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凯恩》剧本4

汤姆逊:是的。(仿佛是叹了一口气)但是关于玫瑰花蕾。我捉摸……
伯恩斯坦:你都见到过哪些人?
汤姆逊:噢,我到过亚特兰大城去……
伯恩斯坦:苏珊?他去世的那天,我给她打了个电话。我觉得,总该有人……(悲伤地)她甚至不能来接电话。
汤姆逊:(忧伤地)她的身体健康状况也没法和我谈话。过两天我还要再去看她。(顿歇)关于玫瑰花蕾,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如果我知道这是谁,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汤姆逊:您能否随便谈谈,伯恩斯坦先生,就您记忆所及,有关凯恩先生的任何事——毕竟,您一开始就和他在一起的。
伯恩斯坦:在开始之前,年轻人……(并不太感伤地)现在是在他死之后。(顿了一下)除了苏珊之外,你还试着找过别人吗?
汤姆逊:我尚未见过其他任何人,不过我已看过华尔特·赛切尔的那份材料。他的那份日记……
伯恩斯坦:赛切尔!那个人是我遇见过的最大的蠢货。
汤姆逊:可他发了财。
伯恩斯坦:发财不需要什么本事,如果你一心只是想发财。就拿凯恩先生来说——他要的不是钱。赛切尔先生从来没能把他捉摸透。有时,甚至连我也办不到……(突然)你知道你该找谁谈吗?杰德·李兰先生。也就是说,如果……他是凯恩先生生前密友,你知道。他们一道上学的。
汤姆逊:哈佛大学吗?
伯恩斯坦:哈佛——耶鲁——康奈尔——普林斯顿——瑞士。李兰先生——他从来一文不名——那种老家族,父亲称一千万,可有朝一日他开枪自杀了,结果查明他除了一身债,什么也不称。(回味着)凯恩先生第一天接管《问事报》报社时,他和凯恩先生和我都参加了。
(化)

33.外景 《问事报》报社的旧楼 日 1890
(和新闻简报中的镜头一样,不过这是实景,不是照片)一辆双轮小马车进人场景。凯恩和李兰在车上。他们的装束象纽约的花花公子。那是一个暖和的夏天。凯恩从车上跳下来,李兰动作较慢地跟着他。
凯恩:(用手杖指点着)瞧一瞧,杰德。过些日子它将要大大改观。他满面春风,不可一世。杰德若有所思地报以同意的微笑。当他们横过人行道向大楼走去,接着进人楼里的时候,一辆运货车驶过来,停在双轮马车原来停的地方。伯恩斯坦在后面的车斗里,几乎被埋在床、床垫、箱子、相框等什物下面,他费劲儿地从下面爬出来。
伯恩斯坦:(对赶车的)来吧!我来帮你搬这些东西。
赶车人:这座楼里没有卧室。这是一家报社大楼。
伯恩斯坦:雇你来是发表意见的,还是拉东西的?
(化)

34.内景 编辑部 《问事报》报社大楼 日 1890
二楼的前半部分是一间大编辑室。尽管外面阳光灿烂,但由于室内窗户狭小,实际没有透进来多少光线。室内摆着约二十张供记者使用的老式桌子和写字台,桌面并不平坦。在房间尽端的高台上摆着两张桌子,显然是供编辑部主任用的。高台左侧有一通往私室的弹簧门。
当凯恩和李兰走进房间时,在高台上的一个身体结实的老绅士打响了铃,于是室内另外八个人——全是男人——站起来面向新来者。那个老绅士,卡特,衣冠楚楚,站起来朝他们走去。
卡特:欢迎凯恩先生到《问事报》报社来。我是赫伯特·卡特。
凯恩:谢谢你,卡特先生。这位是李兰先生。
卡特:(鞠躬)您好,李兰先生!
凯恩:李兰先生是你们新来的戏剧评论员,卡特先生。我希望我没说错,杰台迪亚。你不是想当戏剧评论员吗?(指着那些记者)他们是为我起立的吗?
卡特:我觉得这是一个善意的表示,对新的办报人……
凯恩:(嘻嘻地笑)请他们坐下。
卡特:先生们,你们可以恢复工作了。(对凯恩)我不了解您的计划,所以我无法做任何准备工作。
凯恩:我也不知道我的计划。说实在的,我没有任何计划。就是要办一份报。门口传来一阵轰隆声。他们全都转过身去,看见伯恩斯坦趴在门口。一捆铺盖,一只皮箱和两个画框,他一个人是拿不了的。
凯恩:(继续说)噢,伯恩斯坦先生!请您上这儿来一下,伯恩斯坦先生!
伯恩斯坦爬起来,走过来。
凯恩:(继续说)卡特先生,这是伯恩斯坦先生。伯恩斯坦先生是我的总经理。
卡特:(冷漠地)您好,伯恩斯坦先生!
凯恩:你有一间私人办公室吗?搬运车的赶车人出现在门口,拿着部分床架和其他家具。
卡特:我那小小的私室可供阁下使用。不过我不明白……
凯恩:我以后就住在这儿。(想了想)住多久看工作需要再说。
卡特:但是一家晨报,凯恩先生……我们一天有十二个小时是关闭的,除了业务部……
凯恩:这是我认为需要改变的一件事,卡特先生。新闻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的。
(化)

35.内景 凯恩的办公室 将近傍晚 1890
凯恩穿着长袖衬衫,坐在一张带折叠盖子的写字台上,一面狂热地研究一张报,一面吃着一份可观的饭菜。卡特依旧衣冠楚楚,坐在他旁边。李兰超然地坐在一个角落里,自得其乐。伯恩斯坦靠在写字台的一角正在写下一些数字。
凯恩:我不是在批评,卡特先生,不过我的意思是这样的。《纪实报》上有一个头版故事,(用手指着)有一张照片,在布鲁克林区有一个女人失踪了。也许是被谋杀了。一位叫什么哈利·西佛尔斯东太太的。为什么《问事报》今天早上没有登?
卡特:(僵硬地)因为我们办的是新闻报,凯恩先生,而不是什么丑闻小报。
凯恩用餐完毕,把盘子推往一边。
凯恩:我还饿,杰德。
李兰:待一会儿我们到莱克脱餐厅去,正经地吃一顿。
凯恩:(指着《纪实报》)《纪实报》用了双栏标题,卡特先生。为什么我们没有用?
卡特:这件新闻不够大。
凯恩:只要标题够大,也就能使新闻够大的。关于哈利·西佛尔斯东太太被谋杀……
卡特:没有事实证明这个女人是被谋害了,甚至不能证明她已死了。
凯恩:(微微一笑)《纪实报》没有说她被谋害,卡特先生。它说她失踪了;邻居们开始怀疑。
卡特:我们的职责不是报道家庭妇女的闲话。如果我们对这类事发生兴趣,凯恩先生,我们的报纸的内容每天可多一倍……
凯恩:(温柔地)今天我们就是要对这类东西发生兴趣,卡特先生。我希望你把一名最精干的人派去找西佛尔斯东先
生。让他跟西佛尔斯东先生说,如果他不立即交出他的妻子,《问事报》就要设法把他抓起来。(又想到一个主意)叫他告诉西佛尔斯东先生,说他是中央署的侦探。如果西佛尔斯东先生要求看他的证章,你的人就装出愤慨的样子,把西佛尔斯东先生叫作无政府主义者。要大声地喊,让左右邻居都能听见。
卡特:说真的,凯恩先生,我没法相信一家受人尊重的报纸的职责……
凯恩:卡特先生,你一向是最能领会的。再见。
卡特离开房间,把门关上。
李兰:可怜的卡特先生!
凯恩:为什么这些家伙会认为报纸是古板的,没有灵活性的,认为人们会花两分钱去……
伯恩斯坦:三分钱。
凯恩:(平静地)两分钱。
伯恩斯坦抬起头来望着凯恩。
伯恩斯坦:(敲敲那几张纸)这里算出来的是三分钱一份。
凯恩:再重新按两分钱计算,伯恩斯坦先生。准备好去吃晚饭了吗,杰德?
伯恩斯坦:李兰先生,如果凯恩先生在吃午饭时决定把报价杀到一分钱,或者他决心白送报纸,每份随赠半磅茶叶……
李兰:你们变化太快,我赶不上趟儿!说到新官上任!
伯恩斯坦:谁说过什么新官上任。
凯恩:那是一句俗话,伯恩斯坦先生,新官上任三把火嘛。
伯恩斯坦:噢!
(化)

36.内景 排字与印刷车间 纽约《问事报》报社 夜
1890
地下室,窗户临街面。几乎是深夜。一张大桌子上摆着几块排好的版,桌子周围站着身穿精致的夜礼服的凯恩和李兰、从下午起就没有换装的伯恩斯坦、卡特和变得神经质的烦躁的排字间工头斯玛舍斯。
凯恩:卡特先生,头版不能再这个模样了。你没看到《纪实报》吗?
卡特:《问事报》不和《纪实报》那种破烂货竞争。
伯恩斯坦:我们就该出版这样的破烂货。《问事报》……我不准备用《问事报》来包猫食……
卡特:凯恩先生,我要请求您设法让这个……这个人学会少多嘴。我看他在此以前从来没有踏进过报社。
凯恩:你说得对。伯恩斯坦先生是做珠宝批发生意的。
伯恩斯坦:以前是做珠宝批发生意的。
凯恩:他的才干正是我所需要的。
卡特:(嘟嘟嚷嚷地,真地发火了)我警告你,凯恩先生,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抛弃你,那可不是我的本性……不过我感到有必要要求你接受我的辞呈。
凯恩:我怀着极度遗憾的心情接受了你的辞呈,卡特先生。
卡特:但是凯恩先生,我的意思是……
凯恩:(转身对斯玛舍斯平静地说)把这几页重做。
斯玛舍斯:(仿佛觉得凯恩是在说胡话)我们不能重排,
凯恩先生。
凯恩:重排?这是正确的术语吧?
斯玛舍斯:再过五分钟我们就要付印了。
凯恩:(平静地)好吧,让我们把这几页重排了,斯玛舍
斯先生。
斯玛舍斯:再过五分钟我们就要付印了,凯恩先生。
凯恩:我们可以晚出半个小时,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斯玛舍斯:你不明白,凯恩先生。再过五分钟我们就要付印了,没法重排了,凯恩先生。
凯恩伸出手去,把字盘推到地上,铅字散落一地。
凯恩:你现在可以重排了吧,斯玛舍斯先生?当你把铅字收拾起来,按照我刚才告诉你的格式重排好这几版之后,斯玛舍斯先生,请给我打个清样,对吗,杰德,打个清样!送给我过目。然后,如果我认为无须进一步修改的话,我看那就可以付印了。
他走出房间,李兰跟着出去。
伯恩斯坦:万一你不理解,斯玛舍斯先生……他是新官上任。
(化出)

37.(化入)外景 纽约的街头 清晨 1890
画面上主要被《问事报》的大楼所占,楼前挂着报社的招牌。可以听到报童叫卖《纪实报》的声音。当画面完全显清时,摄影机移到一个有灯光的窗口_凯恩办公室的窗口。
(化)

38.内景 凯恩的办公室 清晨 1890
依然听到楼下报童的叫卖声。凯恩穿着长袖衬衫,站在敞开的窗前向外眺望。伯恩斯坦坐在床上。李兰蜷缩在一张椅子里。
卖报童的喊声:《纪实报》!《纪实报》!喂,《纪实报》!买《纪实报》罗!
凯恩关上窗子,转身对着其他人。
李兰:我们的报马上就要上街了,查利,再过十分钟。
伯恩斯坦:晚了三小时五十分,不过我们已完成了……
李兰从椅子上起来,全身酸痛地伸个懒腰。
凯恩:累啦?
李兰:这一天可真够瞧的。
凯恩:浪费掉的一天。
伯恩斯坦:浪费掉的?
李兰:查利?
伯恩斯坦:你今晚改了四次版,凯恩先生,就是这么回事……
凯恩:我把头版稍稍改了一下,伯恩斯坦先生。这不够——除了照片和文字以外,我还要给这份报搞点儿什么东西,我要让《问事报》,对纽约来说其重要性就象点燃那个灯的煤气一样重要。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