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对一个批评我的人言论的回复

“请问老人家没事情就喜欢看看色情再品评下?
生活确实安逸塞,但是仿佛你又开始引用人家的东西哦,您老不是大批特批外国哲学的嘛,搞什么弗洛伊德,反正我看您就是喜欢东借借西补补,这不能借那就拿来补补,我哪说老谋子,骂我那就批外国,这又借来外国的,恩,不错很不错滴嘛!
当然这片子不错,当初发行时就已经看过,但是却不至于象老人家这样悠闲茶于饭后,有时间发点评论,说说性爱,当然就不知道您老看的那些个伟大的感人的记录片都去哪了?
  您不是看不了这样的剧情片的嘛,当然这是色情的,呵呵我给忘记了。。
  恩,今天是心情不错,来你这顶顶,要不说后备不支持         ”       

以上是对我的影评《静止的性爱—美人》的评论。


首先我声明,我很忙,我有很多事要做,影评只是我的工作之一,情色电影是我所看电影的类别之一,注意,是情色,而不是色情。对性的压制和性的欺骗都不是一个理智的社会的作为。我写这篇影评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最后一句话,“而在我们这个说“万恶淫为首”的假正经伪道德国家,这样的电影似乎还很遥远”。象这种基本不涉及电影语言评论的影评大约属于社科范围,我很讨厌那些总是说别的国家怎么怎么的人,我说上述“废话”的目的是说中国现状。我承认一个杂文写作者可能救不了中国,但是一个逃避问题的人更救不了。再重申一遍性在社会学中的地位。我觉得很悲哀的是一些人总是不开窍,稍微用脑子想一下《所多马120天》,《感官世界》,《丑闻》中“性”的所指也不知道说出一些不负责任的话。或者想一下文革,那时候是禁性的,不管是文艺还是日常生活。而那个时代是人性最荒谬的时代。性是集权社会中唯一使人感觉到个体存在的活动。或者你去看《1984》,这本小册子也巧妙的说了不少让人心里一亮的观点。还有福柯,国内的李银河。虽然你冷嘲热讽说我读了哲学书就大彻大悟了,可以当和尚了。很遗憾的告诉你,从心理学上分析,你这是种典型的自卑心理,从讥讽别人达到自己心理的满足。如果再分析,就要从你童年的性心理和性经历上找根源了,你的童年很可能受过非常态的刺激。建议你看看弗洛伊德的书,那样就不至于说出如此水平的话了。

还有,我们得承认国外现代哲学的伟大成果,我当然读了很多哲学心理学的书,很多观点也是随手就来,虽然是我自己的观点,但是还是与大师的言论有些类似,我干脆还是用大师的原话。我不知道现在有这么多巨人肩膀可以站,有的人为什么偏要在地平线以下。

什么叫悠闲于饭后,要知道,在中国这样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家谈论我提到的这些问题是禁忌。而对于个人来说,真正的思想独立和自由是让自己的思想和观点超越社会普遍的价值观念。而这样的文章在任何一个刊物都不容易发表,我也要吃饭,也要钱。我写影评有时要看几遍电影,这都是时间。我完全可以和愚记一样随便写点不疼不痒的小评论来填充报纸版面,我既不会得罪人,又不会浪费心血。我的纪录片评论和理论文章网络上也有很多呀,你看不到只是因为你关注的是另外一种东西。我的对《红色高棉杀人机器》,《无米乐》等纪录片的评论都是独一无二的,大陆在我之前没有人写,当然,能看到这些片子的人少的可怜,可能是我有资源上的优势。

我确实喜欢看情色片,因为这些导演有的很真诚,不假正经。我宁愿要真的低俗也不要假的崇高。



“庸人自扰!这词不属于老人家您哦!哎呀努力哇找到了几十斤与纪录片有关的书进行翻阅也!不错哦,安逸,那请问在哪可以看到老人家拍的不一样的记录片列?

上面的理论很赞同,不过这些东西基本上是那些学者门关注的东西,我想要是老人家能拍东西了,也就没时间来讲这些个大道理了,你看老谋子就不讲工作电影杂了杂了。

  唉,今天看了你几贴东西,恩,不错,有想法,很透彻,呵呵不过依然怀疑你能不能拍东西,不要拿法国新浪潮来比喻自己这样的影评人啊,这个我想在中国没什么机会滴!唉,我老当心你这样大澈大悟是不是有点适合去当和尚了,体制的问题一个人是解决不了,也不是一个影评人能解决的,唉,希望你快点成为第几代吧,有权利来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相信您老,反正您都是无敌一代的嘛。。。  ”

以上是对我的电影随笔《学者与电影》的评论。


什么叫安逸?对一个读书的人说这些话真的不公平。首先我从学术上对影视和言论都有自信,我对任何模糊的问题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找资料,这种过程是艰苦的。就算我没拍片子,你这样说一个影评人也是缺乏最基本的人的特征。是谁说影评人一定要拍片子的?

什么叫学者关注的问题,我不是学者,我关注了!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位高人曾经对我说,“你不是诗人,你写诗干什么?”这和你是一样的逻辑。我的精力相当旺盛,就是能一边拍东西一边写影评,还写小说,戏剧,诗歌,乐评,杂文,剧本呢!我告诉你,虽然我的影评工作没有为我赚很多稿费,也没给我带来什么名气,但是我通过分析这些电影知道了电影是什么,这是条捷径,很多电影人都是通过影评走上了电影之路,并不需要什么老师或者什么学院。我还就是拿喜欢法国新浪潮来和自己比,因为他们当时的处境也是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们,《电影手册》你知道吧,很尖锐很学术的刊物。很多人对编辑们说有本事你们也拍,别整天说别人。文德斯也做过那刊物的编辑。再说,现在的电影理论和电影作品总体水平不知道要比那时候高明多少了,任何一个勤奋的电影人(不管是拍电影的还是评电影的)的水平都可以和他们有一拼。你认为自己水平低,和他们没法比那是你自己水平的问题,不能说明别人也和你一样没水平。做学问和做电影应该有一种自信的,而这种自信是来自于学习。“体制的问题一个人是解决不了,也不是一个影评人能解决的”,正是有太多你这么想的人,文化和政治环境才如此愚蠢。没有个人的挣扎和反抗,等全民革命?学毛搞文革?每个头脑健全的不承认自己是废物的人都应该稍微为社会进步做点贡献,除非是个废物。

候车室
以下言论是我写在《是个学生就牛逼了,就有理由弱智了?》之后的:

“海德格尔等老王八蛋在中国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了中国的知识分子剽窃和研究,并攀登职称高峰和为自己贴金的机会。越是晦涩的就越显得这个知识分子有造诣。庸人代表之一黑格尔的思想传染了李泽厚,李泽厚又在积淀学说上装神弄鬼,失去了活人的活力,那都是死人的学问。国内的学者总是喜欢教授死人知识,而不告诉自己的学生活人该什么活。也就是说咱们的知识结构是面向过去的,是个巩固和构建,而不是面向现在,更不必说未来。不关注当下的学问者在我眼中连吊毛都不如。
所谓的叛逆也仅仅是撒娇似的,没有插入要害。无知者既然无知当然无畏,真正的英雄是明知畏而为之。在这个没有英雄的时代说这些话是不是有些后现代了?哈哈

那些哲学庸人在中国还造就了一批形式犯,也就是说用形式掩饰内心的无物,例如高深的词汇,复杂的句式结构,等等。这种掩饰把人心中最真最淳朴的感情也掩饰了。国外有大量的很好笑很“幼稚”家庭录象带,中国没有。中国的笑要“搞”才能出来,也就是搞破鞋的搞。我很欣赏豆子先生,那么高学历的家伙竟然还和孩子似的,国内香港某演员也模仿他,模仿的效果很可悲。总体来说国人都失去了童贞,都不会玩了。从幼儿园的英语强化班,到小学的周末辅导,中学的无节假日,大学的英语过级和党课,整个教育过程都在强暴思想处男和处女。进入社会后又变成房奴车奴,没闲着的时候,即使玩也仅仅局限于来个性骚扰,包个二奶,或到妓院让鸡吧快乐一会儿。”


以下是他的回复:

“ 到是很期待你的东西,不要说你看了哲学就能明白了一切,看透彻了万物,到头来还是个装处!自己牛B写一本来影响下年轻人啊,说脏话就可以代表你对,看了人家的记录片你不感兴趣电影,就可以让全天下人来跟着你,说人家的时候首先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免得得个猪八戒里外不是人。
装吧,骂啊!无非就是看了我的流言有点气嘛!等你儿子出来喜欢新一代小说的时候,看你现在的架势就得杀而食之。。老大不小的人了,还一点乘不住气,何必自找没趣?
你不是喜欢用真实来感动人的嘛,我看就你这点气度,能有什么东西来感动他人?
小到在论坛上争,你争吧,能给你争出来一部片子》?
  老猪也在塞,人家没说什么吧,学生就牛B,就有理由弱智,那请问你老人家在这里大骂特骂算什么了?算可以有资力教育下一带?那这样的话请你出本书来影响下嘛,或者按你的说法拍点能感动别人的东西。。期待你的愤怒!
《这几天某个人又拍了一部所谓的有内涵的意识流电影,我实在憋不住,骂人又不道德,讲道理又对牛弹琴。其实真的没必要装逼,我研读过上百本哲学著作也没拍什么意识流内涵的片子。我研读哲学著作的目的是想搞清楚我改怎么活着,这只是个过程,而不是目的。就象实验电影,99%的都在扯淡,却有的人说好。这本身就是个过程,如果以此当目的那就是骗子了。读这些书的另一个大发现是知道了海德格尔,黑格尔,李泽厚,胡塞尔等等不过是一群故弄玄虚的庸人代表。国内的绝大青年们已经丧失了纯真,也许我们的教育一直在教育我们要坚决相信教材答案,还要通过抄拼论文来毕业。》
  哎呀!恩,不愿意对牛弹琴的人,却愿意骂牛!恩这境界不错,而且到是喜欢被着人来骂哦,您老到是明白的道理多多,就是不知道最后为什么会转化成这样一个愤青般的样子。。唉人都有不得志的时候,老人家顶住哈。
  反正看了那么多你的贴,我一直在怀疑,你应该不会也是大学毕业的吧,那只能说明你也是个傻B,不是嘛,那就是弱智,连个大学都考不上,还谈什么?
  不要解释什么了!唉,一天说世界悲哀的人,一般都是自己不行,自己有能力的人比较喜欢用聪明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担忧,而不是象某些人一样,不应该是头能看懂书的牛!
   恩,把电影作为你的爱,是上帝对你的恩惠,却也是对你的惩罚,希望你不要老在乱叫了,牛就应该去吃草产奶,何必在这里装处?
  拜托了!真的不要叫了哈,乖!回去陪老婆耍去!
  你要知道,做牛也要厚道!”


谢谢你的期待,我的片子有的已经做DVD了,不过我又拍了些素材,要重新剪辑,只有很少人看过我的片子。以后钱多一点我会都剪辑出来的,这不用你操心。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周传基老师因为电影整天怒发冲冠,终于知道张献民老师为什么担心别人在黑夜里会给他一砖头了。以前我以为电影这个问题没必要争论的那么激烈,现在明白了。我“争论”的问题都是学术和技术问题,我有权用我的知识和理性来和愚蠢和狡辩斗争。

什么叫小到论坛上争?你知道现象论坛上有多少高人吗?你知道现象网在中国电影领域的地位吗?瞧你那电影发的那个网站,这视频那搞笑短片的,那才叫一个恶俗呢。你可以攻击我,但请不要污蔑现象论坛。你嫌这里小你可以出去。我的大部分电影评论都在现象论坛上发过,这些评论的一部分在国内的有关杂志上发表过。我觉得我的水平还不至于低到你认为的水平。不要把自己当作参照点,进入一个屋子发现屋子里臭,先别看别人,先闻一下味道是不是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

朱日坤先生的话如果你能理解一半也不知道说他是在塞。

我就是愤青,呵呵,气死你!

说世界悲哀是存在主义的看法,不好意思,又引用哲学术语了。但是我认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应该知道这些最基本的哲学常识。如果不知道,就该扪心自问自己学了些什么东西,就算上大学了,就算上的是清华北大,也是个垃圾学生。不要和我说什么大学,我看不起现在的大学。我的所有资料都写了我是小学毕业的。我认为我的被教育历程中只有小学是值得上的,因为小学的时候我学会了看书和写字。“连个大学都考不上,还谈什么?”,呵呵,这句话说的。再说一遍,我看不起大学,上大学的时候我都是逃课自己找地方看书的。你认为大学是个资本,我还真看不上眼,包括研究生教育和博士教育。

以下是他跟在我对他的片子的评论后边的:

“谢谢不是所有能评能拍记录就能拍电影,宁号的香火也早看过了,呵呵1000美金哦,又是老人家的东西,3分钟我一直在做,也一直在学,不晓得你做得什么样子,但是并不是讲你能拍3分钟就可以牛B,电影不是3分钟就OK的,谢谢!当然那是由很多很的3分钟集合在一起的,但是这并不是1+1=2。不然不如去拍连续剧,MV这东西我拍得不会少于你,谁都晓得拍摄就那点技术,有什么可以讲的,觉得很了不起吗!
    还好老人家就是 个好例子啊,教了一辈子的电影,自己是没出来一部,拍是会拍,讲故事应该比哪个都强,但是不是这样就能拍的,你以为写影评,拍记录都能拍,呵呵,当然不反对你对影评人的讲述,我想告诉你,电影不是什么人都能拍的,不是你懂得原理,懂得拍摄,懂得评论就行,这不是小说也不是当老师,也不是能拍记录就行滴。。。
老谋子谁都知道,用得着拿他来讲嘛,外国的。。。呵呵,明白的多多,你能用上的东西的少少啊。中国电影有中国的规律,哪是你能分析别个的就能拍的,那老外都能拍中国电影了,你硬是要拿美国的讲述方法来拍中国片,我无语

   谢谢沙漠雨,我没什么可讲的,我什么都不懂。。。。。。。。。。
  只是玩玩而已,爱好这号,这估计也就是我大学里最后一部东西,不成功,唉,没什么可争的,谢谢指导哈!
还想讲什么了,这个网还行,现在好象也暗淡了不少和2年前进来的时候,电影要就不做,要做就做真的,不然[拍拍DV自娱自乐也行,很喜欢你的专业态度,但是那是那句老话,鄙视那些学了电影又不能拍好电影的人,有机会不拍好看的人,有钱不投资新人的人。。。
  中国能说电影的人确实是不少,每个人都能说得头头是道的,也能拍,但是真有机会了出来就是垃圾,不是讲故事什么的,就讲画面。。确实还是去拍点连续剧算了,何必来糟蹋电影了,前年论坛一直在骂的那个什么何建军,摆脱那东西那么垃圾,用了那么多的钱,算了嘛,有什么毕业要尊严了?
有什么好还一直以大哥来自诩了?摆脱要是中国电影都这样了,还有人看吗》《疯狂的石头》我不是鄙视,只是觉得确实要是都拿这个来讲了,中国电影还有意思吗?
我只是玩玩,DV就是DV,不是电影,也不是MV。。。。  ”

“拍摄就那点技术”?瞧这句话说的。真不知道全地球的电影学院开设摄影系为什么。摄影在电影的制作过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如果《有话好好说》没有吕乐充满势能的摄影很可能是一部很烂的片子,《弓》如果没有注重胶片和色彩的关系也不会呈现出那样一种对比强烈的视觉刺激。类似的摄影成就电影的例子多了去了。
“我想告诉你,电影不是什么人都能拍的,不是你懂得原理,懂得拍摄,懂得评论就行,这不是小说也不是当老师,也不是能拍记录就行滴。。。”这句话我可以用你同样狡辩的方式来回复,懂得原理,懂得拍摄懂得评论的确可能拍不出什么好电影,但是不懂得原理,不懂得拍摄不懂得评论更是什么都拍不出。
教电影的当然不一定能拍电影了。小学老师教的学生长大后可能会造原子弹,他老师可能不会造。“你硬是要拿美国的讲述方法来拍中国片,我无语”,中国主流电影如果像好莱坞一样懂得拍运动,懂得剪辑的时候找剪接点,也不知道这么差。还有,美国人一般不玩深沉的,都是用很简单的故事来讲述,更可贵的是美国有很多独立制作,具有作者个人风格,并不是种类单一。还有,电影是一门世界性的艺术。
我的名字是沙漠鱼,不是沙漠雨。你这么一改味道全变了。你说,“不是讲故事什么的,就讲画面。”我很难想象一部电影如果没有了故事和画面后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如果中国再出10部《疯狂的石头》,中国的电影院里会多很多人。如果没有个百花齐放的环境(我说的是“花”,一些垃圾不在这个范围内,当然,也有的人喜欢垃圾),电影注定没出路。

我忠告你,多看点书,多看点电影,多看点影评,拍的时候稍微用点脑子,即使是玩也要玩的象样,况且你根本没在玩,你那片子片头做的很正式啊,还是日本语法—“***监督”。不要听见反面意见就说我没拿这片当回事,我是在玩呢。

魏晓波(沙漠鱼)郑重声明,电影不是婊子,不是任何人想玩就玩!!!

2006-11-12 0:24

TOP

候车室

支持下楼主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