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张爱玲《金锁记》电影剧本(添加中)

《金锁记》电影剧本
根据张爱玲小说《金锁记》改编。
声明:该剧本踏实于原著,仅供学习之用,并无他意,请大家尊重版权。
故事梗概:
麻油店出身的曹七巧被哥嫂蒙骗嫁给了患软骨病的姜家二爷,心高气傲的七巧在压抑中造成了人格的扭曲,她对钱有一种病态的追求,她要攫取最多的金钱来换取她一生的幸福,通过折磨别人来满足自己扭曲的心灵。同时,她与放荡的三爷姜季泽保持了暧昧的关系,那是她黑暗心灵里唯一有阳光的地方。但季泽清楚她的为人,宁可不要七巧的钱也断然拒绝了她的进一步要求。二爷死了,分家产时,因为争一只金锁七巧与季泽发生争执,但她仍然爱着和泽。后来,季泽来借钱,但她认为季泽要通过欺骗自己的感情来欺骗自己的钱,把季泽哄走了。她心中的阳光消失了,她更加无情地折磨别人,儿子长白、女儿长安是最大的受害者。她让长白陪她抽大烟,儿媳独空房,对亲家母说儿媳的房话,儿媳成了精神病,又给长白娶姨太太,给长安裹脚,逼长安退学,教长安抽大烟,扼杀她来之不易的爱情。姨太太生下了一个儿子后吞生鸦片自杀了,长白死在妓院里,他的遗腹子跟着长安生活。长安变成又一个七巧,骑在门槛上说着刀子样的话语。

剧本:
1、(序幕)外景  墓地  白天
雨点打在枯黄的杂草上,一只蟋蟀趴在草丛里叫着,蟋蟀蹦出去。镜头跟着蟋蟀摇,出现一片山坡上的小树林,几个坟头高低错落地分布在树林的草丛里,不断有树叶被雨点打落飘下来。
镜头平移,一座墓碑,又一座墓碑,后面山坡上还有,移到一座墓碑前停住。碑上的铭文――
姜门曹氏七巧之墓。
这座墓碑的后面露出一只挥舞着的胳膊。
一个男人没穿雨衣跪在碑后扒坟头。双手沾满了泥浆,雨珠从他头发上滑落,他挖好了一个坑。土块从坑边滑落,有树叶飘到坑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金锁,那是只成色不错的金锁,上面有“长岁百岁”字样,翻过来,背面有“富贵吉祥”字样。他凝视着――
姜季泽:哼,哼,长命百岁?富贵?吉祥?谁富贵了?谁吉祥了?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躺在这里风吹雨淋?还不一样化成烂泥?有什么区别?二嫂,七巧!这就是你掂记一辈子的东西,我,给你送来了。
他把金锁扔进坑里,动手缓慢地填土。那只金锁慢慢地被埋住了。
他离开了那座墓碑,雨还在下着,以此为背景出现字幕、音乐。
2、外景  姜家门口  白天
一座大宅院,一个女孩子拎着饭盒穿过院子往门口跑。门口胡同里传来小贩的声音――
小贩(画外音):豆花呕――,豆花!
女孩出现在门口,赶紧对小贩摆手――
小双:快别喊了,让全家人都知道了!
小贩接过饭盒舀豆花,丫环往门里张望着。
丫环:她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可着大院问问,谁吃这个?麻油店出身的吃过什么好东西,就知道豆花好吃,咱也就在这儿说说――就这个贱命!
丫环转身拎着饭盒跑进门,小贩挑起担子往前走――
小贩:豆――!
他突然停顿了,扭头看看大门,快步离开。他身后是气派的大门,门上匾额写着“姜府”。
3、内景  季泽房内  白天
挨着窗户的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镜子上彩绘着鸳鸯戏水,贴着喜字。镜子里一个女人梳理头发,小心地往头上插首饰。镜子里她的斜后方床上挂着帐子,一只手从帐子里伸出来,耷拉到床边。女人仔细端详着自己――
兰仙:我先去给老太太请安了,等你,又得误了事。
一个人影从窗户外走过去。
玳珍(画外音):三妹妹,咱们一块儿去!
镜子里的兰仙往外看,一个女人立在门外微微掀开帘,兰仙赶忙迎出去。
4、外景  姜家院内  白天
兰仙与玳珍边走边谈。
一个小男孩突然跳到她们跟前,把两人吓了一跳,在男孩身后还有一个小女孩。
玳珍:淘气鬼,吓我一跳,你妈呢?
两个孩子跟在她们身后,女孩歪着头看兰仙。兰仙低下头,有些害羞。
长白:我妈伺候我爸呢。
玳珍发现了兰仙的难堪,嚷两个孩子。
玳珍:这是你三婶,别围着看了,走吧走吧。
两个孩子跑走了,兰仙看着孩子们跑远。
玳珍:七巧的两个孩子,长白和长安。小小年纪,就叫七巧教得满嘴瞎话。

候车室
对原著稍微进行了一些变动,删除了几个人物,加重了季泽的戏份,并把原作中比喻的金锁具象为一把真正的金锁。此为前4场,后正编写中

TOP

候车室

4-9场

第4场有漏的地方。重发。
4、外景  姜家院内  白天
兰仙与玳珍边走边谈。
兰仙:二嫂呢?
玳珍做了个抽大烟的动作。
玳珍:还得抽一袋呢。
兰仙: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也要抽这个解闷?
玳珍:可不是解闷,钱多,又没地儿花去。
一个小男孩突然跳到她们跟前,把两人叫了一跳,在男孩身后还有一个小女孩。
玳珍:淘气鬼,吓我一跳,你妈呢?
两个孩子跟在她们身后,女孩歪着头看兰仙。兰仙低下头,有些害羞。
长白:我妈伺候我爸呢。
玳珍发现了兰仙的难堪,嚷两个孩子。
玳珍:这是你三婶,别围着看了,走吧走吧。
两个孩子跑走了,兰仙看着孩子们跑远。
玳珍:七巧的两个孩子,长白和长安。小小年纪,就叫七巧教得满嘴瞎话。
5、内景  老太太房内  白天
桌子里面立着一尊菩萨像,前面摆放着香炉、木鱼、念珠,香炉里焚着香,桌子外沿的一个盘子里盛着核桃,边上的小盘子里有核桃仁。有轻微的鼾声。玳珍、兰仙两个人悄悄地进门,一个丫环迎出来――
丫环:昨儿个做佛事晚了些,还没醒呢。
两人轻手轻脚地坐到椅子上,围着桌子剥核桃。兰仙很长的指甲,小心地剥着,两个人都不敢说话,屋子里只有轻微的鼾声和剥核桃的“啪”声。两人默默地相视而笑。
七巧(尖声地、画外音):哟,人又齐了,想必我今天又晚了!
两人齐往外看,兰仙站起来,丫环从里屋出来。帘子掀开一条缝,一个女人探进头。
七巧:怎怪我不迟到——摸着黑梳的头!谁教我的窗户冲着后院子呢?单单就派了那么间房给我。
七巧走进屋子,快步走到兰仙跟前,夺过她手中的核桃――
七巧:三妹妹快放下,大姐也真是的,怎么让新娘子干起活来了!全指着这水葱似的指甲招人爱呢,万一弄断了让三妹妹哭鼻子去。哼,姜家就兴这个,老的欺负大的,大的欺负小的,欺负来欺负去欺负到我们头上,也该受欺负,谁让我们家的活死人不争气呢!
七巧把兰仙按到座位上,头快要趴到兰仙的肩膀上了,凑近她的耳朵。玳珍厌恶地瞅七巧,正要回击。
七巧:三弟还没醒?是不是昨晚闪着腰了!
兰仙害羞地低下头,瞅着玳珍寻求解围,玳珍生气地看看七巧低下眼睛。七巧自顾自地大笑着,丫环看看里间又看看七巧想上前阻拦又不敢。兰仙又拿起核桃不不知所措地剥着,丫环终于忍不住了――
榴喜:二奶奶!老太太还没醒呢。
七巧(厉声地):没醒了又怎么了!你们几个心眼我还不清楚?老太太多睡会儿你们就能多逃会儿懒,倒要你来教训我!
七巧又把头低到兰仙肩头上。
七巧(柔声地):三妹妹,你可真有本事,才来几天,就把个没家的姜季泽弄的服服帖帖,天一落黑就不出门了?谁不知道三弟风流?
七巧慢慢离开兰仙转到玳珍身后。
七巧:是不是大嫂?哪次回家不是回来拿钱的?三妹妹说说,怎么个办法拴住他的?
玳珍打断她,狠狠地瞪着她。
玳珍:二妹妹说些什么话?三妹妹初来乍到的,你让她把我们家想成什么?
七巧:想成什么?我可说的都是实话,难听是难听了,但不像别人净说好听话哄着三妹妹,我可让人骗怕了。
兰仙狠劲地剥着核桃,“啪”的一声一根指甲断了,七巧慌忙跑过来,拉住兰仙的手。
七巧:哟,我说不让三妹妹剥来着吧,快,我给铰铰。
七巧起身去拿剪子,兰仙气鼓鼓地起来往外走。
兰仙:不用了二嫂,去回屋自己铰去。
兰仙出门太慌了,差点在门槛上绊倒,玳珍也跟着跑出去了。
玳珍(画外音):三妹妹,三妹妹!
七巧叉着腰,笑吟吟地看着她们离去,回到座位上抓起核桃仁,一个一个往嘴里扔。
里间传来老太太的咳痰声,七巧扔下核桃,赶忙进里屋了。
丫环们扶老太太起来,老太太艰难地喘气,七巧上前夺过丫环手里的衣服――
七巧:笨手笨脚的,可着老太太心眼好,要我早受不了你们,去去,给老太太备饭!
丫环们出去,七巧给老太太穿衣服。
6、外景  老太太房外  白天
两个丫环端着痰盂拎着尿桶下楼。
凤萧:今儿个二奶奶倒是孝顺!
榴喜:孝顺?!她一孝顺,准有事儿,要么跟老太太要东西,要么说谁的坏话,对自己也不见得好,就是不让你们安生。
姜季泽遇到了两个丫环,两个丫环给他请安。
季泽:谁在老太太屋里?
榴喜:二奶奶。
丫环们过去了,季泽欲转身回去,犹豫了一下,又往前走了。
7、内景  老太太房内  白天
老太太靠在床边,七巧跪在身后给她梳头,老太太舒服地闭上眼。
老太太:唉,要说梳头,还得说七巧你。
七巧:老太太可别这么说,传出去,别人又该说我的闲话,来这屋里的人,除了我,哪个不是盯着老太太的钱,老太太看不出,可逃不过我的眼睛。
老太太:你刚才说天下要乱了?
七巧:可不是,到处打仗,到处抢东西,乱着呢,听说快要打到上海了。
梳好了头,七巧把镜子递给老太太,老太太满意地左右端详着自己。
老太太:七巧,我的那只金锁,你就先替我管着吧。
七巧:太好了!在哪儿呢?
老太太:在哪儿来着?我想想。
老太太眼睛看着屋顶,想了一会儿好像想起来了,慢慢腾腾地爬到床上翻找着。七巧兴奋而不安地看看外面,搓着手。
季泽:(画外音):二嫂不忙着过瘾去,还在这儿干什么呢?老太太找什么呢?
季泽走进里间,七巧忙扶住老太太坐到床上。
七巧:三弟,没找什么,老太太活动活动。
老太太坐好,七巧凑到季泽跟前,替他整理衣服,打掉肩膀上的想像中的尘土,顺手抚摸了一下。
七巧:新娘子好吗?
季泽打掉她的手,坐到椅子上。
季泽:好,好,再好也好不过嫂子去。
七巧掠过笑容,这笑容跟先前对玳珍、兰仙的笑容不同,是发自内心的纯真的笑。她跟上来,凑到季泽眼前。
七巧:那你――,你舍不舍得丢下她呢?
季泽盯着她的脸,七巧也盯着他,表情慢慢变得严肃。季泽扭过脸看窗外。
季泽:二嫂扯远了。
丫环们端着饭菜进来,季泽背对着七巧。七巧出去了。
8、外景  姜家  晚上
画面左边是大大的满月挂在天上,右边是屋顶上的琉璃瓦屋顶,映着月光。一只猫出现在屋顶上,一声接一声地叫春。那只猫从远处跑过来,跑过镜头。
月光出现在一扇玻璃窗户上,窗户上贴着喜字,隐约听见一个女人的抽泣声。
9、外景  当铺外  白天
  姜季泽从当铺里走出来,四下张望,圧低礼帽,低着头走了。

TOP

候车室
全是对话??

TOP

候车室
也许我发错地方了

TOP

候车室

10-15场

10、内景  七巧房内  白天
长安蹲在地上扶着一只布娃娃,让它迈步走。七巧盯着长安看,右手把左手上戴着的一只镯子往胳膊上撸,撸到肘关节上卡住了,把镯子撸下来,又撸上去。床上挂着帐子,隐约看到一个人平躺着。
七巧:长安,过来。
长安走到七巧跟前,七巧拉着她的手。
七巧:妈好看吗?
长安(不假思索地、应付地):好看。
七巧:妈的哪儿好看?
长安:妈的眼睛好看。
七巧仰脸大笑,掏出一枚钱放到长安手里。
七巧:说得好,说得妈高兴,来给你一个钱。
长安把钱装到口袋里,靠在七巧身上,扭脸看她,手指划着七巧的眉。
长安:妈的眉好看。
七巧又给长安一枚钱。
长安:妈的手好看。
七巧拍手笑着,又给长安一枚钱。
长安:妈的嘴好看。
七巧给了长安一把钱。
七巧:好了好了,都给你。
七巧不笑了,抱住长安。
七巧:妈的钱多,这都是妈妈把自己卖了挣的,你记住,除了妈别人的话都不要听,只要你听妈妈的话,妈的钱都是你和哥哥的。
外面传来拨浪鼓的声音,长白从外面跑进来。
长白:妈,我要买玻璃球。
七巧看着长白,发了一会儿愣,然后她起来到床边,一下子掀起帐子,里面的那个人一动不动地躺着。
七巧(对长白):过来,你敢打一下你爹,我就给你一把钱。
长白立刻跑过去,在那个人身上打了一下,七巧笑着不说话,他又打了下,七巧笑得更厉害了,他又打了一下,那个人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七巧停止了笑,照着长白的背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长白趴到那个人身上。
七巧:小杂种,敢打你老子,雷劈了你!
长白吓哭了,长安过来扶起他。七巧冷冷地看着他们,掏出一大把钱抓过长白的手,放到手里。
长白不哭了,边擦眼睛边跟着长安出门。
七巧:你儿子打你了,你倒是起来啊,起来打他!死人!你手都抬不起来,上吊都上不得!
外面传来拨浪鼓和孩子们们的欢笑声,七巧慢慢走到窗户边往下看。一个老人挑着担子在楼下的胡同里,长白和长安买到了他们心仪的玩具,在门口玩儿。老人边走边摇着手里的拨浪鼓。
七巧靠在窗沿上,看着远去的杂货郞。
(化出)
11、外景  集市  白天
集市上的一只拨浪鼓摇晃着,一群孩子跟在后面。猪肉摊子前的铜钩光溜溜的,朝禄在案板上挥着刀剁肉,抬头。
朝禄:曹大姑娘,巧姐儿!
年轻的七巧穿着花布褂子,胯着菜篮子笑吟吟地走过来,拿扇子打向朝禄,朝禄也不躲闪。
朝禄:我让巧姐儿打,多给二两油!
七巧抿着嘴走开,阳光在她身上投射出树荫。
12、外景  姜家院子  晚上
天上的一轮满月,琉璃瓦屋顶上映着月光。能听到院子里很热闹,喝酒猜拳声、鞭炮声、唢呐声、仆人迎送客人的招呼声。
月亮出现在一扇玻璃窗上,窗户上贴着喜字,隐约听见一个女人的哭声。
13、内景  新房  晚上
布置一新的新房,七巧新娘打扮,盖头揭开了,一个女人正小心地擦拭她额头上的血迹,七巧的哭声小了,肩膀一颤一颤的,眼睛看着地面。
嫂子:姑娘可别犯傻了,自己身子要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闹也是这样了我的姑娘。
七巧猛地把那个女人推倒在地上,把桌子上的东西一并扫下去,站起来走了两步,又站住,呆呆地立着。那个女人赶紧起来,把她拉回到椅子上坐下。
嫂子:姑娘受委屈了,哥嫂是不对,可这是为姑娘你好啊。你想,像咱这样的人家,要不是一个瘫子,姜家能看上咱吗?你想想,即使真的是三爷要娶你,也顶多是个姨太太,跟着二爷,可是正宗的姜家二奶奶!将来一分家,姑娘你的钱可太多了。
七巧:你们眼里只有钱!我真傻,就没想到你们联着手来骗我。
放下帐子的床上躺着一个人,一动也不动。那个女人凑近七巧――
嫂子:人家说了,这种病顶多再活个三五年,姑娘忍一忍就过去了。
七巧一言不发,呆呆地望着地面,她的额头上又渗出血来了。
14、内景  七巧房内  白天
(化入)
切回到七巧的脸,她平静地看着床上的那个人。
床上的人闭着眼睛,眼泪无声地流下。
15、内景  舞厅  晚上
灯火辉煌的舞台,一名舞女正在台上唱歌,边唱边跳,旁边有些人伴舞。舞台下烟雾缭绕,十几张桌子坐满了人,两旁走廊里还立着人。侍者端着酒盘在桌子间穿梭上酒,人群里不断有人鼓掌。
一个男人举起钞票,侍者走过来,接过钱放到盘子里,向人群喊――
侍者:杨老板,十元!
人群里又有几个人举起钞票,侍者走向一个人接过钞票――
侍者:吴先生,三十元!
侍者盘子里的钱不少了,凌乱地堆放着。
侍者在一个人身旁站着举起钞票,那个人同身边的几个女人说笑,身后站着随从。
侍者:刘老板,一百元!
姜季泽坐着抽烟,眯着眼睛看台上的表演,他的肩膀上搭着一只手,手腕上戴着手镯,涂着指甲油。
侍者(画外音):二百元!
姜季泽举起手,同时,那只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拍了他一下拿掉了。姜季泽又放下手。
侍者(画外音):姜季泽姜三爷,五百元!
台上的那个舞女边唱边鞠了一躬。

TOP

候车室
既然你都说发错地方了,那为什么还要发?

TOP

候车室
1、(序幕)外景  墓地  白天
雨点打在枯黄的杂草上,一只蟋蟀趴在草丛里叫着,蟋蟀蹦出去。镜头跟着蟋蟀摇,出现一片山坡上的小树林,几个坟头高低错落地分布在树林的草丛里,不断有树叶被雨点打落飘下来。
镜头平移,一座墓碑,又一座墓碑,后面山坡上还有,移到一座墓碑前停住。碑上的铭文――
姜门曹氏七巧之墓。
这座墓碑的后面露出一只挥舞着的胳膊。
一个男人没穿雨衣跪在碑后扒坟头。双手沾满了泥浆,雨珠从他头发上滑落,他挖好了一个坑。土块从坑边滑落,有树叶飘到坑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金锁,那是只成色不错的金锁,上面有“长岁百岁”字样,翻过来,背面有“富贵吉祥”字样。他凝视着――
姜季泽:他把金锁扔进坑里,动手缓慢地填土。那只金锁慢慢地被埋住了。
他离开了那座墓碑,雨还在下着,以此为背景出现字幕、音乐。
2、外景  姜家门口  白天
一座大宅院,一个女孩子拎着饭盒穿过院子往门口跑。门口胡同里传来小贩的声音――
小贩(画外音):女孩出现在门口,赶紧对小贩摆手――
小双:
小贩接过饭盒舀豆花,丫环往门里张望着。
丫环:丫环转身拎着饭盒跑进门,小贩挑起担子往前走――
小贩:
他突然停顿了,扭头看看大门,快步离开。他身后是气派的大门,门上匾额写着“姜府”。
3、内景  季泽房内  白天
挨着窗户的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镜子上彩绘着鸳鸯戏水,贴着喜字。镜子里一个女人梳理头发,小心地往头上插首饰。镜子里她的斜后方床上挂着帐子,一只手从帐子里伸出来,耷拉到床边。女人仔细端详着自己――
兰仙:
一个人影从窗户外走过去。
玳珍(画外音):
镜子里的兰仙往外看,一个女人立在门外微微掀开帘,兰仙赶忙迎出去。
4、外景  姜家院内  白天
兰仙与玳珍边走边谈。
一个小男孩突然跳到她们跟前,把两人吓了一跳,在男孩身后还有一个小女孩。
玳珍:
两个孩子跟在她们身后,女孩歪着头看兰仙。兰仙低下头,有些害羞。
长白:
玳珍发现了兰仙的难堪,嚷两个孩子。

4、外景  姜家院内  白天
兰仙与玳珍边走边谈。
兰仙:
玳珍做了个抽大烟的动作。
玳珍:
兰仙:
玳珍:
一个小男孩突然跳到她们跟前,把两人叫了一跳,在男孩身后还有一个小女孩。
玳珍:
两个孩子跟在她们身后,女孩歪着头看兰仙。兰仙低下头,有些害羞。
长白:
玳珍发现了兰仙的难堪,嚷两个孩子。
玳珍:。
两个孩子跑走了,兰仙看着孩子们跑远。
玳珍:5、内景  老太太房内  白天
桌子里面立着一尊菩萨像,前面摆放着香炉、木鱼、念珠,香炉里焚着香,桌子外沿的一个盘子里盛着核桃,边上的小盘子里有核桃仁。有轻微的鼾声。玳珍、兰仙两个人悄悄地进门,一个丫环迎出来――
丫环:
两人轻手轻脚地坐到椅子上,围着桌子剥核桃。兰仙很长的指甲,小心地剥着,两个人都不敢说话,屋子里只有轻微的鼾声和剥核桃的“啪”声。两人默默地相视而笑。
七巧(尖声地、画外音):
两人齐往外看,兰仙站起来,丫环从里屋出来。帘子掀开一条缝,一个女人探进头。
七巧:七巧走进屋子,快步走到兰仙跟前,夺过她手中的核桃――
七巧:七巧把兰仙按到座位上,头快要趴到兰仙的肩膀上了,凑近她的耳朵。玳珍厌恶地瞅七巧,正要回击。
七巧:
兰仙害羞地低下头,瞅着玳珍寻求解围,玳珍生气地看看七巧低下眼睛。七巧自顾自地大笑着,丫环看看里间又看看七巧想上前阻拦又不敢。兰仙又拿起核桃不不知所措地剥着,丫环终于忍不住了――
榴喜:
七巧(厉声地):
七巧又把头低到兰仙肩头上。
七巧(柔声地):七巧慢慢离开兰仙转到玳珍身后。
七巧:是不是大嫂?哪次回家不是回来拿钱的?三妹妹说说,怎么个办法拴住他的?
玳珍打断她,狠狠地瞪着她。
玳珍:
兰仙狠劲地剥着核桃,“啪”的一声一根指甲断了,七巧慌忙跑过来,拉住兰仙的手。
七巧:
七巧起身去拿剪子,兰仙气鼓鼓地起来往外走。
兰仙:
兰仙出门太慌了,差点在门槛上绊倒,玳珍也跟着跑出去了。
玳珍(画外音):
七巧叉着腰,笑吟吟地看着她们离去,回到座位上抓起核桃仁,一个一个往嘴里扔。
里间传来老太太的咳痰声,七巧扔下核桃,赶忙进里屋了。
丫环们扶老太太起来,老太太艰难地喘气,七巧上前夺过丫环手里的衣服――
七巧:
丫环们出去,七巧给老太太穿衣服。
6、外景  老太太房外  白天
两个丫环端着痰盂拎着尿桶下楼。
凤萧:榴喜:
季泽:榴喜:
丫环们过去了,季泽欲转身回去,犹豫了一下,又往前走了。
7、内景  老太太房内  白天
老太太靠在床边,七巧跪在身后给她梳头,老太太舒服地闭上眼。
老太太:
七巧:
老太太:
七巧:
梳好了头,七巧把镜子递给老太太,老太太满意地左右端详着自己。
老太太:
七巧:
老太太:
老太太眼睛看着屋顶,想了一会儿好像想起来了,慢慢腾腾地爬到床上翻找着。七巧兴奋而不安地看看外面,搓着手。
季泽:(画外音):季泽走进里间,七巧忙扶住老太太坐到床上。
七巧:
七巧:
季泽:
七巧掠过笑容,这笑容跟先前对玳珍、兰仙的笑容不同,是发自内心的纯真的笑。她跟上来,凑到季泽眼前。
七巧:
季泽盯着她的脸,七巧也盯着他,表情慢慢变得严肃。季泽扭过脸看窗外。
季泽:
丫环们端着饭菜进来,季泽背对着七巧。七巧出去了。
8、外景  姜家  晚上
画面左边是大大的满月挂在天上,右边是屋顶上的琉璃瓦屋顶,映着月光。一只猫出现在屋顶上,一声接一声地叫春。那只猫从远处跑过来,跑过镜头。
月光出现在一扇玻璃窗户上,窗户上贴着喜字,隐约听见一个女人的抽泣声。
9、外景  当铺外  白天
  姜季泽从当铺里走出来,四下张望,圧低礼帽,低着头走了。
玳珍:
两个孩子跑走了,兰仙看着孩子们跑远。
玳珍:

看看去了对话还看不看得懂。看得懂那就是说有成为一个电影剧本的基础。看不懂,那就不可能写成一个电影剧本。不过送到中央台去是可以睥,那里要这种东西。

TOP

候车室
谢谢王一和周老师

TOP

候车室
我最爱看张爱玲的小说,但是我拒绝看根据张爱玲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李安的《色戒》稍微有一点张爱玲的味道。《金锁记》讲述了关于心灵扭曲,关于被压抑的情欲,等很多东西,其中弥漫在张爱玲小说中的浓浓的苍凉感,世俗感,以及无法言说的味道是改编成影视剧最容易失去的。张爱玲的文字一旦改编成影视剧就只剩下了一个故事的外壳,什么都没有了。改变名著要慎之又慎,因为文字和电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媒介,名著之所以是名著不仅仅在于其故事,文学家在创作的时候会赋予文字以灵魂,这种灵魂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改编名著很危险,大家还是别糟蹋名著了!

[ 本帖最后由 我爱比尔 于 2008-7-1 05:46 PM 编辑 ]
诚实,敬业,可爱,善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