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电影剧本 2

101 吉蒂斯沿堤岸爬下去。
吉蒂斯沿堤岸爬下去,当他在下水道附近到达河床时,一只脚陷进了齐踝深的
泥潭中,吉蒂斯拔出脚,咒骂着。
吉蒂斯继续往下游走去,他听到了泥泞地里的似乎熟悉的马蹄声。
在桥对岸就是那墨西哥小男孩,依然骑在那凹背马上。在泥潭的河岸上骑着。
他们相互对看了一会儿。
吉蒂斯(向孩子喊):会讲英语吗?……(用西班牙语问)会讲英语吗?
孩子(终于用西班牙语说):会!
吉蒂斯:几天前……你跟一个人在这里讲过话吗?━━带眼镜的━━他━━
孩子点点头。
吉蒂斯(继续讲):你们讲了些什么?我可以问吗?
两个人在地上留下了很长的影子。
孩子(隔了很长时间):水。
吉蒂斯:水的什么?
孩子:……水来的时候。
吉蒂斯:水来的时候?你怎么跟他说的?
孩子:从河的不同地点来的……每夜换一个地点。
吉蒂斯点头。马喷鼻息。孩子骑着马慢慢离去。
102 外景 河床 黄昏  吉蒂斯爬上河岸,去看看霍伦贝克桥旁的排水管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它是从好莱坞山的那个方向–日落的地方–过来的。
103 外景 吉蒂斯在车中 夜色降临
吉蒂斯驾车在好莱坞山中绕行。凭藉汽车驾驶座外的聚光灯认路,车沿着一条溢洪渠前进。
104 吉蒂斯在车中 车在行驶
沿着溢洪渠道行驶,天已经黑了。他凭藉车上的聚光灯沿着渠道前进。车拐进了一个叉路继续沿着水渠前进。
105 继续往上--车在行进
路面更窄,吉蒂斯开行更慢了。渠道里长满了植物,因此看不到底。
106 再往上去--夜
土路。到处是茂密的像树和桉树。十分安静。再转一个弯,可以瞥见下面城市的圆饼状的一片灯光。
107 主观视角 铁网连成的栅栏
把路拦住。字牌上写着:”橡树关水库。止步。闲人莫入“。
铁网的栅栏实际下连渠道也拦上了,并且伸到渠道里,因此无法沿着渠道前进。
108 吉蒂斯倒车。熄火。熄车头灯。熄聚光灯。高压电缆上部的一盏灯是唯一的照明。只听见高压电缆不祥的嗡嗡声。
吉蒂斯下车。在渠道附近爬过铁网栅栏。
109 对岸
吉蒂斯小心翼翼地穿过浓密的植物,朝第二道更大的铁网栅栏走去。从这里可以望得到上面的水库的灯光了。
突然,一声枪响。又是一声。吉蒂斯潜进溢洪渠道,渠道在这一段有四英尺深,六英尺宽。听得见有几个人在灌木丛中匆匆穿过,走近吉蒂斯,然后又走远了。吉蒂斯藏渠道内的常春藤中。
他等待着。这些人看来走远了。但是又传来另一种声音━━象是逐渐增强的回声。
吉蒂斯惘然。他抬头寻找声音的方向。
110 吉蒂斯在溢洪渠道中--夜
一股来势凶猛的水流向他冲来,把他的帽子冲掉,水流把他冲下去,把他东冲西撞,他拼命想抓住渠道中枝叶爬出去,但是水势冲卷着他,一直把他冲到铁网的栅栏处,他才被栅栏一下拦住。他几乎被挤过栅栏。
他咒骂着,被水呛得喘不过气来,他攀住铁网爬出了急流。他浑身湿透,晕头转向,慢慢地爬过栅栏,朝汽车走去。
111 在吉蒂斯的汽车旁
他在裤袋里掏汽车钥匙,往下看……丢了一只鞋。
吉蒂斯(抱怨地):算他妈的什么名牌佛洛兴皮鞋,真他妈的。
他正待跨进汽车。墨尔维希尔和另一个较小的人拦住了他。……墨尔维希尔把吉蒂斯的上衣拉下来,紧紧绑住了他的双臂。那个小个子将一把小开刀片捅进他左鼻孔有一英寸半深。
小个子(狠狠地):不许动,小猫。
112 近景 --吉蒂斯
动弹不得,小刀插进他的鼻孔,头顶上的街灯照得刀片闪闪发光。
小个子:你的鼻子伸得太长了。伸长到了别人的事情中去了,小猫……你知道,
长鼻子的人会碰到什么事吗?
那个小个妇在说这话的时候,似乎狂怒得全身都颤抖了。吉蒂斯一动也不动。
小个子:(继续说):要知道吗?不肯?好吧,告诉你!他们丢了鼻子。
嗖的一下,小个子把刀往回一抽,将吉蒂斯的左鼻孔划开了约一英寸的口子。
吉蒂斯尖叫。血往下直淌到衬衣和外衣上。
吉蒂斯本能地弯下身子,以免血淌到他衣服上。
墨尔维希尔和那个小个子盯着他。
小个子:小猫,下回你的整个鼻子就会全没了。我把它切了喂我的金鱼。懂吗?
墨尔维希尔:回答他,你懂,吉蒂斯。
113 外景 橡树关水库 夜
吉蒂斯现在已经趴倒在地。
吉蒂斯(嗫嚅着):……我懂……
趴在地上的吉蒂斯可以看到虐待他的那个人的棕白相间的皮鞋……还稍微溅着一些血迹。
114 皮鞋慢慢举起,轻轻地将吉蒂斯踢翻在地。
然后脚步声远去。吉蒂斯气喘吁吁。
115 内景 吉蒂斯的办公室--吉蒂斯
吉蒂斯坐在办公桌旁,背对镜头,一动也不动。德菲坐在那里双眼无神,沃尔希在办公室内不安地踱着。
电话铃响。苏菲在外间按蜂鸣器。
吉蒂斯(按下对话器):什么事,苏菲?
苏菲的声音:一位叫塞兴丝的小姐来的电话!
吉蒂斯:谁?
苏菲:爱达·塞兴丝。
吉蒂斯:不认识她━━记下电话号码吧。
116 新角度--揭示出
吉蒂斯鼻子上横贴着纱布和胶布。
沃尔希:有一个建筑商想承包建坝的工程,他受了贿。那又怎么的?
吉蒂斯慢慢转向沃尔希。轻轻拍着自己的鼻子。
沃尔希(继续说下去):你休想搞墨尔维希尔!他们会说是你擅自闯入!
吉蒂斯:我不想搞墨尔维希尔。我要搞那些搞贿赂的大头。
德菲:搞出来又怎么样?
吉蒂斯:狠狠地告他一状。
沃尔希:当然……你们怎么啦,伙计?向前看嘛!搞出来,告他们,我们会大获全胜。(眉飞色舞)我们一星期可以两次上契生大饭店吃饭。我们就可以一世受用不尽。
沃尔希:你要靠发的那种人,一定是同判案法官一道吃饭的。
吉蒂斯显得烦躁。电话铃又响。
苏菲的声音:还是爱达·塞兴丝小姐。她说她认识你。
吉蒂斯:好吧!
117 吉蒂斯拿起电话筒。他向两人眨眨眼。
吉蒂斯:塞兴丝小姐,您好。我不认为我们有幸相识。
爱达的声音:……有过的,我们有过的……您是一个人吗,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向两人挤眉弄眼):谁又不是呢?我能为您效劳吗?爱兴丝小姐?
沃尔希立刻开始跟德菲讲伯尔特海军上将的故事。
爱达的声音:好吧,吉蒂斯先生,我是一个女职员……我那次不是代表我自己来的。
吉蒂斯:━━您什么时候来过?
爱达的声音:我就是冒充墨尔雷太太的那个人,记得吗?
118 沃尔希刚把笑话讲完,两人捧腹大笑。吉蒂斯放下正在翻阅的信。捂住话筒。
吉蒂斯(向两人):闭上臭嘴!(又同爱达说话)……是的,我记得……没有什么,塞兴丝小姐,只是跟我的助手交代一两句话……您刚才说?
爱达的声音:……噢,我从来没想到墨尔雷先生会发生这种事,问题在于,如果将来有事,我希望有人知道,我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吉蒂斯:我明白……如果您能告诉我是谁雇佣您的,塞兴丝小姐,这对我们两人都有利……
爱达的声音:不行……
吉蒂斯:……干嘛不告诉我您的地址?我们可以谈一下。
蒂斯先生……您只要看一下今天《时代报》的讣告栏就行了……
吉蒂斯:讣告栏?
爱达:您会找到这些人中的一个……
吉蒂斯:“这些人”?塞兴丝小姐……
她挂上了电话。吉蒂斯朝那两个人看看。
119 (取消)
吉蒂斯(按下对话器):什么事,苏菲?
苏菲的声音:一位叫塞兴丝的小姐来的电话!
吉蒂斯:谁?
苏菲:爱达·塞兴丝。
吉蒂斯:不认识她━━记下电话号码吧。
120 内景 布朗·德尔贝  报纸近景
吉蒂斯坐在那里,他在翻阅报纸。直到翻到讣告栏,扫了一眼,抬头看━━突然撕下这一栏,藏入口袋。
当他将报纸折拢时,我们可以看见头版头条新闻:市议会通过水利债务提案。一千万元工程将由公众最后投票决定。
吉蒂斯忙碌时,墨尔雷太太已来到桌子旁。
吉蒂斯急忙起身,表示请墨尔雷太太坐下。
121 伊芙琳近景
吉蒂斯看着伊芙琳·墨尔雷慢慢脱下手套,她穿着一套暗灰色轧别丁服装,素净但裁剪精致。
吉蒂斯:感谢您赏光……要酒吗?
待者出现。伊芙琳看看吉蒂斯的鼻子。
伊芙琳:冰镇果子酒罢……请加酸橙,不要柠檬。
伊芙琳眼睛往下,抚平她的手套。她重新抬起头来,期待地注视着吉蒂斯。
吉蒂斯取出一只撕开的信封。可以看到信封角上用精致的花体写着ECM缩写字母。
吉蒂斯:我收到了您邮来的支票。
伊芙琳:对的,我说过我非常感激。
吉蒂斯用手指玩弄着信封,咳了一下。
吉蒂斯:墨尔雷太太,恐怕这不行。
伊芙琳(有些尴尬):那你要多少?
吉蒂斯:别说这个。钱够多的了,您很慷慨,可是您在这件事情上骗了我。
伊芙琳(冷冷地):是吗?
吉蒂斯:我看是的。除了您丈夫的死,还有别的事情使您烦恼,可是没到那个程度。
伊芙琳:吉蒂斯先生……(冷冷地)我的感情不需要你来说。
酒来了。待者把酒放下。
吉蒂斯:对不起。可是,您告了我,您丈夫死后,您像烫了手似地撤销了起诉,比鸭子放屁还快……请原谅。然后,您又让我向警察撒谎。
伊芙琳:算不上是撒谎。
吉蒂斯:……如果您丈夫是被杀的,那就是。(示意支票)……这看上去就像是您用钱封我的口。
伊芙琳:可是不是被杀的。
吉蒂斯微笑。
吉蒂斯:我认为您是在隐瞒着什么,墨尔雷太太。
122 伊芙琳不动声色。
伊芙琳:……好罢,我大概是……事实上我知道他有外遇。
吉蒂斯:您是怎么发现的?
伊芙琳:我丈夫。
吉蒂斯:他告诉您的?
伊芙琳点点头。
吉蒂斯(继续说):……这没使您有一点烦恼吗?
伊芙琳:……我感谢他。
伊芙琳第一次显出了窘态。
吉蒂斯:该解释一下,墨尔雷太太。
伊芙琳:……为什么?
吉蒂斯(闪现出恼火):听我说,我办婚姻纠纷,这是我的专业。老婆发现丈夫欺骗了她,还跟我说她很高兴,这跟我的经验不对头。
吉蒂斯意味深长地注意着伊芙琳。
伊芙琳:除非怎样?
吉蒂斯(直盯着她看):她在骗他。
伊芙琳不作答。
吉蒂斯:……您是吗?
123 伊芙琳明显地动怒了,但克制住了自己。
伊芙琳:我不喜欢“欺骗”这个词。
吉蒂斯:您有过情夫没有?
伊芙琳(眼光闪了几闪)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他知道吗?
伊芙琳(几乎要爆炸了):我不会在跟人睡觉后奔回家去告诉他,如果你指的是这个。
这使吉蒂斯收敛了一些。伊芙琳还是有一些恼火。
伊芙琳(又接下去说,语气平静了一些):……还有什么要问吗?
吉蒂斯:您丈夫死的时候您在哪儿?
伊芙琳:……说不上来。
吉蒂斯:您是说您不知道您在哪儿?
伊芙琳:我是说我不能告诉你。
吉蒂斯:……您也在跟别人幽会。
124 伊芙琳正视着他,她没有否认。
吉蒂斯:……很长了吗?
伊芙琳:我同任何人都不长,吉蒂斯先生。那时我很难。我想现在关于我,你需要知道的都知道了吧。我不想再谈这些事,过去和现在的。还有什么吗?
吉蒂斯点头。
吉蒂斯:啊,对了。顺便问一下,那个C代表什么?
他一直在玩弄着那只信封。
伊芙琳(有一些口吃): K─·克劳斯。
吉蒂斯:您娘家的姓?
伊芙琳:是……怎么啦?
吉蒂斯:没有什么原因。
伊芙琳转向吉蒂斯。
伊芙琳:你一定有原因的。
吉蒂斯(耸耸肩):没有。我就是喜欢打听。
伊芙琳:似乎你提任何问题都有一定的原因的。
吉蒂斯:不,这个问题没有。
伊芙琳:我不相信。
吉蒂斯突然对伊芙琳有所要求地。
吉蒂斯(靠近她):帮我一个忙。坐着不要动,装作对我送秋波。
伊芙琳不由得退缩。
吉蒂斯(接着说):……这儿有人……跟我谈话……随便谈些什么。说些话,好象我们很亲密。
125 伊芙琳勉强地让吉蒂斯向她靠近些,并且让他的手悬在他们两张脸之间。
伊芙琳(意指他的鼻子):怎么会搞成这样的?
吉蒂斯(轻声地):本来想跟你谈那桩事的。
伊芙琳(轻声地):也许是把你的鼻子伸进别人的事里去了吧?
吉蒂斯(轻声地):更象是别人把他们的事放进我的鼻子里。
伊芙琳真的笑了一下。
一个女人的声音:你这狗娘养的。
吉蒂斯抬头,突然一笑。
吉蒂斯:麦契夫人。你好!
麦契夫人摇摇晃晃地站在桌旁,她是一个丰满的女人,一只手拿着一杯威士忌,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大钱包,眼神里带着威胁。
麦契夫人:别来这一套,你这狗娘养的。
吉蒂斯:好吧!
吉蒂斯转身向伊芙琳。
伊芙琳(温柔地):又一个满意的雇主?
吉蒂斯:又一个满意的雇主的老婆!
麦契夫人:瞧着我,你这狗娘养的。你……你这杂种。你高兴了,你现在高兴了吧!
126 她想用她的钱包扫她。吉蒂斯用手护住自己。侍者们赶过来。
麦契夫人:……你这臭狗娘养的。我丈夫心烦意乱,整夜出汗!你倒说说我好受吗……
吉蒂斯:盗汗?
麦契夫人用皮包朝吉蒂斯扫了又扫。她打中了他的鼻子。打痛了他。他捂住鼻子。然后从桌下伸出腿来一扫,狠狠地踢在麦契夫人的腿肚子上。麦契夫人把皮包也扔了,酒也洒了,一手捂着腿肚子,单腿在地上蹦着。侍者原来是要拦住她。现在要想法扶住她,以免摔倒。
吉蒂斯:趁她还没拣皮包,我们快走吧!
他们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伊芙琳:真厉害!是吗?
吉蒂斯看她。发现她是在说笑话,于是点点头。
127 停车场外--黄昏
吉蒂斯的汽车由停车场管理员开了过来。管理员为伊芙琳打开后座车门。
伊芙琳:不。我自己的车。那辆奶油色的派克牌。
吉蒂斯(对着那个管理员,他正准备乖乖地去取她的车):等一下,小家伙。(对伊芙琳)我看您最好跟我一起走。
伊芙琳:干嘛?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对管理员)请把我的车开来。
管理员又向那车走去。吉蒂斯倚在开着的车门上,又面向伊芙琳。他说话时平心静气,但又十分坦率。
吉蒂斯:好的,回家去吧。但是万一您对您的丈夫是被人谋杀的这件事感兴趣的话,……据说我们这儿是一个旱年,可有人却把成吨成吨的淡水从水库里放掉,你丈夫发现了,于是被人杀了……验尸所里还有一具泡胀了的醉汉的尸体──失误杀人,如果有人想追究的话,可也没人想追究,看来这个城里一半以上的人都想把这桩事掩盖起来,我当然毫无意见。可是,墨尔雷太太……(现在一步一步离开她)……我他妈的几乎丢掉了我的鼻子!我喜欢开了天窗,呼吸起来可以爽快些!我还是认为您在瞒着什么事。
伊芙琳靠在车门上,稳住自己。她长时间地盯着吉蒂斯。吉蒂斯缓慢地把车门关中。
伊芙琳: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驾车开上威尔夏大道,伊芙琳望着他远去。
128 内景 水电部--墨尔雷的办公室门口
门上写着“总工程师霍利斯·墨尔雷”。
吉蒂斯进门,走向女秘书。她抬起头来。她认得吉蒂斯,并且对他不表示欢迎。
吉蒂斯:J.J.吉蒂斯要见易尔勃顿先生。
女秘书立即站起来,走进里面的办公室。
吉蒂斯转过身来在办公室里踱步。他看见墙上展出的“水电部的历史──早年”的一套照片。他在一张照片前停下,看一到一个人拄着一根他以前看到过的藤拐杖──这人站在高山上的一个隘口。说明上写着:“诺亚·克劳斯──1905年。”克劳斯非常漂亮。
吉蒂斯立即取出那只装支票的信封。他察看信封角。他把拇指按在C字下面。然后又看照片。女秘书从里面走出来。
女秘书:易尔勃顿先生没空儿,要忙一阵子。
吉蒂斯:反正我是中午休息时间。我等吧!
女秘书:他可能给事务拖住,不知什么时候有空儿。
吉蒂斯:我午饭吃得很长,有时候要吃一整天。
吉蒂斯拿出烟盒,请女秘书抽。她谢绝了。吉蒂斯点了一支烟。哼起“你今晚的模样”的曲子。沿墙踱着,观看墙上的照片。
129 内景 墨尔雷的办公室
他看到多年前墨尔雷和诺亚·克劳斯合影的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写着“霍利斯·墨尔雷与诺亚·克劳斯,导水管铺设到圣·苏萨娜隘口──1912年”。吉蒂斯边哼着边走向女秘书。
吉蒂斯:诺亚·克劳斯在水电部工作过?
女秘书(抬眼看他):是的。不是。
吉蒂斯(哼哼着,然后):到底是,还是不是?
女秘书:他是老板。
吉蒂斯对此着实吃惊。
吉蒂斯:水电部曾经是他的财产?
女秘书:是的。
吉蒂斯:整个城市的淡水供应系统是他的财产?
女秘书:是的。
吉蒂斯(当真惊奇地):那么,他们是怎么从他手中弄出来的?
女秘书(叹了一口气,然后):墨尔雷先生认为水应该属于大众。你读读那些照片说明……
吉蒂斯(往回瞥了一眼,哼哼着,然后):墨尔雷先生?你刚才不是讲克劳斯先生是老板吗?
女秘书:──墨尔雷先生也是。
吉蒂斯:他们是合伙人?
女秘(不耐烦地)是的,是的,是合伙人。
女秘书站起来,厌烦了,向易尔勃顿的办公室走去。吉蒂斯又去看照片。他听到刮东西的声音,明显地就在大门外。他快步走向门口,犹豫了一下──迅速地打开门。工人们在门外,正在刮去门上的墨尔雷的名字──他们有些惊奇地抬起头来望着吉蒂斯。
女秘书从里面出来,看见一个工人。
女秘书(对吉蒂斯):易尔勃顿先生现在可以见你了。
吉蒂斯庄严地点点头,向易尔勃顿的办公室走去。
130 内景 水电部──易尔勃顿和吉蒂斯
易尔勃顿的态度与以前有着微妙而又明显的不同。现在他已经是水电部的部长了。
易尔勃顿:吉蒂斯先生,对不起,让您久等了。这些工作会议嘛──没完没了的──
吉蒂斯:对──在这种情况之下接管,一定特别难。
易尔勃顿:啊,对了。霍利斯是这个城市最好的水电部长。天哪!你的鼻子怎么搞的?
吉蒂斯(微笑着):刮胡子刮的。
易尔勃顿:你应该小心一点儿。一定很痛。
吉蒂斯:只有在呼吸的时候痛。
易尔勃顿(哈哈笑):只有在呼吸的时候痛……难道您还在为墨尔雷太太工作?
吉蒂斯:我从来没有为她工作过。
易尔勃顿(停止微笑):我不懂。
吉蒂斯:说实在的,我也不懂。可是,您雇佣了我──或者说,您雇了那个贱货来雇佣我。
易尔勃顿:吉蒂斯先生,您是在胡扯。
吉蒂斯:好吧!可以这样来看问题,易尔勃顿先生。墨尔雷先生不想造水坝──他的威信使水坝工程难以开展,所以你打算毁掉他的威信。然后,他又发现你每晚在放水──然后,他──就淹死了。
易尔勃顿:吉蒂斯先生,您这种指控荒谬透顶。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吉蒂斯:那么,《时代报》的怀蒂·梅尔霍兹会懂得的。在干旱时期,把数千加仑的淡水放入排水管──这是新闻。
131 吉蒂斯向门口走去。易尔勃顿和吉蒂斯
易尔勃顿:等一下──请坐,吉蒂斯先生。我们……嗯,我们不急于发布这种消息,不过我们确实分了一小部分淡水去灌溉西北山谷的梨树和胡桃树。你知道,那里的农民们没有法定权利享用我们的淡水,所以在旱情出现后,我们断了他们的水──当然,首先是城市。可是,我们还是想帮助其中一些人,免得他们遭灾。在分流时,当然总免不了要跑一点水。
吉蒂斯:是吗,跑一点水?那些果园在哪儿?
易尔勃顿:刚才说了,在西北山谷。
吉蒂斯:还不如说是在亚利桑那州。
易尔勃顿:吉蒂斯先生,我的外勤人员不在,所以没法给您准确的地点……
吉蒂斯点点头。
吉蒂斯:您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对吗?
易尔勃顿:对……
吉蒂斯:工作勤奋,有妻子,有孩子……
易尔勃顿:对……
吉蒂斯:我不想跟您过不去–我只想知道您的幕后人是谁?我给您几天思考的时间– (递给他一张名片)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帮忙。谁知道呢? 可能我们可以把这些事推在几个大头儿身上。你还可以再当二十年的水电部长。
吉蒂斯笑着离去–易尔勃顿毫无笑容。
132 内景 吉蒂斯的办公室
吉蒂斯进来,将帽子扔在苏菲的桌子上。
苏菲想告诉他一些事情。但吉蒂斯径直走直他的办公室。
133 伊芙琳·墨尔雷
坐着,在抽烟。吉蒂斯进屋时,伊芙琳抬起头来。
伊芙琳:你的一般工资是多少?
吉蒂斯向办公桌走去,看到伊芙琳后,也几乎没有放慢步伐。
吉蒂斯:我每天的工资是三十五块钱,两个助手每人二十块……再加上开支,再加上我的酬劳,如果做出成绩的话。
吉蒂斯现在已经坐下。伊芙琳脸色苍白,精神上受到震动。
伊芙琳:不管是谁策划谋害了我丈夫,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吉蒂斯:──钱呗!他们为什么要把水库搞干才能弄到钱,这我还没有搞清楚。
伊芙琳:我负担你的工资,如果你弄清楚霍利斯的死因和这事有牵扯,我再付你五千元。
吉蒂斯按铃叫苏菲。
吉蒂斯:苏菲,给墨尔雷太太填一张表格。(他往后靠在椅背上,对伊芙琳说话)请问,您是在您父亲和墨尔雷卖掉水电部之前,还是之后结婚的?
伊芙琳听到这个问题,几乎跳了起来。
吉蒂斯(继续讲下去):您父亲是诺亚·克劳斯,对吗?
伊芙琳:对的,当然对……是之后隔了很长时间。他们卖掉的时候,我刚小学毕业。
吉蒂斯:──这么说,您嫁给了您爸爸的合伙人!
伊芙琳点头,又点了一支烟。
吉蒂斯(继续往下讲,盯着她,指着烟灰缸):您不是已经点燃了支在抽吗?墨尔雷太太!
伊芙琳:–噢。
134 她立刻掐灭了一支。
吉蒂斯:我问起您父亲,您是不是觉得恼火?
伊芙琳:不……呃,有一点儿。你知道吗,霍利斯跟我父……我父亲闹翻了……
吉蒂斯:为了水电部的事──还是为了您?
伊芙琳(很快地):不是为了我。为什么要为了我?
吉蒂斯(注意到她的紧张):──那么,是为了水电部的事。
伊芙琳:也不完全是。可是,我是说,是的。也是也不是。霍利斯认为水应该归大众,可我认为──我父亲并不这么想。实际上,是为了范·德·里普水坝,那个倒塌的水坝。
吉蒂斯:──是吗?
伊芙琳:是的。为了这事他永远不能原谅父亲。
吉蒂斯:不能原谅他什么?
伊芙琳:为了让他同意去造那个水坝,他永远原谅不了我父亲……他们到今天都不说话。
吉蒂斯(有些意外):肯定是为了这个吗?
伊芙琳:当然肯定。
吉蒂斯:您怎么样?–您跟您父亲能相处吗?
135 苏菲拿着表格进来,伊芙琳正想回答,被她打断了。
吉蒂斯把两份表格摊开放到伊芙琳面前的咖啡桌上。
吉蒂斯:在这里签名……一份您留着。
伊芙琳签名。她再抬头看时,发现吉蒂斯紧盯着她。
伊芙琳:你在想什么?
吉蒂斯(拿起一份,折好,放入口袋):在这以前──我拧开水龙头,出来的水一会儿热,一会儿冷,那时我没想到这里有问题。
136 内景 水上飞机
发动机使那小小的机舱在震动。吉蒂斯挤过八座位机舱的过道,座位上坐的全是一些中年人,
他们身穿旧衣服,带着鱼具,吉蒂斯被一根鱼杆戳了一下,──他只得往前走。
一个老年人跟他说了些什么。
吉蒂斯(压过发动机声):什么?
老人:你只能去跟驾驶员一起坐了。
吉蒂斯驾驶舱走去。驾驶员抬头看──点头示意他坐下。他先把摆在那个座位上咬了一半的奶酪三明治拿掉。
137 外景 港口--水上飞机
水上飞机从斜坡上滑行到海里。然后,在一瞬间,它掀起了一阵白色泡沫,起飞了。
138 内景 机舱
下面的小岛在驾驶员和吉蒂斯面前一点点增大着。
驾驶员向吉蒂斯望望──吉蒂斯象平时一样衣冠楚楚──与机上的其他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驾驶员(盖过发动机声):你是去钓鱼的罗?
吉蒂斯:不完全是。
吉蒂斯(眨眨眼):可你跟老婆说是去钓鱼的──
驾驶员纵声大笑,吉蒂斯有礼貌地笑着。
驾驶员:──很多人都这么干。跟老婆说去钓鱼,其实是到小岛上跟一个滥女人鬼混……她漂亮吗?
吉蒂斯(突然地):我是去找一个叫诺亚·克劳斯的人。──你听到过这个人吗?
驾驶员:是那个天主教教皇吗?……你是什么人,先生?……我这样问是因为他不随便见人。
吉蒂斯:是他女儿派我来的。
驾驶员(惊奇地):是吗?……她过去挺漂亮的。
吉蒂斯:现在也不是老太婆。
驾驶员:现在大概三十三、四了吧?
吉蒂斯:你大概说的是另一个女儿──
驾驶员:不,他只有一个,我记得她的岁数,她出走时我在报上读到过。
吉蒂斯:她出走过?
驾驶员:当然,那时是一桩新闻──诺亚·克劳斯的女儿。全能的上帝啊。这小妞可真野!
139 他斜眼瞟了吉蒂斯一眼,耽心自己话说得太多了。
驾驶员(接着说):当然,她还是成了家,过得还不错。
吉蒂斯(稍稍一笑):是啊,什么事都是预料不到的,对吗?
驾驶员:那当然!
吉蒂斯:她为什么要出走?
驾驶员:噢,你知道–她那时不过十六、十七岁。
吉蒂斯(用肘推他):我们错过了最好的时机,是吗?朋友。
两人近乎粗野地笑了起来。
驾驶员:她出走到墨西哥……谣传说她肚子给人搞大了,还不知道父亲是谁……她去墨西哥打掉它的。
吉蒂斯:真的吗?
驾驶员:克劳斯到处找她……出赏金,什么都行,真替他遗憾,那么有钱。
140 阿伯考俱乐部 白天
在海湾区,一座蓝白相间的悦目而并不剌眼的木板房正对着港口。水上飞机降落。一艘摩托艇,挂着一面绣有一条鱼的三角旗,掉头向水上飞机驶来。
141 外景 蜿蜓的道路 德·克劳斯牧场
吉蒂斯驾了一辆旅行轿车,驶过“德·克劳斯牧场”的标记牌,在字体下面画了个十字架。
牧场只有一部分是在岛上的一个山谷里–旅行车一路开来, 我们可以看出这几乎是一个小型的加利福尼亚州,既有沙漠,又有山脉和峡谷,峡谷的绝壁面向大海。旅行轿车在围成一圈的牧场工人旁边停了下来。这群人散开,只剩下诺亚·克劳斯
在那里,他拄着藤拐杖,虽然瘦削,但依然清秀,穿着粗麻布衬衫和工装裤。说话的时候, 他那张坚毅的脸显得生气勃勃,但不说话的时候,却显得很消沉。
142 外景 溜马的小径上 吉蒂斯和克劳斯朝正屋走去–一幢典型的蒙特莱式的建筑。一匹由一个牧场工人牵着走的套着笼头的马放慢了脚步,在吉蒂斯和克劳斯走的那条路的中央拉屎。
吉蒂斯没有注意到。
克劳斯:马粪。
吉蒂斯停下来,但是没听准那句话。
克劳斯:你说什么?先生?
吉蒂斯:我说马粪。(指着)马粪。
克劳斯:是的,先生,看来象是一堆马粪──我看是的。
143 走到马粪堆前。克劳斯停下来。他脱下帽子,扇着。深深地吸气。
克劳斯:我喜欢这个味儿。很多人都喜欢,但是当然都不承认。看它那模样。
吉蒂斯出于礼貌,向下瞥了一眼。
克劳斯(接着讲,微笑着,几乎是欣赏地):永远是一个模样。
克劳斯往前走。吉蒂斯跟在后面。
吉蒂斯(追根究底地):永远?
克劳斯:什么?噢,几乎完全一样。对的,除非马有病。(停步,回头望了一眼。)──那冒出来的热气,就像晨雾──那就是生活,吉蒂斯先生。生活。
两人继续往前走。
克劳斯(继续说):对马粪的偏好似乎是一个怪癖,可是我请你记住──从某种意义来说,
我终生就是同这个玩意儿打交道。我们一起吃早饭吧!
144 外景 庭园中阳台 吉蒂斯和克劳斯在吃早餐。
阳台前方是马圈。几个马倌各自牵着一匹阿拉伯马在骝马,有时让它们奔跑,有时特地让它们踢腿。那些马匹使克劳斯时时地出神。 一个衣着整齐的墨西哥管家关上正菜–烤鱼。
克劳斯:你知道吗?你的名气很臭,吉蒂斯先生。我喜欢这样。
吉蒂斯(半信半疑地):谢谢。
克劳斯:–如果你是银行董事长,那是另外一回事–可是,就你干的那一行,那是令人钦佩的,并
且是很好的广告。
吉蒂斯:这没坏处。
克劳斯:所以你吸引一个象我女儿那样的顾主。
吉蒂斯:也许是吧。
克劳斯:不过,我奇怪你现在还受她雇佣──除非她突然又有了一个丈夫。
吉蒂斯:不–她恰巧认为她原来的丈夫是被谋杀的。
看得出克劳斯很惊讶。
克劳斯:也怎么会这样想的?
吉蒂斯:大概是我让她这样想的。
克劳斯点头。
克劳斯:是这样–噢,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相信这道菜是应该带脑袋的。
145 吉蒂斯低头看了一眼鱼。胶状的鱼眼在煮熟以后变得呆滞了。
吉蒂斯:──很好嘛,只要你请人吃小鸡时不这样就行了。
克劳斯(大笑):那么──警察局怎么说?
吉蒂斯:他们说是意外事件。
克劳斯:谁主管这桩案子。
吉蒂斯:陆·埃斯柯巴。–他是一个警官。
克劳斯:你认识他吗?
吉蒂斯:噢,认识的。
克劳斯:是哪儿出身?
吉蒂斯:──我们在唐人街共过事。
克劳斯:你认为他是一个能干的人?
吉蒂斯:非常能干。
克劳斯:人正派吗?
吉蒂斯:–尽可能的–当然,他也得在跟我们一样的水里游泳。
克劳斯:当然,–不过,你不认为他把这桩案子办砸了吧?
吉蒂斯:不。
克劳斯:那太糟了。
吉蒂斯:太糟?
克劳斯:我很担心,吉蒂斯先生。我觉得你是要害我女儿──当然我是指经济方面。你开价多少?
吉蒂斯(谨慎地):一般的价钱。–但如果办出成绩,另有一笔酬劳。
克劳斯:你跟她睡过吗?说说没有关系,吉蒂斯先生──这种事儿做过就可以忘掉的,对吗?
吉蒂斯笑起来。
吉蒂斯:如果你想知道答案……我可以派我的人去调查。再见,克劳斯先生。
克劳斯:吉蒂斯先生!你现在是和一个刚失去丈夫而苦恼的妇女打交道,我不愿意有人乘虚而入。请坐下!
吉蒂斯:为什么?
克劳斯:–你可能认为你知道自己是在和什么事情打交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并不知道。
146 这句话使吉蒂斯停了下来,看来他对此感到有意思。
克劳斯:怎么,你看这事奇怪吗?
吉蒂斯:唐人街的地方检查官经常这样提醒我,唐人街就是这样的。
克劳斯:他说得对吗?
吉蒂斯耸耸肩。
克劳斯(接着说):……我倒要听听你对我了解些什么!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主要是,你有钱,并且很受人尊敬,所以你不让你的名字上报。
克劳斯(嗫嚅地):当然我是受人尊敬的,因为我老了。政治家、丑恶的建筑家、甚至妓女,
活到足够的年龄,都会受人尊敬的。不管你的费用是多少,我加倍给你……如果你能找到霍利斯的女友,我再付你一万美元。
吉蒂斯:他的女朋友。
克劳斯:对的,他的女朋友。
吉蒂斯:──对。
克劳斯:你不觉得奇怪吗?
吉蒂斯:不。她大概吓得要命。
克劳斯:跟她谈谈有用吗?
吉蒂斯:可能。
克劳斯:如果墨尔雷是被谋杀的,她可能是最后见到他的人之一。
吉蒂斯:你同墨尔雷太太不大见面吧?
克劳斯:──不大见面──
吉蒂斯:──最后一次是在什么时候?
147 克劳斯正要回答,
传来了墨西哥流浪乐队的声音。接着从一百码外的断壁后边走出来一些人。他们都打扮得象西班牙贵族骑士,乱七八糟地随着音乐走过。
克劳斯:警长的宝贝民团……这帮傻蛋每人愿花五千美元来支持警长再次竞选。我同意他们在这里排练。
吉蒂斯:–是吗?你记得你最后一次和墨尔雷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克劳斯摇摇头。
克劳斯:──象我这样年龄的人,爱忘事……
吉蒂斯:好吧,大概是在五天前。你们是在匹格和费瑟尔饭店门前──你们争吵得很凶。
克劳斯着实有点惊讶地看着吉蒂斯。
吉蒂斯(接着说):我办公室内有你们的照片──也许能邦助你的回忆。你们在争吵什么?
克劳斯(停了很久后):我的女儿。
吉蒂斯:关于什么事?
克劳斯:──你去把那个姑娘找到,吉蒂斯先生。我看她是吓坏了,而我恰巧知道霍利斯很喜欢她。我愿意帮助她,如果可能。
148 克劳斯狠狠地看着吉蒂斯。
克劳斯:霍利斯·墨尔雷造就了这个城市……他还造就了我的事业……我们之间的关系要比伊芙琳了解的密切得多。
吉蒂斯:──如果你要雇佣我,我还是要知道你跟墨尔雷争吵的是什么?
克劳斯(痛苦地):好吧……她是一个妒忌心特重的女人。我不愿意她知道这个姑娘。
吉蒂斯:你怎么知道的?
克劳斯:我脑子里还有那么几根弦的,吉蒂斯先生……我在城里还是有那么几个朋友的。
吉蒂斯:好吧–我的秘书会送合同来的。我想问一下–你是否为这个姑娘担心?或是担心伊芙琳会拿她怎么样?
克劳斯:你只管找到那个姑娘就是了。
吉蒂斯:–我会去办的–我首先要去了解一下梨树林的事。
克劳斯:梨树林?
吉蒂斯:我会跟你联系的,克劳斯先生。
149 内景 档案馆--白天
档案馆内又暗又静,只听到呼呼的风扇声。吉蒂斯向一工作人员的办公桌走来。
吉蒂斯:我找不到了──请问,西北谷的分册地图在哪儿?
工作人员稍稍睁大了他那双惺松眼睛。
工作人员:一部分属范杜拉县。我们馆里没有范杜拉县的资料。
这是一句不老实的回答。吉蒂斯笑笑。
吉蒂斯:我只要看洛杉矶县的那部分。
工作人员(对他端详):第十二排,C段。
工作人员立即转过身去。吉蒂斯向他背部注视了片刻,然后向书架走去。
150 透过书架
吉蒂斯看到那个工作人员转身同另一个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第二个工作人员打电话。吉蒂斯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迅速把注意力转向书架。他将西北谷的那册地图抬了下来。打开。篇幅浩繁,够他找的。细小的印刷体使他眯缝起眼睛来。
插页。
翻到一页插图。插图上分别有“分区详图”、“界石四至”等名称,而名称下对边界的说明又长又复杂,例如“ 6,000 步至西斜河,再由西斜河7,000步至琳达沟”等。这些说明都已经陈旧并且褪了色……然而,在“业主”栏内,则有不少新找印上去的姓名──粘贴在老的业主的姓名之上。
151 吉蒂斯将那本大册子搬到那个工作人员的办公桌上。
吉蒂斯(对工作人员):喂……呃……小伙子。
152 工作人员一下子转过身来。
吉蒂斯:地图册里怎么会贴上那些新姓名?
工作人员:土地户头转让买卖总是在一星期内就登记上去的。
吉蒂斯显得有些吃惊。
吉蒂斯:那么,这些都是新户主罗?
工作人员:……对的。
吉蒂斯(惊讶地):那就是说,山谷区的大部分土地都是在最近几个月里卖出去的。
工作人员:如果图上是这么标的话。
吉蒂斯:我借一册出去,可以吗?
工作人员(平静而狡猾地):这几是档案馆,不是借阅图书馆!
吉蒂斯:好吧,那么……借一把尺怎么样?
工作人员:尺?
吉蒂斯:字太小。我忘了带眼镜。用尺读起来方便一些。
那个被惹恼的工作人员东寻西找后,啪的一声把尺往桌子上一扔。吉蒂斯拿着尺走回书架。打开地图。把坚着而不是横放在上面。
153 (取消)
154 西北山谷区地籍图的插入镜头
他把尺放在“业主”栏的边上,眼盯着工作人员……然后迅速地撕页。扯下两对宽纸条,上面有业主姓名和地域四至。(撕的时候,他故意地抽抽鼻子或咳嗽──以便盖住撕纸的声音。)
155 外景 吉蒂斯驾车 白天
行驶在一条又热又干、沙土飞扬的窄路上,周围是枯萎的小树林。
他经过一幢破败的住屋,旁边是一个荒芜的果园。在快倒塌的谷仓上有“出售” 字样。吉蒂斯停车……将姓名同档案局的地藉图核查了一下
156 更多的老旧的灰泥建筑物,和颗枯萎的胡椒树。吉蒂斯在这个荒芜的十字路口停下来,一家药房门前写着“出售”字样。吉蒂斯向画面外张望。
前面干旱的田地上空一股盘旋的紫烟进入画面。吉蒂斯往那个方向前进。
157 (取消)
158 吉蒂斯在田地边上停下车来。大约二十码外,一个人蹲在一具古怪的机器上,手拿着机器上的一个盖子……紫色的烟雾向外冒。
几个孩子在看着他干活。
吉蒂斯(对着孩子中的一个):嗨,小朋友,他在干什么?
孩子:造点雨。
吉蒂斯点点头,向那人走去,那人正在忙碌地仔细拨弄着那台复杂的机器,他意识到吉蒂斯在望着他。
造雨人朝下瞥了吉蒂斯一眼,吉蒂斯象往常那样穿得整整齐齐。
吉蒂斯:我和我的合伙人想在这儿买地……当然,我们有些担心下雨的问题!
造雨人从机器上下来。
造雨人:我的活儿不会有问题。
吉蒂斯:那好!(向四周荒芜的田地望了望)你有什么参考数据?
159 造雨人和吉蒂斯
造雨从:拉·哈勃拉斯地域……两天内下了十六英寸的雨,灌满了八十万加仑的一个水库。
吉蒂斯(点头):那妙!不过这儿怎么样?(从口袋里掏出名单)曾经为罗伯特·诺克斯、爱玛·迪尔、克莱伦斯·史比尔、玛利安·派逊斯或者贾斯泼·拉马尔·克莱伯等人干过活儿吗?
造雨人:听都没有听说过……新业主吗?
吉蒂斯:──是的。
造雨人(又爬上机器):近来土地转让挺多的。如果他们要保住土地,那么叫他们来找我!吉蒂斯:
160 吉蒂斯驾着车
车子盖上了一层沙土。他来到土路上的一条叉路口。有两只信箱。
他拐进一条叉路,慢慢上坡。逐渐可以看到一排果树的青翠的顶端,越来越多的一排排的梨树和胡桃树入画,都长着茂密的绿叶。 远处一些建筑物都刷得雪白。整理得舒舒整整。边通往住宅的车道旁的路标石头也刷得雪白。远处可以看到一只高大的木制储水桶。
吉蒂斯开进一扇大门。大门上写着“不得入内”、“闲人莫入──私人财产”等整整齐齐的字样。
吉蒂斯驾车继续驶往果树林。
161 吉蒂斯
在路上停下车来,两边是成片的果园,他把调速杆放在空档上。注视着果树。同以前看到的形成强烈的对照,──这些果树青葱美丽,树枝沉得微风几乎吹不动。
然后一声枪响,立即打掉了他正注视着的一簇树枝。
162 外景 梨树果园中--白天
吉蒂斯一惊。回头一看。一个穿工作服的红脸大汉骑在马上,停在他刚才驶过来的那个方向的地里。他的帽子被风吹掉,但是却没有丢掉他刚才用过的猎枪。吉蒂斯的退路被截断了。吉蒂斯驾车猛向前冲,朝果园里的一条夹道冲下去。
163 随吉蒂斯移动
路面崎岖。当汽车快开到尽头处时,一个较年轻的男子骑着骡子挡住了去路。
吉蒂斯猛向左拐弯。撞断了一簇树枝。沿一条横夹道开去,一条骨瘦如柴的狗又追过来,咬他的车胎。吉蒂斯朝它喊。
164 对着果园的角度
两个徒步的农夫,其中一人拄着拐杖,沿着夹道朝那条从树梢上升起的尘烟追去。那明显是吉蒂斯的车所扬起的。
这个捉迷藏的追逐──一个骑马、一个骑骡子和两个徒步人同吉蒂斯在果园的小巷中, 后左右地周旋着。真到吉蒂斯的前胎和散热器被又一响猎枪打坏了。
吉蒂斯的车向斜剌冲去。冲散了一群咯咯叫的鹅──然后撞到一棵梨树上,把树上的累累果实撞落到他的车上和身上。
吉蒂斯立即试图从后车身上面的树枝上溜走,但是被一个较年轻的彪形恶汉拉了下来。两人扭打起来,那个跛足的农夫用那根拐杖猛击吉蒂斯的背部。两人很快就把吉蒂斯打翻在地,跛足农夫继续用拐杖抽打。
那个带枪的较老的红脸农夫和骑骡人赶到.
红脸农夫:行了,别打了!不要打了!搜搜看,有没有武器。
165 吉蒂斯被半提起来,两个较年轻的农民把他转过去,搜身。吉蒂斯被打得够呛,腿都直不起来了。他们把他的钱包、银烟盒等抛在地上。
红脸农夫:我说看看他有没有武器,不是掏兜。
大个子:……他没有武器。
吉蒂斯靠在汽车后背上,沉重地喘着气。
红脸农夫:好吧,先生……你是什么人……水电部的,还是地政局的。
吉蒂斯背对红脸农夫。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跛足农夫还在用拐杖粗暴地戳他的背。吉蒂斯蓦地转过身来。
吉蒂斯(对跛足农夫):滚开。
跛足农夫:回答他!
吉蒂斯:你再用那玩意儿碰我,我就让你用一对。
大个子农夫(搡着吉蒂斯):干吗不挑一个跟你同样个子的人?
红脸农夫:叫你们闭嘴!让他说话!
吉蒂斯抬头望红脸农夫。
吉蒂斯(弯下身子捡钱包):叫吉蒂斯……我是私家侦探。跟那两家都没有关系。
红脸农夫:那你来这儿干什么?
吉蒂斯:……有人雇我来调查……水电部是不是灌溉你们的地。
红脸农夫:灌溉我们的地?(爆发)水电部派过你们这号人来炸我们的贮水罐!
他们在咱们的三口井中放了毒!我把这叫作一种古怪的灌溉──是谁雇你干这种事的?
166 吉蒂斯伸手入口袋……文件在地上,他站了起来。
吉蒂斯:伊芙琳·墨尔雷太太……
大个子:墨尔雷?这个狗娘养的,正是他把我们坑了……
吉蒂斯:墨尔雷已经死了……你胡诌什么。你们这些傻土佬……
大个子一拳向吉蒂斯抡去,吉蒂斯一脚对准他下身踢去。大个子痛得弯下身子。吉蒂斯又用膝部撞他下巴,重重地揍他。跛足农夫用拐杖瞄准他后脑勺,打下去,吉蒂斯被打倒在地,一动不动地躺在那个疼得在土里翻滚的大个子旁边。
红脸农夫:好……完了。
167 黑银幕
潺潺声慢慢变成清晰的轻声说话的人声……说到要不要搬动,要不要去找医生等。
168 近景 伊芙琳·墨尔雷
伊芙琳向下察看吉蒂斯。吉蒂斯躺在农夫的装着纱窗的阳台上。红脸农夫、他的老婆、大个子农夫都在,还有那条狗。
红脸农夫的老婆端出茶来。现在,那群农夫脸上全都显出些尴尬相,不知如何是好。
169 外景 前廊━━红脸农夫的家━━反应━━吉蒂斯━━黄昏
吉蒂斯把视点对准伊芙琳。她紧挨着他坐。他脸上从鼻子流出的血已经干了,脸颊上肿起一个包,衣服撕破了好几处。
吉蒂斯(对伊芙琳):出了什么事?
杜波依斯(轻声地,就象他蝇在医院里):……觉得你不大妙,所以把你的东家找来了。
吉蒂斯点点头。看看表。向外面看。天已经快黑了。吉蒂斯一声不吭。杜波依斯的妻子责难地看着她的丈夫。吉蒂斯摸摸后脑勺。
170 外景 杜波依斯的农舍━━傍晚
伊芙琳和吉蒂斯走出来,向她的汽车──那辆奶油色的派克──走去。
杜波依斯陪着他们──还有大个子农夫,他提着一篮子什么。吉蒂斯已经收拾得干净了些。
杜波依斯:……如果你不介意,我们替你把车修好……如果你告诉我你裤子的尺寸,我赔你一套,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没有关系,杜波依斯先生。
杜波依斯(对伊芙琳说):……就因为他们跟我们这儿的人都过不去,破坏我们的灌溉渠……要使我
们的土地一钱不值,这样他们就能出二十五元一亩来收购。
吉蒂斯点头。
杜波依斯(继续说):不管怎么说……厄尔也非常抱歉。他想送你一些东西让你带回去。
吉蒂斯看看。厄尔捧着的那个大箩筐里盛满了梨子。
吉蒂斯:谢谢你,厄尔。
171 内景 车内━━伊芙琳和吉蒂斯━━黄昏
伊芙琳驾车。
吉蒂斯:感谢你来了……
吉蒂斯拿出香烟盒,取出一支━━又请伊芙琳抽,伊芙琳不抽。
吉蒂斯:……那水坝是个骗局。
吉蒂斯:什么水坝?
吉蒂斯:你丈夫反对的那个……他们是在欺骗洛杉矶的居民去建立个水坝,只不过水不送到洛杉矶去━━它要到这儿来。
伊芙琳:山谷区?
吉蒂斯:你看到的,围绕着我们的东西说明了一切……我今天去档案局……(抽出一叠纸,把车灯打开)……妨碍你开车吗?
伊芙琳:不。
吉蒂斯(看那叠纸):在过去三个月里,罗伯特·诺克斯买了七千亩地,爱玛·迪尔,一万二千亩,
克莱伦斯·史比尔,五千亩,贾斯波·拉马尔·克莱柏,二万五千亩。
伊芙琳:贾斯波·拉马尔·克莱柏?
吉蒂斯:认识他?
伊芙琳:不,要不然我会记得的。
吉蒂斯:是嘛……他们把那些农民轰跑,出贱价买下他们的地……你能想象这些地有了稳定的水源该会值多少钱吗?至少能赚到三千万美元。
伊芙琳:霍利斯知道这件事?
吉蒂斯:所以他被人干掉了。贾斯波·拉马尔·克莱柏。……贾斯波·拉马尔·克莱柏……
他把钱包拿出来,变得十分激动,把钱包内的东西全都倒在座椅上。拣出他今天早些时候叠起来的讣告栏剪报。
吉蒂斯(继续说):我们有了,我们有了,宝贝!
伊芙琳:什么?是什么?
吉蒂斯:今天在玛尔·维斯塔旅店的疗养所内有一个为贾斯波·拉马尔·克莱柏举行的追悼会,他五个星期前死了。
伊芙琳:有什么不寻常吗?
吉蒂斯:两星期前他买了二万五千亩地,那是不寻常的。
172 外景 玛尔·维斯塔旅店的疗养所 夜景
伊芙琳的车在那所精致的西班牙疗养所门前停下。街灯照亮着入口处。大门口有精致的小型霓虹灯做成的疗养所的名称。它座落在一片绿色的草坪后面
吉蒂斯和伊芙琳下车,他让伊芙琳挽着他的膀子,两人沿着走道向门口走去。
173 内景 疗养所
走过来迎接吉蒂斯和伊芙琳的是一位四十开外、很会献殷勤的人,他胸前别着一朵鲜花。
他先看见伊芙琳。
帕尔默:您们好,我是帕尔默先生。我能为您们效劳吗?
然后发现吉蒂斯那副狼狈相……脸上有伤,裤子撕破等等。
吉蒂斯:我当然希望如此。是老爷子……(指着他那副狼狈相)我实在没法对付他了,是吗?
亲爱的。
伊芙琳摇摇头。
帕尔默:噢,天哪!
吉蒂斯(急忙说):跟老爷子没关系,实际上是我不好。
伊芙琳:他们俩就是合不来。老爷子跟任何人都象绵羊似的。
帕尔默(吃不准):噢……是这样……我不知道……
吉蒂斯:当然,要他得到最好的待遇……。钱不成问题……
帕尔默:……如果我们能见见您的父亲。
吉蒂斯:只有一个问题。
帕尔默:当然。
吉蒂斯:你们这里接不接待犹太人?
伊芙琳几乎无法掩饰她对这个问题的惊讶。
帕尔默(尴尬不堪):抱歉……我们不接待。
吉蒂斯(安抚地):不用抱歉,我家老爷子也一样。我们只是想弄弄清楚,对吗,亲爱的?
174 伊芙琳回瞪吉蒂斯,感到又有趣,又吃惊。她总算点了点头。
吉蒂斯:就蛤想搞确实了。不知你能不能给我们看一下住院人的名单?
帕尔默(有礼貌但又是坚决地):我们的政策是不宣布我们客人的姓名的。不过我知道您会乐意让您们的父亲跟我们一起生活的。
吉蒂斯和帕尔默两人的眼光对视着。
吉蒂斯(信任他):这就是我们想听到的。
帕尔默:那太好了。
吉蒂斯:现在参观一下不知是否太晚了。
帕尔默:不要紧……我很高兴奉陪。
吉蒂斯:我们自己去溜达一下,行吗?
帕尔默:……那,是否请就在主楼里看看──快要就寝了。
吉蒂斯:我们明白,来吧,亲爱的。
他挽着伊芙琳。
175 内景 大厅–伊芙琳
在察看。
不知是巧合呢还是有意安排的。八十岁以上的老人都聚在这儿了。一边是男疗养员在玩匹诺克牌戏,有些人在玩多米骨牌……一位绅士模样的老人单独一人在小心翼翼地剥桔子。隔壁大厅里是一群白发老太太在绗被褥。
吉蒂斯抓住伊芙琳的手。
吉蒂斯(轻轻地):他们全在这儿。每一个人的姓名都有。
吉蒂斯指指墙上……上面写着活动布告牌──下面是项目──“草地滚球”、“桥牌”、“钓鱼”、 “槌球”等等。每一项游戏底角下面有每项游戏的日期和参加者的姓名。
伊芙琳看过后,转向吉蒂斯。
吉蒂斯(继续说。意指周围那些老朽):你现在是望着那五万亩帝国的主人们。
伊芙琳(惊奇地):他们不可能是的。
吉蒂斯:他们可能不知道──可他们是的。
176 吉蒂斯漫步走向那些在编绒线和绗被褥的妇女们。
吉蒂斯:你们好,姑娘们。
两个妇女傻呵呵地笑了起来。第三位继续埋头纤她的褥子。
吉蒂斯(接着说):哪 一位是爱玛·迪尔?
有两人同时说“是她”,可早各指各的方向。第三人冷冷地看了她们一眼,又自管编织起来。吉蒂斯向好走去。
吉蒂斯:你是爱玛吗?
有几个老人的声音轻声唱着:“不要坐在苹果树下。”
爱玛:……是的。
吉蒂斯:我一直在找你。
爱玛:干什么?
吉蒂斯:──知不知道你是一个有钱的女人?
爱玛(边编织边笑着说):……我不是。
吉蒂斯:可你拥有很多土地。
爱玛:再也没有啦。以前,我过世的丈夫在长岛有很多海滨地产……可是再也没有了。
吉蒂斯看看那床被褥。在各种拼花布块中,有一个鱼头。吉蒂斯看见了它。
吉蒂斯:真好看。
爱玛:谢谢。
177 吉蒂斯在褥子上寻找鱼的其余部分━━他看到了鱼尾━━在鱼尾的旁边有A·
B两个缩写字母。
吉蒂斯(意指鱼尾):你从那儿弄来的这些料子?
爱玛(发的音好象是):苹果心俱乐部。
吉蒂斯:……苹果心?
爱玛:不……是阿比考。是一种鱼。我孙子是会员……他们待我们很好。
吉蒂斯:他们待你们怎样好法?
爱玛:他们给我们东西……不仅仅是这么几面旧旗子,而且……
吉蒂斯(跪了下来):而且什么……
帕尔默的声音:我们就有点象是他们的非正式的慈善机构,吉蒂斯先生。请您到这儿来一下好吗?有人想见你。
吉蒂斯抬头,看到帕尔默站在门口,脸有些沉下来并绷得紧紧地。伊芙琳在他身旁。她做手势……示意帕尔默身后还有人。
吉蒂斯站起身。
吉蒂斯:回头见,爱玛。
吉蒂斯向帕尔默走去。帕尔默等着他,让他走在前面。
178 门厅中━━墨尔维希尔
在等着。他一只手插在口袋中。伊芙琳望着吉蒂斯。四人站在一起。墨尔维希尔高人一头。
墨尔维希尔:来吧……我要你见一个人,吉蒂斯。
吉蒂斯(从帕尔默看到墨尔维希尔):我们能……让这位夫人不参与进来吗?
墨尔维希尔(有些支支吾吾):……行,干嘛不行。
吉蒂斯:好,那我送她上车。
伊芙琳:我留下。
吉蒂斯(握住她的膀子):上车去。
墨尔维希尔:我也送她上车。
墨尔维希尔与吉蒂斯并排走着。到入口处时,他犯了一个错误,他去开玻璃门,于是暂时背对着吉蒂斯。吉蒂斯一下子把他的上衣拉起来蒙住了他的头。把他转过来。墨尔维希尔的脸被上衣蒙着,吉蒂斯一阵猛打,把他顶着玻璃门打,又顶着墙打。墨尔维希尔倒在红砖地上。帕尔默尖叫着。伊芙琳站在那里看呆了。墨尔维希尔的枪啪嗒一声掉到地上。
吉蒂斯(在墨尔维希尔倒地后,对伊芙琳说):你还等什么?快进车去。
伊芙琳走出去。
179 墨尔维希尔想爬起来。帕尔默去拣那把枪,刚要拣起来,被吉蒂斯一下子打掉,一脚踢开,枪飞出去至少三十码:撞在大厅的墙上。帕尔默尖叫着向夜色中逃去。吉蒂斯转身对着墨尔维希尔,他正想爬起来,然后又瘫下去。
吉蒂斯走出大门口。也不管后面那些激动的老朽观众。
180 屋外
吉蒂斯沿车道走去,他又站住━━迎面走来两个人。一个矮些,他的动作带有神经质的痉挛,就象那个割裂他鼻子的人。
吉蒂斯站住,两人散开,继续朝他走来。吉蒂斯认出了那双两色皮鞋。他开始往后退。
突然, 一对汽车车头灯在那两个人后面闪出耀眼的亮光。伊芙琳的汽车越过草坪直冲两个人开来,越靠近时,开得越快。他们简直不敢相信,忙向两边闪开。汽车刹着车滑了一段,停下,在草坪上来回摆了几下。伊芙琳打开后座车门。
伊芙琳:进来。
吉蒂斯跳入汽车,汽车越过草坪,将草坪上精致的霓虹灯牌撞歪了。两声枪响。
181 内景 车━━伊芙琳和吉蒂斯
伊芙琳直视前方,驾着车。过了一阵子,她一手放开驾驶盘,轻轻揉了一下左眼。吉蒂斯望着她,在微笑。
182 外景 墨尔雷家大阳台上━━夜
吉蒂斯站在大阳台上,抽着烟,眼睛望着夜色。
伊芙琳从屋里走出来,手中托着一只盘子,盘子中是一瓶威士忌和小冰水桶。
她把托盘放下──吉蒂斯转身。
吉蒂斯(看着她倒酒):女仆今晚放假?
伊芙琳:干嘛?
吉蒂斯(微觉惊异,笑了起来):你说“干嘛”是什么意思。没有别人,就你一人。
伊芙琳(递给他一杯酒):……我今晚都给他们放假了……
吉蒂斯:……不要紧张,我是随便问问。
伊芙琳:你从不随便问问题,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大笑):大概是这样……敬你一杯,墨尔雷太太。老实说,你今晚真救了我一命。
伊芙琳:告诉我……吉蒂斯先生,你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吗?
吉蒂斯:你说什么,墨尔雷太太?
伊芙琳:……啊,我只是根据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来看的。如果你的工作都一样的话,我敢说,你要能平安渡过一天就算走运!
吉蒂斯(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好久没有发生过
伊芙琳:……最后一次是在什么时候?
吉蒂斯:干嘛?
伊芙琳:只不过……我也说不上来。我想问一下。
吉蒂斯摸摸鼻子,痛得做了一个鬼脸。
吉蒂斯:那是在唐人街。
伊芙琳:你在那儿干什么?
吉蒂斯(呷了一大口):……为区检查官工作。
伊芙琳:做什么工作?
183 吉蒂斯机警地盯住她。然后……
吉蒂斯:做的越少越好。
伊芙琳:地区检查官对他手下的人是这样建议的?
吉蒂斯:在唐人街是这样。
她望着他。吉蒂斯转过来望着夜色。
伊芙琳为自己又倒了一杯
伊芙琳:你不愿谈这事,对吗?
吉蒂斯:不……我在想……我可以……你有没有双氧水或者什么别的?
他轻轻抚着鼻子。
伊芙琳:有的,来吧。
伊芙琳挽着他,把他引进屋子。
184 内景 浴室━━镜子
吉蒂斯扯掉鼻子上的纱布,从镜子里看鼻子。
伊芙琳从药柜里取出双氧水和棉花。伊芙琳把他的头转向她。她要他坐在洗脸池旁的一只瓷砖凳上。
伊芙琳:医生做得不错啊……
她用双氧水擦他的鼻子。然后看见他的脸颊……再看他的头发。
伊芙琳:……哎哟,不得了,你到处是伤……
吉蒂斯:……就是……
伊芙琳(为他擦抹):……那么你为什么不愿意提……唐人街……
吉蒂斯:……在那儿干过的人都不愿意提到它。可是,对我来说……是坏运气。
吉蒂斯耸肩。
伊芙琳:……不要动……为什么?
吉蒂斯:……在那儿,总是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伊芙琳:对的……那为什么说……运气不好?
吉蒂斯:……我总是认为我是在使人不受到伤害,可是到头来,准使人受到伤害。
伊芙琳: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185 现在两人靠得很近。伊芙琳正在为他眼睛边上的一条伤痕擦抹
吉蒂斯:有……就是再也别在唐人街露面……等一等
他抱住她,把她更拉近些。
伊芙琳(一下子愣住了):……出了什么事了?
吉蒂斯:你的眼睛。
伊芙琳:眼睛怎么啦?
吉蒂斯(盯住她看):你绿色的眼珠中有一点黑东西。
伊芙琳:……嗄……那个……是眼虹膜的一个瑕疵。
吉蒂斯:……瑕疵?
伊芙琳(几乎要打哆嗦):是啊……是一种胎记。
吉蒂斯轻轻地吻她。慢慢站起来,直到站在那里抱着她。她有些犹豫,然后用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
186 内景 墨尔雷家的卧室 夜
(修订方案)
吉蒂斯和伊芙琳躺在床上,明显地是“事后”。伊芙琳看着吉蒂斯则向前呆望着。
伊芙琳:你穿制服吗?
吉蒂斯:有时候穿。
伊芙琳:你穿蓝色的衣服一定很好看。
吉蒂斯:换个话题,行吗?
伊芙琳:你硬是不喜欢谈过去。
吉蒂斯:我厌了。
伊芙琳:你为什么不愿提起它?
吉蒂斯:在那儿干的人都不愿意提。
伊芙琳:哪儿?
吉蒂斯:唐人街。每人都……可对我来说是不走运。
伊芙琳:为什么?
吉蒂斯:因为总是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就象跟你……
伊芙琳笑,然后,问……
伊芙琳:怎么啦?不走运吗?
吉蒂斯:我以为我是在使人们不受伤害,可实际上到头来准使她受到了伤害
伊芙琳(用法语说):有女人牵扯吗?(她望着他,看他懂不懂)有女人牵
吉蒂斯:当然。
伊芙琳:死啦?
吉蒂斯还没能来得及回答,庆头柜的电话铃响了。伊芙琳坐起身去拿电话机。她拿起电话机。
镜头移动,纳入了吉蒂斯在床上抱着头,头被伊芙琳撞着了。伊芙手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转向吉蒂斯,耳语“对不起”,吻他的头和嘴唇话铃继续响着。伊芙琳拿起电话筒。
伊芙琳:……哈罗……(讲西班牙语)不,不,我自己来吧,看好她,什么要做,等我来了再说……再会……
镜头再次移动纳入:
吉蒂斯在床上,望着身旁的伊芙琳在打电话。她挂上电话。她轻轻他的脸颊。
伊芙琳:我得走。
吉蒂斯沉默地望着她。
吉蒂斯:去哪儿?
伊芙琳:反正……我得走。
吉蒂斯:我要知道你去哪儿?
伊芙琳(开始下床):请不要生气……相信我,这跟你没有关系……
吉蒂斯(拦住她):你去哪儿?
伊芙琳(几乎要哭出来了):我求你……这点总得相信我。(轻轻地吻他)回来……我应该告诉你一些事。那个老太太提到的那个钓鱼俱乐部,那的碎块……
吉蒂斯:阿比考俱乐部。
伊芙琳:这跟我父亲有关系。
吉蒂斯:我知道。
伊芙琳:俱乐部是他的财产,你知道吗?
吉蒂斯:我见到了他。
伊芙琳(挺直起来):你见到了我父……父亲?什么时候?
吉蒂斯:今天早晨。
伊芙琳(慌乱地):你没有告诉我。
吉蒂斯:没来得及。
187 她从床上跳下来,披上一件睡袍。
伊芙琳:他说些什么?(毫不放松)他说些什么?
吉蒂斯:──他说你妒忌,他担心你会干出些什么来。
伊芙琳:干!对谁?
吉蒂斯:对墨尔雷的女朋友,这是一件事。他还要知道她在哪里?
伊芙琳很快走向浴室,又走回床边,跪在床边,拉着他的手。
伊芙琳:我要你听我说……我父亲的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你想象不出他有多…你想象不出他疯狂到什么程度。
吉蒂斯:给 我举个例子。
伊芙琳:你可能认为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你并不知道。
吉蒂斯:你父亲也这么说……你意思是说你父亲是整个事情的后台。
伊芙琳:可能。
吉蒂斯:包括你丈夫的死?
伊芙琳:这很可能……现在请不要再提问题了。等着我请等着我–我就回 我需要你在这儿。
她吻他。匆匆忙忙进浴室。把门关上。吉蒂斯望了一会。然后跳下乱摸了一阵,穿上裤子。抓过鞋子,蹬上。然后匆匆走出房间。
188 外景 墨尔雷家–吉蒂斯
横过车道奔向汽车房。汽车房内有两辆汽车……墨尔雷的“别克”伊芙琳的“派克”牌。
吉蒂斯走向“别克”,打开车门。
189 内景 “别克”车–吉蒂斯
检查点火系统。钥匙没插上。他从仪表板底下抽出几根电线–摆一阵子,露出满意的神色。溜出汽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190 外景 墨尔雷家的汽车道 夜
吉蒂斯匆匆赶到“派克”车那里。躺在车道上,脸朝天躺好,撑牢用皮鞋后跟踹汽车的红尾灯,他踹碎了红玻璃罩,站起来。他小心地将璃从尾灯里取出来,使白色灯泡露在外面。 他把红玻璃扔进灌木丛中。匆回屋去。
191 红-白的尾灯━━运动━━夜
伊芙琳的车在日落大街的弧形路上急促行驶,红白色尾灯时隐时显
192 吉蒂斯驾车━━夜
在墨尔雷的汽车的方向盘后。他的车和前面的伊芙琳的车保持着合距离。
193 伊芙琳的“派克”
在一排小平房前停下。她下车,看看街上前后左右。没有发现什么快步沿车道走向正门。
194 街上━━吉蒂斯在“别克”里
熄着灯,让马达跑空档。他把车再往前开了几码,靠近伊芙琳的车,吉蒂斯出了汽车,沿车道走。窗帘都拉上了,只有房子侧面的一扇没有拉上窗帘。他走到小房间窗前,在平台的边沿上站稳,向里看。
195 通过窗户
吉蒂斯看到伊芙琳的东方人男仆匆匆忙忙穿过这幢小房子的走居室会儿又重新出现, 穿过走居室,托着盘子,盘子上有人只玻璃杯和一个
196 吉蒂斯
走到屋子的侧面。他碰上一道灌木丛和小篱笆。
他翻过篱笆,在篱笆内,他沿着灰泥墙来到房角的一排窗户。它们遮帘。他听见屋里有人在哭,另一个人在说西班牙语,语调时而坚决,央求。这里的窗户都有百叶,他走到一扇窗前,窗上的百叶没有拉严–有一英寸多的空隙。
197 通过窗户
吉蒂斯又看到那个仆人。伊芙琳在来回踱步,在他的视野中时隐时然后,一个人升入画面, 显 然是从床上起来。这个身影离伊芙琳只有数她那泪流满面的脸纳入画面。肯定无疑她是吉蒂斯上次看到和霍利斯·雷在一起的个姑娘。她朝上看着伊芙琳,用西班牙语讲话……….听不清楚她的然而语调是痛苦的、哀忱的,地上摊着一张报纸。伊芙琳跪下。她坚持要那个女孩子吞下一些药丸。女孩子勉强地做了。
198 吉蒂斯
吉蒂斯继续观察。
199 外景 街道━━伊芙琳━━夜
伊芙琳从屋子里出来,向她的汽车走去,进入汽车。
200 内景 车内
伊芙琳看见吉蒂斯坐在她的汽车中,冷冷地看着她。
吉蒂斯:好吧!把车钥匙给我。
伊芙琳(一惊,大怒):你这狗杂种!
吉蒂斯:──要么给我钥匙,要么你自己驾车去警察局。
伊芙琳:警察局?
吉蒂斯:得了,墨尔雷太太……你把你丈夫的女朋友关在这里。
伊芙琳:她没有关起来。
吉蒂斯:你明白我的意思。你是强迫她留在那里的。
伊芙琳:我没有!
吉蒂斯:那么让我们一起去同她谈谈。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