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我想听听各位大师对《恋爱中的宝贝》一片的评论

别说太多空话,来点实际的分析!

候车室
老实说~ 不喜欢~ 我看到四分之三时再也看不下去乐~ 郑重王要两小子好象本来就没啥电影感觉~

TOP

候车室
不瞒你说我今年参加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的复试,考的影片分析就是这个片子。我痛批了一同,说实在话,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老师会选这部影片。我只记得我的分析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本来想写:决不为垃圾树碑立传。后来改为:虽然《恋》绝不会成为电影上的经典,但其中种种努力仍让人感动。

TOP

候车室

[公告]《恋爱中的宝贝》回析

《恋爱中的宝贝》回析 我指使你忘去那个阴森恐怖的情人节,只因为那场电影。 我唆使你别毁灭那场如约而至的约会,在这个情人节。 中国电影发行商的不负责任,只追求票房收入,在释放了无数个烟雾弹后,让情人们在本应该是轻松愉快、浪漫温馨的节日里倍感恐怖压抑、沉重阴郁,情侣们无不露出一脸苦笑不得的无奈,这样的档期错位,突显出发行商的尴尬,他们手中就没有更适合的电影吗?难道需要我们每个人拿起自己手中的DV去拯救?国产电影市场、民族电影创作何去何存? 我们都有一种习惯,喜好把电影分为商业片和艺术片,看得技惊四座的很商业,摸不着头脑的自然很艺术。商业片,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支撑电影票房,可以说是电影业的主体和基础,艺术片,探索新的电影语言、电影风格,是提升电影艺术含量的途径和手段,他们两者互为补充,互相借鉴,共同构建良性的电影市场机制。 李少红她可能是个商业导演,周迅也许是个不错的票房砝码。但《恋爱中的宝贝》确实是一次艺术的探索。 我们先从故事下手。我是在学校的放映厅(1200多个座位)看的拷贝,三元钱两场电影,《恋爱中的宝贝》是首场,我去晚了,和女友进场后,好半天才在后几排找到位子,基本满场,在影片放映期间怨声不断,影片结束后,大家还沉静在刚才故事情节中,努力地在讨论周迅是人是鬼?(我旁边的几个女生各持异词,说得好不乐呼) 现分析这种现象无怪乎两点,一是理不清楚故事情节的头绪,二是搞不懂影片到底要表现什么?有些影片质量确实低劣,编导者粗制滥造,叙事混乱。但认为这部电影不是。 由于这部电影叙事过于主观意想,现抽出主要线索:宝贝是工人家庭的普通女孩(我是工人家庭的普通男孩),妈妈告诉她是从垃圾堆里拣来的孩子。宝贝长大到了恋爱的年纪,偶然拾到一个小偷仍的包,在包内发现一盘自拍的录像带,从此她的命运发生重大变化。在录像带中,她看到了男主人公刘志,并爱上了这个浪漫、忧郁而有诗人气质,厌倦既有生活状态而幻想飞翔的男人。宝贝找到刘志家中,把录像带给刘志妻子看,导致妻子与刘志分手,然后宝贝开始追求刘志。本来就有玩世不恭的刘志很快与宝贝堕入爱河。他们在一间巨大的厂房里安下新家,但又因为生活小事发生矛盾,宝贝离家出走,刘志忙于商务活动,同时也在寻找宝贝。而后刘志发现妻子已与朋友李洋好上了,宝贝遇到了坐在轮椅上的残疾青年毛毛,引起心灵的共鸣。在青梅竹马的好友“胖子”的帮助下,宝贝与刘志再次相遇后重归于好。海边的一次浪漫后,宝贝怀孕,她终于知道人是如何出生的,决定要一个干净的孩子。但医生告诉刘志,宝贝经历的是少见的“假孕”症状,她并没有真的怀孕。宝贝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最终剖腹寻找婴儿而死。影片结束。 本来很简单明了的故事情节,如果被导演采用于看似随心所遇的非线性的叙事方式,这就打乱了大众的观影思维,造成许多人理不清故事的头绪。再次,影片中大量超现实,意象化和符号化(《花眼》中的天使)的电影语言,不断干扰观众对人物性格个合理性和情节链条的因果关系的判断。导演通过非现实的画面传达出强烈的主观意念,实际上企图引导观众超越情节来理解人物,体会影片的内涵。 解析影片中的符号: 老教授,我们对这个很是困惑,他和整个故事开始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也许有些人猜测他可能是宝贝的生父吧。宝贝闯入老教授的家里,立刻主动融入了他的世界,甚至在他死后,还去医院为他念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教授和他的大书架以及念叨的一大串文学大师的名字,让宝贝感觉到灵光的闪现,指涉着一个非物质,非现实的世界,那个彼岸是一个理想化的、精神够建的,超凡脱俗的艺术和美的空间。看看我们身边的,宝贝并不是一个有着简单、空洞灵魂的宝贝,她接受这个彼岸。宣扬导演的人文关怀。但这个情节的安排感觉像漂浮在整个影片上的碎片。 不断出现的废墟,表征看似外型单纯的宝贝,内心的生存状态确实恐惧与苦闷和不可言说的荒凉和失望。如此执着、痴迷地追求爱情,目的不是爱情本身,而是为了人生的终极理想。还是在影射工业革命在建立自己文明的过程中摧毁过去所带来的结果,废墟!?我们在毁灭中徒步前进? 不断飞翔(凌晨,刘翔获得男子110米拦的奥运会冠军,就是那种感觉)的意念,不断出现,宝贝去刘志家做菜时飞动的盘子,宝贝跟着刘志乘飞机飞翔等,飞翔是每个人渴望的梦想,也是一个人渴望摆脱人生面临的种种世俗困境的幻想,是追求浪漫、诗意生活的象征,也是一种终极的理想状态(天堂里的人都会飞)。 宝贝和刘志的“连心痣”,宝贝认为他找到了理想中的爱情,刘志不仅是一个情侣,更重要的是他是自己心意相通的知音。宝贝需要的决不仅是肉体的相爱,更是灵魂的交融与飞升。可怕的是刘志胸口那颗“连心痣”是假的,他只是表面上像是宝贝的同路人,但并不真是理解宝贝的梦想和痛苦。宝贝真的是一个孤独的人,她需要的东西没有人能给予。导演对宝贝充满了有些自恋的同情和爱,但确实与观众有不短的距离。 黑猫,一双突兀、犀利、让人惊恐的双眼,始终阴森地窥视宝贝单纯而快乐的生命。 在尼采的哲学体系中,把理想的人生分为“骆驼、狮子、婴儿”三个阶段,也是三种生命应该具有的境界,“婴儿”是最高境界,是一种认识世界本质以后达到的自由、纯净、赤诚、浑然天成的完美境界。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宝贝不惜用生命的代价去找寻那个干净的婴儿。 宝贝,一个不满现实状态、追求自我价值的人文主义着,一个为了梦想不停探求的理性主义女性,一个敏感而迷惘、唯美而忧郁的诗人。 “我心里一直有一条路, 不知道会通向什么地方, 但我一直在路上走……” “我认为对待一件有责任感和进去心的艺术品,首先需要有欣赏的眼光、宽容的态度和理解的胸怀,然后是审美的评论和理论的探求。” 窦唯如是说。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