩斯坦,我是一个摆臭架子的人吗?我是一个装模作样的伪君子吗?我是新英格兰的假道学先生吗?
伯恩斯坦:是的。(李兰感到意外;继续说)如果你以为我说的会和凯恩先生有所不同—那么你就错了。(冷场,伯恩斯坦四下环顾;继续说)李兰先生,他答应不送回什么雕像来,这很好。
李兰:大概你不明白,伯恩斯坦。这是世上遗留下来的最希罕的维纳斯。
伯恩斯坦:(仔细研究雕像)并不象你认为的那样希罕,李兰先生。(把电报递给李兰)这是凯恩先生的电报。(李兰接过电报来看,微笑;继续说)他想买世界上最大的钻石。
李兰:(边看电报)我还不知道查利还收集钻石。
伯恩斯坦:他不收集。他是在收集那收集钻石的人。不管怎么说……(看着李兰的眼神)他不仅收藏雕像。

44.内景 本市新闻编辑部 日 1898
化入一只精美的纪念杯,上面刻着:欢迎凯恩先生的归来——纽约《问事报》730名雇员赠。当摄影机往后拉时,我们看到这只杯子是摆在《问事报》编辑部一端的小桌子上。伯恩斯坦站在桌旁搓着双手,旁边还有希尔曼和其他几名编委。整个编辑部焕然一新,充满着期待的气氛。
送稿生:(站在楼梯口)他来了!
伯恩斯坦和希尔曼朝门口走去。全体人员都站了起来。正当伯恩斯坦走到门口时,门一下子敞开,凯恩手里拿着一个信封冲了进来。
凯恩:哈罗,伯恩斯坦先生!
凯恩继续保持冲进门时的速度往前走,伯恩斯坦带头领着一大串人跟在后面,其中包括希尔曼和其他人。在走过社交编辑的办公桌几步之后,这场赛跑被凯恩止住了,他往回走到那张办公桌去,因此造成了交通阻塞(引起凯恩注意的是桌上摆着的一块“社交编辑”的牌子)。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