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电影其实是半成品

最近已经看完第800部电影,略有所悟,现随笔如下,欢迎捧和砸。 我原本认为语言文字本来是最没有局限性的,最不容易引起歧义,但由于它被人类使用得太多,因而现在看来是最有局限性和容易引起歧义的 东西。 所以我尽量用大白话来说,不用那些专有名词。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电影的功能是什么?传统的本体论认为电影最初只是记录运动的光和声。嗯,不错,因为最初的电影只不过是一种纯功能 性的机器,与艺术无关。 哦,那么后来呢,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开始渗入了社会的各个行业,各种新技术和方法的出现开始使电影具有了可看性。电影开始有了 观众的概念,它与艺术有了联系,虽然当时人们还对电影是不是艺术有所怀疑。当然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 再后来马克思认为电影的功能是产生“意义、快感和社会身份”,不过“意义、快感和社会身份”这种东西还是很“软”的,电影的功能不像 一挺机枪、一罐豆子那么好懂和掌握。 电影这种“文本性产品”(再次提醒是“文本”不是“文学”)和汽车,食品这些功能性产品有着很大的不同。当一罐豆子吃完的时候,它的 功能就用完了。但电影就不一样。一部电影一天被一个人看和被一百个人看,它的损耗没有什么不同,它被人们看(使用)的越多,它的功能 就发挥得越充分!(但不可就此作为依据认为该片就是商业电影,——它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 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提出一个问题了:电影产生的“意义、快感和社会身份”这种功能究竟是由谁来完成的,是制作者还是观众? 我得出的结论是: 电影的制作者(比如导演)生产的电影是半成品,因为最终的“意义、快感和社会身份”是由观众来产生的! 观众在看一部电影时不完全是被动的消费者而是主动的生产者!(这也是电影和其它功能性产品的一个重要不同之处) 因为“意义、快感和社会身份”这种玩意儿只根据观众的利益来产生,不同的人看一部电影会有不同的读解和意义,有时甚至会和导演想要表 达的大相径庭。 比如“辛德勒的名单”中有一个纳粹军官枪杀一名犹太女工程师的片段。中国人看了后会觉得“那个男的好残忍,那个女的好可怜”;犹太人 看了更会觉的愤怒和仇恨;可要是残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纳粹份子看了呢,他们会不会有相反的感受呢,抑或是强烈的快感? 再比如“豪门恩怨”这部连续剧,主流的读解是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用于麻痹和包容工人阶级的对抗;但在俄国的犹太人却认为该片是资本 主义的自我批判?! 周以前说得好:“我把电源拔了,你还看得见电影吗?”因为没了电,电影本体(运动的光和声)的功能就实现不了了,观众就看不成电影了 。不过,我不拔你的电源线,我把观众都赶出电影院,但我仍旧让你的电影在放映,电影本体(运动的光和声)的功能实现了,但没了观众在 看电影,电影的视听感知经验和心理活动从何而来,难道放映机本身会有这种东西? 当然,我举的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一部电影至少会有一个观众,那就是导演本人,制作者肯定是电影本体的第一个观众。 好在传统的电影本体论到了后来有了心理学这股新鲜血液的进入,它开始重点研究观众了!因为电影开始要追求“意义、快感和社会身份”这 种比“运动的光和声”更高层次的功能。而在此以前的纯艺术电影过份的表达了导演作为艺术家的自我,而生产出了一些让别人不满和不懂的 东西。 现在戈纳电影节开始将一些奖项颁发给了一些“有创意的商业电影”。 有人认为这是戈纳向商业的妥协,尤其是中国的“文化人”和美国的“电影人”。他们说的有一定道理,认为这是一种“贫民化趋势”和文化 的堕落变坏。他们作为中产阶级能有此想法已经不简单了,我不想去说他们的不是。 不过我的观点是:我们应当认为历史是螺旋形的向上发展的,即所谓的“两极相通”。有一点我要说明的是,欧洲电影无论从理论还是实鉴上 都比美国电影超前的多,更别说中国了。以前有人说世界电影是ABC三级:欧洲电影是A级——art;美国电影是B级——business;中国电影是C 级——crash。(别打我,是别人说的!)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看问题:有票房但低俗的商业电影——》票房低但高雅的艺术电影——》票房高的艺术电影。 可以举个例子,比如《罗拉快跑》,我在这里顶着风险说它是艺术片,因为我认为它在剪辑手法和剧情设置上有了创新,——有了新的信息表 达。 在影片的开始,有一段罗拉下楼的部份用了动画片的形式(虽然这段动画是影片中的电视机“推”进去的),这虽然违反了电影的记录原则, 但它这么做是不是合理的,为何不实拍?这部影片的三个结局,三段不同时空的看似“莫名其妙”的联接方法,一些角色的遭遇用一张张照片 表现,等等这些都是传统本体论很忌讳的东西,但我还是认为这部电影并没违反本体论,因为它仍旧是用运动的光和声说故事,它是艺术片! 我建议周在论坛里开设专门的电影心理学栏目,不懂观众,不懂心理学,你怎么写剧本,怎么架摄像机,怎么剪片子?我对心理学也知道的很 少,虽说“实鉴出真知”,但系统的理论对于教学是必要的! 我还想说的是电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是真理的一部分。真理永远不能逻辑证明,它只能被感知,因为逻辑也是真理的一部分。造电影为人 ,而不是造人为电影。我们应当全面地看待这个世界和电影的关系,而不应当只是活在电影中。 我们作为影片的制作者造出来的东西永远是“半成品”,最后的一道工序是由不懂电影本体的观众来完成的,这就是导演无法摆脱的局限性, 你永远也别想让所有的人都说你的片子好。因为如果那样的话,电影就不是艺术了。
宇宙的无边界性给人类的发展提供了相对无限的可能性。 我们只有实现了共产主义,才能进入伟大的“宇宙时代”。 我们只有进入了共产主义,人类以前所有的文明和历史才有了意义,人类才走上了摆脱自身局限性和丛林法则的道路!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