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如何摆脱文学性?

现在自己负责一个纪录片的栏目,我很注重视听语言的表现。在片子中很少有解说词或是文字说明,领导审片的时候总是得到好评,但总要求能够在片中多加一些解说词。在问到为什么要加解说词,难道我的画面交待得不够清楚吗?他们总是说不出个为什么,只是说一般纪录片解说词没有向我这样少的。这让我很恼火,习惯于电影文学的人们,我怎么才能摆脱他们?
不时想起那个精神抖擞,爱骂人的小老头子。

候车室
你多少有点控制权。我这里的版本是:低角度仰拍是电视剧、娱乐节目搞的,不严肃

TOP

候车室
如果是养命的工作,就别想那么多了,这个已经不是摆脱文学性的问题了。
filmbasic 似动是基础

TOP

候车室
解说词,干嘛非得是“文学性”的?用生活里的大白话,不能解说?
解说,不是不可以有,可以;但要考虑怎么用,用视听形象无法表现的,你就可以用。当然,不能是整个片子都是用视听形象无法表现的,那就只好不选电影这种手段好了,选话剧或文学更合适。
电影小学:http://www.mtime.com/my/191931/

TOP

候车室
白话文也是文学哦,这里不是说用解说词不好,我觉得解说词是在视听语言无法表达的情况下用来补充说明的。但视听语言完全可以说明的情况下再加上解说词,那就太画蛇添足了。
不时想起那个精神抖擞,爱骂人的小老头子。

TOP

候车室
你一张嘴,就是在搞文学创作?白话文与大白话,不是一回事。
此外,电视是一个稍纵即逝的媒介,话宜用通俗易懂、生动形象的大白话,而不适于用文学性过强的话。易中天不研究电视,但他说:在电视上,要说人话。不要像许多主持人一样,不说人话。他说的对极了。
电影小学:http://www.mtime.com/my/191931/

TOP

候车室
要是养活自己的话,那就给他们加上.自己留一个没有解说词的.
吃的比鸡少,起的比牛早http://www.tudou.com/home/fennnnny

TOP

候车室
听朋友说的,在电视台按解说词拍的好审查,只是因为这个而已。
发展文化革命运动 增强人民审美素质http://charter08.blog.163.com

TOP

候车室
电视台全被一些有关系没文化的人控制着,看来没有什么希望进,只有等着观众来反他们了。可是观众的文化公分母又是相当低。我们可以把更多的人吸引到各种视频网上来。他们就没有办法了。

TOP

候车室
在视频网上宣传电影文化是有效的。

TOP

候车室
在我们能解决温饱的前提下。真的希望大家能让中国的这个怪圈解开。解开的方式会有很多,最有说服力的就是自己的作品,我们还得努力的学习哦.
不时想起那个精神抖擞,爱骂人的小老头子。

TOP

候车室

TOP

候车室
建议你们做一件事,即不论你在什么地方读到一篇所谓的“影评”,你就把其中的“电影”“影片”都改成“小说”,然后看看是否读得通。如果能读通了,那这就不是“影评”,而是“书评”。
我们现在把沈语冰的一篇影评做一个剖析。就是换了几个字而已。

你读过《野草莓》的小说原著吗?在小说中,

路德与小说作者之间的另一个醒目的不同是他们关于个人禁欲的需要。路德感到有必要保持对属灵的人的信念,但是,小说作者似乎相信过分的自律会导致心灵活力枯萎。在小说《野草莓》中,博尔格是个科学家,一个细菌学家与教授,他放弃了他的人性而去寻求科学,他看待他的同伴的眼光让人想到他是在观察一个切片。他的儿媳玛丽安引用他的说,他“不尊重灵魂问题,”而且他认为任何试图医治这类问题的努力都只是“心灵的手淫”罢了。博尔格寻求一个科学家的自我实现,但是,当他回顾他的一生时,他意识到自己失败了。在梦中考试一场中,他记不得医生的第一职责,读不出黑板上的印刷体,他辨认不出显微镜底下的切片;而当考官请他去检查一个病人时,他说这个病人已经死了。就在这时,这个“死尸”突然对他大笑起来。这个女人对他的粗野的大笑使他想到他从来无法区别生命与死亡。他不仅被宣布为一个不合格的科学家,还是一个不合格的人;他的惩罚就是孤独,他在旅途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深刻地体会到这是一种罪恶。

他在这些梦中考试中的失败使得大学对他的奖励变得一钱不值,因为他评论“这奇怪的仪式充满了繁文缛节,像一场转瞬即逝的梦一样毫无意义。”

他年轻时的恋人、他的表妹莎拉,回到他的梦中告诉他,他的优雅与自恃事实上是死亡的形式。“伊萨克是如此优雅。他举止高贵,品行端正,多情善感。他想要我们一起读诗,讨论来世的生活,还一起弹钢琴,他只在黑暗中接吻,他还谈及罪恶问题。我想他特别聪明,特别品德高尚。”玛丽安也指出他的优雅背后的死亡本质:“你是个老自我主义者,父亲。你像钉子一般坚硬,尽管人人都把你说成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我们这些一直在你身边的人,我们知道你其实是什么。”

伊萨克·博尔格,跟我们每个人一样,必须接受每一种个人之间的关系,把它当作一种独特的经验,而且,跟我们每个人一样,他也不可能在任何时候都爱人。事实上,他发现自己很难爱人。他的获救不是因为把爱奉献给他人,事实上他爱得很少,而是来自他认识到爱的重要以及自己的失败。在小说结尾的一章,当他处于或许是弥留之际,或许是心满意足的睡眠之前,他对他儿媳说,“我喜欢你,玛丽安。”对他,这一陈述是一个真正的成就。

博尔格的家庭生活缺乏爱。他母亲会弄错自己的孩子,她说起他们的口气就像他们都是她的玩具似的。她的家庭不再去拜访她,而她则怀疑,他们恨她是个老不死的。这种家庭模式就这样延续下去,因为你会发现,伊萨克自己的儿子伊瓦德也只是每年例行来拜访他一趟。在伊萨克的拜访中,他母亲送他一只没有指针的金表,这是另一个提醒他时间对他来说已经结束的东西。或许这一物品干脆就是伯格曼用来总结他母亲的年岁对他的影响的方式。

冷漠一直是博尔格家的特征。这个家庭倾向于疏远冷淡这一点在伊瓦德,一个双唇紧闭的中年男子身上达到自然的顶点。玛丽安在谈到这一冷酷之链时说:“我想这就是他母亲。一个老妇人,完全冷冰冰的,某种意义上比死还可怕。而这又是他儿子……他自己说他是个活死人。伊瓦德正处于越来越孤独与冷酷——还有死亡的边缘。而且,我想只有冷酷与死亡,死亡与孤独,一直是这样。它总会结束的。”

由于伊瓦德对于人类之爱与人类生活是如此封闭与隔绝,他要求他妻子玛丽安堕胎。他说,“活在这个世上是荒谬的,再在这个世界增加新的牺牲品则更为荒唐,而认为他们会活得比我们好则是荒唐之中的荒唐。” 作者不喜欢伊瓦德是清楚的;跟伊瓦德不同,他相信人类确实有一种价值,读者必会敬佩玛丽安要生下孩子的决定,尽管这意味着她一定会离开伊瓦德。

伊萨克从妻子身上比从儿子身上得到的欢乐就更少。伊萨克妻子唯一的一次出场是在他没有通过梦中测试之后;他与考官一起来到花园里,在那里他观看自己的妻子跟她情人私通。他隔墙听到她说她私通并不怕老公,因为他只会说,“没有什么可宽恕的。但是他的意思却一点都不是这个,因为他完全冷漠。”博尔格听着这一切,却无动于衷。正因为他的沉默,他连作为一个人的资格测试也没有通过;他既不哭泣,也不狂怒,他只是接受一切,而这是无法原谅的。即便阿尔曼夫妇,那对总在吵吵闹闹的夫妇,也比博尔格有生气。他们设法形成了一种出于憎恨的有意义的关系;博尔格则太封闭了,甚至连憎恨他妻子也不会了。

跟他妻子相反,玛丽安是小说中最有人性最有感情的人物。她脆弱、抽泣,敢于表达对伊瓦德的恨。她离开了他,当她意识到自己还爱他时又回来了。在他们去伦德的旅途中,她教导博尔格关心别人;当她叙述最后一次跟伊瓦德的争吵之后,博尔格评论说,“我突然感到从来没有过的颤抖。” 作者通过她富有感染力的人性让她成为一个温柔的人物;她可能受伤害,但爱人并且教人爱人。

如果说玛丽安粉碎了伊萨克人格的坚冰的话,那么是他的表妹莎拉的爱从内心温暖了他。眼前要去意大利旅行的莎拉不断地令伊萨克想到他的表妹莎拉以及他对她差点遗忘的爱情。可悲的是,在这趟旅行之前,他从没认识到他已经失去了的爱。

表妹莎拉第一次出现在梦境里,还是个小姑娘,正在摘野草莓,对小说作者来说,这始终是某种生活的象征。年轻的花花公子齐格菲里德重重地、却是异常老练地吻了她。富有暗示的是,草莓弄污了她的裙子。后来,老伊萨克说道,她已经很老了,但并没有变得冷酷,而是一个“75岁的可爱的老妇人”和一个有7个孩子的母亲。在摘采草莓的那会儿,她曾经私心想嫁伊萨克,可是正如她对姐姐夏洛特所说的那样,他冷冰冰的。她的两难现在在年轻的莎拉身上得到折射,她也必须在安德斯(未来的神学家)与维克多(未来的医生)之间做出选择。

表妹莎拉在小说的最后还出现过一次。在伊萨克的最后一个梦里,她告诉他说“伊萨克,现在已不再有野草莓了。”钟已敲了最后一响,他必须去加入父母亲的行列。他认识到他无法到达那儿,她就安慰他:“我来帮你。”伊萨克对莎拉的爱持续在整个旅途中;他对她的爱给了他生命以意义,她则会引导他到达他的报偿。他达到了一个由不确定的、显然是人性的和平天堂所展现的宁静境界,而不是神的启示。


看见没有,这不是一篇影评,这是一篇文学评论。更准确的说,是一篇对话的评论。你把这一段全文读下来,你会感觉你是在读一部小说的评论吗?这不过是一篇高中语言课的课文分析而已。
这也就是这种文章的作者所以害怕本体的原因。他甚至没有能力指出,在影片《野草莓》中他回到幼年时的别墅时他在他的梦或想像中看见了他的年轻的表妹。这时在银幕上出来了一个共时的现象,年轻的莎拉在摘草莓,年迈的伊萨克就在她旁边的草地上坐着,他能看见莎拉,可是莎拉却看不见他。他能听见莎拉跟他的表兄的谈话,他们却听不见他的说话,也意识不到他的存在。这种独特的共时现象是线性的文学所做不到的。而在影片接近结尾时,这种独特的共时现象起了变化,这共时的两个不同的时间相通了。作为一个影评家如果有能力向观众指出这一点,那就行了。至于这种表现形式在观众身上引起的思考,那是各有各的理解。何必把自己的浅薄的理解强加于人呢。那种貌似深刻而空洞无物的哲理的高中作文也只能唬着一些白痴。你还没有看清楚呢,比如说,一双无形的手,异样,就开始大发议论啦?!

TOP

候车室
记得有个人是这样做的,就是最后节目出来之后,加解说词的是一个版本,声道换了,是没有解说词的.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

TOP

候车室
解说词是可以加的,“我无所谓”,但是行家看了一定会认为这批做节目的人都是废物。这无异于,画不好,于是干脆用文字来告诉观者他想表现的是什么。行家管那种创作者叫废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