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候车室

历史是谁写的?胜者为王的时代一去不返啦。是贼还是贼

好一点的电影史?什么叫好一点的?应该说是尊重真正的历史事实的电影史书。比如说,如果有人谎称自己是抗日英雄,那么此人拍的有关抗日的故事片,甚至是纪录片(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人热衷于论证纪录片中搬演的合法性)都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的。有人说,历史记载是没有价值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在一定的时期是有一定效果的。可在现在电子媒介爆炸的时代,在硬件软件都可以,而且很容易就掌握在个人手里的时代,不是这句话,而是这个事实已经完全失效了。那个过去谎称自己是抗日英雄的人已经躲了起来,躲起来的原因不是他的脸皮厚薄的问题,也不是悔悟的问题,而是过街老鼠的问题。脸皮再厚也抗不住人人喊打啊。这个时代许多事都真相大白。给你们说一件趣事。欧洲人以移民拓疆的美名侵略了美洲,并且猖狂屠杀印第安土族。在这场大屠杀里有一个白人的将军,名叫克斯特CUSTER,因他疯狂屠杀印第安人而出名,最后印第安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几个族联合起来把克斯特和他的部队消灭在一个山头。当时克斯特在白人中成了英雄。一直到五十年代,好莱坞还拍了一部影片《THEY DIE WITH THEIR BOOTS ON》(译为马革裹尸最贴切)来歌颂克斯特这个屠杀印第安人的“英雄”。可是到了六十年代,人权运动的兴起,年轻的一代,包括白人改变了看法。克斯特被看成是刽子手啦。那时出现的一部影片《小巨人LITTLE BIG MAN》把克斯特惨败并死在印地安人的刀斧下的场面拍了出来。在中国大陆有许多年轻姑娘曾经学美国姑娘戴一个松紧带的头箍,但他们不知道这是印地安姑娘的头装饰,他们是表示对印地安人的忏悔。在美国有一个叫做人民历史的组织,他们在恢复美国的历史,我在夏威夷也看到类似的要求独立的游行。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顽固份子说,至少克斯特和他的骑兵是英勇地战到最后一颗子弹的。可是在二十一世纪,有一个老头在网络上坦白说,他是那次战斗中逃出来的一名骑兵。他报名参军时用的是假名,所以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逃兵。经证实,当时参军不仅是自愿的,而且都喜欢用假名。而且他的逃路也经查实,他们用侦察仪器在他供认的最后一枪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子弹壳。这个事实给调查者一个启发。于是他们就用仪器在当时的战场上寻找所有的子弹壳。根据子弹壳所显示出来的路径证明这些骑兵不是英勇地战死沙场。有不少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打死的。哈哈,“英雄”彻底破产了。时代变罗——————有人当时就是认为胜者为王。可以为所欲为。爱怎么编就怎么编。没有想到几十年后的科学技术不饶人啊。花钱买奴才都来不及了。贼还是贼,土匪还是土匪。也只能是抱头鼠窜了。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1964年  接见日本社会党人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的的谈话主席:欢迎朋友们。对日本朋友,十分欢迎。我们两国人民应当团结,反对共同敌人。在经济上互相帮助,使人民的生活有所改善。文化上也要互相帮助。你们是经济、文化、技术都比较我们发展的国家,所以,恐怕谈不上我们帮助你们。是你们帮助我们的多。
  
   谈到政治上,难道我们在政治上不要互相支援吗?而是互相对立吗?像几十年前那样互相对立吗?那种对立的结果,对你们没有好处,对我们也没有好处。同时,另外讲一句相反的话:对你们有好处,对我们也有好处。二十年前那种对立,教育了日本人民,也教育了中国人民。
  
   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教员,也是你们的教员。结果日本的命运那么样呢?还不是被美帝控制吗?同样的命运在我们的台、港,在南朝鲜、在菲律宾、在南越、在泰国。美国人的手伸到我们整个西太平洋、东南亚,它这个手伸得太长了。第七舰队是美国最大的舰队,它有十二只航空母舰,第七舰队就占了一半——六只。它还有一个第六舰队在地中海。当一九五八年我们在金门打炮时,美国人慌了,把第三舰队的一部分向东调。美国人控制欧洲,控制加拿大,控制除古巴以外的整个拉丁美洲。现在伸到非洲去了,在刚果打仗。你们怕不怕美国人?
  
   佐佐木:让我代表访问中国的五个团体简单地讲几句话。
  
   主席:好。
  
   佐佐木:感谢主席在百忙中接见我们,并作了有益的谈话。我看到主席很健康,为中国社会主义的跃进,为领导全世界的社会主义事业日夜奋斗,在此向主席表示敬意。
  
   主席:谢谢!
  
   佐佐木:今天听到了毛主席非常宽宏大量的讲话。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害,我们大家感到非常抱歉。
  
   主席: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众笑,会场活跃)
  
   佐佐木:谢谢。
  
   主席:不要讲过去那一套了。过去那一套也可以说是好事,帮了我们的忙。请看,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同时,你们的垄断资本、军国主义也帮了你们的忙。日本人民成百万、成千万地觉醒起来。包括在中国打仗的一部分将军,他们现在变成我们的朋友了。有一千一百多人(指战犯——编者)回到日本,写来了信。除了一个人之外,都对中国友好。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怪的。这一个人叫什么名字?
  
   赵安博:叫饭森,现在当法官。
  
   主席:一千一百多人,只有一个人反对中国,同时也是反对日本人民。这件事值得深思,很可以想一想。你(指佐佐木)的话没讲完,请再讲。
  
   佐佐木:毛主席问我们怕不怕美国人。中国已经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现在正在为彻底实现社会主义而工作。而日本,今后才搞革命,才搞社会主义。要使日本革命成功,就必须击败事实上控制日本的政治、军事、经济的美国。因此,我们不仅不怕美国,而且必须同它斗争。
  
   主席:说得好!
  
   佐佐木:这次我们来中国,同周恩来总理、廖承志先生、赵安博先生以及其他中国朋友一起,就日中问题,就围绕日中问题的亚非形势和世界形势,世界的帝国主义、新旧殖民主义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得到了教益,并且找到了许多共同点。我们回国以后,一定要促使日本社会主义的发展,加强日中两国的合作关系。
  
   主席:这个好!
  
   佐佐木:日本社会党和日本的人民群众认为,日本是亚洲的一员,因此,它必须同关系很深的中国保持密切的关系,希望中国把日本当作亚洲的一员,同我们进行合作。
  
   主席:一定,互相合作。整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人民都反对美帝国主义。欧洲、北美、大洋洲也有许多人反对(美)帝国主义。帝国主义者也反对(美)帝国主义。戴高乐反对美国就是证明。我们现在提出这么一个看法,就是两个中间地带。亚洲、非洲、拉丁美洲是第一个中间地带。欧洲、北美、大洋洲是第二个中间地带。日本的垄断资本也属于第二个中间地带。你们的垄断资本是你们反对的,可是他们也不满意美国。
  
   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公开反对美国。另一部分依靠美国。我看,随着时间的延长,这一部分人中的许多人也会把骑在头上的美国人赶掉。因为的确日本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它敢于跟美国作战,跟英国作战,跟法国作战;曾经轰炸过珍珠港,曾经占领过菲律宾,占领过越南、泰国、缅甸、马来亚、印度尼西亚;曾经打到印度的东部,就是因为那个地方夏天蚊子很多,台风很大,没有深入进去,打了败仗。日本军队在那里损失了二十万人。这样一个垄断资本让美帝国主义稳稳地骑往自己的头上,我就不相信。在这里,我不是赞成再轰炸珍珠港,(众笑)也不是赞成占领菲律宾、越南、泰国、缅甸、印度尼西亚、马来亚,当然,我也不赞成再去打朝鲜和中国了。日本完全独立起来,和整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欧洲的愿意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人们, 建立友好关系,解决经济方面的问题,互相往来,建立兄弟关系,岂不好吗?
  
   刚才你说到你们日本要革命,将来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个话讲得很正确。全世界人民都要走你所讲的这条道路。把帝国主义、垄断资本埋葬到坟墓中去。
  
   还有朋友提问题吗?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们商量商量,这是座谈会。你们不是有五个团体吗?

UID48114 帖子172 精华0 积分0 阅读权限20 在线时间1357 小时 注册时间2009-3-25 最后登录2015-8-26 查看详细资料
编辑用户
禁止用户

候车室
于是出现了一个问题。现实的历史真相大白,统治者全戴上了墨镜。可是那段历史得纠正吧。怎么纠正呢,光明正大的纠正,认错,批判,还是悄悄地,偷偷摸摸地像做贼一样的把教科书撒谎的地方抹掉,可是没有想到因为是偷着干的,油墨未干就去抹,抹得一手黑,越抹越黑。这个百团大战被批了近半个世纪,突然成了抗日的功臣,说得不明不白。噢,在此这前教科书上先出现了一个远征军。一个兵力不足十万,还比不上1937年淞沪战役三个月的十一万伤亡,这又是怎么回事?我是远征军的一员,提远征军我高兴,可更重要的我是中国人,为什么不提中流砥柱的淞沪战役,这是阴谋。连屁股带马尾的马脚全都露啦。日本人把南京大屠杀给抹了,有些中国人就势把淞沪战役也给抹了。这些人是生不逢时,念书时正巧赶上全国一律停课闹革命,这伟大之举持续了十几年,活到现在六十多岁,还没有补上中学的课程,举国上下人皆缺课,补上大学文凭一纸了事。可纸里包不住火啊。日本人有神社,他们参拜我们抗议,为什么我们不先抗议自己不设祭坛,反而奉日本人之命把抗日战争胜利纪功碑给推倒了呢。噢,这里出了个错,谢谢指正,不是奉日本人之命,是奉一个成为内战英雄的中国人之命。他们打败了当年抗日之军,乘胜追击到原陪都重庆,见到了这个与他们无关的碑,有点碍眼,推了!你们说这段历史该怎么写。可是搞电影的人还要考虑,有关这段历史的影片怎么拍,已经拍了的怎么评?这就全都出来了。连一根绳上的蚱蜢--STONE先生的纪录片可以搬演论也见天日了。现在,我们就可以(已经不需要用“敢”这个字了)让真面目见天日了。另外,电影教育史恐怕也得重来了吧。是左是右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了吧。一片灿烂与一片谎言之别,恐怕不是某研究生要除名,而是某教授该革职吧。我们这些与那些英灵同时代的苟且偷生的人不向后人指出这一点,怎样去见那些大刀队的英灵。还有正义感的年轻人们,拜托一件事,如果你家里还有高龄的长者,请把我这句话说给他们听:
我们这些与那些英灵同时代的苟且偷生的人不向后人指出这一点,怎样去见那些大刀队的英灵。
回答一些年轻人的问。我不选择天堂与地狱。只要允许我去到那些英灵所在的地方,那些拿着大刀片就敢往日本鬼子的重机枪阵地冲的中国英灵所在的地方,沾点儿光,我就心满意足了。




佐佐木:(对日本人说)各团出一个代表讲话吧!
  
   黑田:我与其说是提出问题,勿宁说是谈一谈日本的日中友好运动。
  
   主席:好!
  
   黑田:日中友好运动,开始时只有社会主义者和从事工人运动的人参加。最近,逐渐包括了广大的各阶层人民。这是日中友好运动的变化、特征,也是一个前进,值得注意。从政党来说,过去参加日中友好运动的是革新政党(在日本革新政党包括社会党、共产党),现在保守党中的一部分人也下决心参加日中友好运动了。从国民的阶层来看,过去参加日中友好运动的有工人、农民、学生、知识分子和中小企业者。最近,连垄断资本中的一部分人,也要日中友好,特别是下决心搞日中贸易。
  
   主席:我也知道,是个很大的变化。单是搞中小贸易,不搞大贸易,不和垄断资本搞贸易,意义就不完全,也不算大。
  
   黑田:保守党内和垄断资本中有一部分人也开始搞日中友好和日中贸易,当然也有跟美国走的,因此在保守党和垄断资本内部发生了矛盾和分裂。这是最近的突出的情况。而且,这一部分垄断资本和保守党,不能和我们完全一样,这样要求他们是不可能的。
  
   因此,这里就必须有斗争,那些没有决心向前看的一部分垄断资本家和保守党的背后,有美国的力量。美国在操纵他们。因此,同这部分反动的保守党和反动的垄断资本家进行斗争,实际上也是和美国进行斗争。整个说来,要求恢复日中邦交的运动,成了国民运动。日中友好运动的另一个特点是,日本人民对中国抱有亲近感,有的表现出来,有的潜在着。这样一种感情是促进日中友好,恢复日中邦交的一个很大的力量。日本人对美国没有这种感情,对英国、苏联也没有这种感情,对中国却有特殊的感情。
  
   主席:中国人民也是这样,高兴和日本人民的代表们亲近,关心我们两国的关系。你们可以看到,到中国什么地方都可遇到中国人民对你们是友好的。他们知道时代不同了,情况变化了。中国的情况变了,日本的情况变了,世界的情况变了。昨天我接待了几十位亚洲、非洲的朋友,也在这个地方(指接见的场所)。有十五位非洲的黑人和阿拉伯人,有十五位亚洲朋友,有一位澳洲朋友。今天你们是三十位朋友,昨天是三十一位。其中有日本朋友,就是他(指西园寺公一)。有两个泰国的代表。这个国家跟我们现在是对立的。这个国家来了两位代表参加平壤的经济讨论会。但是没有印度人。(会场活跃)你们以为印度人都是反对中国人的吗?不是。印度广大的人民同中国广大的人民是互相友好的。我相信,印度的广大人民也是和日本的广大人民友好的。就是他们的政府被帝国主义、修正主义控制,受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影响很大。有三个国家援助印度以武器来打我们。这就是美国、英国、苏联。你说怪不怪?苏联过去与我们是很好的。自从一九五六年二十大以后,就开始不好了。后来就越来越不好。把在中国的专家一千多人统统撤退。几百个合同统统撕毁。首先公开反对中国共产党。既然你反对,我们就要辩论。他们现在又要求停止公开辩论,那怕停止三个月也好。我们说三天也不行。(众笑)我们说,我们过去打二十五年仗,这里包括国内战争、中日战争二十二年,朝鲜战争三年,一共二十五年。我说,我这个人是不会打仗的,我的职业是教小学生的小学教师。谁人教会我打仗呢?第一个是蒋介石,第二个是日本皇军,第三个是美帝国主义。对这三个教员我们要感谢。打仗,并没有什么奥妙的,我打了二十五年仗,我也没有受过伤。从完全不懂到懂,从不会到学会打仗。打仗是要死人的,在这二十五年中,我们的军队和中国人民死伤总有几百万、几千万。那么,中国人不是越打越少吗?不!你看,现在我们有六亿多人口,太多了。要打文仗,打笔墨官司,公开辩论,是不会死人的。打了几年了,一个人也没有死。我说我们也准备打二十五年。我们请罗马尼亚代表团转告苏联朋友。罗马尼亚代表团就是来作这工作的,要停止公开争论。听说现在罗马尼亚和苏联也打起笔墨官司来了。(笑)

TOP

返回列表