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http://www.zhouchuanji.net/bbs/r ... o=lastpost#lastpost
发表于 2013-3-18 23:54

1970年11月从干校骑自行车赶回北京
1970年冬我在赵善庄干校突然接到老二的信,小腿骨癌要动手术,干校军宣队领导开恩准我回北京,等到获得批准已经是下午四点,北方入冬的四五点,意味着很快就天黑了,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自己骑自行车。等到出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乡下哪里来的路灯。只能摸黑骑,直瞪着前方,不能斜视,可以隐约看到一条灰白的粗线,那就是路,视线一移开就看不见路了。而且还是顶着西北风骑,一般北京十一月不会刮西北风的,让我赶上了。半夜十二点左右终于上了津京公路。还要骑五十公里。骑到北京西直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了。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休息一下就赶到积水潭医院,我住新街口二条,还算近。看到了女儿,可又遇到了一个巫师。地质部的一个巫师响应周恩来的愚昧透顶的号召,要发动群众在五年内消灭癌症。癌症可以发动群众来消除的?!钢铁可以发动群众来炼的?!非典可以捂着盖着的?!典型的社会主义智慧的胜利!我女儿是从那个社会主义巫师那里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要死了。我真想揍那个响应周恩来号召的王八蛋。可是连穿着军服的医生都不敢惹那个巫师,他手中有周恩来的十二道金牌!医生给我证明此人连X光片都不会看。我在医院待了三天,就是在驱巫。我最后一天是给那医生下跪,求他不要让我的女儿落在那个王八蛋的魔爪里。那医生只是笑,一句话也不敢说。这张照片是我到医院的那天,老二给我照的。最后幸亏孩子的姥姥发了神精病了,坐在孩子的病床上大喊大叫,谁敢碰我的孩子,我跟他拼了。这才算把那社会主义巫师赶跑了。我又骑着自行车回干校了。后来得知,医生给她动手术,做好截肢的准备,幸好在手术台上切片验出是良性的,没有截肢。给她动手术的那位医生后来也想办法去了香港。1970年11月10日,这张照片使我想起了那件事。

TOP

候车室
年轻人应该有意识地锻炼自己。我说的不是公里,北京到天津走公路是一百公里。从干校到公路还有三十里地的烂泥路。过去,尤其是抗战期间,交通工具主要就是两条腿。我们的学校在綦江的乡下,距重庆大概有小一百公里,要走两天。我弟弟好几个月发低烧,校医没有办法,我只能带他回重庆。可是没有钱,从学校走到公路花了半天的时间,到了公路,没钱乘车,还得走,他在发烧,那也只能走,遇见有泉水的地方,我就叫他下水泡泡,让体温减下去,再走。走到一品场天已经黑了,只好住店。第二天早上一早赶太阳还没有出来,再走,我记得非常清楚,快到海棠溪的时候,我实在走不动了,我弟弟更是走不动了,他落后我两百米,可就是赶不上来。我都感觉我们是在爬。最后终于在海棠溪上了过江的渡轮,总算喘了口气。在贵阳,我们想去花溪玩,十五公里,走去走回。这叫小菜一碟。把弟弟送到家,待了几天又得回校。总算托人免费搭上一辆卡车。我需要在半路一车,可是不认路。出来容易,直奔公路,可以听见汽车马达声。可是回去什么标志都没有,只好乘到县城。然后再搭乘一条公务船。都是从外省逃难来的,看我是一个学生,你就上来罢。大木船不跟汽车,多几个人没有关系。可是那船是顺水漂的,到镇上天已经快黑了,等到过小渔梁的险滩时,天已经全黑,小渔梁的两岸都是悬崖,一条很窄的縴道,只要一脚踏空就摔死。我只有一个办法摸黑走,就是擦着右边的石壁走,我的右臂膀全被石壁擦破了,那里顾得那么许多。不掉下深渊就算捡条命。过了小渔梁就是梯田。这就不怕了,烂泥摔不死人。我总觉得我的父母给我们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我十岁时在青岛,家里有五个佣人。可是我母亲有话在先,佣人不是供你们使唤的,因为房子大,又有花园,所以才雇佣五个人。你们不准使唤。还得帮他们干活。我上学是不准做汽车的, 走。我念四年级的时候,在庐山,一次暴雨把泥浆全都冲进游泳池里,我母亲命令我,帮老王铲泥去。我恨透那游泳池了。我37年暑假回到武汉,我父亲专门跟我有一次谈话,他说,这个暑假你跟车。我父亲是粤汉路的副局长。他要我跟一位老火车司机跑一趟车。途中他吃什么我吃什么,他到了广州住小客栈,我跟着住。不得有丝毫特殊。我爸没有说,你出了什么事就说“我爸是李刚”我给你兜着。幸好我爸不是土匪出身。他不许那位老司机叫我少爷,他说,孩子要叫你师傅,他是你的徒弟。关系明确。遗憾的是,刚准备出发,就打仗了。什么都吹了。

(地址同上)

TOP

候车室
还是我过去在大学学跳水的经验。教师叫我向上跳,我就是不敢,向上跳,那不就是平着落下去砸在水里吗?我想既然是要入水,那就向下钻。结果是砸,砸了十几次,全身都砸红了。教练说,你不是怕砸吗?可是你现在砸了多少次?你是不是可以豁出去再砸一次,向上跳,砸一次看看。于是我抱着必砸的信念往上跳了,结果我是头先入水。我终于明白了。得来全不费功夫。在中国学电影也是这样,你把什么都扔了,先把似动学会。你看许多人做的FLASH,学会它不会得什么传染病死去吧。这至少是一种很好玩的技术,你就玩一玩。比如说,你也来一个“周教师打力力儿”,你看看结果如何。

http://www.zhouchuanji.net/bbs/v ... &extra=page%3D1
发表于 2008-9-5 03:21

TOP

候车室
今晚我们的电影学术网站再次遭到袭击,还是那位黑客干的。在二十一世纪在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竟会发生这样的事:在学术问题上竟动起枪炮来了,再往下该是火刑柱了吧。我们已经知道,有一帮人雇用黑客把我们的网站在一个月内连续黑四次。原因是什么呢。就因为我们电影的原理,普通心理学上告诉我们:电影是一种似动现象。“ 我们看到的电影,电视,活动性商业广告,都是按动景运动(apparent movement)发生的原理制成的。” 这是科学,这是科学的事实。如果不同意的话可以另外拿出论据来证明我们错了,全世界的心理学都错了,可是他们做不到。反对电影原理的恰恰是一些“没有师资,没有设置好课程就招生收费”的电影学院(这些学院的名字我暂不公布),因为他们请来的所谓师资都是不懂电影的,他们没有讲电影原理的课程。所以我们在批驳的过程中,当然也就批到了他们,可是经过十几年的斗争,接受似动现象的电影年轻人越来越多。那些学校的领导和师资可以不懂电影,可是学生懂,或者学生想懂。在这信息爆炸的时代,获得信息是最方便的事了。一个学校的几名教员要搞封锁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最近成都的十家电影学院的部分学生建立了一个“成都DV联盟网站”,并给我设了一个周传基讲电影的专栏。这样讲电影原理的声势就更大了。于是,十二世纪的事情就发生了。黑你的网站!后来版主“苍雨茫茫”告诉我,“某人突然某天发一电子邮件给我'你好,我是做网络工程的,在成都这边实力比较雄厚,本人和电影教育虽关系不大,但是也很关心你的网站一些问题。开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讲电影栏目干嘛,全是一派胡言,我们这边和成都的几个学院联系了准备做一个真正的电影专业网站,考虑到你们和成都各大影视学院都有来往,所以我们希望大家一起合作,但是首要的是把那个什么胡言乱语的栏目关闭。然后我告诉他我的qq,和他说了一些关于周老师讲的才是电影的本体,才是真正有利于创作者的知识,可是他意不在此,然后告诉我他的电话(后悔当初没记)说我等你两天考虑考虑。果然几天后,另一位管理员在站点进行修复完成后让我登陆测试,我怎么都打不开 再次登陆后台发现数据库丢失。和公司联系说是我们的后台防护没做好。 果然随后收到那人邮件 :怎么你的网站最近不向大家开放了?呵呵....”
接着,我的课堂讨论也被黑了。后来JIANGCONG告诉我,在修复的过程中“黑客在服务器上面,给我留了言,他说:哥么,希望你们的理论不要像你们的服务器一样脆弱。”我的课堂讨论的论坛修复后,以及成都方面另建了一个网站之后,我们更猛烈地对我们的对立面,也就是那批在网上公开反对相对论和心理学的人的言论,当然这也就涉及了那位黑客自己所说的"我们这边和成都的几个学院"。没有几天,所有四个有关的网站又遭黑客的袭击。他们说,这"全是一派胡言",诸位可以到我网上来看,我们除了相对论和普通心理学以外,没有"言"其它东西。他们把相对论和普通心理学看作是“一派胡言”。真理在我们这边,所以我们觉得话不用多说,把黑客黑我们的这几个网站的事实告诉大家就可以了。我只有一个请求,为了维护真正和科学,我希望收到此信的朋友们,劳你们再转发给你们的丙位朋友。我们需要广而告之。大家如果 都这样来做,那这力量会比现在的网站还要大。它的影响范围比网站还要大。谢谢你们的支持。
“我是做网络工程的,在成都这边实力比较雄厚,本人和电影教育虽关系不大,但是也很关心你的网站一些问题。开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讲电影栏目干嘛,全是一派胡言,我们这边和成都的几个学院联系了准备做一个真正的电影专业网站,考虑到你们和成都各大影视学院都有来往,所以我们希望大家一起合作,但是首要的是把那个什么胡言乱语的栏目关闭。””这种人居然能在中国的大学里找到共同语言。教委深思!
另一位管理员在站点进行修复完成后让我登陆测试,我怎么都打不开, 再次登陆后台发现数据库丢失。和公司联系说是我们的后台防护没做好。 果然随后收到那人邮件 :怎么你的网站最“ 我们看到的电影,电视,活动性商业广告,都是按动景运动发生的原理制成的。” 这是心理学告诉我们的。有谁反对?任何一部普通心理学的教科书都是这样写着的。有谁反对?我们认为一家电影学院如果不跟学生讲这个道理,那就是反科学的。那都是些文化骗子干的事。

http://www.zhouchuanji.net/bbs/v ... &extra=page%3D1

TOP

候车室

无耻小人

现代科技发达可以通过网络来黑网站,似乎是件很正常的事,按过去的眼光来看就是强行撬开某户人家进行打抢砸的土匪强盗,但他们连土匪强盗都不够资格,土匪强盗是有道义气可言的,他们就是一群见不得光的无耻小人,道义走不通时,对付这种人只能以暴制暴,真想揍他们。

TOP

候车室
来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