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凯恩》剧本3

21.外景 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 日 1870
一片茫茫白雪。在前一个镜头中的最后一个字的位置上出现五岁的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小小的身影。他朝着摄影机扔出一个雪球。雪球迎面飞来,飞出画面外。

22.反转镜头——对着房子,房子上面有一块大招牌: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舍内供应上等膳宿凯恩扔出的雪球打在招牌上。

23.内景 客厅 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 日 1870
摄影机对准窗户拍摄,但窗框处于画面外。我们只看见雪地。查尔斯在做另一个雪球。现在——
摄影机往后拉,出现窗框,可以看出这是寄宿宿舍的客厅。凯恩太太,二十八岁左右,向窗外望着她的儿子。
凯恩太太:(朝窗外喊)小心点儿,查尔斯!
赛切尔的声音:凯恩太太——
凯恩太太:(朝窗外喊)把围脖围好,查尔斯——
但是查尔斯跑开了。凯恩太太转过身来对着摄影机,我们看见了她的脸——一张坚强、饱经风霜和仁慈的脸。
赛切尔的声音:我认为我们现在该告诉他了—
摄影机进一步往后拉,表现出赛切尔站在一张桌前,桌上摆着他的高顶帽和文件。他是一个有脾气的二十六岁的青年。
凯恩太太:我现在就在这些契纸上签字,赛切尔先生。
老凯恩:看来你们这些人忘了我是孩子的父亲。听见老凯恩的话声,凯恩太太和赛切尔转身对着他。
摄影机再往后拉,把老凯恩框入镜头。
凯恩太太:一切完全按照我跟赛切尔先生说的办_
老凯恩: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告到法院去。当父亲的有权利——个房客交不起房租,留下了一张毫无价值的股票——如果这张股票值钱了,那它同样也是我的财产。我了解弗莱德·格雷夫,如果他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他早就会在那些证件上写上我们两人的名字了。
赛切尔:但是上面写的是凯恩太太的名字。
凯恩:他欠的是我们两人的膳宿费。我不同意签什么字,把我的孩子托给什么银行去监护,就因为……
凯恩太太:(平静地)我要求你别瞎闹了,吉姆。
赛切尔:银行对有关他的教育、居住地点和类似的问题的决定是不容更改的。
老凯恩:一想到要让一家银行来当监护人……
凯恩太太的目光和他相遇。他没能把话说完,这表明凯恩太太胜利了。
凯恩太太:(更加平静地)我要求你别瞎闹了。吉姆。
赛切尔:我们将担负科罗拉多的洛德矿井的全部经营管理,这个矿,凯恩太太,我重复一遍,您是唯一的产权主。
老凯恩几次张开口,仿佛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凯恩太太:签在哪里,赛切尔先生?
赛切尔:就在这里,凯恩太太。
老凯恩:(阴郁地)别说我没警告过你,玛丽,我最后一次请求你……别人都会认为我不是一个好丈夫和一个……
凯恩太太死死地盯着他。他住了口。
赛切尔:在你们两位在世的时候,每年将付给您和凯恩先生五万元,而在此之后,生者……
凯恩太太签字。
老凯恩:好吧,但愿一切如愿。
凯恩太太:是这样的,赛切尔先生,说下去……
凯恩太太一面听赛切尔说着,当然,一面把另一只耳朵对着孩子的声音的方向。老凯恩走到窗前。

24.外景 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 日 1870
小凯恩(从窗内拍摄)双手拿着雪球朝雪人走去。他跪下一条腿。
凯恩:如果造反的想要打,那就让他们尝尝这滋味,条件是无条件的投降。朝他们进攻!美国万岁!

25.内景 客厅 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 日 1870
老凯恩关上窗。
赛切尔:其他一切东西——资本和全部收益——均由我银行代您的儿子查尔斯·福斯特·凯恩管理,直到他二十五岁生日,届时全都归他所有。
凯恩太太站起来,走到窗前,把窗打开。
凯恩太太:说下去,赛切尔先生。

26.外景 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 日 1870
从窗内望过去的小凯恩。
凯恩:你没法打败安第·杰克逊!老希柯克。是我!他抛出雪球,远离目标,他趴下来,开始向雪人悄悄地匍匐前进。
赛切尔的话声:快五点了,凯恩太太,你看我是不是该见见孩子。
27.内景 客厅 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 日 1870
凯恩太太站在窗前。现在赛切尔站在她身边。
凯恩太太:我已经把他的箱子收拾好了。(她稍有些哽咽)几个礼拜以前我就把它收拾好了。
她再也说不下去,往门厅走去。
赛切尔:我已经安排好,让一位教师在芝加哥等候我们。我本打算带他一起来,但是你希望一切保守秘密……
赛切尔停住了。凯恩太太已经走进门厅。他望着老凯恩,抿紧了嘴,然后跟着凯恩太太走去。老凯恩跟着他。

28.外景 凯恩太太的寄宿宿舍 日 1870
凯恩在白雪覆盖的野地里。他手里拿着雪橇。背景上是凯恩的家,一幢破旧简陋的两层楼房,有一个用木头搭的外屋。凯恩抬起头来看凯恩太太率领的那个行列向他走来。
凯恩:嘿,妈。(用手指着雪人)瞧见吗,妈?我把它嘴里的烟斗拿下来了。如果雪还不停,我就可以做几个牙,然后……
凯恩太太:你最好进屋来,儿子。我们要给你准备好一切,去……
赛切尔:查尔斯,我叫赛切尔……
凯恩太太:这是赛切尔先生,查尔斯。
赛切尔:你好,查尔斯。
老凯恩:他是从东部来的……
凯恩:哈罗,哈罗,爸爸。
老凯恩:哈罗,查尔斯!
凯恩太太:赛切尔先生今晚要带你出远门。查尔斯,你要乘10次车走。
老凯恩:就是那全点着灯的火车。
凯恩:你去吗,妈?
赛切尔:你母亲不能马上走,查尔斯……
凯恩:我上哪儿去?
老凯恩:你要去看芝加哥和纽约,也许还要去华盛顿……对吗,赛切尔先生?
赛切尔:(恳切地)当然罗!我真希望自己也是个小孩儿,能第一次做这样的旅行。
凯恩:您为什么不跟我们一块儿去,妈?
凯恩太太:我们必须呆在这儿,查尔斯。
老凯恩:今后你就和赛切尔先生一块儿过,查尔斯!你会阔起来的。你妈想……我是说……呃……她和我决定,这儿不是你呆的地方。有一天你也许会成为美国最阔的,你该……
凯恩太太:你不会孤单的,查尔斯……
赛切尔:我们在一块儿会过得很有意思的,查尔斯……真的。
凯恩两眼盯着他。
赛切尔:(继续说)来吧,查尔斯。让我们握握手。
(凯恩继续盯着他)来吧,来吧!我不是那么可怕的!咱们握手,你说怎样?他伸出手去握查尔斯的手。查尔斯一言不发,用雪橇打他的肚子。赛切尔踉跄向后退了几步,吃惊得倒抽一口气。
赛切尔:(阴沉地一笑,继续说)你差一点儿把我打伤了,查尔斯。雪橇不是用来打人的。它是……用来滑雪的。到了纽约之后,查尔斯,我们给你弄个雪橇,可以……
他离凯恩很近,他试着把一只手放在凯恩的肩头。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凯恩在他脚踝上踢了一下。
凯恩太太:查尔斯!
他投身在她怀里,两臂搂着她。凯恩太太慢慢地用双臂搂着他。
凯恩:(害怕地)妈!妈!
凯恩太太:没关系的,查尔斯,没关系的。
老凯恩:对不起,赛切尔先生!这个孩子欠揍!
凯恩太太:你是这么想的吗,吉姆?
老凯恩:是的。
凯恩太太:(望着老凯恩先生;缓慢地)所以他必须到你碰不到的地方去受教育。
(化)

插入镜头:夜,1870。(资料片或模型)卧铺车厢下的老式车轮在轨道上转动。
(化)

29.内景 火车老式的特别车室 夜 1870
赛切尔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混杂着激怒、烦恼、同情和束手无策的神情,他站在一个床铺旁,看着凯恩。凯恩把脸埋在枕头上,哭得十分伤心。
凯恩:妈!妈!
(化)

插入镜头:
赛切尔的手稿占满了整个银幕:……只不过是一个走运的流氓,被惯坏了的,没有责任感的无耻之徒。他是一时兴之所至,买下了他的第一家报社。他作为一个出版商的整个态度就是……
(化出)

30.(化入)内景 凯恩的办公室 《问事报》 日 1898
一个印刷体的大标题的特写:西班牙战舰在新泽西海面

摄影机往后拉,显示出赛切尔站在凯恩的办公桌前:手里拿着印着这条头号标题的《问事报》。凯恩坐在办公椅上。
赛切尔:你确实认为报纸是这样办的吗?
凯恩:我不懂怎样办报,赛切尔先生。我只是想到什么,就试着办。
赛切尔:(朗读报纸)西班牙战舰在新泽西海面。你知道,你发出这条消息——西班牙战舰在新泽西海面,没有一点儿证据。
凯恩:你能证明不是这样吗?
伯恩斯坦冲进来,手里拿着一封电报。当他看见赛切尔时,就停下来。
凯恩:(亲切地)伯恩斯坦先生,这是赛切尔先生。
伯恩斯坦:你好,赛切尔先生!(赛切尔对他略一点头;继续说)我们才接到一封古巴来的电报,凯恩先生。他停住,感到困惑。
凯恩:没有关系。我们对自己的读者是不保密的。赛切尔先生是我们最忠实的读者之一,伯恩斯坦先生。自从我接手以来,每期《问事报》的毛病他都知道。读电报吧。
伯恩斯坦:(读电报)古巴的菜肴非常可口,姑娘讨人喜欢。可以给你写一些有关风景的散文诗,但觉得没有权利浪费你的钱。古巴没有战争。签字惠勒。要回电吗?
凯恩:要。亲爱的惠勒……(略顿)你提供散文诗,我来提供战争。
伯恩斯坦:妙极了,凯恩先生。
赛切尔气炸了,他坐下来。
凯恩:我自己也挺喜欢这句话。马上发出去。
伯恩斯坦:马上发。
伯恩斯坦离去。经过一番犹豫,赛切尔决定最后再提一个问题。
赛切尔:查尔斯,我来找你谈这个——你的斗争……呃……《问事报》的斗争——反对大都会转运公司。
凯恩:好。你有什么材料可以提供给我们来反对它们吗?
赛切尔:你还是个大学生,对吗?
凯恩:噢,不,我被大学开除了——好几家大学。你不记得了吗?(赛切尔狠狠地盯着他;继续说)可我记得。我认为,那时当您,赛切尔先生,告诉我说,尽管你做了努力,但是哈佛大学教务长的决定是不可改变的时候,我对于你那无所不能的信心就丧失了,(他想了想,询问地望着赛切尔)——不可改变的——(赛切尔抿紧了嘴,愤怒地瞪着他;继续说)我都算不出来,我学了多少次要正确地说出这个字,可我总是记不住。
赛切尔:(不感兴趣,换了话题)我看我该提醒你,查尔斯,一件你大概忘掉了的事实。你本人是这家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之一。
凯恩:麻烦的是,赛切尔先生,你不了解你是在和两个人谈话。作为拥有大都会转运公司的八万两千六百三十一张股票的查尔斯·福斯特·凯恩,你瞧,我对自己的股票数还有个大致的概念,我是同情您的。查尔斯·福斯特·凯恩确实是个危险的流氓,应当把他的报纸轰出城去,并且应当成立一个委员会来抵制他。如果您成立了这样一个委员会,您可以替我登记上,我捐一千元。
赛切尔:(愤怒地)查尔斯,我的时间太宝贵了,不能……
凯恩:另一方面,(他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我是《问事报》的出版商。因此,我向您透露一个小秘密,那也是我得意之处——我的责任是,保证本城的正派而勤劳的居民不致被一批财迷的强盗洗劫一空,仅仅是由于,上帝拯救他们,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利益!
赛切尔站了起来。他戴上帽子走开了。
凯恩:(继续说)我再给您透露一个小秘密,赛切尔先生。
赛切尔站住。凯恩走到他跟前。
凯恩:(继续说)我认为我就是那个人。您知道,我有钱,有财产。如果我不来保护那些无正当权利的人,那么就会有另外一些人来做——也许是无钱无产的人——那就太糟了。
赛切尔:(戴上帽子)今天早上我正巧看见你那统一财政的清单,查尔斯。你不觉得继续办这个慈善企业——《问事报》——每年花掉你一百万元,有点不明智吗?
凯恩:您说得对。我们确实每年亏一百万。我们明年也打算要亏一百万。你知道,赛切尔先生,按每年一百万这样亏下去,六十年后我们就要关闭这个地方。

31.内景 档案库 赛切尔纪念图书馆 日 1940
手稿:
我重复一句,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一般正派的人类生活。他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庸俗,他彻底不顾……

当观众还没来得及读到这里,汤姆逊做了一个烦躁的手势,把手稿本合上了。他转过身来对着伯莎小姐,她正进来催他出去。
伯莎小姐:你享受了一个难得的特权,年轻人。你找到你所要找的东西了吗?
汤姆逊:没有。告诉我一件事,安德逊小姐。你不是玫瑰花蕾吧?
伯莎小姐:什么?
汤姆逊:我看你不会是。好啦,谢谢让我使用了这间大厅。他戴上帽子,开始往外走去,一面走一面点燃一根烟卷。
伯莎小姐愤慨地望着他。
(化)

32.内景 伯恩斯坦的办公室 《问事报》报社的摩天大楼 日 1940
六十五岁左右的凯恩照片的特写。摄影机往后拉,显示出这是挂在墙上的镶在相框里的照片。在照片下面,伯恩斯坦坐在书桌后面。伯恩斯坦原来就是一个小个子的犹太人,现在显得比他年轻时更矮小了。鸡蛋似的秃顶,活泼敏捷,眼睛炯炯有神。当摄影机继续往后拉时,汤姆逊的后脑勺和肩膀进入了画面。
伯恩斯坦:(做出一副苦相)谁是一个忙人?我吗?我是董事长。除了时间找什么都没有……你想打听什么?
汤姆逊:是这样,我们想也许……(慢吞吞地)如果我们能搞清楚他最后的话—他临终时的话是什么意思……
伯恩斯坦:那个玫瑰花蕾吗,嗯?(思考)也许是某一个姑娘?在他早期生活中有不少,而且……
汤姆逊:(感到有趣)不大可能吧,伯恩斯坦先生,以前凯恩先生和一个姑娘萍水相逢,而五十年后,在他临终时……
伯恩斯坦:你还太年轻,呢……(想起了他的名字)汤姆逊先生。一个人可能记得你认为他不会记得的东西。你相信我的话。有一天,早在1896年,我正乘渡船到泽西去,船离开码头时,另一条渡船正要靠码头……(慢慢地)船上站着一个姑娘等着下船。她穿着一件白色衣裙,手里拿着一把白阳伞。我看见她只有一眨眼的工夫,而她根本没有看见我。可是我敢打赌,从那以后从没有哪一个月我没有想着她。(得意洋洋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微笑)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