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转帖]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三级(搞笑)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三级(转载) 一、回忆 1993年春,初三下学期,阳光明媚,万物重生。 那个时候我们总是青春得无聊。百无聊赖逃学的我在那个春光无限挑逗的下午,晃晃悠悠逛到一家录像厅,外面的海报上写着很大的字:《侏罗纪公园》。鬼使神差我花了三块钱钻了进去,黑漆麻污的放映厅里伸手不见五指。第一次看到恐龙生龙活虎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惊讶让我呆住,直到字幕出来我才回过神来,那个时候的我对于未知的领域尚存有一丝好奇,如果不是接下来放映的另外一部片,我想现在我或许可能已经在某个荒郊野外捡几百万年前的石头玩了。我想人的命运总是被自己的各种念头改来改去,直到白发沧桑,年华老去无力再蹦达。我一直在想,如果那个时候看完恐龙之后的我转身离去,那么后来将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这只是一个假设了,因为事实上我无聊到根本无处可去,于是我接下去看另外的一部电影是不假思索的,并准备在无聊中等待恐龙们在银幕上和我循环再见。 可是恐龙没来,到看到了另个奇异的东西,雪白中带着红润,娇羞中带着暧昧地风情万种。在懵懂中我知道这个东西远比侏罗纪时代的东西有趣的多。 这部片的名字叫做《带色狼回家》。 许多年之后我了解到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引狼入室》,片子一般,现在琢磨起来后者更是贴切许多,不禁佩服香港的电影工作者在为电影取一个合适的名字上用心良苦,《引狼入室》,因为自那之后的若干年内我都处在一个眩晕的状态,我想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真正的引狼入(心)室了。 虽然本人看过无数的三级片,但是这一部平凡无聊低级小成本的电影却给我的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如果说之前我没看过三级片,那是假的,但是这么令人惊心动魄、消魂蚀骨地却是第一次。在许多年内,片中的主角李莉莉都一直是我隐藏在心中最隐秘的人物。虽然后来经过证实那个真正诱惑过我的女人并非是李莉莉本人,可是我一直固执的自以为是。由于实在是年代久远而且经年后一直未曾重逢,很遗憾我还是固执地姑且将她称之为李莉莉吧。真正的李莉莉小姐,委屈你啦! 二、十年三级两茫茫 录像带时代,三级是非常难得一见的,至少象我这样孤陋寡闻,又不经常出来混的中学“纯情小男生”是非常缺乏这方面的信息渠道的,偶尔蹭到某个同学家里偷偷摸摸看的录像不是枪战,便是奇恶无比粗制滥造的台湾毛片。 在那个时候,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最佳三级片”,事实上只是因为每个人根本都只看过屈指可数那么几部而已,所以吹牛的时候难免计穷,只能搜刮脑海里旁人没有什么印象的片来说,假如别人没有看过,便开始眉飞色舞,而听众一般凭住呼吸、呆若木鸡。基本上被人叨叨得没完没了的不过是《灯草和尚》、《哪个少女不多情》、《武则天》等诸如此类的东西,但即使是翻来覆去的说,听众也不会觉得腻的,总还是惊羡的。 在一度无聊空虚寂寞而又成为一只“泡不到马子的可怜虫”的那段时光,三级片是奇货可居的宝贝。于是大多数的时间就只能从文字上寻找乐趣,看得最多的自然是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陈青云……最有乐趣地却是卧龙生。 我这里所说的“卧龙生”非台湾那个卧龙生,而是专写色情武侠小说而托名卧龙生的某人,我一直怀疑这些捉刀的人是否就隐藏在我们伟大社会主义祖国大陆中,但无论如何,这些翻版而充满淫秽色彩的“伪武侠”小说,却给当时的我带来无穷的乐趣。内容上几乎是千篇一律而大同小异:某古代青年打小受尽磨难,身负深仇大恨,然后得高人指点或者得到一本武林秘籍,学会绝世神功,然后闯荡江湖,路遇美女无数,共同研习“采阴补阳大法”,夜夜笙歌,从而内力深厚,江湖中无人能敌云云,而后挟七八九十个美丽佳人,风流快活去了,每每看到此时,便浮想联翩,心向往之。 谈到这,不禁想起《神龙教》中周星星的韦小宝与神龙教主林青霞一夜苦练“神功”之段落,而《满情十大酷刑》中的徐锦江莫不如是。呵呵,我想不是女人的王“胖子”晶同学定也是受过此类文学作品的熏陶,其实早在《素女经》中便有玄天神女与黄帝研习阴阳大法,想来中国古以有此一说,而神神秘秘的道家更有些毛道士沉迷与此,明朝的皇帝也有热衷的。 卧龙生之后不多久,我们便爱上了另一个人:夏斐。现在想来也是托名,夏斐的文风基本上就如同如今的网络色情小说一般,情节较为生活化,而内容几乎九成以上着力于色情场面的描写,大胆而露骨。连续几十页的拟声词“嗯嗯,啊啊,哦哦……”,一大堆的省略号,“哥哥、妹妹、老公、好大”的字眼劈头盖脸到处都是。可是当时是很爱看的,而现在都 只是偶尔一读,早已没有当年心惊肉跳的阅读快感了。 这个时候,我们仍旧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中搜寻能见到的任何一个录像厅,而那时由于还常常严打,大多数的录像厅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居多,偶尔运气好遇到一家心惊胆战地应观众强烈要求加映的片子,也是支离破碎、残缺不全,有头无尾的,——老板一个劲的按着快进键,眼睛骨碌碌乱转生怕被条子噱到。所以许多年以后,我对王家卫的眩晕丝毫不以为然:“什么嘛,我们早就在录像厅里被老板们给锻炼出来了”。 生活中处处都会遇到遗憾和惊喜,有的时候别人的惊喜正是你的遗憾。记得某次晚自习,一哥们儿满面春风的踏歌而归,然后眉飞色舞,唾沫星星点灯地向我们描绘白天看到的一部三级片,馋得一群色狼两眼发直,口水“滴答滴”。于是发誓赌咒明天无论如何逃课去看等等——结果次日得到的却是满怀的失望,三级片这么火暴的片子总是今天上明天下,在档期上总是被压得很短,或者正是物以稀为贵,所以一盒带子也会不停地赶场,从这个录像厅流窜到另一个录像厅,直到最后遍寻不着。。 这部让我遗憾数年的电影,终于在大学的时候无意中在一家碟店找到,当时的心情真 是百感交集。它的名字叫做《蜜桃成熟时》。(李丽珍最有知名度的一部三级片。) 印象中那个时候最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便是号称“波霸“的叶子媚了。其实叶子媚的裸露戏是极少的,后来根据考证为数不多的几部裸露戏也还是在露点方面用的替身——这件事对我的影响是:中景长镜头远比特写可靠的多,而无论特写是什么位置,都是非常可疑的,比如《男与女》中的陈雅伦,《晚九朝五》里的周嘉玲等等,片中所露的那个“两点”都非常可疑。 “波霸”叶子媚在当时,更多的是以她的一对“海咪咪”为噱头征战江湖,由于有她的港片里总爱拿她的咪咪来开玩笑(比如周星星的《情圣》、麦当雄的《跛豪》等等),所以即使不脱不露,当时的观众也爱看的紧。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另一位以“波”著称的女明星的横空出世——叶玉卿,她远比叶子媚干脆利落得多,于是很快就赢得了观众们的拥戴。叶玉卿三部戏(情不自禁、卿本佳人、我为卿狂)之后,很快叶子媚就被广大观众遗忘到不知名的脑海某个死角里去了。在当时叶玉卿的人气是相当高的,就在中学里的男人帮也汇集了一大帮叶小姐的饭屎,风头一时无人能及直逼现在红得发紫的TWINS、杨千桦等红星。 然后李丽珍、邱淑贞、陈宝莲、陈雅伦、陈颖芝、汪永芳……这些在当时一度都是耳熟能详的人物,偶尔有人不知从哪里搞到的香港八卦杂志上的彩页插图,凡有此类演员的一页一定是被翻的最破最烂的,可见浏览率、受关注度是多么的高。 而且基本上这些演员根本不再需要拿八卦绯闻什么地就已经红得发紫了,这跟现在某些小姐拍了裸体写真集怕没人看还要靠打官司来吸引眼球是多么大的天壤之别呀! 这其中又令我想到在高中的某段时间正是写真集、人体摄影集洛阳纸贵的一段时期,爱跟风的我也曾经偷偷的买过一本,后来被老妈翻到,免不了一顿暴K。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那本那我被海K时凌乱飘散在风中的A书中的女主角,正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舒琪。 三、谁在妖魔化香港三级片? 如今“情色”一词已经可以经常见诸报端及互联网,俨然与“小资”一样成为一种流行文化。好象不与情色沾点边就显示不出自己的品位,就显得自己落后、老土。非常感慨得是这个时代的确是大不同了。话题越来越露骨,其实公开的谈“性”并无不妥,且古已有之,不再例举。回想起小时候经历的“红色岁月”,就像隔着窗户望彼岸:那里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惟独没有人性。我们都受过正统的《生理卫生》教育,所以几近整个青春期我都在为“手淫不道德”的问题所困扰,更可恶的是某些医学杂志还危言耸听地说“手淫导致阳痿早泄不育”,他妈的写这些东西的人莫不是心理有问题、便是受思想教育太深,以至于想报复到整个伟大社会主义祖国下一代质朴单纯的幼小心灵,比如我。好在我是非面前立场坚定,才不至于中毒太深造成千古之恨~~~~~ 记得小时候看新闻报道,一说起某个少年饭,其人某某便开始痛哭流涕“悔不该当初看黄色录像、黄色书刊,否则就不会往歪道上想……”。当时吓到我差点尿裤子。我想:莫非看着看着就会往歪路上走?惊魂多年,又看又怕,越怕越看。长大以后俺读了马列主义书籍,上面明明白白地写到“内因是事物发生变化的本质,而外因只是起到推动和引导作用,最主要还是内因。”俺这才算明白,合辙资本主义社会的糟粕之后咱辨证的来看,咱一样是堂堂正正地合法公民、国家栋梁~~~~。 那么先前报道上又为啥这样说呢?那不是跟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相抵触吗?现在我算明白了,其实这世界上说一套做是另一套的事儿多了,只不过那时候我们都傻。 话扯远了。重新回到情色的话题上来。 前不久在书店看到本书,叫做《经典情色——情爱电影的评鉴与珍藏》,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随便翻了下,实际上就是介绍世界著名三级片的大作。可惜的是从头到尾没找到有关香港三级片的只言片语。于是当下十分郁闷,难道香港三级片就不是三级片?又或者加了个“经典”,就可以把整个香港排除在外了?若非那些写“情色电影”的作者压根没看过那些所谓“经典”,只是照搬照抄外国资料(事实上许多写电影的本身不看、不懂电影的人大有人在)又或者即使是看过,但也是不屑的,认为是垃圾的,是糟粕的。 这显然是扯淡。然而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情色电影“是要刨除香港的。香港三级片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私下看着玩儿罢了。谈就免谈。就好比写出《查太莱夫人的情人》的 或者《情人》的杜拉丝便是可以吹捧的,卫慧、棉棉、又或者现在的木子美就是垃圾、是婊子。寺山修司、神代辰己、大岛渚、帕索里尼、阿莫多瓦、维斯康提、丁度巴拉斯是世界级的情色电影大师,而楚原、李翰祥、何藩、麦当雄、王晶就全是“垃圾货”? 这样的人,说无知是太善意了。我倒以为用“下贱”一词比较合适。我们受党的教育多年应该早明白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工作只有职位不同,没有高低贵贱,都是为人民(B)服务”。小学老师和大学教授你都得尊称他为“老师”,电影大师和普通电影导演,他们都是电影工作者。所谓的“经典”不过是老外眼中的经典,但老外的其他观点——比如妖魔化中国,我们却又是要“打倒”的。所以与其说是没脑子,倒不如说是“投机取巧,拿来我用”。大多数文人酸到一定地步,恐怕看到大师的屎也是甜的了,而不管其味道是否合口味,因为是名牌便符合自己的“档次”。明明看着金发美女的丰乳肥臀而猛吞口水然后美其名曰:“情色也,高档之色情”。 事实上,老外的情色电影我看的并不多,大致从剧情上分有几种形式:同性恋题材(很多)、以乱伦题材为主(〈一树梨花压海棠〉、〈晚娘〉《变态家族》)、偷窥方面有(〈芳芳〉、《珍妮花的欲望》、沙郎斯通的〈偷窥〉)、虐恋方面(日本片比较多,最著名的是〈感官世界〉和韩国片〈漂流欲室〉《禁室培欲》以及〈索多玛120天〉)、唯美派(最近的韩国片比较多)、搞笑片(色即是空)、以及写实派(〈粉红火烈鸟〉、〈不可撤消〉《深喉》这部第一次把口交公开放映出来的片偶没看过) 因此在我看来,老外情色片分量是足滴,色情是到位滴,但是表现手法是弱智滴。就好比做菜一样,论花样和口味,中国菜都是最丰富的。同样在三级片方面我们也都不输于人。论唯美有何藩的《我为卿狂》、〈卿本佳人〉、〈情不自禁〉;论搞笑有〈香港奇案之强奸〉、〈大内密探零零性性〉〈不文小丈夫〉,论变态和犯罪系列有〈人肉叉烧包〉、〈伊拨拉病毒〉〈羔羊医生〉、另外还有现实题材的《挡不住的疯狂》、《整容》、〈虐之恋〉、〈爱在娱乐圈的日子〉、〈96应招名册〉、舞男系列、同性恋〈赤裸羔羊〉、改编自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的《金瓶梅》《金瓶双艳》《红楼春上春》;《聊斋艳谭》;《灯草和尚》《玉蒲团之偷情宝鉴》〈水浒传之英雄好色〉,邪教妖术的〈奸魔〉《南洋十大邪术》〈色降〉…… 糅合了暴力、色情、恐怖、血腥、枪战、功夫、搞笑、武侠、神怪等多种元素的香港三级片通常是由小规模独立公司,极低的成本,不见经传的编与导,半紫不黑的男女演员,用很少的工作日匆匆杀青,排在非黄金档期,由于迎合了当时观众的猎奇和窥视明星的心理,竟然杀出血路,在票房上硬生生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在一九九三至九四年间,三级电影制作的高潮时期。并在一些奖项上时有斩获(〈〈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黄秋生获得金像奖影帝、〈郎心如铁〉吴嘉丽获得金马奖影后、〈晚九朝五〉〈色情男女〉……〉 这种风潮一直延续到1997年。 四、悲情三级片 即使是现在,在与人聊电影的时候,我仍旧会不由自主地谈到香港三级片。因为我永远也回避不了它在自己年轻的岁月中起到一种难以言述的作用。在我看来电影是大众艺术,也是包罗万象的。就好象“性爱”只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你不能完全抹杀它也无须刻意地去夸大。电影也是如此,我只是很正视曾经抑或是现在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并且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都无法回避在年轻的那段岁月中记忆深处的三级片,之所以到如今都念念不忘,只是因为伴随着我们一起长大的那些电影都已经深深打上了我们青春的烙印。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香港制作的三级片,这个已经无从调查,但是我始终清楚得看到许多人看是看了,但大多都讳深莫测,就好象自己第一条带有精斑的底裤一样——那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常常几个三级老古董在论坛上自顾自的眉飞色舞地谈论当年的三级片,总会不时有偷窥者忍不住来上一句:‘没劲,不如看A片呢。”我深深地领略到一种观念上的距离,就好象古代人眉目传情,红娘代书,现代人三分钟不到便开始谈上床简单如如家常便饭一样,那么遥远。然而我还是欣慰的,或者说“看A片”的某个兄弟正处于一种泡不到马子的急色状态,于我们曾经也都是有过的,但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满眼的玉体横陈,远没有“欲抱琵琶半遮面”更让自己小鹿乱撞。除非你确实是喜欢看扒了皮的小鹿而已。那么理念不同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其实作为三级片制作的参与者,很多也同样不愿意正视自己的“过去”。香港人骨子里实际上是相当传统的,若不是情非得以,很难爽快地去答应贡献自己的身体出来。这其中不乏为名为利。假若票房可观,一脱而红或者仍旧可以洗底上岸,可是舒琪也曾经说过:“我走过的路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可以走的。”言语都颇多承赖幸运的感慨。综观整个香港三级片的演出阵容,不可谓不壮观,但一脱升天的极为少数,更多的是很快便被淘汰出局。作为演员自己都看不起的片种,又如何让观众信服地去肯定那种“奉献”呢?中国人在这一点上表现出自己“传统”的一面。即便是爱看也会打心底骂人家不要脸, 五、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还在笑春风吗? 有人说1997之后,香港的电影世道比先前干净了许多,我的观影切身体会也正是验证了这个事实,97之后,先前的三级红星嫁人的嫁人,转型的转型、引退的引退,基本上三级片市场从那时开始没落了。尽管颜仟汶、林雅诗等少数派依然苦苦支撑着三级片这一香港电影中最特别、最具话题的题材电影,然而电影市场总体上的不景气造成三级片质量江河日下、愿意从事三级片事业的女演员少的可怜并且难看。 那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三级片最辉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或许我们再也无法见到才思如泉涌、搞笑又香艳的三级片了,再也没有质量上乘,内容精彩的三级片了,再也没有何藩、麦当雄、王晶那样的三级片大师了,虽然他们有些仍然活跃在电影市场上,但是都已经今非昔比。随着翻版碟的横行、碟片的廉价,只靠午夜场票房的三级片是无法保证足够收回成本的,所以连王晶那么信心百倍的三级强人也不得不将《偷窥无罪》剪成二级B以便争取更多院线场次的放映。 邱淑贞结婚了、李丽珍影后了、陈宝莲自杀了、亚洲第一美胸杨思敏被人捏爆后来又辟谣,叶子媚洗尽铅华在街头巷尾中讨价还价,竟无人认得出当年叱咤影坛风光无限的一代“波霸”! …… 再见啦!王晶!再见啦!邱淑贞!再见啦!32寸的杨思敏!再见啦!龌龊的曹查理!原谅我曾经在昏暗的角落里对你无数次的恶意诅咒——请你原谅一个无知小孩的嫉妒心……再见啦!好多好多人……给过我快乐,也给过我沉沦的三级片们,再见! 爱在高潮终结时,梦想总在最HIGH的时候,破,灭。 尾声 在这个时代,人们如火如荼地讨论着大陆电影是否应该分级,而我只是冷冷地做一个旁观者。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的城市便已经从青天白日下转为满眼的红灯闪烁、群莺乱舞……怀里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在闹市的各个角落卖力的推销舶来的高清晰度A片:美国片、日本片、璩美凤、印度片、香港黄页……越来越多的小孩怀孕啦、打胎啦、被网友诱奸啦、未成年便已经坐台挣大钱啦。而看了十年三级片的我至今一无所有。对于三级,还有谁会再有当年的那个热火朝天的劲头了呢?而曾经在我们年少时令我们激动过的、兴奋过的、失落过的、意淫过的、沉迷过的三级片,在这个时代终于完成了它的“光荣”历史黯然谢幕。 当舒琪、李丽珍面对镜头针对庸俗娱记们对于陈年旧事居心叵测的追问时,坦然地回答:“不后悔!”的时候,我的思绪,飞呀飞……我只是在想周星星《喜剧之王》里的那平凡而令人无限回味的一句: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