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批不批综合论,这是分水岭。

最近比较集中地出现了一批杀手,不禁使我想起在二战期间,盟军开辟二战场后,法西斯派出一支特种部队,这支部队里的人全都穿着盟军的服装,口里嚼着口香糖,并操着流利的英语,号称是盟国某某部队的。如果有人跟踪观察的话,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打法西斯。 出现在我们网上的这批杀手最大的特点是,自称早就懂得电影的发明原理,但是他们从不批综合论。在大陆中国的电影电视界,一个最明显的标志就是,你是批综合论,还是不批综合论。为什么呢。因为一百年来,在中国电影界始终是综合论占统治地位。而在中国对电影本体的研究是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才开始的。综合论最初的做法是要把这股真正研究电影是什么的势力掐死在摇篮里。首当其冲的是钟惦裴和白景晟。他们提出了扔戏剧拐棍的口号。于是综合论就不择手段地对他们展开了进攻。白景晟比较脆弱,被气瘫了。卧床不起,钟惦裴虽然挺住了,但是因长期的肝癌,也去世了。我记得,在当代电影编辑部亲耳听见那个年龄比我还长的主编陈某某眼一名小编辑说,不要上钟惦裴的文章,他是扔戏剧拐棍的。在86年,光明日报也开始向我进行政治性的攻击。大概报界都会这一套,最近的浪迹不也是记者吗? 出现在我们网上的这批新杀手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批综合论,而是反过来,自称也是懂得电影的发明原理的,然后就开始向“友军”进攻。比如说,“收起你那‘津津乐道’吧” 不是综合论者会说这话吗?他们从来不会批综合论的,因为他们和综合论才是真正的志同道合。大家也放还记得,有一位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懂得幻觉的,于是拼命向我们进攻。可是不管我们十几次地将他的军,叫他批一下综合论,他好象没有听见我们提的要求似的。可是他就是不敢批综合论。死也不批。那当然,他批了他的主子,那他还想不想干下去了。他的主子不马上把他革职了吗?于是我们就都明白,他是谁派来的了。 现在既然有人声称自己也在教幻觉,那就请先不要向友军开火,请系统地批一下综合论怎么样。 这是识别真伪最好的办法。就象那支德国部队一样。你打死几个法西斯给我看看。我就知道你是那一边的了。 批综合论,还是不批综合论,这是最好的识别真伪的办法。不必去管他们找出什么借口来,甚至会说,我才不会由你来摆布呢等等,“绝不是像周周说的在中国是他的一家之言”,"殊不知,现在的学生都是很open minded的,都有独立思维能力.人家讲综合论,你以为学生就一辈子成了综合论弟子了?","俺可没时间做您出的题"(可那题是他自己出的。)等等,等等。 一句话,批不批综合论,是一个标志。不少人是不打自招。 顺便一提,我们等着ISLAMIC发言呢。当然,他是一名综合论者。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0-15 8:09:31编辑过]

候车室
不必发表什么声明,你是本体论者,就看你批不批综合论。 自称搞本体的人敢跟其他搞本体的人进行激烈的争议,可是就是不碰综合论。是真还是假啊。

TOP

候车室
刚刚气死我了。 好不容易走到那个教室门口,想听听“中国第一剪“付正义的课。一个考勤老头子看见我即将进入教室,对我说,你是大几的啊?付老师的课是你随便听的吗?你先把这学期的古代文学史考及格再说! 我真想骂人了!什么他妈的古代文学史,糊弄人!我交钱过来不是听你说古代文学史的。 周老师,对于这种学校我已经没有语言了!但是我矛盾得很。矛盾得很! 真想退学到您的班上来,可是要是退学,我以后就没有那张纸了。综合艺术论,之所以大行其道不就是他们掌握发文凭的权利吗?周老师,咱们别说救救中国电影,真是挽救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说怎么办!我的周围已经不是一个靠本事说话的环境了。因为这样更不会让我发现有什么真本事的人。所以他们也都不学真本事。学校也就不教真本事。 是混,还是反抗!

TOP

候车室
也不要太悲观了。第一,只要你的认识正确了,有备无患。 我们在壮大。今天晚上我要到深圳大学去讲课。现在给IMBT的一百多名学生讲课,前两天给昆明的一百多名学生讲课。二十几号还要给杭州的一百多名学生讲课。这样加起来,在一个月内我就打了四处,大概也有四五百人。 我在讲课的时候,从来没有忘记你们这些年轻人。你们的将来,你们的出路。我们云南艺术学院影视系还需要人。但我坚持,要不仅接受,而且懂得电影发明原理的人。重庆的一百和LINDA那里教也和我的一样,他们两人在我这里进修。他们都是老师。 现在跟十几年前的状况已经大不一样了。 你有自修的能力,文凭当然要。可是电影自己学。有朝一日,会有机会的。十一月中在重庆要招开电影教员的会议。张同道老师已经邀我去讲一讲。 放心,我也在奋斗。

TOP

候车室
听了周老师的话很振奋!

TOP

候车室
昨晚在深圳大学传播系讲了三个小时。很多人是站着听的。只因为放映设备不齐全,受到了影响。如果是在昆明我们的影视系,就不会有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的教学就是这样来用设备的。我们用一个个小例子来说明问题。 我发现,他们的表演系的学生跟北京电影学院的还系的学生一样,甚至不知道人是怎么发声的。搞三维的人也不知道,那怎么表演,怎么用三维来取代真人的表演?这叫无知。 当我说不可能的时候,我是通过长期的研究说出这话来的。我说一句,三维热心者就堵一次漏洞。看来是堵不完的漏洞。自己明明知道是在堵漏洞,可是还是信那漏洞百出的说法,那只有害了自己。

TOP

候车室
周老师 上星期,我开始用您的观点给学生们讲关于视觉幻觉的那一课时,学生们很振奋,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大四的学生,也难怪,以前没有人讲嘛。 他们说开始想把这门课将就混过去就算了,但是讲了两节之后,教室里坐满了人,还有其他班的。他们说,虽然不是这个专业的,但是视觉幻觉的东西他们听了也有用,所以来了,而且从来没有这么去做我布置的作业,因为做得很开心,学了东西。 本星期,我又要开讲,已经有同学打电话来了,想来听。 我坚信,是真理,就是不可抵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