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电影剧本3

201 吉蒂斯准备出汽车。伊芙琳一把抓住他的臂膀。几乎尖叫起来。

伊芙琳:不!

她紧张地把吉蒂斯那已经撕破一半的上衣扯开了。他看看衣服又看看她,看来这对他们俩都成了一服暂时的镇静剂。

伊芙琳(接着说):她的情绪不太好!

吉蒂斯:为了什么?

伊芙琳:霍利斯的死,我想瞒着她,在我安排好让她走开之前,我不想让她伤心。

吉蒂斯:你的意思是说,她不知道?

伊芙琳:……是的。

吉蒂斯:看来不象是这样,墨尔雷太太。

伊芙琳:那又象是什么哪?

吉蒂斯:象是她早知道霍利斯死了……象是她知道的比你愿意她知道的还多。

伊芙琳:你疯了。

吉蒂斯爆炸了。

吉蒂斯:你就把实话跟我说了……我又不是警察。我不管你干了什么事。我不会伤害你的……可是不管怎样我总会知道的。

伊芙琳:如果我告诉你,你不会去报警察局吧?

吉蒂斯: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会去的。

歇了很长时间。伊芙琳把头埋在;驾驶盘上。她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

伊芙琳:她是我妹妹。

202 伊芙琳现在呼吸很深……但没有哭,而真正歇斯底里地长抽气。吉蒂斯用手臂搂她的肩膀。

吉蒂斯:干嘛要这样紧张……是你妹妹就是你妹妹吧……为什么要这样保密?

伊芙琳抬起头,望着他,他真地糊涂了。

伊芙琳(认真烦恼地):我不能……

吉蒂斯:为了霍利斯?这了她跟你丈夫有关系?是为了这个?耶稣基督,说呀!是为了什么?

伊芙琳点头。吉蒂斯叹了口气。

伊芙琳(终于鼓足勇气):我决不愿意霍利斯受到损害。我爱他胜过我的家庭。你想象不到他为人多么温柔和正派……他对我的忍让程度你是不会知道的……我只想使他快活。

伊芙琳开始轻轻地哭起来。

吉蒂斯(稍停了片刻):……我用了你丈夫的“别克”……(他开车门)。我明天还回来。

伊芙琳:你不跟我一起回去?

吉蒂斯:……不要担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伊芙琳:……我不是这个意思。

长时间的沉默。吉蒂斯望着伊芙琳。他看不见她的脸,她的头发几乎把她的脸全遮住了。

吉蒂斯(最后说):……呃,这……我累极了,墨尔雷太太。晚安。

他走出汽车,把车门砰地关上。伊芙琳驾车而去。

203 内景 淋浴室──吉蒂斯的寓所──吉蒂斯

浴莲蓬头的水冲向他头顶。吉蒂斯筋疲力尽地一手扶住水喉,水往下倾泻.他关掉水龙头,无力地拿起一条持毛巾……轻轻地扑扑自己的鼻子。

204 内景 吉蒂斯的卧室──吉蒂斯

穿了一身讲究的丝睡衣,赤足趔趔趄趄地走着。他走到窗前,窗外已露出晨曦。他拉上窗帘,瘫倒在床上,就躺在被子上面,一动也不动。差不多与此同时,响起电话铃。吉蒂斯让它响了一会儿,然后拿起听筒,一声不吭。电话里的声音(男人的声音):吉蒂斯?……吉蒂斯?

吉蒂斯:……是的。

电话里的声音:爱达·塞兴丝要见你。

吉蒂斯:谁?

电话里的声音:爱达·塞兴丝,你记得爱达的。

吉蒂斯慢慢地用肘部哲学撑起身子。

吉蒂斯:……是吗?……记得吗?

电话里的声音:你当然记得。

吉蒂斯:……好吧,我跟你说,朋友。如果爱达要见我,她可以打电话──到我办公室来。

他把电话挂上,仰身倒下。电话铃又响。又响。吉蒂斯咒骂着,拿起听筒。

电话里的声音:东肯辛顿街484号12室──爱可公园。她求我打的。她等着你。

吉蒂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咔嗒一声挂上了。

205 外景 东肯辛顿街──爱可公园──清晨

吉蒂斯停车。是一幢带小院的小平房。有一条狭窄的走道,屋子里的墙是浅绿色的灰泥墙。

206 外景 爱达·塞兴丝的寓所──白天

吉蒂斯站在前门。门虚掩着。他敲门。没人应。他把门打开进入。

207 内景 起居室

晨光透过半拉开的百叶扇。光束中显出尘粒。安静、空荡。吉蒂斯发现在门厅的一端,电话桌底下有什么东西。吉蒂斯向它走去。它的模样很古怪。当他走进时,才看是一个蔫了的莴苣头。靠厨房门口里的油毡地上有几只萝卜和洋葱头。吉蒂斯走进厨房。

208 内景 厨房

绕过厨房的厨柜,吉蒂斯看见爱达·塞兴丝仰面躺在地板上。周围是从一个破纸袋里散出来的杂货。身旁还有化了的冰激凌。她的眼睛是睁着的, 一串串的蚂蚁从地上的冰激凌一直延续到她嘴里。可以认出来,她就是那个冒充伊芙琳·墨尔雷的女人。

吉蒂斯在她身旁跪下。小心翼翼地打开她的手提包,把里面的什物掏出来,把它们倒在柜子上察看……一个钱包,里面有几张钞票,一张写着她的名字的驾驶执照……一张电影演员行会会员证。吉蒂斯点点头……转身,小心地把什物一件件放回去。吉蒂斯信手打开壁橱、伙食柜,甚至电冰箱──几乎全都是空的。然后跨过她的尸体,横过门厅走到一扇半掩着的房门前。

209 内景 浴室

吉蒂斯走进浴室。开灯。

埃斯柯巴:找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吉蒂斯?

埃斯柯巴同另一个便衣站在浴室通向卧室的门口。

吉蒂斯转过身,另一个人从卧室出来,顺门厅走过来。

吉蒂斯看着那两个人,不答话。

埃斯柯巴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吉蒂斯:不是你打来的电话?

埃斯柯巴(将头部向厨房方向中歪)你怎么会认得她?

吉蒂斯:我不认得她。

埃斯柯巴(转向另一间房间):……我给你看一些东西。

210 内景 厨房

埃斯柯巴指着厨房柜子边主的一个号码──MU7279。

埃斯柯巴:这不是你的电话号码吗?

吉蒂斯:是吗?我忘了。我不常给自己打电话。

埃斯柯巴:只是为了妥善起见,我们让洛契在这里给你打的电话。

他指着他的一个助手。

埃斯柯巴的助手(略带讽剌地):你的鼻子怎么啦,吉蒂斯?是不是让人用卧室的

窗子甩的?

吉蒂斯(笑着,马上回敬他):不……。你老婆太兴奋了,把她的腿夹得太快了。

懂吗?朋友。

那个助手朝吉蒂斯走去。吉蒂斯已经有所准备。埃斯柯巴插进他们之间。

埃斯柯巴(对另一助手讲):洛契。(埃斯柯巴打开一只抽屉)这些东西怎么样?熟悉吗?

拉开的抽屉里是墨尔雷和那个姑娘的照片──在公园里、在船上,以及在埃尔·麦肯陀公寓的阳台上。

吉蒂斯(觉得没有必要否认):是我拍的,又怎么样?

埃斯柯巴:怎么恰恰在她(指尸体)──的手里?

吉蒂斯深深吸了一口气。

吉蒂斯:要么你告诉我,要么我来猜……因为我没有答案。

埃斯柯巴点点头。

埃斯柯巴:你真以为我是笨蛋,是吗?吉蒂斯!

吉蒂斯: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但如果你要我回答,给我一两天的时间,我会来找你的。现在我想回家了。

埃斯柯巴:我还要其余的照片。

吉蒂斯:什么照片?

埃斯柯巴(意指尸体):是这个婊子雇佣了你,吉蒂斯,不是伊芙琳·墨尔雷。

吉蒂斯:是吗?

埃斯柯巴:是的……有人想搞垮墨尔雷,她雇佣了你,所以你知道墨尔雷被人谋杀了。

吉蒂斯:我听说这是一桩意外事件。

埃斯柯巴:算了吧,你当你是在同一群糊涂蛋打交道吗?墨尔雷肺中有咸海水。在淡水水库里哪儿来的咸水?

211 吉蒂斯对这个消息大吃一惊,但还是茫然摸不着头脑。

埃斯柯巴:你日夜跟踪着墨尔雷。你看到谁杀死了他。你甚至都拍下了照片。是伊芙琳·墨尔雷……她丈夫死后,她不惜功本地收买你。

吉蒂斯(笑了一笑):你是控告我敲诈勒索?

埃斯柯巴:当然。

吉蒂斯:……看来用不了一两天了……你比你认为我想象的要笨得多,我决不会从我对手那里勒索一分钱,这是我办事的准则,埃斯柯巴!

埃斯柯巴:是吗?不过,我曾认得一个婊子,只要给她足够的钱,她就会在她主雇脸上撒尿,但却决不在他胸前拉屎。那是她的办事准则。

吉蒂斯(笑笑):好吧!那我希望你不要对她太失望,陆。

埃斯柯巴勉强一笑。

埃斯柯巴:我要那些照片,吉蒂斯。我们是在找从犯、同谋犯和勒索犯等,那怕是最轻程度的。

吉蒂斯:你为什么认为墨尔雷是被移尸的,你这个低能儿?难道伊芙琳·墨尔雷在大海里干掉了自己的丈夫后……认为把尸体找到橡树关水库,看起来就更象是个意外事件?这句话很说明问题。

吉蒂斯(继续说):墨尔雷是被谋杀而移尸的……是因为有人不喜欢他的尸体在海洋里被人发现。

埃斯柯巴:这又是为了什么?

吉蒂斯:因为他发现了有人将水库的水排到那里。他们移尸是为了掩盖真相。

埃斯柯巴:你说的什么呀?

吉蒂斯:跟我来,我领你去看。

埃斯柯巴犹豫不决。

吉蒂斯(接着说):来吧──当机立断罢,陆。你是主办人。

周围的人都看着他。埃斯柯巴不满地点头。

212 近景 排水口

排水管张大口正对着摄影机,只有一股细水流入大海。

摄影机往拉。纳入埃斯柯巴、吉蒂斯和两个便衣。他们站在那里,望着那个空排水管。仿佛等待它开口说话。

吉蒂斯(阳光使他睁不开眼):现在已经太晚了。

埃斯柯巴:什么太晚了。

吉蒂斯:他们只在晚上放水。

213 第三个助手从县崖的边上跑下来。来到埃斯柯巴跟前。

埃斯柯巴:找到人了?

助手:找到了易尔勃顿,他是新部长!

埃斯柯巴:我知道。怎么样!

助手:他说……

吉蒂斯:我知道他说什么。

埃斯柯巴(对吉蒂斯):闭嘴。(对助手)说下去。

助手:易尔勃顿说,他们是给山谷区灌溉用水……给水时总虽有一些漏水。他还说,吉蒂斯不负责任地从上星期起就到处捏造谣言。

埃斯柯巴转过身来,看着吉蒂斯,长时间地盯住他。

助手之一:签发逮捕她的逮捕证吧。我们还等什么?

吉蒂斯(指埃斯柯巴):……因为他刚提升警官,他想保他的官衔。

埃斯柯巴狠狠地盯着吉蒂斯。

埃斯柯巴:在两个小时内把你的主顾带到我的办公室来……记住,我不一定放过你,我已经掌握了你隐匿罪证的罪状。

214 外景 墨尔雷家──白天

吉蒂斯驾了那辆“别克”疾驶上楼房前的汽车道。他望望汽车房内。伊芙琳的车不在了,只有一辆花匠的卡车。

吉蒂斯匆匆沿着走道走向房子。按门铃。几乎没有等人应门就自己去开门。门锁上了。他伸手从裤袋里拿出烟盒,从边上取出一只小签子,着手试着开门。

女仆突然开门,吃惊地看着吉蒂斯。

吉蒂斯:墨尔雷太太在哪儿?

女佣人(用西班牙语说话):不在。

215 吉蒂斯看到女仆身后起居室的正中整整齐齐地堆放着行李。

实际上女佣人正在把家俱罩起来。

吉蒂斯(指指行李):墨尔雷太太要出门:(没有反应)旅行:……去休假?……

女佣人(仍用西班牙语):一点不知道。

吉蒂斯点点头。继续穿过屋子。来到后面的大阳台。

216 外景 墨尔雷家阳台──吉蒂斯

安定不下来。见到那花匠在水池旁边工作。他漫不经心地朝那个方向走了数码。

217 花匠

见到吉蒂斯,鞠了个半躬。点点头,微笑。

218 吉蒂斯

也向他点头,微微一笑。

吉蒂斯:对枣不好。

219 花匠

咧天嘴笑起来。又点点头。

花匠:对枣不好。

他指着新轧好的草坪。

花匠(接着说):咸水对枣很不好。

220 吉蒂斯

不敢相信他听见的话。

吉蒂斯:咸水?

花匠使劲地点头。指着水池。

花匠:恨……恨……坏。

吉蒂斯走到水池边。跪下来,趴在池旁,他仔细地往水池中看,发现了一只海星,如果他以前也象现在这样的话,也会发现的。

221 海星近景

海星少了一条腿,可是正在长出一条新的来。

222 吉蒂斯

蘸蘸水,尝了一下。舔舔嘴唇。然后发现池底有一件东西在闪闪发光。

吉蒂斯:下面……是什么?

花匠向池里张望。

吉蒂斯:……那儿。

花匠看到了。他卷起裤腿,下到水池中,伸手到池底摸,他的下巴几乎触到了水面。他没有抓住那件东西,那件东西象动物似地淌了开去。然后他抓到了。他把那东西举出水面,是一副眼睛,是无框边式的。弯曲了。他用手指穿过眼镜的一个框,那块镜片已经碎了。

花匠显得很惊奇。吉蒂斯端详着眼镜。发觉是一副度数很深的双光眼镜,眼镜在阳光中闪亮着。

223 内景 墨尔雷家

吉蒂斯把电话筒扣在耳朵上。电话桌上,那副眼摆在他手帕上。

在吉蒂斯肩后,可以看见女仆待在那里,不安地望着他。

克劳斯的声音:哈罗。

吉蒂斯:您支票簿就在手边吗?克劳斯先生?我找到了那个姑娘。

克劳斯的声音:……你找到了她?哪儿?

吉蒂斯:你记得我们谈过的那个数字吗?

克劳斯的声音:当然记得。你在哪儿?

吉蒂斯:……在您女儿家。你多会儿能到这儿来?

克劳斯的声音:……两小时……。我问你,伊芙琳也在吗?

吉蒂斯:也也许在,也许在牢里。

克劳斯:你说什么?

吉蒂斯:你只管把支票簿带来就是了。

吉蒂斯挂上电话。

224 外景 平房阿德依德路

吉蒂斯驾着“别克”停下来。匆匆来到前门。用力敲门。

前来开门的是那个华裔管家。

华裔管家:你等。

吉蒂斯(用简短的中文说):你等!

225 吉蒂斯推开他往前走。伊芙琳有一点萎靡不振,但见到吉蒂斯非常高兴。她赶到门口,挽着他的膀子。

伊芙琳:你好吗?我一直在给你打电话。

伊芙琳望着他,端详着他的脸。

吉蒂斯:……是吗?

他们一起进入起居室。吉蒂斯环顾四周。

伊芙琳:你没睡一会儿?

吉蒂斯:当然睡过。

伊芙琳:午饭吃了没有?让郭给你弄些吃的……

吉蒂斯(突然地):……那姑娘在哪儿?

伊芙琳:在楼上。干吗?

吉蒂斯:……我要见她。

伊芙琳:……她现在在洗澡……你要见她干吗?

吉蒂斯继续向四周环视。他看到起居室隔壁的卧室内摊放着准备收拾起来的衣服。

吉蒂斯:要出门?

伊芙琳:是,我们要赶四点半的那班火车。干嘛?

吉蒂斯没有回答。他走到电话机旁。拨号。

吉蒂斯:……我是J·J·吉蒂斯,我要找埃斯柯巴警官……

伊芙琳:你干嘛?出了什么事?我说我们要赶四点半的……

吉蒂斯(打断她):你们赶不上那班火车了!(然后,对着电话讲话)陆,我在阿德莱依路1412号等你……是在圣·摩尼卡峡谷上……对了,越快越好。

伊芙琳:你为什么这样做?

吉蒂斯(停了一下,然后):你有没有熟识的、好的刑事律师?

伊芙琳(不解):……没有……

吉蒂斯:别担心……我可以介绍一两个。他们的要价很高,不过你出得起。

伊芙琳(平静,但非常愤怒):见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吉蒂斯望着她……然后从胸前口袋拿出那手帕……在咖啡桌上打开,露出了那副眼镜,一个镜片依然在上面,伊芙琳茫然地望着它。

吉蒂斯:我在你后花园中找到了它……在你的鱼池里。它是你丈夫的,是吗?……是吗?

伊芙琳:我不知道。我是说,或许是的。

吉蒂斯:肯定是的。他就是在那儿淹死的……

伊芙琳:你说什么?

吉蒂斯:没有时间让你对真相表示震惊了,墨尔雷太太。验尸官的报告证明他是在咸水中被杀死的。相信我。我现在想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还有为什么我要在埃斯柯巴来到之前弄明白,因为我想保住我的营业执照。

伊芙琳:……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这简直疯了……这是我知道的最疯狂的……吉蒂斯自己也几乎处于疯狂状态之中。他站起来,抓住伊芙琳的双肩。摇她。

吉蒂斯:停嘴……我来给你出主意。……你那时妒忌了,你同他打起架来,他摔倒了,头部着地──是一次意外……可是,这个姑娘是见证。你必须出钱买通她。因为你不忍伤害她,可是你又有的是钱可以使她闭嘴,对不对?

伊芙琳:……不对……

吉蒂斯:她是谁?不要再跟我胡扯什么是你的妹妹。你根本就没有妹妹。

伊芙琳在颤抖。

伊芙琳:我把真相告诉你……

吉蒂斯开颜而笑。

吉蒂斯:那就好。那么,她叫什么?

伊芙琳:……凯瑟琳。

吉蒂斯:凯瑟琳?……姓什么?

伊芙琳:……她是我的女儿。

226 吉蒂斯盯住她。他本来已经是一肚子火,听到伊芙琳这么说,他爆炸了。向她脸上打了一巴掌。伊芙琳还盯住他看。这一巴掌把她的眼泪打了出来。但她一动也不动,甚至不想保护自己。

吉蒂斯:我说,讲实话。

伊芙琳:……她是我妹妹……

吉蒂斯又是一巴掌。

伊芙琳(接着说):……我妹妹。

吉蒂斯又要打她。

伊芙琳(接着说):我女儿,我妹妹……

吉蒂斯最后把她猛力一推,把她推到一个廉价磁花瓶上,磁花瓶摔得粉碎。

伊芙琳瘫倒在沙发上,抽泣着。

吉蒂斯:跟你说,我要实话。

伊芙琳(几乎是喊出来的):她是我的妹妹,又是我的女儿!

郭从楼梯上快步下来。

伊芙琳(用中国话对郭说):天哪,别让她下楼,回去!

郭望了吉蒂斯一眼后,转身上楼。

伊芙琳(继续说):……我父亲跟我,懂吗,也许叫你没法相信……

吉蒂斯没有作答。

伊芙琳:……当时他精神垮了……水坝倒塌了……我母亲死了……他变成了一个小孩子……我那时是十五岁……他连早饭吃什么,穿什么衣服都要来问我……于是就发生了这事……然后我就出走……

吉蒂斯:……到墨西哥……

她点头。

伊芙琳:……霍利斯……在她出生后……到墨西哥……来照看我……他说他照看她……我没法见她……我想见,可是办不到……我只要能隔一个时期看到她一次……关心她一下……就这些……可是我不要她知道……我不要她知道……

吉蒂斯:……所以你恨他……

伊芙琳:……不……。是在出了事后他不管我了!他没有勇气面对现实……(哭泣)我恨他。

吉蒂斯突然感到有必要松一下自己的领带。

吉蒂斯:……是这样……你现在打算把她带到哪儿去?

伊芙琳:回墨西哥。

吉蒂斯:你们不能搭火车去,埃斯柯巴会到处抓你们的。

伊芙琳:乘飞机怎么样?

吉蒂斯:那更糟糕……赶快离开这里……走,什么也别带。

伊芙琳:我得回家去拿我的东西。……

吉蒂斯:……我来负责。

伊芙琳:我们上哪儿呢?

吉蒂斯:……郭住在哪儿?

伊芙琳:……跟我们住。

吉蒂斯:他放假的时候呢?问清准确的地址。

伊芙琳:……好……

她突然停下来。

伊芙琳:那不是霍利斯的。

吉蒂斯一时搞不懂她在说什么。然后他追随着她的目光,她是指手帕上的那付眼镜。

吉蒂斯:你怎么知道?

伊芙琳:他不戴双光眼镜。

吉蒂斯拿起眼镜,望着镜片。一时看得出神,又摸不着头脑。

227 伊芙琳

在楼梯上,搂着凯瑟琳。

伊芙琳:跟吉蒂斯先生说哈罗,亲爱的。

凯瑟琳(在楼梯上):哈罗!

228 吉蒂斯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有些站不稳。

吉蒂斯:哈罗。

伊芙琳搂着那姑娘,跟她说西班牙语,又赶忙把她送进卧室。一会儿伊芙

琳又从卧室里出来。

伊芙琳(向楼下喊):……他住在阿拉米达街1712号……你认得那地方吗?

229 反应──吉蒂斯

他慢慢点头。

吉蒂斯:……当然。那是在唐人街。

230 透过窗户

从平房的窗户看伊芙琳、那个姑娘和郭向郭的那辆黑色旧轿车走去。

吉蒂斯放下窗帘,快步向电话走去。拨号。

吉蒂斯:苏菲……沃尔希在吗?……对了,听我说,朋友,埃斯柯巴要在五分钟内把我带走……不要紧张,我会讲给你们听的。你们在办公室内等我两个小时。如果两小时内没有消息,你就跟德菲到阿拉米达街1712号来找我。

沃尔希的声音:耶稣!那是在唐人街啊,对吗?

231

吉蒂斯:对的,我知道是在唐人街。照办就是了。

吉蒂斯挂上电话,走向门口。开门,门口没有人。

吉蒂斯(向两边望也不望。)进来吧,陆……我们都迟到了。

埃斯柯巴和他的手下人从门口的两边出现。

吉蒂斯(继续说):看来她溜掉了。

埃斯柯巴点头。

埃斯柯巴:我猜你一点也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

吉蒂斯:我恰巧知道。

埃斯柯巴:哪儿?

吉蒂斯:她的女佣人。我看她知道出了事?

埃斯柯巴:女佣人家的住址在哪儿?

吉蒂斯:她住在彼德罗……我给你写下。

埃斯柯巴:不,吉蒂斯,你领我们去。

吉蒂斯:干嘛?

埃斯柯巴:如果她不在那里,那你就去总局,你就在那儿待到她出现为止。

吉蒂斯(故意耍脾气地):嗨,陆,我已经尽到了我的最大努力了!

埃斯柯巴(我们去圣·彼德罗的路上谈吧!

232 外景 圣·彼德罗区第二十九街──白天

一座峻峭的小山面对着海港。埃斯柯巴的那辆没有标记的车在山脚下一所西班牙式的供两户人家住的小屋前停下来。

埃斯柯巴:就这儿?

吉蒂斯:……对。

埃斯柯巴:好吧,进去吧!…

吉蒂斯:做件好事,行吗?陆?

埃斯柯巴等着他。

吉蒂斯(继续说):让我自己把她带下来……她手无寸铁,也算不了什么……不会有任何问题……我只想和她单独待这么个一分钟……这对……她……和对我……都很……重要。

埃斯柯巴摇摇头。乍一看,似乎他不同意。

埃斯柯巴:总是改不了,吉蒂斯,是吗?

吉蒂斯(似乎有一点悔恨的模样):改不了呐。

埃斯柯巴:……给你三分钟。

吉蒂斯:真是感谢您,陆。

吉蒂斯走出汽车,向四周张望,上楼梯。他又往下望望埃斯柯巴。吉蒂斯搂门铃。他等了一会儿。门打开。是一个不认得的女人,她眼圈上还留着没有退尽的青黑色。

女人:……找谁?

吉蒂斯望着她身后的寇莱,那位在第一场景里出现过的渔民。他的父母和孩子们坐在餐桌旁。寇莱抬头,感到意外。

寇莱:吉蒂斯先生!进来,进来!

233 吉蒂斯进来。关上门。寇莱起身迎上前来,高兴地向他打招呼。

寇莱:真是意外,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叫我杰克。过得还好吗?

寇莱:刚坐下来吃晚饭,杰克。愿意一起吃吗?

吉蒂斯:不,谢谢。……

寇莱:喝一杯酒怎样。亲爱的,这是……

老婆(冷冷地):知道。

吉蒂斯:不要客气,寇莱。我喝一杯就行……跟我一起到厨房来一下。

寇莱(搞不明白):能行。

234 厨房内

吉蒂斯:你的车在哪儿,寇莱?

寇莱:在车房里。

吉蒂斯:车房在哪儿?

寇莱:在弄堂口。

吉蒂斯:……你能用车把我送走吗?

寇莱:……当然,吃完饭马上……

吉蒂斯:现在马上,寇莱。等不及了。

寇莱:那我跟老婆讲一下。

吉蒂斯(一把阄他拖出后门):……回头跟她说。

他们走出后门。下台阶,走向车房。

235 外景 小巷和车房

寇莱把车房门拉开。走进去,汽车发动,倒出车房。是一辆二十年代的顺风牌轿车。吉蒂斯跳进汽车。他们开走。吉蒂斯在车出小巷口时,向后望望。

寇莱的汽车的视角。

埃斯柯巴正走出汽车,朝那幢房子走去。吉蒂斯缩到座位里。

吉蒂斯的声音:在过第一条街时,慢开,好吗?寇莱。

寇莱的声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吉蒂斯的声音:过两条街再告诉你!

236 内景 轿车–吉蒂斯和寇莱

吉蒂斯:你欠我多少钱,寇莱?

寇莱(面露窘色):这个,呃,吉蒂斯先生……我们明天出海。我知道你待我真好,可是我的堂兄奥奇病了……

吉蒂斯:不提这个。愿不愿意带两乘客去安塞那大港来抵账……今晚就动身。

寇莱:……我说不上来。

吉蒂斯:……我可能多给你搞到75元钱……也可能是100元吧!

寇莱:旧账一笔勾销?

吉蒂斯:勾销。

寇莱:行!一言为定。

237 外景 墨尔雷家──吉蒂斯和寇莱

两人搬行李上车。寇莱为女仆开门。她上车。他转向吉蒂斯。

吉蒂斯:你到那儿后,跟墨尔雷太太说,等我半个小时……如果我在半个小时内不来,就把她送上船。

寇莱(有些放心不下):……这样行吗?

吉蒂斯(有些恼火):寇莱,你知道我干这一行有多久了?

寇莱点头,放下了心。他进汽车。开走。

238 外景 墨尔雷家 黄昏

水池旁。香烟的烟雾飘入镜头。一辆汽车停下。一会儿,克劳斯出现,朝着镜头看。

克劳斯:你在这儿!

他向吉蒂斯走去。吉蒂斯站在池旁抽烟。

克劳斯(继续说):看上去你挺不错的,我敢说,吉蒂斯先生。……那姑娘在哪儿?

……

吉蒂斯:我把她找到了。

克劳斯:她好吗?

吉蒂斯:很好!

克劳斯:人在哪儿?

吉蒂斯:跟她母亲在一起!

克劳斯的语调在这里有所变化。

克劳斯:……跟她母亲在一起?

吉蒂斯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把它展开。

吉蒂斯:克劳斯先生,我想给你看一件东西……

克劳斯(接过去):什么东西?

吉蒂斯:是报上的讣告……这种光线你看行清楚吗?

克劳斯:可以……我有办法。

克劳斯伸进自己的上衣口袋,摸出一副无边眼镜。戴上,读剪报。

239 吉蒂斯

吉蒂斯盯着那副双光眼镜,克劳斯继续读讣告。克劳斯抬头。

克劳斯:这是什么意思?

吉蒂斯:你杀死了霍利斯·墨尔雷。

吉蒂斯拿出那副碎了一片的双光眼镜。

吉蒂斯(继续说):就在这儿,在这水池里。你把他淹死了……而留下了这个。

克劳斯看着那副眼镜。

吉蒂斯:……验尸所的报告证明墨尔雷的肺中有咸水。

克劳斯(终于开口):霍利斯一直是喜欢潮水灌的池塘的。你知道他对这种池塘经常是怎么说的吗?

吉蒂斯:想象不到。

克劳斯:……生命是从这里开始的……沼泽、洼地和潮水灌的池塘……他简直对这些东西入了迷……你知道我们刚来此地时,他揣摩着如果向沙漠中注水,水就会渗进基岩,留在那儿,而不象大多数的水库那样,水被蒸发掉,最多只会损失百分之二十,而不是 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他造就了这个城市。

吉蒂斯:……你也想在那个山谷地区用这个办法。

240 外景 水池旁 克劳斯和吉蒂斯两人

克劳斯(隔了很久):……不,吉蒂斯先生。我正在山谷地区这样做。公债提案已经在星期二通过……会有一千万元来造一个引水渠和一个水库。我正在做。

吉蒂斯:如果市民发现他们送了钱而拿不到水,有些市民就会激怒的。

克劳斯:都安排好了,吉蒂斯先生。要么你把水弄到洛杉矶,要么你把洛杉矶弄到水边。

吉蒂斯:你怎么个搞法?

克劳斯:……干脆把山谷地区归入洛杉矶,所以归根结底水还是到了洛杉矶。太简单了!

吉蒂斯点头。

吉蒂斯(然后):你趁多少钱?

克劳斯(耸耸肩,然后):我说不上来,你要多少?

吉蒂斯:我要知道你趁多少──一千万以上吗?

克劳斯:嗯,趁的。

吉蒂斯: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干?你还能吃得比现在好多少?你应有尽有,还要买些什么?

克劳斯(隔了很久,然后):未来,吉蒂斯先生……未来。现在告诉我那姑娘在哪儿?……我要这个我剩下的唯一的女儿……你已经知道,伊芙琳早已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吉蒂斯(讽刺地):那你怪谁?怪她?

克劳斯的脑袋滑稽地一歪。

克劳斯:我并不怪自己。情况是,吉蒂斯先生,世界上大多数人不会在适当的时机和适当的地点面对事实。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办到。克劳特,从他那儿收下眼镜。

克劳特?

墨尔维希尔进入镜头。伸手来拿那副眼镜。吉蒂斯不动。墨尔维希尔拔出手枪,顶住吉蒂斯的耳朵。

克劳斯(继续说):不值得这样,吉蒂斯先生,不值得这样。

吉蒂斯交出眼镜。

克劳斯(继续说):现在领我们到那姑娘那里去。

241 外景 唐人街的街道–夜

街上熙熙攘攘。有时我们可以看到穿中国式服装的中国人。

吉蒂斯驾驶着克劳斯的汽车沿街行驶,克劳斯坐在他旁边,墨尔维希尔坐在后座。吉蒂斯发现伊芙琳的汽车停在对面街道边上。他把车停下。三人下车,穿过马路。

242 外景 街道–夜

吉蒂斯看到沃尔希和德菲,向他们走去,好似很高兴地见到他们。

吉蒂斯:你们还认得我们的老朋友“夜火车”克劳特·墨尔维希尔吗?这是我的同事,克劳斯先生。

沃尔希和德菲两人分开,他们是铐在一起的。埃斯柯巴和洛契进入镜头。

埃斯柯巴:你被捕了,杰克。

吉蒂斯:好消息

吉蒂斯伸出双手。他被铐在洛契手腕上。

埃斯柯巴:隐匿罪证、敲诈勒索、事后从犯……

吉蒂斯:我没有敲诈勒索什么,陆。这位是诺亚·克劳斯,万一你不认识;伊芙琳的父亲,万一你不知道。他就是你要抓的人。陆。给我一分钟,我能解释……

克劳斯:警官……

吉蒂斯:他有钱。你懂吗?陆!有钱。他以为他什么事都能逃脱得了。

克劳斯:警官。我是有钱。我是诺亚·克劳斯。伊芙琳·墨尔雷是我的女儿。她丈夫的死使她感情上很受剌激。

吉蒂斯:他是疯狂的,为了淡水的事,他一定要杀死墨尔雷……如果你们……

243 另一角度

寇莱进入镜头,后面跟着两个仆人和凯瑟琳。

埃斯柯巴:来!把他铐在车轮上,洛契!

克劳斯向另一处看,看见凯瑟琳,后面跟着华裔管家郭、女佣人和寇莱,四人从小巷里出来,洛契正在把吉蒂斯拖着走。摄影机推近克劳斯。

吉蒂斯(画外):陆,你不知道事情真相,我是在帮你把事情搞清楚。

克劳斯向凯瑟琳和仆人走去。

244 凯瑟琳和两个仆人

正走出小巷。克劳斯向凯瑟琳走去。

克劳斯:凯瑟琳。

凯瑟琳止步,看着克劳斯,不认识他,克劳斯走近。

克劳斯:凯瑟琳,我是你的……祖父。

当克劳斯挽走凯瑟琳的臂膀时,伊芙琳出现了,把他推开。

伊芙琳:凯瑟琳,快进车。

凯瑟琳进车。伊芙琳转身向寇莱和仆人们。

伊芙琳:走啊,我求你们,我在那儿和你们碰头。啊,我求你们。

寇莱和仆人们进车。开走。

245 外景 伊芙琳的车

克劳斯走向坐在车里的凯瑟琳,打开车门。

克劳斯:凯瑟琳,孩子,跟我来。

伊芙琳奔过来,用身体把他们隔开。

伊芙琳(尖叫):离开她!离开她!

克劳斯:请你放理智一些!

克劳斯又想去开车门,伊芙琳用力把他拉开。

伊芙琳:离开她!

在纠缠的过程中,伊芙琳被克劳斯抱住了一会儿。

克劳斯:这还能有几年?她也是我的。

伊芙琳:永远不能让她知道!

伊芙琳把克劳斯推开,克劳斯踉跄后退。伊芙琳突然拿出一把手枪来……对着克劳斯。她两眼一时也不离开克劳斯,枪口对准他。伊芙琳绕过她的汽车,走到驾驶座的一侧。

克劳斯:伊芙琳,你是一个受了严重剌激的女人。你没有能提供正当保护……

吉蒂斯(画外音):收起你的枪,伊芙琳!让警察局来处理这件事!

伊芙琳:警察局归他所有。

伊芙琳现在绕到了驾驶座的一侧。她打开车门坐进去。克劳斯又往凯瑟琳坐的那一侧走。伊芙琳和克劳斯隔着车互相对视。伊芙琳枪口对着克劳斯。

伊芙琳:你离开她!

克劳斯:除非你杀了我,伊芙琳!

伊芙琳开枪。打中克劳斯的左肩。他踉跄后退,按住自己的肩膀。墨尔维希尔赶到他身旁。

埃斯柯巴(画外音):墨尔雷太太,把枪给我!

伊芙琳迅速在车内坐下,把车发动。

伊芙琳(对凯瑟琳):关门。

凯瑟琳关上车门。车驶上人行道。

246 埃斯柯巴、吉蒂斯、洛契、沃尔希和德菲的角度

他们望着伊芙琳和克劳斯。吉蒂斯不断地捶着和他铐在一起的洛契。当伊芙琳和凯瑟琳的车开走时,埃斯柯巴拔出手枪,枪高高举起,朝天开枪。

伊芙琳的车速加快。埃斯柯巴瞄准车胎再次开枪。汽车继续急驶。埃斯柯巴再瞄准,但吉蒂斯把他的手往下打。

洛契突然瞄准,开枪。吉蒂斯跳过去,想把他的手推开,但晚了一步。沃尔希和德菲在埃斯柯巴帮助之下,想挡住吉蒂斯。

247 角度对着伊芙琳的车

伊芙琳的车正在街心快速向前驶去。枪声。汽车突然慢下来,慢慢停住。

埃斯柯巴向车走去,后面跟着吉蒂斯和洛契,沃尔希和德菲,还有墨尔维希尔扶着的克劳斯。伊芙琳车上的;;喇叭开始响了起来。吉蒂斯开始奔跑,拖着洛契。其他人也跟着他们加快速度。吉蒂斯和洛契越跑越快。他们两人首先到达汽车旁。

247A 伊芙琳的车旁

吉蒂斯和洛契到达时,后面的人也接着赶到。吉蒂斯拉开车门,伊芙琳跌出车来。满脸是血。伊芙琳已经死了,后脑中弹,子弹由左眼穿出来。凯瑟琳歇斯底里地狂叫。埃斯柯巴转向洛契。

埃斯柯巴:打电话报告队长。要一辆救护车。

洛契指指与吉蒂斯铐在一起的手铐。

埃斯柯巴:把它打开!统统把他们打开!

洛契把所有的手铐都打开了。

克劳斯来到尖叫的凯瑟琳前,开车门,温存地把她拉出汽车。

克劳斯:来吧,亲爱的。来……来吧……跟我一起走……闭上眼。

他用手臂搂住她,

他用手臂搂住她,遮住她的视线,把她带离汽车,后面跟着墨尔维希尔。

埃斯柯巴在观察吉蒂斯。吉蒂斯呆呆地望着伊芙琳的尸体,目瞪口呆。

吉蒂斯(喃喃私语):管得越少越好。

埃斯柯巴: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吉蒂斯没有听见。埃斯柯巴对走上前来的沃尔希和德菲示意。

埃斯柯巴:想帮你们的同事一个大忙吗?送他回家。送他回家!你们赶快把他弄走。

(对吉蒂斯)……回家吧!帮我个一个大忙,回家吧!

沃尔希和德菲各挽着吉蒂斯的一条臂膀,走开。吉蒂斯完全傻了,他没有反抗。

沃尔希:忘掉它吧,杰克,这是唐人街。

摄影机上升。可以看到聚拢来的大批人群,以及尖响着的警报器开来的警车。摄影机跟着吉蒂斯,他被德菲和沃尔搀扶着,变得越来越小。我们依然听见埃斯柯巴指挥警察清理现场和驱散人群的声音。
(完)
编剧:罗伯特·汤纳
导演:罗曼·波兰斯基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