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凯恩》剧本2

作者: 编剧:赫尔曼·曼凯维支HermanMankiewicz奥森·威尔斯OrsonWelles 周传基 译 ]

记者:横跨大西洋的广播报道说,您带回了价值一千万美元的艺术品。这准确吗?
凯恩:别相信从广播里听到的任何消息。读《问事报》!
记者:您发现国外做生意的条件如何,凯恩先生?
凯恩:我发现做生意的条件如何吗,彭斯先生?很难啊!
(由衷地大笑)
记者:您回来感到高兴吗,凯恩先生?
凯恩:我总是高兴回来的,年轻人。我是一个美国人。(显得精明能干地)还有什么问题吗?说啊,年轻人,我当采访记者时,我的提问可比你快。
记者:您觉得在欧洲,战争的可能性怎样?
凯恩:年轻人,不会有战争的。我和所有列强的首要人物都谈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都很聪明,绝不致于从事一个意味着我们现在文明的毁灭的计划。不会有战争的!
(化)

字幕:很少有某人的私生活是这样众所周知的。
画面:爱米丽·诺顿的历史照片(190O) 。
(化)

叙述词:两度结婚—两度离婚—第一次是和总统的侄女爱米丽·诺顿,她于1916年离开了他,1918年和他们的儿子一起死于一次车祸。
画面:重新搬演的在白宫后花园举行婚礼的很旧的新闻镜头。宾客中有许多知名人士,其中包括凯恩、爱米丽、老赛切尔、小赛切尔,还可以认得出有伯恩斯坦、李兰以及其他人。在这些人之中还可以看到当时的新闻摄影师和新闻电影摄影师
(1900)。
画面:苏珊·亚历山大的历史照片。
(化)

叙述词:凯恩和爱米丽离婚后两个星期,凯恩在新泽西州的特兰顿市政厅和歌女苏珊·亚历山大结婚。
画面:重新搬演的无声新闻镜头。凯恩、苏珊和伯恩斯坦从市政厅的旁门出来,被一群报社记者、摄影师所包围。凯恩感到意外,稍稍往回退缩,然后挥舞看手杖朝摄影师们冲过去,见人就打(1917)。

叙述词:凯恩为他第二个妻子、一度曾为歌剧明星的苏珊·亚历山大建立了芝加哥市歌剧院。耗资三百万美元。
画面:芝加哥市歌剧院的典型地加以美化的设计草图
(1919)。
叙述词:为苏珊·亚历山大建造的上都,在他们两人离婚时只完成一半,至今仍未峻工。造价无法估量。
画面:将近完工的上都瑰丽景色的镜头,这是构筑在山上的一座富丽堂皇的仙境般的大宅邸(1927-1929)。
画面:建筑准备工作的镜头(1920-1929)。
画面:一辆辆卡车,一列列火车震耳欲聋地驶过的镜头。
画面:巨大的疏浚机和蒸气铲的镜头。
画面:轮船碇泊在海面上往驳船卸货的镜头。
画面:一系列迅速出现的镜头,有些是重新搬演的镜头,有些是模型,有些是实景(可能取自水闸工程),表现建筑、挖掘和浇注混凝土等等。
叙述词:十万棵树,两万吨大理石,都是上都山的组成部分。
画面:更多的和前面一样的镜头,不过这次看到的(模型)是一座大山——造山的各个阶段——在沙滩上平地筑起。
叙述词:上都的生物:空中飞禽、海中鱼虾、荒野和丛林中的兽类——每种各一对;自诺亚以来最大的私人动物园。
画面:大象、人猿、斑马等以各种方式赶来,卸下来或装船运来等等。
叙述词:上都宫里的收藏品:绘画、照片、雕像、更多的雕像,许多属于其他宫殿的砌石从世界各个角落运到佛罗里达来。足够装备十个博物馆的——全世界的掠夺物。
画面:从轮船、火车、卡车上卸下各种装箱,上面写着各国文字(意大利文、阿拉伯文、中文等),但全是运交佛罗里达,上都,查尔斯·福斯特·凯恩收。
画面:重新拍摄的上都大平台上的照片,一群穿着1929年的时装的人。其中可以明显地辨认出凯恩和苏珊。
字幕:在过去二十年,凯恩是在上都领导他的企业,许多国家的命运是在这里决定的。
叙述词:凯恩曾促使他的国家介入一次战争。
画面:自1895年以来,各种美国报纸的真实大标题的镜头。
叙述词:——反对参预另一次战争——
画面:西——美战争的镜头(1898)。
画面:在法国,世界大战的一处墓地,成百的十字架
(1919)。
叙述词:——至少左右了一次美国总统的选举——并如此猛烈攻击另一位总统,以致有人谴责是他造成了总统的死因——称他为行刺者——人们焚烧了他的模拟像。
画面:一次政治斗争的旧新闻镜头。
画面:群众焚烧查尔斯·福斯特·凯恩的模拟像的夜景镜头。酷似凯恩的丑化和滑稽可笑的假人。它被扔进火堆里,燃着了……然后化成灰烬……(1916)。
(淡出)

字幕:在政治中_他始终是个伴娘,而不是新娘。
叙述词:凯恩,虽然是群众舆论的制造者,但在他一生中从未被他本国的选民选上公职。只有很少几个新闻出版商当选过。只有很少几个,如一度当过国会议员的赫斯特——竞选过公职。池们多数人都比较知趣一他们和其他一些政治观察家共同得出结论,认为没有一个人的报纸有足够力量使他当选。但凯恩的报纸确有一度是强大的,并使他几乎赢得所要获得的东西。1916年,他作为州长的独立竞选人,拥有州里最优秀分子的支持——白宫似乎是他那闪电般的政治生涯的轻而易举的下一步。
画面:大批人群拥进一座楼——麦迪生广场花园的新闻镜头,然后……
画面:宽大的礼堂的内景镜头。礼堂尽端悬挂着凯恩的巨幅画像(1916) 。
画面:第一位凯恩夫人和他那九岁半的小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坐在包厢里的镜头。他们向欢呼的群众示意(无声镜头,1916)。
画面:坐着显贵们的主席台的新闻镜头。凯恩站在讲台旁,容光焕发,举手示意让观众静下来(无声镜头,1916)。
画面:新闻镜头——凯恩发表演说的特写(1916)。叙述词:但是,突然,在投票前不足一个星期——被打垮了!出丑和屈辱。这次失败使美国的改革倒退了二十年,永远取消了查尔斯·福斯特·凯恩的政治前途。
画面:当年报纸的头版——引人注目的大标题——凯恩和苏珊的两张照片(1916)。标题是:竞选人凯恩在爱巢中和“歌女”双双被人捉住。
叙述词:然后在经济大萧条的第三年……正如对所有的出版商那样—班奈特、蒙赛和赫斯特就遇到了——报社关闭!对于凯恩,在短短的四年里:崩溃。凯恩的十一家报纸,四家杂志合并了,更多的出卖了,废弃了……
画面:有关经济萧条的报纸标题。再次出现1932-1939年的美国地图。突然动画图朝反方向收缩,他的帝国开始缩小,对叙述词进行图解说明。
画面:一家报社的门上写着“关闭”。
叙述词:然后,又过了四个年头——凯恩孑身一人在他那永未竣工并已开始损毁的乐宫里,深居简出,极少交往,没有照相。查尔斯·福斯特·凯恩继续在指挥他那衰败的帝国……徒然地妄图左右一个国家的命运,正如他过去那样,但这个国家再也不听他的话……再也不信任他了……
画面:上都的镜头(1940)。
一系列现代的镜头,但有些跳动,显然是偷拍的,镜头中出现凯恩坐在轮椅里,裹着轮船上用的毯子,由人推着穿过他的玫瑰园,阳光下的一个孤独的身影(1935)。
叙述词:然后,上星期,象每个人的命运那样,死亡临到了查尔斯·福斯特·凯恩的头上。
画面:外景。《问事报》报社的新大厦,纽约,夜景(套印彩色 1940)。活动灯光组成的字样: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去世
插入镜头:写着“放映室”字样的门。

16.内景放映室日1940
(放映室相当宽敞,到银幕的距离很长)房间里昏暗。在座的有新闻简报短片的编辑和若尔斯东的杂志的编辑。若尔斯东本人也在场。在这个场面里,没有一个人的面部是看得清的。一个台灯的灯光照亮了他们部分的身体,一个剪影投在银幕上,他们的脸部和身躯在放映室投射出来的一束倾斜的耀眼光线的背景上形成了一个个剪影。
汤姆逊:就是这么多。

他站起来,点着一根烟,然后坐到桌子角上。人们在座位里变换着姿势,点着烟卷。
甲:(打电话)等着。需要重放时,我会通知你的。
汤姆逊:嗯?怎么样,若尔斯东先生?
若尔斯东:(已经站起来)你们觉得怎么样,伙计们?(暂短的沉默)
乙:嗯……啊……
丙:(几乎同时)一个人的七十年的生活……
丁:要摆进一部新闻片里有些多了……
汤姆逊打开了桌上的台灯。
若尔斯东:(一面向汤姆逊走过去)是一部很好的短片,
汤姆逊,不过需要有一个观点——整部影片告诉我们的就是查
尔斯·福斯特·凯恩死了。这个我知道,我已经读了报纸了……(大家报以笑声:继续说)你们认为怎样?伙计们?
丙:我同意。
甲:你说得对,若尔斯东先生,需要有一个观点。
若尔斯东:你明白吗,汤姆逊,仅仅表现一个人做了什么是不够的—你必须告诉我们他是谁——
汤姆逊:呣……
乙:需要一个观点,汤姆逊。
若尔斯东:肯定的!(想到一个主意)慢着点儿!(大家倾身向前,感到兴趣;继续说)凯恩最后的话是什么?你记得吗,伙计们?
丙:凯恩最后的话……
乙:临终遗言……
若尔斯东:凯恩在世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也许他临终时把他的一切都告诉了我们。
汤姆逊:是的,也许他没有说。也许……
若尔斯东:(抢白)我们在银幕上所看到的只是一个重要的美国人……(向银幕走去)
丙:最重要的之一。
若尔斯东:但是他和福特有什么不同?或者说,和赫斯特,关于那件事?或者说,和洛克菲勒—或者说,和约翰·道?(出现一阵喃喃低语声;他向汤姆逊走去,继续说)我告诉你,汤姆逊……一个人的临终遗言……
甲:什么遗言?
汤姆逊:(对着第二个人)你没有读报吗?(笑声)
若尔斯东: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先生临终时只留下了四个字……
汤姆逊:玫瑰花蕾!
甲:他就说了这几个字?就说了玫瑰花蕾?(几乎同时)
乙:啊……玫瑰花蕾。(几乎同时)
丁:真有意思的,嘿!(嘲弄地)临终喊着玫瑰花蕾!(笑声)
若尔斯东:(抢白)是的,玫瑰花蕾!就这么四个字!可是她是谁……
乙:或者是指什么东西?(嗤嗤的笑声)
若尔斯东:这个人本有可能成为总统。他象我们时代的任何人一样,招人爱,招人恨,招人议论——但是当他死到临头时,挂念着的却是一个叫做玫瑰花蕾的什么东西。这个词儿意味着什么?
丙:一也许是他曾经押过赌注的赛马……
丁:对,而且没有中彩……
若尔斯东:好……(大步走向丙和丁)是哪次赛马?(出现短暂的沉默;继续说)汤姆逊!
汤姆逊:是的,若尔斯东先生。
若尔斯东:把片子留一两个星期,如果有必要的话……
汤姆逊:(有气无力地)您不认为,在他刚死之后,我们现在就发行,可能更好些……
若尔斯东:(斩钉截铁地打断他的话)弄清楚玫瑰花蕾的来历!……去找每一个认识他的人……他的那个经理……(打了个响指)……伯恩斯坦……他的第二个老婆……她还活着……
汤姆逊:苏珊·亚历山大·凯恩。
乙:她在亚特兰大城开一家夜总会……
若尔斯东:(走到汤姆逊那里)把他们全都访问一遍——所有为他工作的人,爱他的人,恨透了他的人——(略顿)我当然不是说要查遍姓名地址录。(丙装出一副诚恳的应声虫的笑声,其他人嗤嗤地笑)
汤姆逊:(站起来)我立即出发,若尔斯东先生。
若尔斯东:(拍拍他的肩膀)好的!玫瑰花蕾,死活都要!也可能是一件很简单的东西。
(淡出)

(注:现在本片开始——汤姆逊进行的关于凯恩事实的调查——他的调查——对了解凯恩的人们的访问。)

17.(淡入)外景低级酒馆“牧场”亚特兰大城雨夜
1940(模型)
第一个画面是一块招牌:
“牧场”
歌舞节目
苏珊·亚历山大·凯恩献演每晚两场这些字样是用霓虹灯组成的,在黑暗中发出红光。然后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架着霓虹灯招牌的简陋的屋顶,摄影机移近天窗。我们通过天窗看到下面的酒馆。正对着天窗是一张桌子,桌旁坐着一个孤独的女人,她正在那里自斟自饮。
(化)

18.内景“牧场”酒馆夜1940
桌旁的孤独身影是苏珊。她年近五十,还试图打扮得更年轻些,头发俗不可耐地染成金黄色,身穿一件廉价的、色调极其浓艳的夜礼服。我们可以看见汤姆逊和茶房头的影子从门口朝着桌子移来。茶房头出现在画面中,走近苏珊,在她后面站住。汤姆逊在大前景中进人画面,背对着摄影机。
茶房头:(对苏珊)亚历山大小姐—这位是汤姆逊先生,亚历山大小姐。
苏珊:(没有抬头)再来一杯,约翰。(外面传来低沉的雷声)
茶房头:马上就来。您要什么吗,汤姆逊先生?
汤姆逊:(开始坐下来)我想要一杯苏打威士忌。
苏珊:(望着汤姆逊)谁让你在这儿坐下来的?
汤姆逊:我想也许我们可以一块儿喝一杯。
苏珊:那你再想想!(出现片刻尴尬;继续说)为什么你们总是缠着我。我不管别人的闲事,你们也别管我的。
汤姆逊:我想请您跟我简单地谈谈,亚历山大小姐。我想要问您的只是……
苏珊:滚出去!(几乎是歇斯底里地)滚!
汤姆逊:(站起来)我很遗憾。
苏珊:滚!
汤姆逊:能不能另找时间……
苏珊:滚!
汤姆逊抬起头来望着茶房头。茶房头稍稍用头向门口一偏向他示意,然后朝着倚在门边的一个侍者走去。汤姆逊随后跟着。
茶房头:金诺——再给她拿一杯苏打威士忌。(当汤姆逊从旁走过时)她就是不愿跟任何人说话,汤姆逊先生。
汤姆逊:没关系。(走向电话间)
侍者:再要一杯双料的?
茶房头:对——在这期间,汤姆逊把一个镍币放进电话投钱孔里,拨了长途台。侍者走出画面去拿酒。
汤姆逊:(打电话)哈罗——我要纽约市——考特兰7-9970……(茶房头迈了几步走近电话间;继续说)这里是亚特兰大城4-6827——好的——(把镍币放进投钱孔里;转身对着茶房头)嗨——你认为她还能喝吗?
茶房头:是啊,她是借酒浇愁。暖,在凯恩先生去世以前,她随时都愿意谈到他。可是现在——
汤姆逊:(打电话)哈罗——我是汤姆逊。我要和头儿说话,好吗?(关上电话间的门)哈罗,若尔斯东先生,她不愿谈——(这时,侍者走进来,把酒摆在苏珊面前。她贪婪地喝着)
若尔斯东的声音:谁——?
汤姆逊:第二位凯恩太太——关于玫瑰花蕾或其他任何事!我现在从亚特兰大城打电话给你。
若尔斯东:想法儿让她开口!
汤姆逊:好的——早上我就到费城去——上赛切尔的图书馆去。翻阅一下他的那本日记——我跟他们约好了。然后我约
好在纽约和凯恩的总经理——他叫什么——伯恩斯坦见面。这之后我再返回此地。
若尔斯东:多找些人。
汤姆逊:是的,我谁都要见到——那些还活着的。再见,
若尔斯东先生。(挂上电话,打开门)嘿——呃——
茶房头:约翰。
汤姆逊:约翰,你可能帮上我的忙。当她经常谈到凯恩的时候——她有没有提到过什么——玫瑰花蕾的事吗?
茶房头:(望着远处的苏珊)玫瑰花蕾?(汤姆逊塞给他一张钞票;茶房头把钞票装进口袋里,继续说)噢,谢谢您,汤
姆逊先生,谢谢。说老实话,就在前几天,当报纸上报道了这件事的时候——我问过她——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玫瑰花蕾。
(淡出)

19.(淡入)内景 赛切尔纪念图书馆 日 1940
用珍贵的大理石雕刻的赛切尔先生的庄严的雕像,雕像的眼睛直盯着摄影机。摄影机向下移动,拍摄雕像座台。座台上面刻着“华尔特·派克斯·赛切尔”的字样。在字的下面,伯莎·安德逊出现在中景,坐在桌子后面,她是一个男人模样的老处女。汤姆逊手里拿着帽子,站在她面前。
伯莎:(打电话)是的,我现在就带他进去。(挂上电话,望着汤姆逊)赛切尔纪念图书馆的负责人要我再次提醒您,我们允许您阅读赛切尔先生未发表的回忆录的一部分,但必须遵守下列条件:就是您不能直接引用他的手稿。
汤姆逊:那没问题。
伯莎:请您跟我来。她站起来,朝远处的门走去。汤姆逊跟在后面。

20.内景 档案库 赛切尔纪念图书馆 日 1940
具有拿破仑墓一般的温暖和魅力的房间。当镜头隐显时,房门打开,通过汤姆逊的肩头可以看到房间的纵深。大理石地面上一张巨大的红木长桌摆在正当中,在远处是保险库,一名腰间挂着手枪的守卫正从中取出华尔特·P·赛切尔的日记,把它交给伯莎。
伯莎:(对守卫)从八十三页到一百四十二页,强宁斯。
守卫:是的,安德逊小姐。
伯莎:(对汤姆逊)您只能看有关凯恩先生的那一章,这是我们的协议。
汤姆逊:我感兴趣的就是这个。
伯莎:我们要求你在四点三十分离开这个房间。她走出去。汤姆逊开始点烟卷。守卫摆摆头。汤姆逊叹了口气,低下头去阅读手稿。摄影机从他的肩头向下推近手稿的书页。
插入镜头:手稿,用整齐字体写着:

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在我死后五十年里,当这些文字公诸于世的时候,我深信,全世界将会同意我对查尔斯·福斯特·凯恩的看法,假如那时他还没有被人们彻底遗忘的话,而我看这是极有可能的。关于我第一次和凯恩会面(那时他六岁)的事,流传着大量无稽之谈……事实很简单。在1870年的冬天……
(化)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