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如果继续无知下去,我只有请你们离开。

跟这些人已经没有讨论的基础了。他们连时空概念都没有。他们只懂得什么线性非线性,他们唯一的知识就是电脑的那一点。其他任何化学,物理等等理科的知识,或者说科学的普通常识,他们都没有。 任何事物我们研究的都是时空,电影是一个相对时空关系,也就是说是运动,这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知道笑不起来先生等听说过爱因斯坦没有,那么谈到线性思维的问题,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字符号语言,他的文字符号系统只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出来,他所要描写的这一段时空,你没有逐字读完,你是不知道他说什么的。所以文学的时空关系是空间成点时间成线,所谓空间成点就是说一个字出来,然后逐点的通过时间线性的进行,于是你知道他这一段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与电脑毫无关系,这是在电脑出现以前早就存在的一种观念。只不过他们的知识没有就是了,我们知道最早是什么时候提出来时空关系的,五度几何学也不知道他们听说过没有。那么电影就不是线性思维,因为电影电视,录像,它在银幕上出现影像的那一瞬间,你同时看见了很多东西,因此它不是空间成点,时间成线的,它是立体的。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因为是在电视机面前长大的,因此对这种立体空间的信息的接受更加迅速。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做过很多研究,这主要是一个“看”的问题。我们谈的是时空结构问题。 而这两位先生因为发现了“线性”和“非线性”这两个在他们的知识里只是接触了电脑以后才知道的词儿,于是他又把文学的时间成点,空间成线的线性思维看成是和电脑有什么关系的词儿。这个问题恐怕他们没有资格讨论,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何谓相对时空关系,也不知道何谓相对论。 另一方面至于说到“线性”和“非线性”,这个在电脑发展起来以后,包括以前的线性编辑机,我全做过。是我利用北京电影学院最早进的3/4的对编机第一个作出了视频教材,现在这个教材还在电影学院。这个你可以去问张会军。当时他们有几个学生都是参与了,包括现在录音系的孙兴,还有现在不知道是环球还是华纳哪个部门的经理路小成,还有现在实验中心的主任跖蒂,当时几乎是所有实验中心的人和我一起做的。ONTOLOGY说的准确极了,在那个时候来说,因为它是逐个线性的编辑,中间不可以修改,我记得有一次,罗副院长说有一个学生作业中间有问题,要求他们修改,我跟他说就不要让学生修改了,这个问题也不是太大。你知道不知道,这个编辑机的剪接是线性的,你动一动,后面的全部都要重新来,我们在澳大利亚的电视台参观的时候,他们演示了一个工程师在楼下如何接受楼上给的关于剪接的信息(一张清单),如果要修改某一个镜头,电脑可以自动化的整体挪动,像这种操作是非常先进的,剩去了不少人工的麻烦。可是我们现在的线性编辑机做不到。 付正义老师第一次用非线性的方法剪完一个电视剧的时候我有意的问他感觉如何,他回答:那不就是我们电影的剪接吗?付正义老师的银幕感是很强的,他一看素材,在脑子里已经剪好了,他比那非线性还快。付正义老师说的很准确,那非线性剪接就是电影的剪接你们可以再去问问付正义老师。 连这个都搞不清楚。如果你们连这一点知识都没有的话,我就不欢迎你们在这里搅和了。关于文学的线性思维,这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观念,这个跟你们所说的电脑是无关的。可是你们非要把电脑剪接上的线性非线性和这个问题搅和在一起说,那我就要禁止你们发言了。这样无知的人在我们这里混什么?!你们每一次的发言都透漏出你们的无知。 另外,笑不起来先生,你别躲,你每次都是顾左右而言他。你先把你说的“现代制片工业流程”谈谈好不好?我已经给你搜集了5部影片的资料了。你不要躲躲闪闪的好不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