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电影剧本1

《唐人街》

1. 一张占满画面的照片

 画面颗粒粗糙,但明显地看出是一对男女在做爱。照片抖动。传来一个男人极度痛苦的呻吟声。这张照片落下,以露出一张更不体面的照片,又是一张,又是一张。不断的呻吟声。

寇莱(哀号声):噢,不!

2. 内景 吉蒂斯的办公室

 寇莱将照片摔在吉蒂斯的办公桌上。寇莱高高地站在吉蒂斯面前,汗水渗透了他的工人服装,呼吸越来越急促,一滴汗水滴在吉蒂斯光亮的玻璃台面上。

 吉蒂斯看到汗珠。天花板上电扇在转动。吉蒂斯抬头瞥了一眼电扇。尽管天气炎热,吉蒂斯那身雪白亚麻服装使人感到还是凉爽舒适。他边注视着寇莱边抓起桌子上的打火机,一磕,点燃了一支香烟。

 寇莱又一次痛苦地啜泣着,转身向墙上猛击一拳,同时一脚把废纸篓踢翻。他又开始啜泣,贴着墙往下滑,我们看到他那一拳在墙上留下了个小坑,并把挂在墙上有署名的明星照片也震歪了。寇莱沿着墙角滑到百叶窗上,跪倒在地。他现在是号啕大哭。痛苦得使劲地咬百叶窗扇。吉蒂斯坐在办公椅内一动不动。

吉蒂斯:好了!够了!够了!百叶窗又不能吃的,寇莱!我星期三才新安上的。

寇莱的反应并不太快,慢慢地站起身,还在哭。吉蒂斯在写字台小柜内取出一只酒杯,从一排较为昂贵的威士忌酒中迅速地挑了一瓶较为便宜的。

3.吉蒂斯斟了一大杯。把酒杯推给寇莱

吉蒂斯:灌下去!

 寇莱呆呆地望着它。然后举杯一饮而尽。瘫在吉蒂斯对面的椅子里,开始轻声地哭泣。

寇莱(酒似乎使他感觉好了些):她不是好东西。

吉蒂斯:我怎么跟你说呢,小伙子?你说得对,你对的时候,就是对的,你说对了。

寇莱:--不值得再想了!

吉蒂斯:你完全对。我也不会再去想她了。

寇莱(自斟):你知道,你是个好人。吉蒂斯先生,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可你是一个好人。

吉蒂斯(往后靠,似乎松了一口气):谢谢,寇莱,叫我杰克好了。

寇莱:谢谢,你知道吗?杰克?

吉蒂斯:什么,寇莱?

寇莱:我想我会把她杀死的。

4. 内景 德菲和沃尔希的办公室

 他们的办公室显然不如吉蒂斯的那间华丽。一个穿着很讲究的黑头发妇女坐在他们的两张写字台之间,神经质地玩弄着她那顶碉堡式的帽子上的面纱。

妇女:我希望吉蒂斯先生能亲自受理这桩事。

沃尔希(几乎是慰藉未亡人的语气):如果您允许我们先做完这个初步询问,那时,吉蒂斯先生就会有空了。

 从吉蒂斯的办公室又传来一声呻吟--一件玻璃制品砸碎的声音。

5.内景 吉蒂斯办公室 吉蒂斯和寇莱

 吉蒂斯和寇莱站在办公桌前。吉蒂斯蔑视地望着那尊气喘吁吁的高大身躯。吉蒂斯拿出手帕抹去滴在写字台上的汗珠。

寇莱:他们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枪毙一个人的。

吉蒂斯:他们不会吗?

寇莱:不会为了杀死自己的老婆。这不成文法。

6.吉蒂斯将那叠照片在桌子上重重一扔。喊道--

吉蒂斯:我来告诉你怎样是不成文法,你这个蠢货!你要杀人又要不受惩罚,那你就得有钱,你趁这么多钱吗,你以为自己有那样高级吗?

 寇莱稍稍后缩。

寇莱:……没有……

吉蒂斯:你连个屁也没有。你甚至连该付给我的钱也没有。

 这句话似乎使寇莱更沮丧。

寇莱:下次出海回来我一定付清欠款--这次去圣纳贝迪只打到六十吨小鲣鱼。鱼倒不少,但他们付给小鲣鱼的钱比不上金枪鱼或阿巴考鱼--

吉蒂斯(慢慢设法把对方推出办公室):没关系。我只是提出来说明问题……

7.内景 事务所接待室

 吉蒂斯陪着寇莱经过苏菲,苏菲故意将目光避开。吉蒂斯为寇莱开门,门上的花玻璃上写着“J·J·吉蒂斯暨合伙人--私人调查事务所”。

吉蒂斯:我不会抠你的最后一分钱的。

 他用一条手臂搂着寇莱的肩头,满脸堆着笑容地说。

吉蒂斯: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

寇莱:谢谢,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叫我杰克!开车回去时小心一点,寇莱。

    吉蒂斯把门关上,笑容立即消失。

  8 吉蒂斯摇头,低声咒骂。

苏菲:--有一位墨尔雷太太在等候你,她正在同沃尔希先生和德菲先生谈话。

    吉蒂斯点头,继续向里走去。

  9 内景 德菲和沃尔希的办公室

    吉蒂斯进屋。沃尔希站起来。

沃尔希:墨尔雷太太,请容许我介绍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向她走去。脸上又闪现出温暖和诚恳的微笑。

吉蒂斯:您好!墨尔雷太太!

墨尔雷太太: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请问,墨尔雷太太,你的问题大致是什么?

    墨尔雷太太屏息。泄露家丑对她不是那么容易的。

墨尔雷太太:我相信我丈夫有另外一个女人。

    吉蒂斯显得稍感惊奇。转身对着他的两个合伙人,希望得到他们的肯定。

吉蒂斯(严肃地):真的吗?

墨尔雷太太:恐怕是真的。

吉蒂斯:遗憾。

  10 同上

    吉蒂斯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墨尔雷太太身旁,也就是在德菲和沃尔希之间。德菲嚼着口香糖,吧哒作响。吉蒂斯狠狠地瞥了他一眼。德菲停止咀嚼。

墨尔雷太太:我能同你个别谈话吗?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我看不必,墨尔雷太太,他们两位是我的执行人,有些地方他们要协助我工作。我不可能每件事都自己去干。

墨尔雷太太:那当然。

吉蒂斯:好吧--你根据什么肯定你丈夫和别人有瓜葛?

    墨尔雷太太犹豫了一下。看来她对这个问题表现出非同一般的紧张。

墨尔雷太太:--当妻子的感觉得出来。

    吉蒂斯叹息。

吉蒂斯:你爱你的丈夫吗,墨尔雷太太?

墨尔雷太太(震动了一下):……当然!

吉蒂斯(故意地):那就请回家,把这件事忘掉吧!

墨尔雷太太:可是……

吉蒂斯(注视着她):我可以肯定地说,他也很爱你。有一句老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最好装作不知道。

墨尔雷太太(真有些急了):可我非知道不可。

    看来她的焦急是真的。吉蒂斯望了望他的两个助手。

吉蒂斯:好吧!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墨尔雷太太:霍利斯!霍利斯·墨尔雷!

吉蒂斯(吃惊地):是水电部的?

    墨尔雷太太点点头,有点害羞。吉蒂斯现在尽量不动声色地仔细打量着墨尔雷太太的装束--她的皮包、皮鞋等等。

墨尔雷太太:他是总工程师!

德菲(有些惊讶地):--总工程师?

  11 吉蒂斯的眼光使德菲感到吉蒂斯想让他来提问题。

    墨尔雷太太点点头。

吉蒂斯(以恳切的口吻说):这类调查可能要您大掏腰包的,墨尔雷太太,要花时间。

墨尔雷太太:钱对我来说不成问题,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叹了一口气。

吉蒂斯:那好。我们看看该怎么办。

  12 外景 市政厅--早晨

    已经是热气腾腾的。

    一个醉鬼在台阶前的喷泉中擤鼻涕。

    吉蒂斯衣冠楚楚,走过醉汉,登上台阶。

13 内景 市参议会会议室

    前市长山姆·贝格比在发言。他身后是一张大地图,上面有一些附图和一行大字:“计划修建的阿尔托·伐莱霍大水坝及水库”。

    他发言时,有些议员在看滑稽画报和花边新闻。

贝格比:--先生们,今日,你可以跨出那扇门,往右拐,跳上公共汽车,二十五分钟后就可以到达太平洋岸边,你可以在太平洋里游泳、驶船、钓鱼--但是,你不能喝太平洋的水,不能浇你的草坪,也不能灌溉你的桔园。请不要忘记,我们既生活在海边,又生活在沙漠的边缘。洛杉矶是一座沙漠上的城市,在这幢大楼之下,在每一条街道的下面,都是一片沙漠。如果没有水,沙尘就会飞扬起来,把我们埋进沙中,就好象我们从未存在过一样!

        顿歇,以便让大家深刻领会。

  14 近景 吉蒂斯

    吉蒂斯和几个邋遢农民坐在一起,厌烦不堪。他打了个呵欠--就势挪开一个邋遢农民。

贝格比(画外音)(继续讲下去):阿尔托·伐莱霍水坝可以解救我们,我郑重建议,花八百五十万无来使我们的街道不被沙漠埋上,是一个非常合理的代价。

  15 听众  市参议会会议室

    一批农民、商人和市政机关工作人员在聚精会神地倾听着。有两个农民鼓起掌来。有人嘘他们。

  16 参议会

    低声商议。

一参议员(向贝格比提议):贝格比市长……让我们再听听各有关部门的意见--我提议先听水电部的。墨尔雷先生。

  17 吉蒂斯的反应

    正在阅读赛马消息的吉蒂斯感兴趣地抬起头来。

  18 墨尔雷

    他走向有附图的大地图。墨尔雷,瘦长个子,六十开外,戴着眼镜,步履极其敏捷。他转向一个稍矮的、较年轻的人点了一下头。那人将地图上的附图掀开。

墨尔雷:可能你们已经忘记了,先生们,在范·德·里普水坝崩塌时,五百人丧了命……地质取样证明了这里的基岩和范·德·里普基岩的渗透性页岩是属于同一类型的。它们根本不能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指着另一幅附图)而现在你又建议建造另一座高一百二十英尺、水面为一万二千英亩、斜率2·5比1的土方拦水坝的水库,它经不住的,我不同意,就这么简单--我不会重犯同样的错误。谢谢,先生们。

    墨尔雷离开地图,回去坐下。突然,会议室后座传来一阵吆喝声,一个脸色血红的农民赶着几头骨瘦如柴、咩咩叫着的羊进入会场。这自然造成骚乱。

议长(向那农民咆哮):你他妈的想干什么?(羊群在夹道中咩叫着向前走来。)把那些该死的东西赶出去。

农民(在后面):告诉我,赶到哪里去你一下子也回答不上来吧,对吗?

  19 法警和警卫们对议员的咒骂做出反应,试图去捉住那群山羊和那群农民,并且拦住一个似乎要向墨尔雷动武的农民。

农民(抬高了嗓门冲着墨尔雷):……是你偷了溪谷的水,毁了草场,饿坏了我的牲畜--是谁使了钱让你这么干的,我想知道这个!

  景20及21(取消)

  22 洛杉矶-河床--远景

    河床实际上是干涸的。两岸的水泥坡面都被太阳烘烤得剥蚀掉了,在土坡的地方,泥土干裂,野草丛生。

    不一会儿,墨尔雷驾车进入画面,在高出河床之上约十五英尺的防洪堤上停下来。墨尔雷下车。向四周眺望。

  23 吉蒂斯也在画面内

    他手持望远镜,藏在上游处防洪堤的上方--他用一些干枯的野草作隐蔽。他观察着墨尔雷往下走到河床中心。

    墨尔雷停下,慢慢转身,象在向河床底部审视,又象什么都不看。

  24 吉蒂斯

    用望远镜对准他,墨尔雷的眼镜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25 在吉蒂斯下面

    传来象开香槟酒瓶塞似的“崩崩”的声音。然后,一个墨西哥孩子骑在凹背马上进入河床,进入吉蒂斯的视野。

  26 墨尔雷

    停下步来,听到那声音后就站住不动。头顶上是太阳和高压电缆。脚底下是带盐味的细水。

    他迅速地朝着下游传来的声音的方向,也就是朝着吉蒂斯走去。

  27 吉蒂斯

    当墨尔雷顺着河湾走来时,吉蒂斯向后退缩。墨尔雷在泥岸上同墨西哥孩子面面相对。墨尔雷对墨西哥孩子说了些什么。

    墨西哥孩子最初不理他。墨尔雷向地上指指。孩子做了个手势,墨尔雷皱皱眉。墨尔雷跪在泥地上,仔细察看,看来他是在聚精会神地研究那块泥土。

  28 隔了一会儿,他站起身,谢谢孩子,迅速地回到上游去--爬上坡岸,直向汽车。

    他把手伸进车窗,拉出一卷蓝图之类的东西,把它摊开在车头上,然后在图上记下了一些什么,时时回头看看下游。

    头顶上的高压电缆嗡嗡作响。

    他住笔倾听--然后卷起蓝图,回到汽车里,驾车离去。

  29 吉蒂斯

    迅速跑回自己的汽车。进车马上又出来了。热腾腾的皮面子烫着了他。他从后座上取出一条毛巾,仔细地放在前座上。进车,开走。

  30 (取消)

  31 佛尔明岬公园 黄昏

    街灯渐明。

  32 墨尔雷

    将车停好后,匆忙下车,穿过公园草坪,隐没在一些树丛和建筑物之中。

  33 停车。从另一个角度穿过公园,但也是朝着墨尔雷走的方向。当他从树丛出来时,正好看到墨尔雷利索地从悬崖向下面的沙滩攀而下。看来他很匆忙。吉蒂斯跟着他……但不如墨尔雷那样利索。

 34 在海滩上

    吉蒂斯朝右望望--是长长的半月形海湾,向左面望望--是海岬之类的地方。显然,墨尔雷是往那个方向去的。吉蒂斯犹豫了一下,然后向那个方向走去--但是,是走在岩石中,以便保持在墨尔雷的上方。

  35 排水口

    吉蒂斯发现墨尔雷就在他脚下,墨尔雷踢着黄沙。然后,拣起一个海星,把沙拭掉,出神地向吉蒂斯的方向望着。

  36 吉蒂斯

    往后退。在排水口附近坐下,打呵欠。

  37 佛尔明岬灯塔

    灯光在迷朦中闪烁。

  38 近景 吉蒂斯

    吉蒂斯坐着。突然起立,轻声咒骂着。原来他坐在一泓水里,臀部全湿了。

  39 墨尔雷

    处在下方的墨尔雷注视着从吉蒂斯附近的排水口涓涓地流下来的水。

    墨尔雷站在那里注视着水流,显然感到惊讶。正当吉蒂斯注视着墨尔雷的当口,水的流量和速度似乎都在加大,最后汹涌成一股急

流,冲入大海,搅起了一堆泡沫。

  40 街上 吉蒂斯

    吉蒂斯汽车风挡扫雨器下夹着一张纸片。吉蒂斯取下那纸片,进车,开亮仪表小灯。纸上写着:“拯救我们的城市!洛杉矶快渴死了!保护你的财产!洛杉矶是你未来的投资!!!请在11月6日的市民会上投赞成票以拯救我们的城市。委员会主席,前市长山姆·贝格比启。”吉蒂斯咕噜着,将纸揉一团,扔出窗外。他注意到几辆停着的汽车上也有传单。

    吉蒂斯伸手打开工具柜。

  41 内景 工具柜

    汽车工具柜内满是廉价的“英格索尔”牌怀表。每只表上还系着价格标签。吉蒂斯扯出一只表。

    他随便地把它上了弦,对着自己的手表,将时间拨准。当时是9:00

  37。然后,他走向墨尔雷的汽车,将怀表放在前轮后面。他又打了一个呵欠,然后起回到自己的汽车。

  42 吉蒂斯

    吉蒂斯吹着口哨起来,打开写着“J.J.吉蒂斯暨合伙人-私人调查事务所”字样的那扇门。

吉蒂斯:早,苏菲。

    苏菲递给他一小叠文件。吉蒂斯翻阅着。

吉蒂斯:沃尔希在吗?

苏菲:他在暗室。

  43 吉蒂斯穿过自己办公室走向德菲和沃尔希的办公室。屋角一扇关着的门上面亮着一盏小红灯。吉蒂斯走过去。敲门。

吉蒂斯:昨晚他上哪儿去了?

沃尔希的声音:三个水库……佛洛瓦的一家里契菲加油站的厕所,还有匹格和费瑟尔饭店。

吉蒂斯:上帝啊!这人脑子里真在“水”!

沃尔希的声音:那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他的工作嘛!

吉蒂斯:听着!我们不能老是这样哄这个女人,我们一定要弄出些名堂来!

沃尔希的声音:我认为我搞到了一些东西。

吉蒂斯:是吗?你拣回那块表了吗?

  44 室内 德菲和沃尔希的办公室--吉蒂斯

沃尔希的声音:在你桌子上。我说,你听说过那个故事吗?--那个跟海军上将伯尔特一起去北极找企鹅的人吗?

    吉蒂斯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45 在他的办公桌上

    摆着那只“英格索尔”怀表--表面碎了,表针指着2:47。

吉蒂斯:他在那里耽了一夜。

    吉蒂斯把表扔下。坐下。沃尔希拿着许多湿照片进来,它们用洗衣夹一张张夹在小黑板上。

吉蒂斯(急切地接着说):那你搞到了些什么!

    沃尔希给他看那些照片。他看照片。那是在一家饭店门口,墨尔雷同另一个

相貌堂堂、年龄较老的人在一起的一系列照片。在两张照片上看见一根多节藤拐杖。

吉蒂斯(不痛快地):就这些?

沃尔希:他们两人在匹格和费瑟尔饭店门口狠吵了一架。

吉蒂斯:吵些什么?

沃尔希:不知道--车辆太吵,我只听到一件事--苹果核(APPLECORE)。

吉蒂斯:苹果核?

沃尔希(耸耸肩):对。

  46 内景 吉蒂斯办公室

    吉蒂斯遗憾地把那些照片一扔。

吉蒂斯:耶稣基督,沃尔希--你一整天就干这个。

沃尔希:你不是让我拍照吗?我就拍照。

吉蒂斯:我来提醒你一下,沃尔希--干我们这一行必需有一些“学问”。

    电话响了起来,苏菲在外面按蜂鸣器。

吉蒂斯:苏菲,什么事?(拿起电话)德菲,你在哪儿?

    可以听得到德菲的声音,非常激动--“我搞到了。我搞到了。他找了一个漂亮小妞……在找船,在埃柯公园!

吉蒂斯:好,讲慢一点……埃柯公园……(冲着沃尔希)耶稣--又是水!

  47 西湖公园(麦卡瑟公园)

    德菲在划船,吉蒂斯坐在船尾。

    他们划过墨尔雷和一个身材苗条、身穿印花布夏装的金发女郎的小划子,墨尔雷正在对那个少女大献殷勤。

吉蒂斯(当他们划过小划子时,对德菲说):笑得欢一些,伙计!

    他越过德菲熟练地连拍了好几张快照。沉浸在欢尔中的墨尔雷同那少女似乎没有察觉到。

  48 德菲

    掉过船头,又从墨尔雷和少女的小划子边上划过。吉蒂斯又咔嚓咔嚓地拍了几张快照。

  49 近景 招牌 埃尔·麦肯陀公寓

    摄影机沿红瓦屋顶移动,然后下降到下一层屋顶,吉蒂斯的脚勾住屋脊,俯伏在屋顶上,手握照像机对准下面墨尔雷和那姑娘正在吃东西的阳台。吉蒂斯咔嚓咔嚓地拍了几张照片,这时他脚勾的那块瓦片松了。

    吉蒂斯慢慢滑到了屋顶边缘--很有可能从高层处摔下去。他尽力使自己滑得很慢。松动的屋瓦也开始向下滑。

    吉蒂斯终于在屋檐的排水漕处停了下来,而且做了一个危险的转身动作,这次是用脚勾住排水槽。那块松动的屋檐瓦也滑了下来,他及时在边缘把它挡住,把它轻轻放进排水槽。可是一块小小的碎片还是掉到了下面的阳台上。

  50 墨尔雷和姑娘

    墨尔雷看看他脚旁的碎片。抬头看看姑娘。看得出他很担心。他站起来,向屋顶上张望。
  51 墨尔雷的角度

    屋顶和屋顶上的公寓牌子没有异样。墨尔雷慢慢重新坐下,注视着碎片。

  52 近景 报纸

    报纸标题:“水电部大乱:部长利用公款金屋藏娇。”

    正如赫斯特系黄色报纸惯用的手法,吉蒂斯拍摄的照片框上了“心”形边。旁边一

小栏是:“ J·吉蒂斯受雇于妒妇。”

  53 内景 理发店--吉蒂斯

    手拿报纸在阅读,同时边理了边让人给他擦皮鞋。事实上,几乎所有的顾客都在看报。

巴尔尼(向吉蒂斯):你现在大名鼎鼎了,可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厌烦的。

    吉蒂斯脸上露出洋洋自得的微笑。

巴尔尼(接着说):面对事实。你实际上已是电视明星了!

    可以听见背景中的顾客们在谈论干旱。穿插在上面的对话中,可听见有人在说:“再不下雨,他们就要配给用水了!”又有人说:“只够洗汽车用的。”

第三个人说:“那也没法浇草坪了;一星期只能洗一次澡。”

第一个人又说:“如果你没有草坪,也没有汽车,那能不能多洗一次澡?”

  54 吉蒂斯望着理发店窗外。一辆汽车抛了锚。引擎盖掀开着。

     那个人望着散热器里正在翻滚的水。

吉蒂斯(哈哈大笑):看他那付苦相。

巴尔尼:热死人啦!

另一顾客(得出结论):傻瓜的名字,傻瓜的脸……

  55 吉蒂斯听到这些话,就坐直起来。

吉蒂斯(微笑着,问这一顾客):什么意思,朋友?

那顾客(指着报纸):没有什么……你赚钱真有办法!

吉蒂斯:……是吗?你是吃什么饭的?

那顾客:第一国民银行,抵押借款部。

    吉蒂斯大笑。

吉蒂斯:那你说说,你一星期没收多少人的抵押品?

那顾客: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从不在报上公诸于众。

吉蒂斯:我也没有。

那顾客:不!你有新闻代理人替你干。

    吉蒂斯从椅子里站出来。巴尔尼觉得不太妙,想拦他,于是就抓住围在吉蒂斯脖子上的理发布。

吉蒂斯:巴尔尼,这混蛋是谁?是老顾客吗?

巴尔尼:杰克,算了!

吉蒂斯:跟你讲,伙计……我是规规矩矩谋生的人。那些人没有难事是不上门来求我的。我帮他们摆脱困难。不象你们这帮吃银行饭的笨蛋,把人们赶出家门。

巴尔尼:看在基督的面上,杰克!

  56 吉蒂斯想把理发布掀掉

吉蒂斯:来吧,你站出来。我们到店外去谈谈……

    那顾客越发缩进了理发椅。

巴尔尼:杰克,算了。坐下,坐下……你听说过有个家伙去找他的朋友,他说……

    吉蒂斯被他拖回理发椅。

吉蒂斯:实际上我根本不知道那是怎么上报的……而且快得使我吃惊。我是规规矩矩谋生的人。

巴尔尼:当然罗,杰克!

吉蒂斯:是规规矩矩的!

  57 内景 吉蒂斯办公室

    吉蒂斯冲进办公室,用报纸拍着大腿。

吉蒂斯:德菲,沃尔希--

    沃尔希从他的办公室出来,德菲从另一间办公室出来。

吉蒂斯(继续说):苏菲……到女该子的房间里去待一会儿。

苏菲:可是,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坚持地):苏菲……

苏菲:是,吉蒂斯先生。

    苏菲站起身。出屋。

吉蒂斯:……讲到这个跟老婆干腻了的家伙……

德菲:听我说,杰克……

吉蒂斯:闭嘴,德菲,你老是这么急……听我说嘛,德菲……

    一位漂亮绝顶的年轻妇女出现在吉蒂斯背后的门口,不久又出现一个白头发的矮小男人。吉蒂斯没有发现他们。他们静听。

吉蒂斯(讲下去):……

  58 吉蒂斯趴在苏菲的办公桌上,笑得直不起腰来。那个灰白头发的小老头儿皱起眉头。吉蒂斯抬起头来,看见了那个少妇,看来她不到三十。漂亮得几乎使吉蒂斯张口结舌。

年轻妇女:是吉蒂斯先生吗?

吉蒂斯:是啊。

年轻妇女:你认识我吗?

吉蒂斯:这个……我想……我该想得起来。

年轻妇女:我们见过面吗?

吉蒂斯:这……没有。

年轻妇女:从来没有?

吉蒂斯:从来没有。

年轻妇女:我也这么想。你知道吗,我是伊芙琳·墨尔雷太太……墨尔雷先生的妻子。

  59 吉蒂斯大吃一惊。向那张报纸瞥了一眼。

吉蒂斯:该不是那个墨尔雷吧?

伊芙琳:正是那个墨尔雷,吉蒂斯先生。既然你承认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你也一定会承认我没有雇佣过你……更没有要你剌探我的丈夫。我发现你喜欢出名。

吉蒂斯先生,好吧,你会出名的……

吉蒂斯:墨尔雷太太,请等一下……

    她经过他身旁向门口走去。他止住了她。

吉蒂斯:……有点儿误会。跟 我来硬的没什么好处……

    伊芙琳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伊芙琳:我从不跟人来硬的,吉蒂斯先生。我的律师会来硬的。

    伊芙琳朝门口走去,吉蒂斯跟着她。那个白头发男人也从办公室跟了出来,轮到他来拦住吉蒂斯。

白头发男人:有一些东西要给你,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转过身来。一叠纸,有传票、有起诉书,被塞到他手里。伊芙琳走

出门去。白发老头(以愉快的口气继续说):“我想你的律师会跟我们联系的。”

    吉蒂斯呆呆地望着手中那叠纸。

  60 内景 吉蒂斯办公室的里间--吉蒂斯、德菲和沃尔希

    吉蒂斯办公桌上摆着空咖啡杯、传票和走诉书,还有吉蒂斯从理发店带回来的报纸。三个人坐在那里,疲惫而沉默。沃尔希嚼口香糖的声音是房间里最响的声音。吉蒂斯烦躁地瞪了他一眼。沃尔希停止咀嚼。德菲把烟蒂在一只喝干了的咖啡杯中弄灭。

吉蒂斯(对德菲说):这个房间里有七口烟灰缸。

德菲:知道啦!

吉蒂斯:这是个脏习惯。

德菲:人不是说“知道啦”了吗,杰克!

吉蒂斯:说了,说了……如果她跑进来说她是秀兰·邓波儿你也会说“知道啦”吗?

沃尔希:听着,杰克……当时,她出了墨尔雷的真地址和电话号码。

吉蒂斯:她只要查一下电话簿子就行了。

沃尔希:不,不……她还说不要打电话去,怕她丈夫接电话。

吉蒂斯:……只要我查出那个假婊子是谁……(吉蒂斯注视着那张报纸,突然,他抓起电话,拨号。紧绷的脸微徽露出一丝笑容。他按铃要苏菲。)

吉蒂斯:苏菲。

苏菲:是,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给我接时报……要怀蒂·梅尔霍兹……(等着电话)。还有那个下贱的窑姊儿(把话筒扣在耳朵上)……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带了律师和钞票来跟我显--摆他妈的臭架子。她也不见得比这儿的别人好--

    苏菲按响了蜂鸣器。

吉蒂斯(继续讲):怀蒂吗?有什么新闻,伙计……好,听着,那些照片你打哪儿搞来的……对了,捅了一下他那埃尔·麦肯陀的爱巢……真妙,怀蒂……是谁给你的照片……我给你的?吉蒂斯有些歇斯底里地笑着。)如果是我给你的,我干嘛还来问你……怀蒂?……怀蒂……跟我说一次实话吧,我被人逼得够呛……对……对……对。

沃尔希:他讲照片是你给他送去的?

吉蒂斯(停了一下):全是一帮骗子。

  61 (取消)

  62 内景 水电部 大厅

    吉蒂斯在一扇写着“总工程师--霍利斯·I·墨尔雷”的门前停下。

  63 吉蒂斯走进办公室的外间。秘书一惊。

吉蒂斯:我找墨尔雷先生。

秘书:他不在,你是……

吉蒂斯:吉蒂斯。

秘书:请问有什么事?

吉蒂斯:是私事。他出去多长时间了?

秘书:午饭时就出去了。

吉蒂斯:啊呀!(看看表)我来晚了。

秘书:他跟你约好的吗?

吉蒂斯:十五分钟以前。我干嘛不进去等他呢?

    不等任何反应,他径自往里走。秘书正待起身抗议,他已进了套间的门。

  64 墨尔雷的办公室里间墙上挂满了奖状和墨尔雷在各建筑工地上的照片以及这个城市河流和水库的

大地图等。办公桌上有一个相框,是伊芙琳穿着骑装的着色照片。

    吉蒂斯走向办公桌,同时看着门上方的半透明玻璃外面的动静。

    吉蒂斯迅速审视了桌面后,把一只抽屉拉开又关上。有一只抽屉拉不开。他重新拉开上面的一只,底下的那只也开了。

    他朝里看,拉出一本支票簿。他把支票本掀开,把存根象洗纸牌似地翻了一遍。放下。……找到一串钥匙、一本旧电话本、还有1913年在毕特摩尔旅馆举行的水电部聚餐会的菜单。然后,吉蒂斯翻出了墨尔雷曾摊在汽车发动机盖上的那张蓝图。黑体字写着:“ 洛杉矶盆地流域和排水区详图。”

    他迅速地翻阅……看到墨尔雷端端正正的字迹写着:

“ 星期二晚。橡树关水库--使用七路管道。”

    吉蒂斯瞥见半透明玻璃外有人影,越来越大。

他很快地将一件件东西放回抽屉,用膝头顶上抽屉……几乎把桌子上墨尔雷的一付备用眼镜碰落在地。他连忙抓住了它,把它放回到桌上。当办公室门打开时,他在办公室内踱步。

  65 勒斯·易尔勃顿

    勒斯·易尔勃顿走进办公室。焦虑不安的秘书跟在他身后。

易尔勃顿:我能为您做什么吗?(伸出了手)我是勒斯·易尔勃顿,水电部副部长。

吉蒂斯(也是很高兴的样子):我叫J·J·吉蒂斯……我不是为了公事来的。

易尔勃顿: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在我办公室等他。

    这与其说是邀请,不如说是要求。吉蒂斯点头,跟着易尔勃顿出去,穿过外间办公室,经过穿堂,走进易尔勃顿的办公室。

易尔勃顿(边走边说):你明白吗?--报上关于墨尔雷先生的那桩事弄得我们

  很紧张!

  66 内景 易尔勃顿的办公室

    比墨尔雷的办公室稍小一些。最引人注目的东西是架在墙上的一条涂了漆的马林鱼。另外是两帧易尔勃顿同黄尾鱼和其他鱼一起拍的照片。易尔勃顿站在一旁。

    另外还有一面绣有一条鱼,下面有A、C两个字母的三角旗钉在墙上。

易尔勃顿:总之,你跟一个人长期合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了解他了,包括他的习惯、他的为人等等,甚至知道他是不是那类喜欢搞女人的人。

吉蒂斯:那么墨尔雷是那类人吗?

易尔勃顿:对于这种事他甚至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笑话。

吉蒂斯:可能他对这种事非常认真呢。

  67 吉蒂斯眨眨眼。易尔勃顿挺欣赏地咯咯地发笑,气氛似乎缓和了一些。

吉蒂斯:你不知道墨尔雷先生在哪儿吃午饭吗?

易尔勃顿:对不起,我……

吉蒂斯:好吧,对他说我下次来。

  68 吉蒂斯看到易尔勃顿办公桌上有一个名片盒。

吉蒂斯:我拿一张您的名片行吗?可能以后还要跟您打交道。

易尔勃顿:请自便!

    吉蒂斯捡了几张,放进上衣上面的口袋里。走出门口,几乎同站在秘书桌旁的一个人撞个满怀……这个人同他年龄相仿,但比他高出一头和宽出一英尺,身穿一身普通外套,看来活象牛皮纸袋。

吉蒂斯:墨尔维希尔,你在这儿干嘛?

  69 外间办公室--易尔勃顿、墨尔维希尔和吉蒂斯

    墨尔维希尔盯着吉蒂斯,依然站在写字台旁。

墨尔维希尔:他们断了我的水,干你什么事?

吉蒂斯:你怎么会知道的?你又不喝它,你又不洗澡,可能他们发了封信给你。不过那你又得认字才行。

    墨尔维希尔向吉蒂斯走去,气得发抖。易尔勃顿一步跨向两人之间。

吉蒂斯:别太紧张,墨尔维希尔,见到你很高兴。(向易尔勃顿)你认识这位克劳特·墨尔维希尔吗?

易尔勃顿:大概认得。他是为我们干活的。

吉蒂斯:是干什么的?

    易尔勃顿尴尬地瞥了墨尔维希尔一眼。

易尔勃顿:坦白地说,有人威胁要炸城市的水库。

吉蒂斯:为什么目的呢?

易尔勃顿:为了这该死的干旱。我们不得不在这个流域实行配水。农民们急疯了………..有什么办法呢?城市居民也需要饮用水。

吉蒂斯:那你交好运了,易尔勃顿先生。

易尔勃顿:这话怎么说?

吉蒂斯:这个墨尔维希尔当凡杜拉县警长的时候,私酒贩子运到马拉波的酒一滴也没有损失。他准能为你保住你的淡水。

  70 (取消)

71 吉蒂斯

    驾车拐到一条蜿蜒的路上。这条路通向山脚。

    吉蒂斯突然将车头一拐,避开了一条懒洋洋躺在路上的狗。吉蒂斯朝着这条懒狗狂怒地按着喇叭并吼叫着。

  72 吉蒂斯在拐弯处停下。在峻峭的山坡上,半隐蔽地座落着墨尔雷的住宅。它廊腰缦回,设计和建筑得十分巧妙。他熄火后,远处传来拍岸的浪潮声。

    吉蒂斯向入口处走去。

  73 外景 墨尔雷家--吉蒂斯

    按门铃后,站着等门。

    一个留着一头浓发、门牙上镶着半颗金牙的身强力壮的华裔管家来开门。

吉蒂斯:我是J·吉蒂斯,来见墨尔雷先生。

    吉蒂斯从腰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管家,管家接过名片,消失在屋里,吉蒂斯留在门口。

    吉蒂斯站着,流着汗,他看着一个日本花匠在修剪树篱笆。听到“叽叽吱吱”的声音。吉蒂斯在门廊上走了几步。

  74 视角--车房

    一个司机在用鹿皮擦一辆奶油色的派克牌高级轿车。引擎盖上冒着热气。“叽叽吱吱”的声音显然是用鹿皮擦车时发出的。

  75 华裔管家

    出现在门口。

管家:请。

    吉蒂斯回头看他。华裔管家做手势让吉蒂斯跟他走。

  76 穿过房子--吉蒂斯

    跟着他,想把一间间房间都默默地记在心上。有一个女仆在书斋里打扫。他们穿过书斋,和一条格子棚架走廊上的几道法国式拱门后,来到一个流着活水的水池。

管家:您,请。

  77 吉蒂斯一人站在水池旁。突然周围变得十分安静,只听见淙淙的流水声。

水池在溢水。隔了一会儿,花匠奔回来。他向吉蒂斯笑笑,把探棒伸进水池。

    水池底上有一件闪闪发光的东西,吉蒂斯看见了,隔了一会儿,花匠放下了那根长的探棒。……水退了下去。

  78 外景 水池 吉蒂斯和日本花匠 白天

花匠:(向吉蒂斯):对玻璃不好。(注:花匠是日本人,英语发音不准。这里的原意是‘对草不好’,发音像‘玻璃’)

吉蒂斯:呵,是的。对草不好。

    花匠点下头就走开了,吉蒂斯还在望着池底那闪闪发光的东西。他看看花匠使用的工具,迟疑了一下,然后拿起工具,用它去捅池里的那个闪光的东西。然后他看到伊芙琳,正拐出来,沿棚架走廊走过来。他漫不经心地把探棒拉起来,用它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伊芙琳穿着一条蓝色工裤,两股间已磨成白色,裤沿上镶着棕色流苏。她穿着马靴,稍稍有些出汗,不过看起来比在他办公室时更年轻。

伊芙琳:怎么啦,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见到了伊芙琳,既有一些吃惊,又一些恼火。然而,他又表示出非常有礼貌。

吉蒂斯:实际上,我是来这儿找您丈夫的,墨尔雷太太。

    他稍显紧张地笑着。等待着回答。但她没有回答。

    这时,华裔管家出现在阳台上。

伊芙琳:想喝一点什么吗?

吉蒂斯:您在喝什么?

伊芙琳:冰红茶。

吉蒂斯:好……那很好,谢谢。

    管家点一下头。离去。

  79 外景 水池和花园 墨尔雷家 白天

    伊芙琳坐在一张玻璃面的桌子旁。吉蒂斯走过画跟她坐在一起。

伊芙琳:我丈夫在办公室里。

吉蒂斯:实际上他不在。而且他已经从他那个埃尔·麦肯陀寓所搬走了。

伊芙琳(尖锐地):那不是他的寓所。

吉蒂斯:不管怎么说,我……问题是,墨尔雷太太, 我这一行是不受人喜欢的。但这是我的职业。相信我,谁整您丈夫也就是整我。

洛杉矶是一个小城市,流言蜚语……

    他想等等反应。然后:

吉蒂斯(接着讲下去,可又显得不太自然):我只是想谋生,我不想成为本城的笑柄。

伊芙琳:吉蒂斯先生,您说服了我,我将撤销诉讼。

吉蒂斯:什么?

伊芙琳:我说我将撤销诉讼。

    摆着冰茶的盘端了出来;雷蒙把托盘摆在他们中间。

伊芙琳(愉快地):……所以让我们……全忘掉了吧……要糖吗?柠檬?还是都要?

吉蒂斯:墨尔雷太太?

伊芙琳(正在搅拌一杯冰茶):什么事?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我不希望您撤销……

  80 伊芙琳抬头看他。吉蒂斯有些忸怩地笑着。

吉蒂斯:我该同您丈夫商谈一下。

伊芙琳(有些关切地):……干吗?……有什么必要呢?听着……霍利斯似乎认为您是无辜的。

吉蒂斯:可是,墨尔雷太太,过去别人给我安过不少罪名,可没安过我这个。

    他再一次稍稍紧张地微笑着。还是没有反应。

吉蒂斯(接着说):实际上,有人搞了不少鬼,不管打不打官司, 我要搞清楚。我不是

那种轻易被人整倒的人……所以我很想见您丈夫……除非不便。

伊芙琳(有些紧张):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吉蒂斯:墨尔雷太太,我可不可以直说?

伊芙琳:当然可以,如果能直说的话,吉蒂斯先生。

吉蒂斯(决定说得委婉些):……嗯,那个小情妇,她很漂亮,当然,是那种贱希希的,……她失踪了。可能他们一块儿藏了起来。

伊芙琳(越来越火):那又怎么样呢?与您何关?

吉蒂斯:不干我个人的事……墨尔雷太太……我只是……

伊芙琳:这完全是个人的私事,不能再个人了。这究竟是公事还是您自己想入非非。

吉蒂斯:我们这样来看……关于这个假婊子,对不起我用这种词,她说她是您,她雇佣了我。不管是谁指使她干的,反正不是跟我过不去。 他们是想整您的丈夫。如果我能见您丈夫,我可以帮他一把……你们今天早晨讲过话吗?

  81 伊芙琳轻轻抚摸着自己裤子上的流苏。

伊芙琳:没有。我很早就出去骑马了。

吉蒂斯:……看来您骑得很远……

伊芙琳:没有。只是骑光背马。不过,你可以到橡树关水库或是史东峡水库去找找看……有时候吃午饭的时候他会到那两个地方去转转的……要不然,他六点半就到家了。

吉蒂斯:那我晚上来。

伊芙琳:请先打个电话。

    吉蒂斯点点头。

  82 外景 橡树关水库 白天

    吉蒂斯驾车在一条盘山公路上行驶,沿着溢洪渠,驶进干裂的群山之中。

  83 两辆消防车

    其中一辆是急救车,停在水库入口处。

    挂着“闲人免进”牌子的链条栅栏现在打开着。附近有人三五成群地在活动。下面是水库。

    吉蒂斯的汽车被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拦住。

警察:对不起,先生,这里不对外开放。

    吉蒂斯仅仅犹豫了一瞬间。

吉蒂斯(对警卫说):没事儿。我是勒斯·易尔勃顿,水电部的副部长。

    他在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易尔勃顿的名片……递给警卫。

警察:对不起,易尔勃顿先生。请开进去吧!

  84 吉蒂斯驾车经过警卫,穿过大门。沿着水库行驶。

    他看到一辆警车和另一辆无标记的汽车。

    吉蒂斯停下车来。下车。好几个人背向着他,有一个人在轻声地说话,朝下面的水库望着。水库内有人划着几艘小艇,显然在打捞什么东西。

    一个人转过身来,瞥见吉蒂斯。他认出了吉蒂斯,并且显然感到意外。

洛契:吉蒂斯……老天哪……

吉蒂斯:洛契……

洛契(向吉蒂斯走来,抓住他的膀子)……来吧,离开这儿,要不……

  85 外景 水库 白天

    洛契试图把他弄回到路上。

吉蒂斯:要不怎么?出了他妈的什么事啦?

    听见他的高调门后,站在渠旁正和两个穿游泳裤的男子说话的那个人转过身来。他是路易斯·埃斯柯巴。一个瘦高个子、年约三十多岁的墨西哥人。

吉蒂斯和埃斯柯巴相见之下两人都表现出相当的惊讶。周围的人都感到很不自在。洛契简直是在冒汗。最后,埃斯柯巴露出了笑容。

埃斯柯巴:哈罗,杰克。

吉蒂斯(毫无笑容):你好吗?路!

埃斯柯巴:……我的感冒老是好不了,不过,除此以外,我很好!

吉蒂斯:热感冒最难治!

埃斯柯巴:就是。

    吉蒂斯把手伸入口袋,取出香烟盒。

消防员:请勿吸烟,先生……这个季节最容易发生火灾。

埃斯柯巴:我看我们就破一下例罢……我负责,让他不乱扔火柴。

吉蒂斯(点烟):谢谢,路。

埃斯柯巴:你怎么让警卫放你进来的。

吉蒂斯:老实告诉你,我撒了一个小小的谎。

  86 埃斯柯巴点点头。他们走了几步━━其他的警察━━两个便衣和一个穿制服的警官注视着他们。

埃斯柯巴:你单干,还混得不错。

吉蒂斯:还过得去。

埃斯柯巴:是啊,有些人有时需要经过一段摸索后才能找到自己的道路。我看你就是。

洛契:他尽在别人的丑事中找主意。

吉蒂斯:路,你说,你还在抓那些用嘴喷水烫衣服的中国人吗?

埃斯柯巴:你落后时代啦,杰克━━他们早用蒸气熨斗了━━(笑笑)而且我已经不在唐人街了。

吉蒂斯:什么时候离开的?

埃斯柯巴:当了警官后……

吉蒂斯:恭喜你。

埃斯柯巴:嗯,那么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吉蒂斯:找一个人!

埃斯柯巴:谁?

吉蒂斯:霍利斯·墨尔雷。看到他了吗?

埃斯柯巴:看到的。

吉蒂斯:我想同他谈谈。

埃斯柯巴:欢迎你试试。他就在那儿。

  87 埃斯柯巴指着下面的水库。两个人正在用带钩的长竿在水里捞来捞去。 看得出其中一个人象是勾到了什么。他喊了起来。另一个人也去勾住了它。他们一起拉,露出了一个人的浸透了水的衣背━━他们着手把尸体拉入小艇。

  88 内景 法医办事处 伊芙琳和埃斯柯巴

   两人站在墨尔雷的尸体旁。两人向一边走了数尺。轻声说话。好象怕死者听到似地。

埃斯柯巴:……看来他是从渠道的那头被 一直冲到这儿的━━他不会游泳吗?

伊芙琳:当然会。

埃斯柯巴:━━显然冲下来时,水把他打昏了━━

    伊芙琳微微点了一下头。埃斯柯巴咳嗽。验尸工作人员将尸体推出办公室。

埃斯柯巴(接着讲):……那桩所谓的男女问题……报上发表之后,他忧虑或闷闷不乐吗?

  89 法医办公室外

    吉蒂斯一直坐在一条长板凳上,吸着烟,倾听着。听到了这个问题时,

他站起来朝门口张望。

  90 埃斯柯巴看见了他,没理他。伊芙琳没有看见他。

伊芙琳:……当然没使他高兴……

埃斯柯巴:他不可能是自杀吧?

伊芙琳(断然地):不可能。

埃斯柯巴(开始有些不太自然地):墨尔雷太太,您会不会凑巧知道那个年轻女人的姓名?

    伊芙琳脸上闪过烦恼的神色。

伊芙琳:……不知道。

埃斯柯巴:您知道她可能住在哪儿?

    埃斯柯巴和伊芙琳缓缓走向门口。

埃斯柯巴:您和您丈夫从来没有谈起过她?

伊芙琳:(稍停,支吾地):他……我们谈过……他不肯告诉我她的姓名。我们为她争吵过……当然━━我完全没有料到会这样。

埃斯柯巴:完全没有料到?

伊芙琳:……是的。

埃斯柯巴:不过,我以为您雇了一个私人侦探。

伊芙琳:私人侦探?

埃斯柯巴(含糊地向门外指指):吉蒂斯先生

伊芙琳:这个嘛……对的……

  91 伊芙琳抬头看到吉蒂斯站在门口,

    伊芙琳抬头看到吉蒂斯站在门口,离她只有一、二尺。突然住口。两人对视良久。

伊芙琳(眼盯着吉蒂斯):不过……我……之所以要这样做……是……我认为这流言蜚语,我要止住它。

    她讲完以后,以可怜的眼光看着吉蒂斯。

    埃斯柯巴就在她身后,吉蒂斯没有开口。

埃斯柯巴:……吉蒂斯先生是什么时候告诉您这些谣言有一定的事实根据呢?

    伊芙琳望着吉蒂斯,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吉蒂斯(平静地):就在报纸报导之前,路!

  92 埃斯柯巴点头。他们慢慢起步,不时地给从停尸间推出来的一些尸体让路。

埃斯柯巴:您不知道那个年轻女人现在在哪里吗?

吉蒂斯:……不知道!

埃斯柯巴:她的姓名呢?

吉蒂斯:……不知道!

    他们在走廊中又走了一段路。

伊芙琳:还有什么事要问我的吗?警官。

埃斯柯巴:没有了,墨尔雷太太。当然,请容许我表示最深刻的哀悼。如果━━我们需要再了解什么的话,我们再来找您。

吉蒂斯:我送她上车,马上回来。

  93 埃斯柯巴的视角

    伊芙琳看着吉蒂斯。他们穿过几道门,走过几个记者,记者们正待在外屋说笑着,可以听见“只能在洛杉矶”、“在南方小咖啡馆”这样一些话尾。

    吉蒂斯护着她穿过记者,那些记者拥上来提问题。吉蒂斯把他们推开。

  94 伊芙琳和吉蒂斯--在她的汽车旁 在一个小停车场。

    伊芙琳在她手提包内慌乱地找着什么。

吉蒂斯:墨尔雷太太?……墨尔雷太太。

伊芙琳(脸涨得血红,流着汗):……稍待一下……

吉蒂斯(温柔地碰碰她):……您的车钥匙没有拔下来……

伊芙琳:啊……谢谢您。

    她朝下望,靠在车身上。

伊芙琳:……感谢您护着我,我真不想再解释什么……我会寄张支票给你。

吉蒂斯(搞糊涂了):支票?

    伊芙琳进汽车。

伊芙琳:作为正式手续,我雇佣你。

    伊芙琳驶,吉蒂斯目瞪口呆地站着。

  95 内景 法医办事处的走廊

吉蒂斯:路,别那样。是你拉我来作声明的!

埃斯柯巴:没有必要了。

    埃斯柯巴耸耸肩。

吉蒂斯:不要了?

埃斯柯巴:不要了!这是一桩意外事故。

吉蒂斯:你是说,你将把它处理成一桩意外事故。

    埃斯柯巴抬眼望他。

埃斯柯巴:对了。(蔑视地)为了尊重他的社会地位。

    又向前走。

    吉蒂斯大笑。

吉蒂斯:他干了什么,路?调戏了你的妹妹(埃斯柯巴停步)?

埃斯柯巴:没有……可是他溺死了五百个人,其中有我的堂兄弟。他们都是些小人物, 只不过是住在水坝附近的一群墨西哥小子罢了。算了吧,吉蒂斯,你不会成为出于污泥而不染的鲜花。

吉蒂斯:是吗?你想得出什么来告发我吗?

埃斯柯巴:我想出来后,你会听到的。

    吉蒂斯点头,转身,沿走廊下去。

  96 陈尸所门外

    吉蒂斯在一张停尸台边站住,尸体脚趾上挂着墨尔雷的姓名牌。摩尔蒂站在套0

间的门口。一台收音机开着它正在继续播送报告洛伦查琼斯及其爱妻的生平的另一章。

    另一验尸所的工作人员坐在桌旁边听广播,边吃着三明治。

  97 吉蒂斯从容不迫地走进屋内。

摩尔蒂(咀上叼着烟):杰克,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吉蒂斯:没有事,摩尔蒂,我中午休息,来看看最近谁死了!

    吉蒂斯把床单撩开,把它往下拉。摄影机第一次瞥见了墨尔雷的尸体。双眼

圆睁,脸上伤痕累累。

吉蒂斯:是吗?有意思吗?正在闹干旱,水电部长倒淹死了。恰恰在洛杉矶。

吉蒂斯(望着墨尔雷):没错。伤得可不轻。

摩尔蒂:从很高的地方冲下来的。

吉蒂斯:……你过得还好,摩尔蒂?

    摩尔蒂正在同另一个助手一起推进另一具尸体。

摩尔蒂:再好不过了,你知道嘛,杰克。

    正当他把尸体推进冷藏库的时候,他爆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吉蒂斯看到了另

一具尸体,就拉上了墨尔雷的床单。

吉蒂斯(压过咳嗽声):对。那是哪一个?

    摩尔蒂把被单拉开。

摩尔蒂:是里洛埃·施哈特那个醉鬼……那个常在佛格逊胡同闲荡的家伙……

    摩尔蒂拂去那人脸上的沙粒,呵呵地笑着。

摩尔蒂:真是个人物。这一阵子他一直住在闹市区的大下水道中……底下什么都有,

还有个梳妆台。

  98 吉蒂斯已经失去了兴趣。走了开去。

吉蒂斯:……是吗?……

摩尔蒂:也是淹死的。

    这句话使吉蒂斯停了步。

吉蒂斯:又是一个?

摩尔蒂:对!醉得神志不清,在河床底晕了过去。

吉蒂斯:洛杉矶河吗?

摩尔斯(有些不解):是啊,在霍伦贝克桥下,怎么啦?

    吉蒂斯回到尸体旁,凑近了看。

吉蒂斯:那儿干得见了底,摩尔蒂。

摩尔蒂:可没全干。

吉蒂斯:是,可也不会在湿润的可床里淹死啊!不管醉成怎么样。荼匙里淹不死人。

摩尔蒂(耸耸肩):他肚子里有水,杰克,他是淹死的。

    吉蒂斯嘟囔着走开去。

吉蒂斯:天哪,这地方……

  99 外景 日落大街--吉蒂斯--白天

    他在桥头上停下车来……一个水泥侨墩上写着“霍伦贝克桥”的字样。

吉蒂斯往下望河床。

  100 从桥上往下望

    蒂斯看到了一间倒塌的棚屋的泥泞的残余物散落在桥下的河床里。就在他下面有一块权充屋顶的广告牌搁在河岸和下水道出口之间,牌上写着:“本大楼内办公室出售。价格5,000至6,000美元”。下游处,一座梳妆台、一只油桶、一个汽车沙发、一只人造黄油的空听……等,都是施哈特家的一钱不值的残余物。

  

此条目发表在 剧作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