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都是周传基闹的!!

文学性又来叫嚣
http://lonelysands.blogbus.com/tag/交游/  这个人的博客

一干人去阿苏卡。路上邵晓黎说他与汪海林展开了一场电影与文学的大讨论,已持续了四天。邵的观点是电影与文学无关,汪的观点是文学是电影之母。孙鹏故作请教状问这二者有何区别,我打比方说,“我们开车去阿苏卡”这句话就是文学,窗外的霓虹车影和车内的音乐人声就是电影。孙鹏说,那电影表达不了我们去哪儿啊,我说能啊,只要再切换一个阿苏卡的招牌我们一掀帘进去观众就明白了。孙鹏说噢蒙太奇。

不一会汪海林现身阿苏卡,我对他的观点表示了支持。我们的共识是,为什么文学和戏剧能够不停吸纳新的表达手段,而电影非要拼命割断自己与文学和戏剧的脐带呢,因为后娘养的,心虚!号称第七艺术实则是综合了六大艺术的特点,难登大雅之堂!北京电影学院近二十年的师生矢口否认电影是综合艺术,都是周传基闹得,从第五代之后就没个能把故事讲清楚的,为什么,周传基!

蒙太奇古已有之!众人齐诵:

枯藤老树昏鸦——近景

小桥流水人家——中景

夕阳西下——远景

断肠人在天涯——大远景


暂时纠正几个说法

“为什么文学和戏剧能够不停吸纳新的表达手段”,文学戏剧什么时候脱离了他们自己的媒材了,我还不知道呢,他们也接受了光波声波的记录带来的似动现象了吗?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新的表达手段吗?不对,文学始终没有脱离他的文字,至今局限在他的文字范围内。戏剧始终没有脱离他的舞台,他至今依靠舞台演出。这都是一千年前的事了。

“北京电影学院近二十年的师生矢口否认电影是综合艺术”,不是否认,是否定。电影是综合艺术,那是不懂艺术的人说的话。电影是用光波声波的记录手段来传达信息的一种传播媒介。他可以做艺术用,这是最起码的知识,最起码的文艺知识。

候车室
这句话是需要备案的,恐怕连备了案,到时说不承认就不承认的。就跟抗战问题一样。干这种勾当都是行家里手了。
但是我还是要说,都是因为周传基闹的吗?很好,我接受。但是有一个条件:二十年不准平反,不准改口。
我预言在先。二十年后,当一切都改变了面貌,综合论完全被打倒了之后,那时就会人人争当那都是谁谁谁闹的角色了。他们甚至会回想当年是如何跟那些综合艺术论者做坚苦的斗争来着。而那个现在被说成是都是他闹的那个周传基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周传基是谁?没听说过,大概是当年的一个顽固不化的综合艺术论者吧。这种事在这个“语境”里是屡见不鲜的。
因此我在这里先挂一个号。当年还在朱辛庄的时候(第五代已经毕业之后)。有人在学校的某一公开场合说,电影局说的,为什么北京电影学院会教出这么多坏孩子来。因为北京电影学院有一个周传基。我当时就对这种责难表了态。我说,如果是批评而不是表扬的话,那我接受,可是条件是,二十年不准平反。岂知没到几个月就给我平了反了!!人人争当教出这批坏孩子的那个坏蛋了。与当年第五代在校的学习毫无关系的人,并且称第五代是幼稚病的人都写出了关于第五代的四卷集。再没有人责难我教出了一批坏孩子了。我对这种情况,从1950年起就很习惯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