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用视觉和听觉结合来传达信息是需要学习的

在西方,这种熟练运用视觉思维来传达信息的例子似乎处处可见。今天在网上看见了一张唱片封面。见下图:


运用视觉来传达信息或更进一步来表达观点和思想,西方在这方面似乎总是比我们要来得容易,玩得随意。而我们在表达方式上更多地趋向于使用文字。

把想法用视觉传递给受众,而非用文字或语言来传达。

看见上面的唱片封面,我想到一些关于单镜头的信息如何处理的问题。

比如,镜头一开始,先在镜头里看见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没有其他信息纳入,想一下此时观众看过镜头的反应,也许是平静的或稍许愉快的。那么,如果这时候我们将镜头向后拉,在保证小女孩不出镜头的情况下,拉出小女孩背后的房子并逐渐露出她背对的窗子,透过窗子可以看见一对正在MK的男女,此时,相信观看镜头的观众的情绪一定跟刚才只看见小女孩时的有很大反差。

而这里,只涉及了视觉,还没有声音。要再加上声音的处理,视听结合来产生效应以传达信息。比如,开始只看见小女孩的时候,我们听到体现小女孩所在空间的环境音响,有些许风声等等,声音很轻,还能听见小女孩不清不楚地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我们还能听见一点点其他的声音,当镜头拉出那对男女的时候,那一点点的声音稍稍变大些,并逐渐变得越来越大,我们能从中偶尔听见一声高音——即女人的呻吟声。此时,也许能达到所期望的镜头运动前后的大反差效果。

在如何运用视听传达信息上,不知大家都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体会,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


再看看上面这张唱片封面,我又想起另两张流行唱片封面,同样有趣经典。再想想现在和曾经国内发行过的绝大多数唱片,都是清一色的人头像、大头贴!真是惨不忍睹!



[ 本帖最后由 shadowfaust 于 2007-3-18 11:02 PM 编辑 ]

候车室

我觉得这是一个挺不错的训练视听想像力的方法,看一张图片,在头脑中,充分运用视听因素,想出一个短的电影或片断。

唱片封面大头像,我想很大方面跟商业操作有关, 让消费者一看就知道是谁谁的唱片,长的好不好看,酷不酷。。。国内很多人这么设计,可能也是盲目跟风,并不知这样做的目的。

TOP

候车室
想法很好,很好,为什么不自己设计几个看看。玩、

TOP

候车室
从以上两种不同媒介从发生到接受的过程的比较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样的差别来,
亦即:使用抽象的文字符号的文学作品的发生到接受的过程是--从作品的抽象到
读者在自己脑海中形成的具象;而那使用具体可闻可见的短路符号的视听作品的发
生到接受的过程却是--从银幕的具象到观众脑海中的抽象,是创作者创造出具体
的视听形象,然后由接受者自己得出抽象的结论。这也就是说,在视听媒介作品中,
创作者无需,甚至不应该把自己的结论告诉观众:这块地方"风景秀丽",观心里会想:
"我也不是瞎子,要你告诉我干什么?除非你是一个白痴。"马克吐温有一个故事。有一次在音乐会上,坐在他旁边的一位’贵妇人‘转过身来对他说,"你听这音乐多美。"
马克吐温按捺不住地对这位似乎很有修养的'贵妇人'说,"夫人,当你听见一只优美的
曲子时,你是不说话的。"这句话应当赠送给写那种满堂灌的解说词的编辑们。
怎么搞的?出了什么毛病啦?在一个可闻可见的媒介中使用文字的描写,不得不使
人感到作者混身冒傻气。再看那些主持人,不是一个个都在竞相寻找那些千篇一律
的、苍白无力的或词不达意的文学词儿吗?

TOP

候车室
镜头是暧昧的 有些东西可以拍出来 有些东西不可以拍

比如 上面写的小女孩和一对ML的男女 写到“可爱的”小女孩   

“可爱的”怎么拍?什么样子的小女孩才算可爱的? 不同的观众会有不同的看法 可能拍摄者认为可爱的 观众却认为是聪明的 或漂亮的 或乖戾的 甚至是可怜的

我想应该通过动作来实现信息地准确传达 比如 拍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玩具娃娃 然后小女孩笑着将娃娃的头拧断 这时候 也许我们能实现把“乖戾的”小女孩这一信息传达给观众的想法

TOP

候车室
在影片分析栏有这样一个贴子。我不禁要问,他的老师是怎么教他的。闹出大笑话来。

在“对《红高粱》中三种仪式的电影语言浅析”中有这样的评语:

"同时镜头运动和变化逐渐加快,展示其表情的特写和近景、展示脚步的近景、展示舞蹈动作的全景和展示整支队伍集体狂欢的大全镜交叉进行、相互配合,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电影所歌颂的野性的力量。"

可是这部影片是后期配音,颠轿的那一段落所缺的恰恰是“相互配合”,从轿子里向外看,那些轿夫的脚明显地没有踩上点。而声音没有空间的远近距离感。在我指出这个问题后,本贴的主人是否准备重新修改自己的判断呢?你已经无法维持原议。你可以再去看看这部影片,你说的东西并不存在。

此外,这部影片是不第五代的代表作,在这部影片问世时,第五代早已夭折了。这只是张艺谋个人的作品。正因为这是一部没有空间的影片,我一直很难对它做什么评。

TOP

候车室

回复 1# 的帖子

是 摇滚唱片

TOP

候车室
“对《红高粱》中三种仪式的电影语言浅析”中有这样的评语“展示脚步的近景、展示舞蹈动作的”它的评语超出了我的生活经验,我只知道,如果走路没有步调是要把自己绊倒的, 我只知道,如果跳舞不按拍子,那是要踩上别人的脚的。作者所说的“整支队伍集体狂欢的大全镜”岂不是就是说大家都在哪里狂野地踩来踩去的狂欢?不会读解,只会解读,就想妄加评语。从他的评语里我们可以看到,他不是不懂电影的视听语言的问题,而是先天的残疾,没有节奏感。不懂电影的人走路也有步调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