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剧本是动画片的灵魂”——中国动画彻底完了

纵深、光影、运动,少一个都不及格
时刻带着纵深关系,空间关系交代清楚,少罗嗦
随时竖起耳朵来观察一切

候车室
中国动画为何远离文学

新近公布的《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2011)》称,这几年中国动漫产量增长率始终保持在30%左右,2010年国产动画片产量达到385部,中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动画生产大国。然而,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国产动画片虽然产量惊人,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精品却实属不多,能够走出国门的更是少之又少。问问身边的大朋友和小朋友喜欢看什么动画片,他们脱口而出的会是《猫和老鼠》、《灌篮高手》、《机器猫》……几乎清一色的欧美和日本的“舶来品”。本土动画为何疲软?我们该拿什么样的动画片献给孩子?

国产动画由盛转衰

“从小就喜爱看动画片,即使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只要有好的动画片,还是爱看。”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学前教育专家朱家雄笑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朱教授还记得在小学期间,当时的上海东湖电影院每周日上午有少年儿童特价场次,放的都是动画片。在那里,他看了《渔童(渔盆的故事)》、《神笔马良》、《东郭先生和狼》等很多片子。到了上世纪80年代,出了《大闹天宫》、《黑猫警长》、《葫芦兄弟》等优秀的国产动画电影。再以后,大都是美日动画片一统天下,国产动画片越来越少。“这几年国产动画又出了很多,但感觉大多数不是做给儿童看的,成人化味道太浓。”朱教授说。

为给原创动画谋出路,近几年国家给予动画产业相当大的扶持,如电视台黄金时间禁止播出境外动画片,多个城市投入巨资建设动漫产业基地,且给予动画公司各种补贴。但开足“绿灯”的国产动画还是不尽如人意,叫好又叫座的片子很难见到。上海某报社编辑龙女士每晚都会陪着3岁半的宝宝看动画片。“境外动画片在细分儿童年龄层次上做得特别好,1岁看英国的《天线宝宝》,再大一点看荷兰的《小兔米菲》和美国的《爱探险的朵拉》。国产动画片的一个普遍问题是缺乏童真、童趣和童心,总是以大人的口气说教,就像图解教科书一样。相比境外动画片丰富的想像力,国产动画片差了不止一个档次。”龙女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事实上,国产动画曾经风光无限。据中国首位迪士尼签约作家杨鹏介绍,国产动画不仅起步很早,起点也相当高。1937年美国迪士尼放映第一部动画片《白雪公主》。4年后,我国就诞生第一部动画片《铁扇公主》,起步比当今另一个动画大国——日本要早。据说日本的动画之父手冢治虫就是因为年少时看了中国制造的《铁扇公主》,从而引发对动画片的创作兴趣,并在日后创作出《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等为世界熟知的动画片。这一时期的《神笔马良》、《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三个和尚》……45部中国动画作品先后在各大国际电影节上获奖73次,中国动画还被誉为“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在艺术风格上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中国学派”。

原创动画伤在文学性

就目前的中国动漫市场而言,儿童是消费动画产品的主力军。动漫作品除了带给孩子快乐,还要给孩子教益与滋养,这就要求动漫产品不能缺少优秀的文学基因。剧本是动画片的灵魂,而经典文学支撑着它的品质。欧美动画片之所以成为各国少年儿童喜爱的文化产品,一个重要特征是从经典文学里汲取素材,如迪士尼的许多动画片都是改编自世界经典童话,文学性非常强的《小王子》风靡整个世界。杨鹏说,以前的优秀动画片如《神笔马良》、《黑猫警长》都是根据经典文学作品改编而来的,中国动画成功,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每一部动画后面都站着一位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或者专业编剧。著名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指出,内地儿童文学的情况远远好于儿童影视,但为什么放着那么多好的资源不用,反而现编一些毫无想像力、艺术构思很差的剧本呢?

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张之路认为,儿童文学和动漫产业本该是密不可分的“兄弟姐妹”,遗憾的是多年来两者却有点老死不相往来,制片人往往偏重绘画和技术,却忽视了文学性。中国每年生产的电视动画片及剧场版动画片,很少脱胎于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国家扶持动漫产业发展部际联席会议专家张维达告诉记者,国产动画片成人味浓重,情节脱离儿童生活和心理,原因就在于外行写剧本,编剧对于儿童文学很陌生。动画圈子非常急功近利,企业不想请、也请不起一线的儿童文学作家,更不愿花钱花时间打磨剧本。

杭州市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赵冰波是浙江省动画片审片组成员,他的批评更直接:原创动画剧本完全没发展起来,许多本子是制作公司随便找个人写的。正经作家即使参与创作也受很多掣肘。赵冰波此前参与过几次,发现制片方最看重的无非是抓眼球:“比如要求多点搞笑。我们写了,还看不上,他们要的是粗俗的笑话。”赵冰波为此一度劝人不要让孩子看动画,包括他参与的作品。

学迪斯尼嫁接文学与动画

4月底,专门针对低幼儿童情感教育的国产动画片《快乐心心》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这也是中国一线儿童文学作家首次参与编剧的动画片。曾多次获国家级儿童文学奖项的作家王一梅是编剧之一。她对记者说,在《快乐心心》之前,从未有动画公司找过她。“中国动画终于开始亲近文学。它们意识到除了技术人员,作家也应加入,这样才能从整体上提升中国动画片的品位。”上海卡通派首席执行官刘红兼任《快乐心心》总策划,她向记者坦言:“原本也是在‘动画圈子’里找编剧,折腾一年多,试了许多本子都不满意。最后才找到王一梅,把儿童文学和动画创作这两个息息相关但从未嫁接的行业连接起来。”

张之路认为,中国动画亲近文学是好事。这方面,迪士尼提供了成功的案例,动画对应的文学文本能够得以在新媒体环境下流传下来。朱家雄则对记者说:“作家参与国内动画的创作只能算刚起步,双方需要时间磨合。作家要体现文学的美感,制片方为吸引市场会要求多一些娱乐性的东西,这些只有通过不断实践才会变得成熟。”
纵深、光影、运动,少一个都不及格
时刻带着纵深关系,空间关系交代清楚,少罗嗦
随时竖起耳朵来观察一切

TOP

候车室
搞文学的人总是喜欢到处凑热闹,结果是把其他行业越搞越烂。

TOP

候车室
眼看外表的漆壳要被人给揍落了。骗不下去了,得找几个白痴写手再给自己刷刷漆。
越刷越恶心。越刷越寒碜

TOP

候车室
“面对票房的尴尬境地,《兔侠传奇》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认为,观众的收看习惯是导致国产动画电影乏人关注的原因:“过去很多国产动画伤了观众的心,我们是在为国产动画的‘原罪’买单。长久以来,影院和观众已经对美日动漫形成了依赖,存在思维惯性:国产动画片就是不好看。””
http://news.qq.com/a/20110916/000463.htm 国产动画经“喜羊羊”大冒进后跌入谷底

我说其实大可不必把投资这么大的片子拿给国内观众“赎罪”嘛,可以去吸引国际观众的关注顺便捞回成本再挣大钱嘛,哈哈
纵深、光影、运动,少一个都不及格
时刻带着纵深关系,空间关系交代清楚,少罗嗦
随时竖起耳朵来观察一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