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转贴)希区柯克:为什么我要拍“情节剧”

Magasa/译


什么是情节剧(melodrama)?



如果我承认自己喜欢拍某一类电影,那么我得先对此进行定义。为你自己定义然后看看这有多难。
一个人的戏剧(drama)是另一个人的情节剧。
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剧院里,只有两种娱乐形式的划分——情节剧和喜剧(comedy)。假充内行的人这么断言,在特鲁里街(Drury Lane,伦敦西区著名的剧场集中地)是戏剧。在吕克昂(Lyceum)是情节剧。唯一的区别是座位票价的不同。
老家伙们用“情节剧”的概念来表示一种幼稚的故事类型,其中每个情境都被夸张,每种情绪都表现过火。
但这种定义不是通用的。西区的“情节剧”在外省可能被当作“戏剧”。某种程度上“情节剧”是由观众的眼睛和思维来决定。
现实生活中,被称为“情节剧化”是一种批评。这个术语表示歇斯底里和言过其实的夸张行为。
一个女人听到她丈夫的死讯时,可能会张开双臂尖叫,或者她会安静地坐着什么也不说。第一种动作就是情节剧化的。但真实的生活中这却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在电影中,情节剧化的影片是建立在一系列感性的事件上的。所以你必须承认情节剧是电影中的中流砥柱和活力源泉。
我利用情节剧,是因为我在电影制作中有一种强大的愿望来节制陈述。在足够戏剧化以被称为“情节剧化”的情境中,我认为“节制陈述”是达到自然和真实的途径,同时谨记银幕的娱乐性要求,首要的是活泼的动作。
调查一下在电影出现以前,地方戏院中最流行的是什么?你会发现戏里面必须有真实的“血肉”。现在观众翻了无数倍,我们在电影中也必须如此迎合。
但是——这个“但是”非常困难——同样的观众已经学会期待用现代的、自然的方式来处理“有血有肉”的戏剧。银幕创造了以前剧场里从来没有的一定程度上对真实性的需求。
现在我们不可能在银幕上办到真实。真实生活总的来说是无趣的,例外的一面是比如说犯罪。完全如实表现的真实往往却是不真实的,因为在电影观众或戏剧观众的头脑里有我称为“戏剧习惯”的东西存在。这种习惯导致观众倾向于认为银幕上的东西在他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验以外。
所以有这样的问题——怎样将颜色、动作、自然、伪装成的真实以及对大多数观众来说并不熟悉的情境结合起来?要将这所有的东西掺合在一起。
既然我最大的愿望在于真实,因此我才用所谓“情节剧”——但它也被称为“超现实”的——我认为这是唯一能够在银幕上做到真实并同时保持娱乐性的方法。
可能我遇到的最奇怪的批评是说我有时候把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稀奇古怪的不真实的东西搬到银幕上,而实际上这些被批评的事件都是从真实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原因在于人性的矛盾使真实生活陌生化,从而显得不真实了。
另一方面,如果太真实,就会更加贴近观众的个人经验,那他就不会去电影院近距离地观看自己所遇到的问题。
今天比其他人更了解公众心理的人是现代化的成功、畅销报纸的编辑。他应付的是更大程度上的“情节剧”。新闻的现代化处理,使得读者“亲身经历”了故事,他们对公众思维的分析是绝妙的。
如果电影制作者能够像报纸一样了解公众,他们一定会更容易马到成功。
(文/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1936年)
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