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剪辑应该与导演平起平坐(1)

剪辑应该与导演平起平坐

傅正义谈影视剪辑

《世界新闻报》记者 沙涛 闫旭亮

  傅正义是一位近80岁的老人,从解放前到现在,他已经干了65年的电影剪辑工作。在他剪辑过的作品中,《三毛流浪记》和《小兵张嘎》至今仍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在这次中国影视数码剪辑大赛中,他是年纪最大的一位评委。在比赛间隙,傅老与本报记者娓娓谈起有关剪辑的许多往事……。作为一门技术,剪辑在电影和电视中现在已经合流了。但是,要谈到剪辑的历史,首先还是要从电影开始,因为电影比电视出现得早嘛。

剪辑的诞生

  在电影一开始的无声时期,一般是谁当导演谁就来负责片子的剪辑,这两个工作是重叠的。真正认识到剪辑重要性的是前苏联的爱森斯坦和美国的格里菲斯。在实践中,这两个人逐渐发现,镜头的组接是很有学问的,对电影的表现力起很大作用。在爱森斯坦的电影《战舰波将金》中,最为人称道的是“敖德萨阶梯”一场,运用了60多个蒙太奇镜头表现沙皇军队枪杀老百姓,把事件实际发生的时间延长了十几倍,给观众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另一个对剪辑有贡献的是著有《论蒙太奇》的普多夫金,但是他把剪辑这个东西说得太神了。他认为,演员、导演都没有剪辑重要,因为所有的镜头最后都要通过剪辑才能完成。爱森斯坦不赞成这个说法,他觉得普多夫金的话有片面性。剪辑固然是个很重要的手段,但影片毕竟还是得有剧情、有内容啊。后来,普多夫金也逐渐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也进行了一些纠正。

  在美国,实践最多、最有贡献的应该是格里菲斯。他提出了平行蒙太奇、交叉蒙太奇等一系列剪辑理论,因此也有人认为真正的剪辑是从他开始的。

在国民党的制片厂里入行

  中国的剪辑是从无声片开始的。在上世纪30年代,明星影片公司的老板张石川拉一帮人搞电影,他有个妹妹叫张英(音),她是中国第一个干剪片员的人,所以也可以算是中国最早搞剪辑的。

  无声电影虽然没有声音,但它是有剧情的,有对白的,那么要想让观众知道演员在说什么,就要在演员闭嘴的时候把底片剪开,接入一个文字对白的镜头,插字幕呀。等观众看完文字对白,再回到表演场面。那时候的剪辑工作简单得很,所以当时不叫剪辑,叫剪片员,而且是属于洗印车间的。

  到了有声时期,剪辑得到了发展,搞剪辑的人也越来越多,可当时的剪辑大权还基本上握在导演的手中,导演叫怎么剪就怎么剪。那时,虽说导演拍戏有剧本,他也看剧本,但到了拍戏的时候,镜头还是变化很大,拍出来和剧本上很不一样,所以有时导演心里也不知道怎么剪,基本上是想怎么剪就怎么剪。

  在理论研究方面,1941年,重庆的陈鲤庭编了一本叫《电影规范》的书。我是1940年参加这个工作的,当时只有15岁,中学文化水平,应该说是在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下,在国民党的制片厂里工作。但是制片厂里除了少数官员以外,导演、演员、工作人员全是进步人士,是共产党员,比如说田汉。1941年皖南事变后,这些人就都撤了,但是我一直留在重庆。

思想在行动之前

  今天来参加大赛评奖的周新霞现在是中国剪辑学会的常务副会长,可她原来是学表演的,是北影厂的演员。26岁时,她觉得自己在表演上没有更大的发展了,于是她找到我,要求从事剪辑工作。在当时人们的观念里,26岁已经很大了,但是她的大专文化程度让我觉得她是可造之材。我觉得,过去的剪辑队伍没有承担起应该承担的任务,主要原因就是文化水平太低。所以我当时的看法是,剪辑人员至少应该是大专以上,而且有一定的艺术细胞,最好是本科生。没有文化基础和素养,许多问题就处理不了,理解不了。如果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那他的工作就完全不同了,思想在行动之前嘛。

  1981年,我办的剪辑学会正式成立了,开了个全国性的剪辑大会,夏衍等许多负责人都到了,还成立了个剪辑委员会。有了这个学会,我们就搞了许多活动、培训班,当时很多电影厂、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来这里参加过培训。学会想帮助他们提高剪辑水平,两个方面:一是实践,一是理论。光盲目操作,提高起来是很慢的,如果有理论反过来指导实践就要快很多。

  再说到周新霞,当时我准备把她从北影厂调来,遭到了很多同事的反对。他们认为,当时的状况并不差,没有她也照样干。我跟他们说,你们看事情眼光要放长远一些。他们都不愿意听,对我还是很有意见,于是我就干脆不理会,走了一个上层路线,直接找北影厂的领导,他们也同意把周新霞调来。这事办完以后,周新霞还是没有来,我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你们这里的车间反对我来。我说为什么要反对呢?你又年轻,又有文化,合乎我们事业发展的需要,又是学表演的,搞文艺工作的人干剪辑是最好的,对问题的理解不一样,不用走很多弯路,再合适不过了。周新霞来了以后,确实干出了一番事业。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和《荆柯刺秦王》就是她剪的。
电影是每秒二十四格的真理!

候车室

剪辑应该与导演平起平坐(2)

56秒用了37个镜头

  解放以后,剪辑有了质的改变,各单位都在吸收文化层次高的人才。我们这一代的老同志,有的去世了,有的从岗位退下来了,这是历史的必然,老同志连很多新名词都叫不出来,还怎么干呀。我的经历总让我觉得,过去的电影界里,剪辑是没有地位的,根本没人看得到你的工作,好象就是剪剪接接很简单的事情,剩下的一切都听命于导演。但是我觉得我不是这样工作的,我也不太服气这种观念,因为很多实际工作还是得依靠剪辑人员,这是现实存在的问题。

  随着学会的成立,人们对剪辑也有了一定印象,大家也开始尊重这个工作了,这样一来,愿意来学剪辑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现在,北京广播学院设立了剪辑本科,反而北京电影学院却只有大专,我总建议他们赶紧设立一个剪辑的本科,但他们的领导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总是不办。在这一点上,北广的新兴势头超过了北电。

  今天这个大赛就是我们社会变迁的表现。我们对这个事业有追求,新的人才还在涌现,这个行业以后也一定有更大的发展。从无声到有声,再到彩色、立体声、宽银幕,剪辑的作用越来越明显。我把剪辑工作归纳为六个字:结构、语言、节奏,八大基本功:人物对话、动作、特技、资料镜头、空镜头、历史镜头、群众场面和战争场面、前期录音。

  电视剧《三国演义》的片头是我设计的。别看片头不长,其实它很复杂的,有字幕的限制,有长度的限制,有音乐的限制,只能在这个范围内做文章,还要把人物头像做进去。你看《三国演义》的序幕,字幕要动,人物头像要动,整个只有1分钟,结果我精编完一看,只有56秒,但用了37个镜头。接下来还有2分钟的字幕,涉及工作人员众多,先后顺序又有规定,所以必须经过很科学的设计。做片头的时候,王扶林导演根本没怎么参加,完全是我一个人在那里指挥。从一定角度上说,剪辑有时可以干一部分导演的工作,但是你的参与程度是自身水平来决定的。你水平不到,人家不会放心让你做的。你要做得好,他会找你。

剪辑是第二导演

  在剪辑方面,我们与国外有差距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镜头数太少。谢晋说过,美国一个镜头最少拍30条,而我们的镜头一般就拍5条,有时只有2条,选择余地太小,限制了剪辑的发挥;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剪辑人员的文化素养比较低。现在,文化素养的差距正在逐步减小,但物质文明的差距一时还难以追上。看看美国人怎么用胶片,那就和我们写文章用的稿纸一样。

  在国外,剪辑的工作是“secondary director”,第二导演啊。在美国电影里,剪辑在工作人员的排名中也还是很高的。另外,国外很多导演是从剪辑起家的,最典型的例子像《音乐之声》的导演罗伯特•怀斯,此外还有《猜一猜谁来赴晚宴》的导演克莱默。

  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我们的剪辑工作还是会处于依附导演的位置上,但总会有与导演平起平坐的一天。但这些都建立在剪辑人员努力提高自身水平的基础上,要能谈出问题,人家才会尊重你。

zhouzhou     

剪辑的作用在各国都不太一样,傅老师是有感而发。在旧好莱坞,剪辑的权力大于导演。一般小导演在拍摄工作结束后,就离开了。后期工作是由制片人和剪辑师两人负责的。在中国剪辑没有受到重视,因为在大陆中国的电影电视界不研究剪辑这门专业。似乎只要是导演就该懂得剪辑。在大陆中国一向是导演自己剪片子。但是深究起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在大陆,许多导演没有镜头感。在看样片时看不出缺镜头来,非要等到剪辑师把这些镜头接起来后,那些导演才明白是缺镜头。有些导演的所谓剪片子,根本就没有利用幻觉,只不过是按叙事的顺序把镜头接起来而已。一看剪接点就明白了,过去我经常有机会看到一些声学剪片子,我也经常看到他们错过了很好剪接点。在没有得到傅老师许可的情况下,他的许多话我就不便在这里说了。
电影是每秒二十四格的真理!

TOP

候车室
傅老师老师讲话慢条丝理,有条不紊地,好象潺潺流水,周老师却是不吐不快,铿锵有力,好象机关枪,HOHO,搭配着"听"起来,光声效果都有了!
奔徙苍茫里,出没鬼神间。群聚啸天月,独行我自怜。

TOP

候车室
这种讨论有什么意义?????????

TOP

候车室

TOP

候车室
我记得星球大战的第一个奥斯卡奖就是最佳剪辑奖,获得者就是导演的妻子。。
现在剪辑的待遇还没摄像的好呢。。。唉

TOP

候车室
剪辑师是整个团队里对结构把握最强的人,整个片子最后是从他手上输出的。我认为剪辑师和导演的关系应该是导演为剪辑师服务,告诉他片子的主题和整个过程是什么,哪个镜头在哪里等等,类似于好莱坞请来读剧本的那个“reader”,他要把故事梗概告诉导演。如果剪辑师是倒过来听命于导演,那他的作用就不过是导演的一双手,一个操作工而已。导演应该是剪辑师的助理

TOP

候车室
不参加讨论努力学习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