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专栏二

电影电视是形象语言,不要它跟其它媒介形式的语言去比。

故事电影需要的不是剧本,是视听思维构思出来的创意。这个创意可以用各种不同的形式体现出来,文字剧本是其中的形式之一。它是纪录视觉运动的机器。因为它也能纪录一个完整的事件,因此人们就用它来纪录事件,讲故事。它的方法就是

通过纪录来摹拟人的视听感知经验

它没有什么现成的语汇,更没有语法。它是用纪录下来的那些生活里的片段来说事。它诉诸于你的记忆中的表象。有时也可以是很深刻的,就看你想不想得出来了。我举一个例子你看。在苏联影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里,导演把这两个镜头接在了一起。

第一个镜头是liza回忆自己在和平时期的生活的最后一个镜头。一个可爱的农村群姑娘.  第二个镜头是LIZA从回忆回到现实的第一个镜头。一个很丑的,穿着军装的姑娘。这部影片的主题是战争是残酷的,女人不应该打仗。这两个镜头接在一起给人什么印象。这是视听语言。用不着无病呻吟,玩什么深沉。叫人恶心。

在苏片《雁南飞》里,薇拉要去送她的未婚夫参军去。但因为坦克车队,交通受阻。她不能等了,想穿过坦克车队。结果被挡在两列坦克行列之间。

这是生活,她想及时赶到未婚夫家,结果变成这样。

这是战争和人的关系。这是视听语言。它让你看见生活中的一种关系。

正如在《毛泽东与莫扎特》中的那两只手一样。老师在指导学生拉提琴,

两只手的近景就把这关系说清楚了。这些就是形象思维的产物。但这不是每个人的形象思维能力都是一样的。有人强些,有人弱。我遇到过一个人,据他跟我说,他做梦是没有视觉形象的。不过他曾经得过小儿麻痹症。

如果你的影片有主题的话,(娱乐片并不需要什么主题,解闷的,逗乐的。)那么一位懂得视听语言的编剧是用视听语言,是用视听形象来体现他的主题的。不够格的编剧是靠文字说出来的。

如果想学会写电影剧本,那就练习如何抓住故事的瞬间

当你在写电影剧本的时候,记住,你是在和光和声打交道

你不一定具体跟光和声打交道,去布光,去录音,你甚至不一定意识到光的存在。但你得有这方面的知识。我们应该熟悉光的运用。包括光的游戏。有人问我,电影剧本是否一定要考虑光,我曾一再地说过,可以读读狄更斯的<雾都孤儿>和老舍的<四世同堂>。真把我老汉气死了,全都在动,那还要不要文学啦!!!!

一条广告摄影的用光

下面是跟我学编导的年轻人打的光。我需要他们会自己打光,然后会写光,因为他们的任务是要去淘汰那批只懂文学不懂电影的电影编剧。否则中国的电影是不会长进的。他们必须学会用光来把一个人物的表情打出来。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