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他们在中学就没有学过什么叫客观系统

有一些人在网上对我的作风发表了很不得体的意见,甚至是很不客气的意见,使人感到很可笑,但是这完全不怪他们,从他们提的意见来看,他们根本不知道原理和理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大概他们在学校里根本没有人教过他们。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在学校理这样来"培养"下一代,那等于是自取灭亡.把一呆代人都毁了. 原理是一个事物的客观系统,是这件是存在或发生的原因.没有这个系统就没有这个事件.用最简单的化学道理来说,水的客观系统是氢和氧的化合物,而且是二氢一氧而不是二氢二氧,那又是另外一个系统。系统是若干元素的化合,而这种化合物的功能是在那些元素进入这系统以前所不具备的。关于系统的定义可以去查字典,按理来说一个字典不是词典更不是百科全书,就应该对系统有一个准确的界定。客观系统意味着不是这个系统就没有这个功能,去掉其中一个元素它就不再是这个系统了,客观系统里没有可有可无的东西.再拿水来作例子,氧这个元素和火的关系是助燃,氢这个元素和火的关系是可燃,但是二氢一氧和火的关系是灭火,不过到了二千度高温的时候这个系统分解了,又成了助燃和可燃。这就是二氢一氧这个客观系统的特性。 另一方面,水的客观系统是这样的,但是有人认为这个泉水里的水是圣水,可以治病,这是对水的认识的一种主观系统。但是它没有失去它客观系统的功能,圣水也有救火的功能,在两千度的高温它依然能助燃。有人认为水有害,它经常造成水灾,水会把人淹死,这是他的主观系统,有人认为水有利,人需要水,任何生物都需要水等等,但这些主观系统都必须是建立在客观系统的基础之上的。 电影的客观系统就是它的发明原理,只有当你另外发明了一个什么可以起同样功能的东西,那你才能打破这个原理。那么那些说我专横的人,说那些认识到原理的人是群起而攻之的人,是不是已经发明了另外一个什么东西呢?比如说,飞机最早用的是活塞内燃机,这是那时飞机动力的客观系统,但是后来涡轮喷气机的客观系统取代了活塞内燃机,虽然依然都是飞机,但是动力客观系统变了。 我们自认为自已都是庸才,我们不可能打破这个原理,在找出另外原理来发明一个能起同样作用的东西,所以我们只能去认识这个原理,去理解这个原理,去用这个原理,这也是电影这个客观系统至今存在的原因。你不是庸才,你根本没有必要写文章反我,你也不需要靠耍耍嘴皮子,靠骂街来反我,呢只消拿出你发明的东西来,就可以打得我体无完肤,打得我抬不起头来.课你有吗?你也没有。那你凭什么一边在用以这个客观系统为基础的电影,一边在反这个客观系统呢?岂不可笑,可悲,愚昧无知? 再说一遍,我是个庸才,我不可能发明另外一种客观系统,我就认这个客观系统。在这个客观系统上,你说什么都行,我是不会让步的,所谓群起而攻之是因为有更多的人明白了这个客观系统,所以他们能够参与讨论,这是一件大好事。两年前,可悲的是,对这样一个受大众欢迎的客观系统,我却有孤军奋战的感觉,现在我感到高兴的是我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看到有人发言,对这个客观系统讲的那么透,我打心眼里高兴。它已经不再是一家之言了。 希望大家能够把主观系统和客观系统的关系分清楚,这才是真正的科学研究的起点,哲学家也不例外.事情不是谁大喊一声,抢先一步提出了“科学研究”的口号,就懂什么是真正的科学研究了。而综合艺术论是没有任何客观系统为基础的一个主观系统。

候车室
周老师,按您的说法,难道电影学院的学生就没有学过电影发明原理?而且一直在反对它!!??

TOP

候车室
可能是他们以前没有接触过,所以才会反对您的说法.

TOP

候车室
在北京电影学院最要命的一个陈旧的,十八世纪的观念就是技术与艺术分家。 北京电影学院讲电影的发明原理,讲幻觉。那是在电影技术概论里讲的。可是在这技术与艺术分家的学院里,没有人重视技术。只是有这门课,听听而已。而且讲这门刘要的教师还得谦虚向学生声明,“我不懂艺术。”我恰恰认为讲技术概论的老师才是北京电影学院中真懂电影艺术的老师。我一再跟李菍卢老师说,“不要谦虚地说你不懂电影艺术,你懂。是他们不懂。” 不是我还曾经讲了一个笑话。场耀祖老师第一回听我讲课课到电影的幻觉。他兴奋极了。中午回家吃饭时跟他父亲杨大伟教师说,周老师今天讲的真精彩。他爸爸问,周老师讲了什么。他说,幻觉。你知道什么叫电影的幻觉吗?他爸爸回答说,我讲了多少年了。杨耀祖愕然。 这就是电影学院的状况。我不是也说过吗?1992年我在上海多声道录音研讨会上讲了一课,我是想告诉他们,先别忙着搞什么多声道(我一向是这个态度,包括对三维动画,先把常规的搞清楚了再说什么新科技),看看单声道的表现力有多少。当我给他们看那个公民凯恩里的例子时,上影厂的赵总工程师很随便地就说,这是幻觉。峨影厂的刘总也附合。其他人全愕然。 在大陆的电影电视界就是搞科技的人员懂电影美学,搞美学的人不愅美学。在北京电影学院一位在我之前多少多少年就获得教授头衔的教师理直气壮地质问我,你的书里为什么用科学技术词儿。我不懂科学。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名教授居然公开说,我不懂科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呜呼哀哉!尚飨! 在电影里,技术到哪里结束,艺术从哪里开始?我在课堂上总是问这个问题,可是有一次一位考上电影史硕士留学生的学生,在未出国前,在电影学院时候,他也听我的课。在这个问题之后,他回答说,“我能。”我差点儿没有休克!硕士研究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5-8 17:37:51编辑过]

TOP

候车室
就连那位自封的哲学家顾则徐先生,虽然他说他的哲学体系是史无前例的,可是他不 懂什么是客观系统,什么是主观系统。他在跟我的讨论中为了掩盖自己的无知,于是闻 过饰非地说,他是在强调画面,他是从画面的角度谈的,可是他从来没有提过声音,一 个哲学家居然连一个事物的本质是什么都还没有搞清楚,连那事物的客观系统是什么都 没有搞清楚,他就敢发表宏论。又是我们中学教育的一个杰出的典型。这种思想方法能 搞哲学吗?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